论坛阅读活动书架签到

[耽美小说] 《修仙之废柴》作者:打僵尸(修真 升级 修仙 废柴)

阅读:30303回复:117
  • 楼主
    歌万阙 (管理员)
    — 本帖被 慕容司珏 设置为精华(2016-05-16) —
    "Na9Xea  
    0ang~_  
    文案 ?Li^XONz  
    付修云:我是废柴,我是废五灵根。 3{Ze>yFE  
    易燃:我也是废柴,我是废剑修。 /`\-.S9  
    付修云、易燃:我们是废柴,我们都这么惨了,这个宝贝难道不该归我们吗? 0-0 )E&2  
    被揍翻的天才:……你大爷!到底谁更惨啊!?我没撑到三招就被你们给揍翻了,你们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废柴?你们是废柴那我是什么?蠢蛋吗? dVVeH\o  
    被打脸的大能:当初是谁告诉我这两个是一对儿废柴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aen(Mcd3bg  
    整个修真界:感觉被废柴这两个字玩弄了,整个人都不太好! @<CJbFgJp  
    r{)d?Ho=  
    内容标签: , 9|%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修云、易燃 ┃ 配角: ┃ 其它:打脸升级寻宝。 j6Jz  
    .`Z{ptt>  
    '`"LX!"ZO  
    cLr? B;FS  
    =d~]*[8  
    10
  • 沙发
    歌万阙 (管理员)
    第1章 01
    “哟~云大少,今天还去捡垃圾呢?啧、啧、啧,说出来真是让人觉得好笑,堂堂付家的大少爷,别说锦衣玉食了,每天连肚子都填不饱还要去绝灵山捡垃圾,真是让人笑掉大牙的乐事啊!哈哈哈……你说对不对啊,云大少?” K2ewucn  
    Ceg!w#8Z,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着普通棉服长袍的青年男子,看他的穿着打扮,应该是家丁那一类的,而他对面站着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少年,听这家丁的话,这位少年应该是付家的某位少爷才是,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位“少爷”身上所穿的衣服,竟然比这说话的家丁还不如,上面歪七扭八的打着好几个补丁,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绣娘的手。 {-WTV"L5*2  
    3QCVgo i\  
    而且,这位云少爷的脸色苍白、身形瘦弱、仿佛一阵风刮过就能把他吹倒似的,唯一能够称道的或许就是他的脸了,微微低垂的凤眼、直挺的鼻子、和微薄的唇恰到好处地组在一起,让这张脸恍若宝玉天成,让人见之心喜、过目难忘。想来,若是他笑上一笑,不知有多少人会被迷了去,只不过此时,这位云少爷的脸上,却是一丝笑容都没有的。 edpW8eND  
    yV]xRaRr2  
    忽而,这位云少爷突然就笑了,他依然没有抬头,这笑容自然是那家丁看不到的,“嗯。我要去捡垃圾了。” P))^vUt~  
    V#^yX%  
    那家丁听到这不温不火的回答心中无趣,哼了一声,又呸了一口才道:“赶紧的滚吧!等一会儿咱们荣少回来了,看见你只怕还会脏了他的眼呢!要知道荣少的修为如今可是已经到了炼气五层了,他才十三岁,你比他还大上三岁,现在炼气有两层了没有啊?哈哈!真是个废物!废柴五灵根,哈哈,连老子的四灵根都比你强啊!” Yx%bn?%;&  
    )#[|hb=o  
    那低着头的云少爷没有回话,只是转身默默地离开,他的脚步有些踉跄,似乎是窘迫羞愧似的。而当他踏出付家后门的那一瞬间,那低着的头猛然抬起,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落在了阳光之下。 wahZK~,EaY  
    ~F[L4y!sL  
    若是此时有人看到他这笑容的话,定然不会觉得美好。那张脸虽然在笑,但眼中却是锋利如刀的杀意!这就仿如那最危险的食人之花,开得越美,便越是危险。 Yc#IFmC}  
    b^Cfhy^RTq  
    几秒之后,这慑人的杀意便散的无影无踪,付修云拍了拍自己的脸,露出一个没有半点笑意的微笑,继续一步一步地离开了,那脚步依然不稳,像是脚步的主人受了什么重伤、或者是忍受什么痛苦似的。 c`kQvXx  
    z<n-Gzwk  
    走在路上的付修云目不斜视,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不能让这些杂碎坏了他的大事。在付修云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比今天更重要了。 Mv|!2 [:  
    IXq(jhm8bL  
    是啊,没有什么比今天更重要了。距离那件事的发生,至今已经十年了呢。他从父母双全到现在的母亡父恨,也有十年了,时间总是在人以为它难熬的时候,不经意间就过去了。 $>w/Cy  
    LmL Gki$w  
    十年前他痛不欲生,十年间他生不如死,可现在,这十年不也熬过来了吗? GYK\LHCPd  
    M_1;$fWq  
    付修云看着天上忽然聚气的乌云,又是轻笑一声。 _\zQ"y|G  
    ISNcswN#  
    十年前的那日,也是乌云滚滚山雨欲来。 a5?8QAO~r  
    wNDbHR  
    “慧玲!我们夫妻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你家被四大世家灭族吗?那些珍宝就算再贵重,可怎么能够比得上你家中的父母、年迈的老人?你还犹豫什么呢?只要交出你们的破云枪锻造谱不就什么都没事了么?!” EHI'xt  
    qd6fU^)i  
    “付天海!!我竟然从没发觉你是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若不是你用我的血破坏了我们元家的禁制,你以为四大家族能够奈何的了我们吗?!他们就算是攻打三天三夜也破不了禁制!你这个混蛋!你就该被天火收魂炼魄而死!就因为破云枪的锻造谱和我不同意赵花容进门,你就如此丧心病狂的对待我们元家,呵,就这样你还想要破云枪的锻造谱?!你做梦!!我用元家血脉诅咒你,不得好死、魂飞魄散!!” m 7 LUrU  
    + ^ yq;z  
    躲在母亲金鳞披风后面的付修云还没听到母亲的话说完,就听到了属于母亲的惨叫声和父亲愤怒的骂声: V|FrN*m  
    p/olCmHD)  
    “贱人!是你不知好歹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你还要诅咒我?!在我魂飞魄散之前你先去死吧!” gH7z  
    !I8f#'p  
    就在愤怒的浑身发抖的付修云要忍不住冲出去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而这个声音的女主人在未来的十年中,成了付修云的继母。 @x{`\AM|%  
    npH?4S-8G  
    “天海!快快跟我走,他们已经发现了禁地的入口了,想来那破云枪的锻造谱就在里面,你是元家女婿,怎么也要跟我去争一争!” ?F@%S3h.  
    1r9f[j~  
    于是付天海顿住了手,眼看着元慧玲必死无疑也就没有再去多打那一掌,慌慌张张的去抢夺神兵谱了。 }Dfwm)]Q  
    PCE4W^ns  
    等再也听不到他们的脚步声和其他的动静,付修云才一把扯开自己身上能够隔绝任何探查和灵气的金鳞披风扑到了自己母亲的身边。 \N6\v5vh  
    bcz-$?]  
    “……母亲……母亲!!” ?I W_O~Js  
    s&tE_  
    元慧玲似乎就在等待自己孩子的到来一般,在付修云开口的瞬间便睁开了双眼,而后用尽最后的力气说了那么能一段话。 Mi 0sC24b|  
    2qU&l|>  
    “秘境之中、你、滴血而……现、还有……传送阵通往绝、绝灵山,那里……你滴血而入……元家、元家的至宝便、便在那里……” ,sQ93(Vo  
    !:0v{ZQ  
    “母亲,你、” 8q^o.+9  
    RFfIF]~3  
    “母亲不求、你、成仙,成神……但、但……也能让你一世平安喜乐……吾儿、吾儿不会比任何人差……呵、咳咳!废物五灵根、又、又如何?!我元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废、五灵根!上三界、里也……吾儿、吾儿!” f =s&n}  
    vq'k|_Qi=  
    “母亲!我在!!” UY>v"M  
    k$"d^*R  
    “不要怕、不要急……要忍……再苦也要忍……终有一天、终有一天!” ]z ==   
    w1^QD^KnH  
    付修云还没有来得及听到母亲最后的期许,便失去了这位他花了五年时间终于承认的生母。 -Zc![cAlO  
    $yb@ Hhx>  
    慢慢的,付修云以一个绝对不像五岁多孩童的冷静把母亲半抱半拖的推下了后山山崖下。据说那里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寒潭,任何事物都不能在寒潭上飘浮起来。母亲已死,他不能容忍付家任何一个人再去侮辱母亲的身体。而后五岁的付修云站在漫天的大雨下,说出了他母亲没有说完的话。 mG2'Y)Sz  
    [kB `  
    “终有一天,我会站在这世界的顶峰,看所有我想要他死的人,去死。” jai|/"HSXw  
    +t!S'|C  
    大雨倾盆。打落在付修云的身上,也冲断了他的回忆。 #@f[bP}a  
    1~yZ T  
    已经快要十六岁的他看着这邪风暴雨,倒是笑的很开心。这次他是真的笑了,毕竟,忍受了整整十年的抽筋炼骨之痛,今天终于能结束了,换做是谁也该高兴一下的。 oy\B;aAK  
    SN Y (*  
    作者有话要说: < n?=|g  
    咳咳,开新文啦~相信我,这是个欢快的文。是废柴打脸、逆袭、然后”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的巨著啊!感谢一路支持的小宝贝们,新年快乐,明天情人节快乐0-0.单身汪也没事,有目前单身的半蛇精病云少陪着你们呐~ Gt-UJ-RR y  
    另吐槽小剧场: M]rO;^;6?  
    已故元母:儿砸,你说错啦,娘是想让你终有一天站在世界顶峰然后平安喜乐啊!去死什么的,为什么觉得有点蛇精病了啊…… {=Q7m`1  
    付修云:没错啊这一辈子的老妈,站在世界巅峰之后想打谁脸打谁脸、想让谁去死他就死了我就乐呵啊~ >lzA]aM$c  
    已故元母:……。我竟无言以对。还是投胎去算了。 +l 0g`:  
  • 板凳
    歌万阙 (管理员)
    第2章 02
    付修云用一种在路人看来特别虚弱、特别不正常的、走一步晃三晃的姿势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到达了他此行的目的地——绝灵山。 `R ]&F$i(E  
    bl9E&B/  
    别看付修云一路上的姿势摇摇晃晃好像下一秒就会扑街,但他却是确确实实的走了一个时辰,任凭风再大雨再急也没扑。所以,这个事实可以从另一方面证明,这个看起来无比苍白病弱的少年真心不是一个病娇,从某方面来说,简直强大的可怕。 <on)"{W13  
    ]=pWZ~A  
    付修云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一片垃圾山,特别淡定地踩到里面,真的开始翻翻捡捡了。从他出生到现在已经快要十六年了,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他把自己所在的这个新世界的规则给摸个透彻。 {r X5  
    ~pwY6Q  
    上辈子死了之后他估计是没有喝下那碗孟婆汤,所以这辈子一出生就拥有之前二十多年的记忆,一开始他还以为是上帝在跟他开玩笑,但一个月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没有失忆,总算是承认他真的又投了一次胎。 ?/L1tX)  
    zN/Gy}  
    等一年之后,他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看到母亲淡定的从天上飞下来给他带来了各种各样闪着不同颜色光芒的果子、食物之后,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总算是接受了他来到了一个可以修仙的世界。 vev8l\  
    $pJ3xp&  
    当时付修云其实挺激动的,飞天遁地这种牛叉的本领,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想学,而且看他所得到的待遇,他也觉得自己这次胎投的不错,肯定是可以走上人生小巅峰的。不过,很快他就被现实打脸打到了肿。 7dx4~dF  
    C890+(D~  
    周岁测灵根,他的手摸上那个圆形的玉石之后,周身现出了非常漂亮的五色灵光,付修云当时面无表情、心里得意,这么多光肯定说明我特别屌! Ut=0~x.=<  
    )%1&/uN)  
    然后他就听到自己这辈子的亲爹用一种完全无法忍受的鄙视和像是被戴了绿帽子一样愤怒地声音道:“这怎么可能!他竟然是五灵根!!我付天海怎么也是个双灵根的上品灵根,我的儿子怎么会是废物五灵根!!”  pe|\'<>i  
    .;}pU!S~R  
    付修云当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在测试灵根之前也多多少少的听到爹娘的对话,貌似五灵根是所有灵根当中最差的一种,几乎等同于废物,也就比那些没有灵根的人多了点能够感受天地灵气的功能而已。因为同时具有五种灵根,体内的灵根定然不会粗壮,修炼起来还要五种兼顾,想要提升一个等级就难得不得了,更别说五种都提升,况且,灵根太细,注定无法容纳足够的灵气修炼,简直就是废柴中的废柴。 6q!7i%fK?  
    5vl2yN  
    当然比他更不好的是他的亲娘,毕竟亲爹说的话就像是在怀疑他不是亲儿子一样,要不是他和他爹确定血脉相融,估计要被一巴掌给拍死。 Kjvs@~6t  
    QTJrJD  
    但他亲娘却只是在最初震惊了一瞬间之后,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你是风火双灵根,我是金木土三灵根,云儿继承我们的灵根,也是可以理解的。” 13]y)(  
    i@%L_[MtA  
    当时付修云被他亲娘抱着,眼睛一抬就能够看到元慧玲眼中那种欲言又止有些焦虑又有些庆幸的表情,当时他还是个奶娃并不清楚为什么母亲会有这样的表情,但现在,他简直再明白不过了。 1W4H-/Re  
    ug>]U ~0  
    此时他已经挑挑拣拣的找出了五件因为各种原因而报废的、几乎没有任何灵力的灵器,这些灵器都是由各种带有灵气的天材地宝炼制而成的,只不过这些只是最下等的一品、二品的灵器而已,所以大多只能用个十多次就会灵力渐失、最后变成废品,又或者其本身就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在发出了一次攻击之后就会有关键的地方损坏,从而变成废品,然后自然的就被人们给丢弃了。 \>_eEZ5  
    Oym]&SrbS  
    因为常年都会有消耗品的灵器被丢弃,一开始人们是乱丢的,但偶尔也会有一些有灵力的东西被丢掉,被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捡到,那就会扰乱普通人的秩序,甚至还会因此让灵器的主人沾染上因果,所以最后燃元界的几大世家和门派就规定,要把这些废弃的灵器给定点的丢在绝灵山等五个燃元界的不同地方,所以,付修云就来这里捡漏了。 eq7C]i rH  
    7E@$}&E  
    当然,这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完全没有灵气、却本身又阻隔了普通人进入的在燃元界的修仙者眼中废物的山下,还会有那样一个可以震惊三千世界的天地至宝! jR }*bIzv  
    <:H  
    对,就是三千世界。 SlM>";C\  
    | H5Ync[s  
    付修云曾经对此表示过无比的蛋疼,这个世界并不是像他以前那个世界一样,只有一个星球有人居住。在这个修仙的世界中,有着大大小小几千个不同的世界,每个世界当中都有修仙者,包括各种的妖魔鬼怪以及人。 agGgJ@  
    8VKb*  
    而每个世界在正常情况下都是不相通的,但如果真的不相通,那怎么也不会有人知道三千世界了,事实上,每隔一千年,小世界的界门都会自动打开,出现升仙门,让小世界的人才可以去的中世界继续发展,然后中世界的界门则是三千年一开,可以让中世界混的好的修仙者去大世界开开眼界。 vsxvHot=  
    t/_\U =i$  
    付修云打听到这个背景的时候,就觉得挺糟心的,这简直是一辈子都没法安生的真实写照,每一次混到顶峰的时候再变成底层,这样折腾两次,不知道最后的能有多少人真的鱼跃龙门成为上仙或者破仙成神。但他知道的是,他肯定是不用想了,他一个废柴五灵根,能够在这个燃元界的小世界里活出点样子就不错了。 F5Cqv0H V  
    yRSy(/L^+  
    当然,当时他还并不知道这绝灵山中自己母家的至宝呢。 BD<rQmfA^  
    _q2`m  
    现在他知道了,付修云觉得,他已经为此付出了十年的抽筋炼骨之痛,要是最后不能去大世界看一看,他真该直接一头撞死在绝灵山的山壁上! * N2#{eF&]  
    MX%|hIOpr  
    他把那五件没有灵气的废灵器给装在腰间的包里,然后冒着这铺天盖地的大雨,忽然一闪身,整个人就不见了。 N2M?5fF  
    Z{j!s6Y@{  
    此时早已经习惯他在这里捡垃圾的监视者早就走了,他妈的这个付修云简直是有病!明明只有练气两层的修为,还非要死撑着修仙!要不是他对于家主还有点作用,估计主母早就让他去死了!自己也真是晦气,竟然每天都要监视这个废柴,还好这个废柴会在垃圾山捡一天的垃圾,他刚好可以去修炼修炼,或者去逛逛,监视者想得挺好,反正这个废柴大少爷就是练气两层的修为,也就是比普通人稍微强一点而已,再借他几个胆子都分翻不起几丝浪花! )2   
    \Or]5ogT'  
    而这个时候,翻不起浪花的废柴大少爷出现在绝灵山的山体内部。他的四周充斥着几乎能让人被灼伤的滚滚热浪,而他的面前,则是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红紫色火球,这火球见到付修云之后像是通灵一般非常高兴地直接冲了过来,那陡然上升的温度让付修云的破烂长袍顷刻间化为飞灰! aA!@;rR<yU  
    %l0_PhAB  
    “……啧,告诉过你几次了,不要每次都这样扑过来,那是我最后一件可以用来掩饰的衣服了好吗?” & C!g(fS  
    [j]}$f Fe  
    那火球闻言僵了一下,然后蹭的更欢了。 :"h Pg]'  
    ,=x.aX Spz  
    付修云被这么蹭着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他不和智商欠费的家伙计较。更何况,这家伙本身实在是太值钱。 *=r@vQ  
    h/fb<jIP1  
    “你说,如果我把你这蠢样给曝出去,会有人相信你竟然是《八大天榜》之一《天火榜》上排名第一的九幽噬天火吗?” Uj y6vgU;  
    _%C_uBLi  
    火球听到这话之后半点没有羞愧,反而还高兴的打了个璇儿,意思付修云不用想也明白——人家是第一呀! hJs&rpN  
    F=' jmiVJ  
    付修云抽了抽嘴角,然后笑了笑。对,除了灵智上面欠缺了点,这团红紫色的火球,就是天火榜第一的九幽噬天火。 IX > j8z[  
    bUEt0wRR  
    传说九幽噬天火是三千世界形成之后的第一缕火苗,蕴含了一丝开天辟地的鸿蒙神力,上可吐噬九天、下可焚灭幽冥,无所不烧、无所不噬。可谓是三千世界的第一至宝之一了,一经出现,就引来了无数仙神争夺,最后在换了好几个主人之后,不知怎么就突然消失了,至今已经有数十万年没有出现。 4C2>0O<^s  
    A@fshWrl%  
    但这并不妨碍所有的修仙者对它趋之若鹜,但凡听到有关九幽噬天火的消息,就会疯了一样的去寻找和抢夺,由这一团火球造成了无数的惨案。要不是付修云当时心智已经成熟,这会儿估计整个燃元界都会因为这团火球疯狂。 8tG/VE[  
    T% jjs  
    而九幽噬天火除了攻击无比厉害可以焚天灭地之外,因为是它天地初开至纯的火,还能祛除所有它认为是杂质的东西,对就是这么屌,只要它觉得那个东西不纯,那就是不纯,毕竟比血统的话,九幽噬天火是天地初开的第一代。因此,九幽噬天火除了攻击之外,还被所有的炼器大师疯狂的推崇,想一想吧,只要拥有这团火苗,老子想提纯什么就提纯什么、想怎么炼器就怎么炼器,别说仙器了,就算是神器,只要给我一把噬天火,我也能炼啊! 'npT+p$ V  
    S0X.8Bq  
    所以,付修云的生活费就有着落了—— rZwf%}  
    MC[ `<W)u  
    在这三千世界当中,除了极少数有特别功法或者炼器方法的修仙者,其他人是绝对不可能把已经炼制成了成品的灵器给重新分化成不同的材料、原料的。毕竟那些原料已经混合了,再想分离出来那就是扯淡! #Q!c42}M  
    !kjr> :)x  
    但付修云好歹还是可以扯一扯淡的。只要把废弃灵器当中那最值钱的一种材料、原料保留,然后让小傻蛋,对,就是九幽噬天火这个傻蛋把其他不纯的东西给烧掉,他就能够得到提纯了的那种值钱的材料,虽然那材料已经不成原型了,但只要药性和效果还在,有什么关系?还是能卖出去的。 g6k&c"%IQ(  
    Es ZnGuY  
    所以,付修云觉得,小傻蛋除了给他制造各种生理上的痛苦之外,还是有点用的。 8=u+BDG  
    K%.YNVHHC  
    至于为什么小傻蛋会给他制造各种生理上的痛苦?那是因为十年前,他做了一个每每疼起来都会后悔无比、但不疼了之后想装逼就觉得正确无比的选择—— a`GN@ 8  
    V8|q"UX  
    作者有话要说: ;Fwm1ezx0  
    吐槽小剧场: \I`=JKYT  
    小傻蛋:带你装逼带你飞! @pEO@bbg>  
    付修云:来照个亮。 SFXfo1dqH  
    小傻蛋:哦……不对啊我要带你装逼带你飞啊! ;^*+:e  
    付修云:好吧,来烧个不纯的东西,留下那个原铁。 r5fz6"  
    小傻蛋:好哒~ n+A'XBHk  
    付修云:……我真没起错名字。 _sCJ3ZJ  
    就这智商怎么装逼怎么飞?! .,BD DPFB  
    ————————另祝,情人节快乐呀~~感谢赶来留言扔雷的小伙伴们,我们一起装逼一起飞吧! cVv4gQD\  
  • 地板
    歌万阙 (管理员)
    第3章 03
    十年之前,雨夜。 j"yL6Q9P  
    ?9 m3y0  
    才五岁多的付修云站在母亲被推落的山崖上,一张小脸在夜色中竟然显得有些狰狞可怖。这张小脸上此时没有五岁孩童应有的惊恐和哭闹,反而沉着的过分。 -|:7<$2#I  
    +TfMj1Zx  
    “哎!少爷!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婆婆我找你好久了啊!走走,快跟婆婆我出去躲一躲,你父亲和燃元界的四大家族要对你母家出手啦!过了今晚,只怕你以后的日子就难咯!唉……这都是做的什么孽呢?快跟着婆婆走吧,婆婆虽然是你母亲后面买来的,但婆婆受了你母亲的大恩,怎么说都能给少爷你一口好饭吃、不让别人欺辱你的,而且我家大儿也拜入了火灵门,婆婆我也是炼气五层的的修为,保你平安还是可以的!走、快跟婆婆走吧!” 3JWHyo  
    JIjqGxR  
    当时年少的付修云看着这个冒着大雨、满面焦急的婆婆,很轻易地就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心疼和关心,一个人如果包藏祸心的话绝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更何况以他五灵根的废柴天分,这位方婆婆就算是想要把他卖了,也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3*>tq  
    [}+0N GgR  
    “……方婆婆。” >/ECLP  
    #<MLW4P  
    付修云的声音轻微且带着一丝颤抖。 ?,;|*A  
    j+88J  
    方婆婆闻言顿时就觉得心中大怜,一把把人抱在了怀里裹上了一层挡雨的披风道:“少爷不怕啊!婆婆在呢!你放心,婆婆一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让谁也欺负不了你!” e(6g|h  
    UW. F1)  
    只是付修云的回答却大大出乎了这位婆婆的预料,无论方婆婆怎么想,都想不出为什么这个时间这位小少爷会对她提出一个这样的要求—— &:nWZ!D  
    Qf$0^$ "  
    “方婆婆。你带我去祖父家吧。我要去那里找祖父祖母。” kS[k*bN0  
    ^kch]?  
    方婆婆顿时大惊:“小少爷!这可使不得呀!你、你现在还小不懂,不知道那里现在有多么的危险!况且你现在的身份是绝对不适合去那里的,去到那里,只怕去了就回不来……” ;yx+BaG~?  
    @L,T/m-HF  
    只是方婆婆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她看到了一双不容拒绝、没有丝毫动摇的双眼,虽然这双凤眼的主人现在才只有五岁,但方婆婆就是觉得,她不能去阻止自家的少爷了。 P (_:8|E  
    p}}}~ lC/  
    好一会儿之后,方婆婆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既然小少爷你要去,那婆婆就带你去!”哪怕拼着自己的老命,就当是把慧玲姑娘的恩给还了罢! L/c$p`-  
    ec)G~?FH  
    于是,在当天晚上,方婆婆就带着付修云去了元家。 eN,s#/ip]  
    0 jVuF l  
    只不过临走之前付修云让方婆婆去把自己母亲的金鳞披风给拿来过来,金鳞披风只需要注入一些灵力就能够包裹着它内部的人不被金丹修为以下的修仙者发现,这是元慧玲最贵重的一样陪嫁,也会是付修云今晚最大的筹码。 >Czcs=(L.k  
    ZL+{?1&-  
    付修云并没有让方婆婆直接带他进入元家,毕竟这太危险了。他是想让方婆婆帮助他,但并没有打算让方婆婆为了帮助他丢掉性命。 ?A8Uf=  
    K/, B  
    “婆婆,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付家的仆人了,你快点离开这里去找你儿子吧!” `Btdp:j8i  
    )><cL:IJ}S  
    方婆婆听到这话直接愣住,而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付修云已经披着那个比他身长还要长两倍的披风,毫不犹豫的走进了那个在雨夜中被火舌吞没的元家祖宅。 L>).o%(R  
    '.#KkvE##  
    方婆婆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去,那实在是太危险了,在那个宅子里至少有五位金丹期的大能,她才炼气五层,只怕被一个指头碾死都用不了一瞬。而更让她觉得不能追上去的是,她竟然会有种自己跟上去只会拖后腿的感觉。 H2zd@l:R  
    (|I0C 'Ki  
    方婆婆当时百思不得其解,而过了很多年之后,方婆婆才明白,有些人天生就是强者,哪怕他曾经弱小过。 fFqK.^Tn  
    tV[?WA[xt  
    付修云一步一步的在雨中行走,看着已经被火舌覆盖的外祖父的宅子神情沉默。他并没有选择走前门和后门,而是走了一个只有仆人才会走的侧面的角门,那还是他曾经贪玩才找到的一条“近路”。 IhJ _Yed  
    aL-V9y  
    是的,穿过这个小小的角门再走五十米,就是元家的密室,是被外人绝对禁止入内的“禁地”。曾经的付修云被他霸道的堂哥给拦在了外面,那个时候他气的不行,而现在,付修云却觉得,他拦的好。不然,他那个该死的爹估计早就进去偷偷摸摸了。 SrN0f0  
    i6h:%n]Io  
    而此时的密室大门是开着的,旁边还有碎裂的禁制灵器的光芒,只是即便有灵器保护,此时的密室内也是火光冲天。 M#=woj&[  
    Vj:)w<] ,  
    在这个曾经人来人往的院子里,此时真是如死一样寂静。  i/y+kL  
    ^pKC0E[%  
    不过,他依然要小心和快速。那些人或许找到了破云枪的锻造谱满意地离开了,又或许还没有找到目标正在争执,他现在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太弱小了,实在经不起一丝一毫的差错。  UY+~,a  
    YM1tP'4j@  
    所以付修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全身那可怜的一点点灵气给注入到了披风上,隔绝了所有的探查,然后飞快地冲进了密室。他进去之后并没有往前走反而是躲到了一个角落轻轻喘气,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很明智。 Yu9Ccj`  
    Yn'XSV|g  
    “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破云枪的锻造谱竟然只有一半?!元家的那些好歹的老东西!现在怎么办?元家的人都死光了,我们到哪里去找破云枪的下半部?!” Z@t).$  
    (=)+as"u9*  
    这是赵花容带着怒气的声音,之前付修云听到这个声音愤怒,现在听到她的话,他却是高兴的。 ZBJ.dK?Ky|  
    <*3wnpj_  
    “啧,容容你别急,我听元慧玲那贱人说过,她爹那个老东西是个特别谨慎的人,什么东西都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说不定那剩下的一半锻造谱是在那老东西的屋子里?你看,你父亲还有那三位前辈不都是往那边去了么?我们也快点去吧,虽然这宝贝肯定是我们摸不到的,但好歹也要让岳父拿到、让你们赵家得到,对不对?” >Djv8 0  
    ]Q6,,/nn  
    听到这话,赵花容才算是满意的笑了一声,然后两人直接飞出这已经被火舌烧的快要不堪重负的密室,当他们飞出去不久之后,密室直接坍塌了一半,而在密室坍塌的瞬间,一个淡淡的火色光芒闪过,付修云狼狈地被这个由他的血激活的传送阵,带到了绝灵山山体内。 +4G uA0N6  
    TAi |]U!  
    “恩?” qdAz3iye  
    oMkB!s  
    此时的元家主屋内。有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修者疑惑的发出了一个声音。 kFw3'OZ,  
    "P&|e|7  
    “爹,怎么了?”赵花容赶紧问。 ^X)U^Qd  
    Q'7o_[o/  
    “……无事,总觉得刚刚感受到了一股极淡的灵力……不过,可能是我的错觉罢。啧,元远望这人果然老奸巨猾,我们竟然翻遍了元家都没法找到破云枪锻造谱的下半部,想来只有最后一个可能了。” s,]6Lri`\  
    ZZ]/9oiF%  
    “什么可能?” :* /<eT_  
    $O%lYQY]  
    “怕是被藏在了谁的身上了吧。”赵中天冷冷地开口,“据说,元远望最疼爱的便是自己的小女儿,在她出嫁的时候给了她相当丰厚的嫁妆。所以,该怎么做你应该懂吧?” 1[} =,uaM  
    f2uog$H k  
    “是啊,小付,那剩下的破云枪锻造谱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啊,怎么说你付家都要给我们四大世家一个交代,当然,我们不勉强你们付家,到时候下半部的锻造谱还是你们的,只需要借我们一观就行了。” 7EI(7:gOn  
    ;}.jRmnJ  
    付天海听到这话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Ac0#oX]M  
    U%t:]6d&}  
    —————————————————— l.;y`cs  
    ( J\D"4q  
    此时,刚刚脱离了外租价火海的付修云瞪大了双眼,他看着眼前这片比他外祖家烧的更厉害的地方发愣,他这是注定逃不了被烧死的命运吗?麻麻,说好的走上人生巅峰、不,平安喜乐呢? TN7kt]a2  
    xZGR<+t  
    就在付修云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他面前的这片火海竟然突然开口说话了:“你身有元家血脉,来到此地即为参加试炼之意。历代元家之人都会满五岁来此试炼,不过从未成功,即便如此你也要参加试炼吗?” eq(|%]a=  
    dK|MQ <  
    付修云毫不犹豫的点头,这个时候他虽然不知道试炼是什么,但很明显,一旦成功,那就是人生巅峰的开始! '=\]4?S  
    C/<fR:`c  
    在一阵明显的灼烧感过后,突然这片火海里窜出一个玉牌,而刚刚那个声音惊讶的从玉牌里响了起来:“哎呀我去,你竟然是废柴五灵根吗?这么长时间了可算让我碰到一个这样的后人啊,来来来,乖孙啊,爷爷给你两个选择,你快过来选一选!第一是试炼过后让天火把你的其他四个灵根都烧掉,你成为天灵根,怎么样屌不屌?!第二就是试炼过后让天火一点点的进入你的灵根内,给你把五个灵根都给拓宽成单灵根那种粗壮的牛逼的程度,然后你五法兼修,从此以后虽然修炼难点,但只要能够集齐五灵,就能走上人生巅峰啦!到时候想打谁就打谁,想让谁死谁就得死啊!” lY?TF  
    e}(. u1  
    “乖孙,你选哪个?!” jcXb@FE6  
    E 7;KG^  
    付修云看着这个自称他爷爷的玉牌,觉得有点…… UF D_  
    $daI++v`  
    “我不是你孙子,是外孙。” *>$'aQ  
    qf4|!UR{  
    “哦,没事,外孙也是孙子啊,你以后生的娃姓元就可以了!快点来说你选哪一个?我时间不多啦,没法和你唠嗑啊!” 43,- t_jV  
    8%arA"#S  
    付修云默了一下,仿佛经历了一千年那么长的时间之后,缓缓抬头,那张还婴儿肥的小脸上露出一个惊人的……厉笑。 \@MGO aR]  
    Sn7.KYS  
    “当然选人生巅峰!” o1GWcxu*\  
    68;,hS*|6  
    这句话说完之后,付修云只听到一连串大笑的“好”声,然后就被扑面而来的烈火烧晕了。 A5ktbj&gy<  
    3j]La  
    当他再醒来之后,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被全身上下都像是骨头被敲碎了一样的疼痛给折腾的叫了出来。 b.8HGt<%  
    kki]6_/n  
    作者有话要说: ?uk|x!Ko]  
    吐槽小剧场: Fe"0Hp+  
    付修云:按辈分说,你应该是我的老祖宗吧? 'G@Npp)&^  
    玉牌祖宗:不要计较啦,我死了那么多年了,早就去投其他的胎了,怎么算啊,难道让我喊你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孙吗? G5TdAW  
    付修云:……还是喊孙子吧。 +:/`&LOS-  
    反正吃亏的不是他。 XfViLBY( >  
  • 4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4章 04
    当付修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来得及感受,就直接被疼的满地打滚嚎叫了起来。 "47nc1T+n  
    eD/?$@y  
    那是真疼,就算是加上他自己上辈子的所有经历,都没有这么疼过。好像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打碎了、有人在抽他的筋、刮他的肉。 /RMep8 &  
    `aUA_"f  
    足足叫了半个多时辰,才五岁多的付修云才缓缓地停了下来,此时他的嗓子已经嘶哑,整张小脸都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了个透,而那之前满山体内的大火,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uH1rF_&@  
    8Ej2JMc  
    付修云呆呆地坐在原地就像是发烧烧傻了一样,好半天之后他的头顶眉心处忽然浮现出一道青绿色的光芒,这道光芒像是温和的清风良药一样,瞬间拂过了他的全身一下子让他觉得疼痛少了很多,终于变得可以接受了。 "'8$hV65.p  
    f&,.h"bS  
    而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脑袋疼,好像要被撑爆了似的。 UR\*KR;yM  
    `zvYuKQ.}  
    付修云捂着脑袋,不停的甩头,而后他就听到了刚刚那个询问他选择的、应该是他老祖宗的声音。 e]5QqM7  
    $`riB$v  
    “哈哈,乖孙,这么快就醒过来了果然是天赋异凛呢!你这娃娃简直不像是五岁的,反倒像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不过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好歹你也有我们元家的血脉,帮你是我这个祖宗应该做的。不过虽然曾经我很屌,但那也是一万年前的事了,我的一抹神识能够撑到现在已是幸运,你既然继承了天火,那我元家也算是不枉守护了天火这么多年,剩下的路要如何走,就只能看娃娃你自己了。” eC3ZK"oJ  
    4RK^efnp  
    “当然,临走之前还是有些功法和知识是要传承给你的,这一界太小,有太多东西是你们不知道的,孩子,你要记住,一个人能走多远,他的眼界和野心就要有多高!” sPhh#VCw{  
    4iw+3 Q|  
    当这些话说完之后,付修云就神奇的发现他的脑袋已经差不多适应了那像是硬塞进来的一些知识,粗粗的一看他似乎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一张金色书简和一张银色书页,上面分别写着几个大字。 r+U-l#Q  
    5zU D W?  
    《五行造化术·上卷》、《三千世界珍宝概要》。 Lkb?,j5  
    #\"5:.H Oz  
    付修云:“……” U2h?l `nP  
    tV T(!&(  
    第一个看起来相当的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且也很好理解估计是一本功法,但那个上卷是什么意思,难道老祖宗就只有这半卷的功法吗?他要是真的练下去了,万一找不到下卷,是要让他自废修为? J"z8olV  
    .IgCC_C9  
    还有第二个,三千世界珍宝概要!这满满的强盗打劫风扑面而来,难不成老祖宗以前是个…… 1p tPey  
    =A,i9Z&  
    “哎呀,我听见你的心里说我了,啧,你也不怕对祖宗不敬遭雷劈!你得个五行造化术上卷还不满意?!你这是想翻天啊!你知道这卷功法是天品的功法吗?!铁、铜、银、金、玄、地、天你知道吗!要不是修炼它的人必须是五灵根、要不是你老祖宗当年那么屌,这种天品的功法会让你得到?你竟然还不满足!你也不瞅瞅!你现在处的这整个小世界里,有超过银品的功法吗?所以,有个天品的上卷你就该感激涕零了,剩下的下卷当然是要你自己去找了,什么事都给你做好了还有什么意思?” [#.QDe  
    NTn-4iJy  
    “至于那个重点珍宝概要,我去啊你简直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好吗!你祖宗我花费了一千多年几乎跑遍了三千世界才总结出的各种宝贝所在世界和大致地点啊!甩出去,你知道多少人要疯吗?!你还敢吐槽我!强盗什么的,当年我那不是强盗,我是嘿嘿嘿!” ^ sz4rk  
    cLXMq"?C  
    “总之,这两个是比较适合你的东西,你该知足了,然后好好努力,走上人生巅峰吧!另外我还要说,虽然我很佩服你选择了五灵兼修,不过你懂的,想要多大的能力,就要承受多大的折、磨练……希望你能够成功罢。” k muF*0Bjk  
    +DU}f;O8v  
    付修云一下子听了这么多,最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绷着小脸说:“你怎么还没消散?” {? 6]_J  
    F &uU ,);  
    元祖宗一下子就炸毛了:“呸!不识好歹的小兔崽子!走就走,你以为我想留啊?我要去重新寻找我投胎转世的主人了~” Z*oGVr g  
    u6D>^qF}@'  
    付修云顿了一下,觉得这可能性不太大,不过他忽然想到一点稍稍着急的叫了一声:“那个,试炼呢?”不是说只有过了试炼才能够得到天火么? {5RM)J1  
     ]@<O!fS  
    元祖宗的声音由大变小似乎在急速地远去,而他回答付修云这个问题的心情却是非常好的:“哈哈哈!这个你就自己问自己的火吧!小子不愧是我的种,果然是有前途的!哈哈哈哈!” qEywExdiu  
    }3QEclZr  
    付修云听着这魔性的笑声,略微觉得有点整个人不太好,不过很快他就端正了心态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他现在才五岁多,什么功法都没有学习,最多也就是会一下内视而已,这一看不要紧,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丹田内多了一个紫红色的小火团,正在欢快地飞来飞去。 Y(-+>>j_  
    z S^:Ng5  
    “……呃,你是天火?” 05w_/l+  
    Q.!D2RZc  
    那团火苗不会说话,但却断断续续的传来了一个高兴地意识。 mH;\z;lyK  
    C7nLa@  
    付修云有点儿头疼,这貌似沟通不能啊,他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据说得到你要经过一种试炼,你能告诉我试炼的内容是什么么?” j{nL33T%  
    zHyM@*Gf(  
    火苗一下子又窜来窜去,这会儿好像特别高兴。但完全没有回答。 JH2d+8O:qK  
    vQ 5 p  
    等了大半天也没等到答案的付修云只能无语的接受现在这个结果,算了,反正试炼已经过了,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答案的,现在还是先做更重要的事情吧! \# #~Tq  
    qi$6y?  
    于是付修云又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大致的看了一下《五行造化术》和《三千世界珍宝概要》,总算是知道了自己肚子里那团天火的真名——九幽噬天火。天火榜排名第一的天火,果然是太屌。 XC~|{d  
    uNLA/hL+n  
    而同时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要修行五行造化术的话,那就必须先用九幽噬天火淬炼自己的五灵根,如此十年之后,灵根品质初成,才能够修习造化术。这还不算完,因为是五灵兼修,别人只需要找到一个特别适合自己灵根属性的宝贝来炼化自己的本命法宝而他却需要找五个天才地宝来修炼,否则的话缺少其中任何一个他的五灵造化术都会出现断层,从而完全不能相生循环,无法达到“造化”之功,也就会成为鸡肋废柴。 [X;yJ$  
    $2\ OBc=  
    所以,付修云除了要先淬炼十年灵根之外,还要在开始修炼之后就去天南地北的找宝贝来修炼本命法宝激发五灵相生,而宝贝的等级么…… g }5lGz4  
    /SjA;c! .  
    他要找的五行珍宝必须都和“九幽噬天火”一个等级,或者不能差太多。也就是说,他接下来要找的“金、木、水、土”四属性宝贝,都必须是在天榜上的宝贝。 1*#64Y5F  
    !hEt UF  
    付修云黑着脸撇着嘴,心想如果不是他现在内里是个大人,肯定糟心哭了。天榜总共才八个,其中天火榜、地石榜、天水榜、灵木榜、地金榜、就直接占了五个,榜上有名的满打满算只有五百个宝贝,他就要抢四个,想想三千世界里那么多数以亿计的修仙者,付修云觉得心肝儿疼。 7hQrL+%q8  
    EQMn'>  
    “……我现在不要人生巅峰,就平安喜乐行不行?”付修云喃喃自语。 J](AJkGzK  
    V|DAw[!6N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时间计较这个了,从他得到天火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他必须赶紧回去应对自己的父亲,以亲爹那个多疑的性格,失踪的时间太久,自己肯定是要被狠狠折腾的。 L%Me wU0TZ  
    )%gi gQZ+  
    不过走之前他犯了难,难道要揣着一团天火回去吗?他没有半点的修为,这样岂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他丹田中的那团天火一下子就理解了他的意思,在付修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就从他丹田中飞了出来,那速度快的就好像它从来没进去过似的。 4OC ^IS  
    6"z:s-V  
    “……”付修云看着在那里愉快地打璇儿的九幽噬天火,莫名有点觉得这火的性子是不是有点、傻? e![n$/E3R  
    jq%Qc9y  
    他一路上跌跌撞撞地走,每走一步都疼得不得了,然而一想到要每天都这么疼,一下疼十年,付修云就觉得,他连平安喜乐都不要了,只求十年之后自己不是个暗黑蛇精病、简称病娇就行。 eqg|bc[i!t  
    gm(`SC?a  
    一进门,他就听到了亲爹的怒吼:“那个废物呢?!他跑到哪里去了?!” H W)> `  
    3D(/k%;)  
    付修云嘴角一抽,二话没说相当干脆的扑倒在地,这个时候强撑就是找死,一切等他睡醒了以后再说吧。 1d"g $i4e  
    ]*D=^kA0[  
    作者有话要说: }e  s  
    吐槽小剧场: P|l62!m<   
    多年以后得知的试炼真相。 Jt  ^a  
    付修云:到底试炼是什么? 9-5H~<}fF  
    小傻蛋:就是让我认可你啊~我一眼就相中你啦~~么么哒~ F8S% \i  
    付修云:说重点。 "@#^/m)  
    小傻蛋:就是你要屌啊! JgEPzHgx  
    付修云:……?! M2l0x @|  
    小傻蛋:就是你要有一往无前“老子必定屌炸天”的自信啊!我历代的主人都是这样的牛逼啊!当然啦,还不能是盲目自信,得能吃苦、有自觉~~我感觉到你就是这种人! ")}^\O m  
    付修云:……哦。 uD4on}  
    原来天火找主人都要找不正常的蛇精病。给自己点一个蜡。 OWx-I\:  
  • 5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5章 05
    为了及时而正确的规避亲爹可能出现的揍人情况,付修云决定在进门之后直接装惨扑街,不过现实是他最开始那几秒可能确实是装的,但扑街之后他就真的受不了这一整夜的各种折腾,睡死了。 W{]r_`=:6S  
    iYr*0:M  
    原本在愤怒的嚎叫撒泼的付天海,看到了自己亲儿子一听他的声音就倒地不起的画面之后,也忍不住惊了一下,虽说他总是嫌弃这个儿子是个废物,但他现在还没有问到破云枪锻造谱下半部的所在,这个废物是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死的。 Fj&8wZ)v)  
    HJe6h. P  
    所以,付修云是真的规避了进门就挨揍这个成就。 0v3 8LBH)  
    j 4(f1  
    等付修云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以后了。毕竟他的身体还太小,担惊受怕还淋雨闷火什么的,没有大病不起绝对是付修云辛运值颇高。刚刚苏醒的付修云还没做什么呢就被体内的烧灼感折腾的满床打滚,咬牙切齿恨不得再继续睡过去,如果能一下睡十年,那真是极好的。 4%SA%]a L1  
    \LM{.g zT  
    不过很显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5"p.  
    ipRH.1=  
    好半天才适应了体内灵根丹田疼痛的付修云抬起头,坐在床上发现这不是他自己原来的屋子。 o fCN[u  
    Tx$bg(  
    他原来的屋子怎么说也有内外两间、里面放的各种摆件全都是他母亲亲自挑选的能够滋养灵根的小灵宝灵物,床上的被子和被单也是二品冰蚕丝做成的。而现在他所在的屋子里却是什么都没有,由两间变成了一间不说,里面什么摆件全部都消失了只有一张破床、一张桌子。而他身上盖的被子……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刺鼻发霉的味道,他也真是佩服他爹能够找出这种普通人大户家都没有的东西糟践他。 aq^OzKP?  
    bI)%g  
    虽然付修云早在晕倒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他回到付宅可能面对的情况,但这么立竿见影毫无顾忌也有点出乎付修云的预料了。好歹他身上还有亲爹的血脉呢,这唯一一个儿子的待遇就是这? q9$K.=_5  
    u$(XZ;Jg  
    不过很快,付修云就明白了原因。 CE I.*Iywu  
    6k ]+DbT  
    一直从早上苏醒等到傍晚,付修云才等来了一个付家的老仆,这老仆看到付修云醒来之后半点激动和兴奋都没有,反而阴沉沉的看了他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出去了。 N8{ 8 a  
    eqU y>  
    等这老仆再回来的时候端了一碗饭放到了付修云的面前:“吃吧!吃完以后好好回答老爷和新夫人的问题,或许你还能够在这个家里呆下去。” (S63:q&g  
    nS^,Sq\Ak  
    付修云默了,啊,原来如此。他就说不可能没有原因,现在他知道了,原来是亲爹要娶他的姘头了。而这个姘头十有八九已经怀有他亲爹的种了,所以他爹才会如此毫无顾忌,不管他的死活。 '#612iZo  
    儿子么,反正还可以再生,第一个死了,还有第二个有什么呢? TA"gU8YQ  
    wQOIUvd  
    付修云默默地把残羹冷饭扒拉完,心里快速的想着要怎么应付亲爹和后妈,他亲妈那一族全部挂了,如果没有什么筹码的话,他毫不怀疑那两个奸夫□□会把他给杀死。可到底要怎么拖延时间呢?他也想离开,但他实在是太小,而且十年的淬炼灵根没有完成之前,他真是什么都没法做的。  :LTjV"f  
    iGIry^D  
    死也要拖上十年。 wG&rkg";#  
    3'tq`t:SQ  
    就在付修云沉着脸苦思冥想的时候,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孽障,你还知道醒来?你怎么不干脆直接睡死过去?!你的体质竟然比普通人还不如,我付天海没有你这种废物的儿子,快点告诉我你母亲把剩下的破云枪锻造谱藏到哪里去了?说完之后就给我滚出付家!” ;fm> \f  
    W@vCMy!  
    付修云听到这话那叫一个无语,一边威胁他滚出付家、一边还让他把元家的宝贝交出来,这么的理所当然智商也是感天动地了。不过付天海这么一顿大吼,倒是让付修云想出了怎么拖延时间的方法。他顿时脸上露出一个惨兮兮的、要哭不哭的表情小声的说: <s (o?U  
    yOm#c>X  
    “父、父亲……云儿并不知道破云枪的什么谱在哪、” ?#/~ BZR!  
    I=4G+h5p  
    啪! zw%1 a 3!  
    S 0mt8/ M  
    付修云刚刚把话说完,就被愤怒地付天海给扇了一巴掌,直接在床上滚了一圈的付修云低下头,细长的双眼中闪过无比凌厉的杀意。不过再抬头,就是一脸的害怕了。 D'"l%p  
    xc1-($Q,  
    “父、父亲!” 6'1Lu1w  
    ZtOv'nTD  
    “呸,别喊我父亲,你如果不知道这个那我要你有什么用?!你简直就是和那个贱女、” VJ-To}  
    bMN ]co  
    “天海~” 9_J'P2e  
    X->` ~-aj  
    就在付天海忍不住要对自己的前妻进行言语侮辱的时候,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出声的赵花容终于开口了。 .|2[! 7CXH  
    IMHt#M`  
    “天海,你不要这么激动,你看,你把把孩子都吓怕了。”赵花容说完之后笑眯眯的看向付修云道:“云儿啊,你也别难过,你父亲是因为你母亲他们私藏宝贝而丢了性命才太过悲伤的,你母亲和祖父他们私自藏匿了我们燃元界的宝贝,那几个发现宝贝不见的人才会愤怒地灭了你们母亲一族。你看看,这就是偷偷藏匿宝贝的危险,你不想被人杀了吧?你更不想让你父亲因为你们而被人记恨吧?所以啊云儿,你要是知道些什么,可是一定要说出来的。” fvZ[eJ  
    lQ?_1H~4=  
    付修云心中怒火滔天,气的浑身都发抖了起来,感情他们元家自己的东西,到了这女人嘴里就变成是偷别人的了?!不过他开口的时候却是惊疑的:“你、你说什么?母亲死了?外祖、外祖也死了?!” _?;74VWA  
    Eyg F,>.4  
    赵花容看着这个害怕而发抖的孩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元慧玲的孩子越痛苦,她就越高兴!“是啊云儿,你母亲和祖父已经犯了大错了,你可不能再次犯错了!” 7y=1\KW(  
    &*o{-kw  
    付修云强忍着不去看对面那两个人,把心中要说的借口给说了出来。 p)*x7~3e  
    ~Da-|FKa>  
    “我、我真不知道母亲藏了什么东西……不、不过……” G$6mtw6[M  
    >ToI$~84  
    “不过什么?你快点说啊!”付天海心中一动忍不住开口。 ;Bne=vjQp  
    2:&QBwr+;  
    “不、不过母亲说,等,等我十八岁成年之时要去外祖家的密室看一看,到时候会有东西给我……” GT-ONwVDq  
    UMlvu?u2p1  
    付修云坑坑巴巴的说完,付天海就直接接了他的话:“我知道了,肯定是在元家的密室里还有什么东西!那宝贝一定是触动了某些禁制之后才能启动的!” LCok4N$o  
    256V xn  
    “走,你现在就跟我走!!” U ]O>DM^'  
    X6n8Bi9Ik  
    付天海说着想要去拉付修云一起去,却被赵花容给拦住了。 TZa LB}4  
    !s[ gv1  
    不知道赵花容对付天海说了些什么,这人倒是没有再要拉着付修云一起去,反而是把他留在了屋里。 3PaMq6Ca  
    z]1g;j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付修云的小脸上冷冷地没有一丝表情。 fs8C ^Ik>~  
    '2m"ocaf  
    之后的一个月,付天海和赵花容成亲,举办了盛大的结伴道侣大典,热闹极了。 P&AaD!Qn  
    8hZc#b;  
    二月之后,有四个人突然出现,把付修云劫走去了元家破旧的密室内,各种方法都用了却没有发现一丝问题,甚至他们让付修云刺破食指滴血到了各个地方,但都没有用。不过,四大家族的金丹们却反而相信了付修云十八岁的那个谎言。 @g1T??h   
    iy|xF~  
    因为他们倒是真的发现这密室内还有一个法阵,但需要特殊的方法激活。或许就是时间和血脉缺一不可。 SHqz &2u  
    /n3SE0Y  
    三月之后,赵花容曝出怀孕,又四月以后生下了大女儿付甜甜。此时付修云已经被严密的监视了一年,但他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并且表现得越发胆小倒是让人忍不住放松警惕。他们并不知道,付修云从付天海来的那天就开始准备,他体内的血液已经被小火破坏性的过了一遍,以至于在密室的时候已经没有用了。 A}sdi4[`  
    VaTA|=[;  
    直到三年之后,付锦龙二少爷出生,对于付修云的严密监视才算是一下子缓和了下来。由原来的五个人,减少成了两个,到了十年之后的今天,就只剩下一个玩忽职守的了。 Y$FhV~m  
    {1'M76T  
    已经快要十六岁的付修云一边提炼着捡到的废弃灵器,一边冷笑,这十年他不知道受到了多少辱骂和暗算,其实这都不算什么,但他觉得最无法忍受、日后必定要狠狠报复回去的,就是他那个心如蛇蝎的继母。 E=qfI>2U&  
    L}>ts(!q&  
    他每日都需要喝一碗继母亲自熬好的补身体的汤药,可谁能知道,那补药却是能够侵蚀灵根、让人变成彻底的废物的至毒之药呢?要不是他体内有小火这个可以烧尽天下一切东西的天火,只怕等两年之后他十八岁一过,就会被直接毒死,死相一定特别不好看。 3IQ-2 X--  
    pB,l t6  
    付修云收起提炼好的五块灵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无比的疼狰狞。今日一过,之前的旧账,咱们来一笔一笔的算! &}VVr  
    3+V.9TL'a  
    “小傻蛋,今日便是最后的淬炼了,过了今日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去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 .wkW<F7  
    uEyus96 +  
    小傻蛋一高兴,大火便顷刻间猛烈起来,炙热的火炎包围了付修云的全身,越来越高的温度让整个绝灵山主峰都隐隐颤动了起来。 2.&%mSN  
    hu:x,;`9H  
    付修云很清楚,这次他的行动很难不被人发现,不过他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掩饰,就算别人怀疑绝灵山出现了什么,也绝对不会把那些宝物或者天象和他这个五灵根的废物挂钩的,所以,只要处理好时间差,他就能过了这一关! O,0j+1?  
    cd)}a_9  
    而被火焰团团包围的付修云并不知道,在他带着小火冲击最后一关的时候,整个燃元界的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乌云密布,而后乌云就像是被烧了一样开始通红。那样由浅至深的红色蔓延,就像是整个天空都被烧着了一般! ?cgb3^R'  
    ! $fF3^8-  
    “那是什么?!” )D ':bWP  
    i [6oqZ  
    “这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要打破界垒进来了!!” )h/Qxf  
    S|T*-?|  
    “重宝降世!!” je=XZ's,i~  
    ]wV_xZ)l^A  
    作者有话要说: ~uEI}z  
    如果木有意外的话,下一章小攻就要闪亮登场啦。dog脸。 M/jdMfU  
    吐槽小剧场。 H2E'i\  
    付修云:我亲爹的智商也真是感人,幸好我没有继承他。 '#CYw=S+  
    付天海:你说什么呢?过来让我揍你! p i\SRDP  
    付修云:……就说你智商感人,我知道你要揍我我还过去?你是不是傻? %(g!,!l)  
    付天海:你找死!你等着我就来打你!卧槽你竟敢还手?! 64f6D"."  
    付修云:不想说什么了,早死早超生。 P^'}3*8S  
  • 6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6章 06
    燃元界的天空中在短短的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就布满了乌云。那并不是一片地方乌云闭幕,而是肉眼可见的几乎所有地方,都布满了乌云。很快,这乌云就被染上了火的颜色,由浅到深,恍如烧遍了整个天空。 :j feY  
    z0|%h?N  
    这样的天象变化让燃元界的所有人和活物都从心底担心和惧怕起来,不过也有极少一部分的人觉得这是天降重宝,是属于他们的机遇。 ;U$Fz~rJ  
    ZyAm:yO  
    而此时,在绝灵山中,付修云的淬体也逐渐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此时如果仔细的观察付修云的话,便会发现他几乎成了一个火人!他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像是在着火一般,隐隐散发着红光,而眉心和丹田处更是直接显现出两团火苗,那炙热的温度仿佛能够烧毁一切一般! _voU^-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Jd#g"a>zZ  
    &(&5ao)5  
    因为九幽噬天火的威力实在是太过巨大,虽然天火本身对于付修云是不会有任何伤害的,但对于其他的外物那就是完全的不分敌我的毁灭。所以绝灵山的山体开始由内而外的变红,原本坚硬的岩石也开始融化,变成红色的、粘稠的熔岩。 P5,X,-eG  
    ,xmL[Yk,  
    这样的变化只差最后一个临界点,就能够引发整个绝灵山的巨大震动,从而引起各方的注意。不过,现在的付修云却是完全没有时间考虑这一点了。 'PiQ|Nnb|  
    xg*)o*?  
    “赵家主,你觉得这天象剧变预示着什么呢?” kq +`.  
    Y6<"_  
    在距离绝灵山不远、金丹修士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够凭法术飞行到的元火山山顶,站着燃元界屈指可数的九位金丹高人。在燃元界之中,有九成的人都是毫无灵根的普通人,而剩下的那一成人当中能够顺利的从练气到达筑基的人不过万人,而从筑基到达凝脉的只有百人,最后百人当中能够突破凝脉到达的金丹的,就只有这站在山顶的九人了。 c*R?eLt/  
    EhJpJb[Z  
    可以说,这九个人就是整个燃元界的天。他们分别代表燃元界最大的四大家族和五大门派,他们的存在,就是燃元界人们心中不可逆的权威。 BhFyEY(  
    fbv%&z  
    听到旁边朱家家主的问话,赵中天抚摸了一把自己的美髯,脸上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道:“呵,天将与之,不受,岂不是不敬于天?” q8 jI y@  
    sUl/9VKl  
    朱家家主顿时也笑了起来:“赵兄这话说的太好了,既然是老天爷要给我们的机遇和重宝,无论如何,咱们都要得到!” wP-BaB$_  
    RC{|:@]8  
    剩下的七人或是面带微笑、或是神游天外总之都没有说话,不过当天空中那片火烧云开始翻滚并发出振动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片云,生怕自己的一个错目,就错过了这异宝出世的时机。 R/5@*mv{  
    \ct7~!qM  
    因此,和天上这么大的动静相比,绝灵山的那点动静,简直不值得他们去多想一秒的。 oW7\T !f  
    ]&;M 78^6  
    此时在燃元界界垒的上空,一个浑身缠绕着红色火光和深紫色雷光的青年双目怒争,火炎和电刃把他的英挺的面容包围,带着怎么也无法止住的怒意,让他此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从地狱而来的魔神。 )Pj8{.t4  
    F,F1Axf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 v>ygr8+C,  
    ZP*(ZU@j=Z  
    今日原本应该是他剑体大成那最大的喜日,可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只一转眼,就变成亲人倒戈、父母重伤、他几乎被毒死的结局!! (c3%rM m]  
    { [S@+  
    即便是此时被界垒罡风攻击、被天火天雷击打的痛苦,都无法抵过他心中那滔天的怒火,他想到自己被下毒后,那平日对他笑魇如花的女子和他视为亲兄弟的少年所说的话。 #0*OkZMt  
    znVao %b  
    “易燃!你不要怪我!不要这样看着我!我这都是被你逼的!你知道我喜欢了你多少年吗?!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能不喜欢我呢?!难道你不喜欢女人么?!这是不对的啊,你改了吧!你改了,我就帮你解毒!”那少女哭的好不凄惨,易燃却觉得自己看了恶心。不管我是不是喜欢女人,总之是永远不会喜欢你。哪怕让我去喜欢一个男人。 RxUABF8b  
    6KpG,%2L#  
    而另外一个少年则是冷笑地道:“易燃,你没想到你会有今天吧!哼,天生剑体又怎样?!我照样能让你变成天生废体!!让你生不如死!!你知道么,你的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你父亲破坏了我父亲和你母亲的订婚婚礼,以至于我父亲怒火攻心修为再也无法寸进!我母亲因为你母亲而夜夜无法安寝,我从一出生就被他们不喜!都是你!如果没有你!我才应该是继承天生剑体的人!!你抢了我的一切,所以,你现在就去死吧!!” \9FWH}|  
    svT1b'=\$I  
    易燃听了这话心中觉得荒唐至极,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我父亲抢了你父亲的未婚妻?不是还没结婚么,订婚婚礼都没订成,顶多是可恶了点,但能让人抢了自己未来的老婆,你父亲也够蠢的。 $)(K7> P  
    O C qI  
    说到底这个他看做兄弟的人也只是想要他母亲血脉中那“天生剑体”的绝佳修仙体质而已。说了那么多废话,何必呢? :>G3N+A)  
    iRwlK5(&  
    在这一天里,易燃经历了从大喜到大悲的过山车一样的心路历程,然后他就从原来一个虽然话少面略瘫但三观很正的大好青年,直接变成了再不会相信他人、只坚信实力的万年冰山了。 U`25bb1W j  
    TOUP.,f/!  
    连认识了十几二十年的朋友都要害死他、连一直说着爱慕于他的女人都能给他下毒,这世上,除了爹妈,就没有人能够相信了。至于其他亲人? (j*1sk  
    '5V#sq;Z  
    就是他的舅舅带着一大堆其他家族的人,把他的父母重伤的。 =A yDVWpE  
    uW@o,S0:  
    巨大天火把易燃的整个身体都给烧着了,按理说如果有人想要强行突破界垒,必须是修为到达大乘期的大修仙者,而此时易燃的修为也才元婴而已,甚至在中毒以后他的修为急速的跌落,直接从元婴跌落到了金丹,而现在,更是隐隐有金丹碎裂的迹象。 /C: rr_4=  
    W'0(0;+G/j  
    以他现在的实力,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安全度过界垒、强行进入另一个世界的。不过,他身上除了母亲的血脉,还有父亲的。 '5:P,1tW U  
    4pkTOQq_tQ  
    易燃又突然想起了母亲把他一脚踹下来时候说的话。 \@%sX24D  
    /d/Quro  
    “燃儿啊!你要相信母亲!你现在体内中的蚀骨灭灵毒是地榜百毒谱里排名第一的剧毒,这毒无解啊!不管你是跟着我们去妖界还是魔界都解不了毒、必死无疑的,他们这是狠了心要逼死你啊!!那人竟然还是我的亲哥哥,我真恨不得生啃了他!不过燃儿你别怕,母亲已经给你算到了。你的一线生机在一个名叫燃元的小世界里,通过壁垒和重新炼体的过程或许会很痛苦,但你一定要活下去、要坚持下来!然后拿着你的剑,把这些害了你的,一个一个的捅死!” d|~A>YZ  
    ?:8wDV  
    然后,易燃就被他的神棍母亲给踹下来了。 hp:8e@  
    (";{@a %  
    从三千世界里最大的三个世界之一,踹到这个他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小世界上方。 0nX.%2p#Je  
    Gb?O-z%8*  
    每每想到这里,易燃就觉得自己的杀意止都止不住,非要捅死些什么才能平静下来。而这个时候,燃元界的界垒终于对这个非法入侵者没有办法了,它劈也劈了打也打了烧也烧了,这个家伙虽然看起来惨可就是不死,所以,算了,让他进去吧反正这货也快死了。 JE[+  
    3aK/5)4|B  
    当界垒发出脆裂的声音的瞬间,易燃丹田中的那颗金丹也再也无法承受这压迫,随着燃元界的界垒、轰然倾塌。而金丹下方的那把紫红色的小剑,也从剑尾处,裂开了一道无法修复的细纹。 BAQ;.N4  
    ;:0gN|+  
    “……噗!”易燃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下一刻化身为剑,直入苍穹! vWM'}(  
    .*0`}H+_  
    “天降神兵!” tWo MUp  
    `/1Zy}cD  
    “火属仙剑!!” E#cW3\)  
    HDTdOG)  
    而苍穹下方一直观望的那九个人,也在第一时间向着那带着雷光和火炎的宝剑疾驰而去。 ":o1g5?  
    .W9/*cZV0  
    与此同时,绝灵山中从内而外都再次被天火淬炼过的付修云猛地睁开双眼,一团红紫色的火焰出现在他的眉心额间。在眉心火出现的瞬间,付修云周围的所有火炎全部消失,但那早已变成炽热熔岩的山石,也在此刻再也压制不住,轰然喷发!! 'yq'J)  
    Ob|[/NN  
    作者有话要说: I{V1Le4?  
    吐槽小剧场: *C0gpEf9S  
    1,美髯。 |B0.*te6  
    付修云:直接说胡子就行了,还美髯,别恶心了行吗? E\%'/3o  
    赵中天:呸,老子乐意!! &dC #nw  
    2,剑体。 VB?mr13}G  
    付修云:……话说,如果你化身为剑,请容我问一句,你jj在哪? UpA{$@  
    易燃:……捅死你信吗?!
  • 7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7章 07
    炙热的岩浆突破了山顶岩石的压制,大片大片的往外喷发、并且顺着山体蔓延。好在绝灵山本身就是一个隔绝了灵气的地方,并没有太多的鸟兽鱼虫在这里安家,甚至,就连一些植物也少得可怜,所以,即便这岩浆的喷发看起来惊天动地,却也只是给漫山的废弃灵器来了一次大融合而已。 (8CCesy&  
    m[Z6VHn  
    按理说,如此大的动静是怎么都会引来各方人马探查究竟的,所以在最后一刻淬炼好了自己的灵根和身体之后的付修云,就以最快的速度从山体中闪了出去,顺便在他之前进入绝灵山的地方找到了自己提前埋好了一件长衫。 Ia=_78MgZ  
    .OmQ'  
    怎么说他也是要十六岁的人了,裸奔什么的绝对不可以。 `n 3FT=  
    @Q;i.u{V  
    付修云出来之后就开始无比戒备的看向四周,并且用最快的速度躲到了一片小灌木中去,在他的想象中,此时这山外面就算是没有四五个金丹级别的人,肯定也有很多凝脉、筑基期的修者在,毕竟他搞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卧槽! j%pCuC&"  
    aS,a_b]  
    天上的是什么鬼?! \Yj#2ww  
    tC&fA E:S  
    付修云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弄出来的动静有多么屌,就被天上的更屌的画面给震撼住了。 aZ`<PdA  
    .Y!;xB/  
    他弄出来的顶多是一个山的火山喷发而已,但现在,天上一片天全部被烧着了似的,而且是不是还有火球雨砸下来,和他的火山喷发相比,天烧了什么的,就是世界末日啊! $^}[g9]1  
    k}D[Hp:m  
    “……搞什么啊?这是世界末日了么?”付修云看着直直地冲着自己砸下来的一个火球,都没来得及躲。 2;:lK":  
    1g1?zk8zO  
    不过这火虽然来势汹汹,但砸到付修云身上之后竟然完全没烧到他什么。好像就跟付修云不存在似的。而在这个时候,付修云忽然听到旁边不远处传来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 Q0pzW:=s]  
    <tFSF%vG=  
    瞬间付修云转头看过去,入目的就是一个抖若糠筛的人,这个人付修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一直监视了他十年的、赵家派来的监视者。 6m9 7_NRO  
    UqN{JG:#.  
    “你、你!怎么可能!刚刚那天火竟然没有直接烧死你?!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突然变成这样?你是不是偷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快点把宝贝交出来我还能饶你不死,不然我一定会去家主那里告你状,然后你就会生不如死!!”李大怎么也想不到,他才离开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这个之前还摇摇欲坠、走一步都会喘三喘的废柴竟然变得完全不同了!之前那掉落的天火他还没碰到就已感受到了极其可怕的威力,别说像刚刚这废柴这样直接被砸了,如果是他的话,只怕砸到他旁边,他都要重伤! QhsMd- v  
    R'zu"I  
    可这个刚刚直接被砸的废柴!一个根本无法修炼的五灵根!竟然什么事都没有!!这让李大既愤怒,又忍不住露出了贪婪之色。 -b cG[W3  
    %N )e91wC  
    一个人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就有巨大的改变的,而在这修仙的世界之中,能够引起这样改变的缘故绝大多数都是“重宝”之能。  *p=fi  
    NCa~#i:F8  
    所以李大很容易就会猜测付修云绝对是使用了什么重宝,会让他不惧天火之力。然后李大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也太荒谬了。 &vCeLh:s  
    2\VAmPG.Zs  
    “快点把宝贝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并且放你离开这里,你自己也应该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废物吧!就像你这种废物,无论什么宝贝给你那都是浪费!还不如把宝贝交给我,等我成为金丹大能以后,说不定还能罩罩你!”  kI%peb?  
    7Rnm%8?T  
    李大这样说着,脸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兴奋表情,谁能够想到,监视一个废柴还让他监视出宝贝来了呢? 0<g<GQ(E  
    #+9rjq:v#]  
    然后,李大就看到这个平日里在他面前从来低着头不敢抬头的“废柴大少”忽然就笑了起来,那眼神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什么蠢物一样,只差□□裸的嘲笑了。 %y>+1hakkX  
    LfEvc2 v=g  
    李大的表情瞬间就狰狞了起来:“怎么!难道你还想反抗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的修为才多少?撑死了炼气两层吧?哈哈,我可是炼气五层的人,十个你都打不过一个我!” z!$gVWG  
    S?L#N  
    付修云听到这话依然在笑,他慢慢的从灌木丛中站起来,端得一股公子如玉的风流,不过很快,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炼气两层?蠢货,你睁大眼睛再看?” 5G#$c'A{4  
    Z==!C=SBv  
    李大完全没有想到付修云这个废柴竟然也会有这么嚣张霸气的一天,整个人都因为他的表现而呆愣了几秒,然后勃然大怒:“你这个废柴简直找死!竟敢说我是蠢货、你、你你你!!这怎么可能!你为什么变成了炼气五层?!” 6B#('gxO  
     1Ao6y.S  
    而回答他的只是付修云的一声冷哼:“这个问题,就等你下辈子再去想吧!” Q"%QQo}}  
    Sk\n;mL:  
    李大瞬间汗毛倒竖,以为付修云要用法术攻击他忙不迭的摆好了防御架势的瞬间,就被天上接连砸下来的三个大火球给烧了个尸骨无存。至死,李大都没有想通,这个废柴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d<x1*a  
    'w(y J  
    不过,如果李大知道烧死他的着三个火球也是付修云引来的,他估计会直接惊掉眼珠子,还好他已经死了。 !6H uFf  
    f])M04<  
    李大死了,付修云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反正李大的死可以归结为“点儿背被天火给砸死”的,和他可以说是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他身上因为淬炼而突然上升到炼气五层的修为,付修云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f ba&`  
    pz 7H To;p  
    按照《五灵造化术》上面所说,炼体初成之后,因为体内的灵根再无阻碍并且被淬炼的极其强大,他的修炼速度会相当快,或许不到一年,他就能够成功步入筑基,然后通过九幽噬天火和火灵根的融合,进入凝脉期。至于凝脉之后的金丹期,他就需要找下一种属性的本命宝物了。 !EOQhh  
    找不到的话,他这辈子都进入不了金丹……想想也是挺苦逼的。 Ry z?v<)h  
    oV9z(!X/  
    不过,这比起之前的十年已经好了太多不是么,至少现在的他可以保证,同等级情况下,不会有人比他更屌了!呵呵。 }B0sC%cm  
    x? N.WABr;  
    付修云想到这里就微微的笑了起来,他决定从今天以后再也不穿打补丁的衣服了,他以后都要穿很贵的衣服!!谁也拦不住他!! /Pvk),ca  
    mG2VZ>  
    啊,不过现在,趁着这天下大乱的情况,他找个灵气充足的地方去闭关修炼吧,筑基之后,他就能回来给他亲爹点颜色看看了。至于四大家族,不急,凝脉期离他也不远。 O2.' -  
    q\R q!7(  
    于是付修云心情很好的打算转身离开,但没走几步就觉得不太对劲。 Z\Z,,g+WL  
    wiJRCH  
    他扭头往身后一看,嘴角都抽了。 TQf L%JT  
    _A{+H^,  
    那一串接连而来的火球是怎么回事?!完全是沿着他的行走轨迹砸下来的好吗!再抬头看天,付修云差点没抽过去,天上的火球排成排,好像就等着他走,然后好砸下来似的!! _ 5"+Dv  
    @'i+ff\  
    付修云顿时有点默了,哪怕是他拥有两世的智慧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种奇葩的画面,在他纠结到底要不要走的时候,忽然决定绝灵山那边发出了一阵惊天的巨响,并且有一道直冲云霄的火光电闪亮起,一看就是宝贝! ZIpD{>/  
    D`pQ7  
    这些排成排的火球在那边的火光电闪亮起之后,就排着队往那边冲了过去,让付修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等付修云转身安心的往回走的时候,他就被一股从身后传来的巨力给直接压趴在了地上! nA_%2F'W}  
    NQX>Qh 2  
    新衣服又、烂、了!!他又要打补丁!!他打了十年的补丁了都!!这是谁一定要烧死他!! bb;(gK;F  
    v vq/  
    付修云的那双凤眼带着能够杀人般的锋利转头看去,差点瞎了。 JJ ?I>S N!  
    !`&\Lx_  
    “……我去……”竟然不止我一个人裸|奔。 6Ps.E  
    +;Cr];b3  
    付修云淡定扭头,决定当做没看到。 "uKFOV?j&  
    ;+U<bqL6  
    不过另一个压趴下他的人并不这么想,一个充满了力量和肌肉的手臂一下子勒住了付修云的脖子,然后一个低沉又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响起: $wV1*$1NM  
    _?`&JF?*  
    “把你的宝贝全给我,带我去最好的修练室!” J;}3t!  
    7Xg?U'X  
    付修云听到这话之后,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慢慢露出一个笑容。 M;jcUX_{  
    3[d>&xk@$  
    “我浑身上下就这一件衣服最值钱,你是打算让我脱了衣服给你,从你裸奔变成我裸奔?” VUtXxvH  
    :,S98z#  
    易燃听到这话之后差点又吐出一口血来,“废话少说,不然烧死你!” =']3(6*  
    Pbn!KX~F~  
    然后,易燃就被付修云给一脚踹了出去,还被烧着了头发。 lpgd#vr  
    w0w1PE-V=  
    “你化成灰了我都不会被烧死!” C ^w)|2o}  
    #%$28sxB  
    易燃感受到自己被烧着的头发,瞳孔骤缩,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付修云,顿时又愣了一下。 0;<)\Wt=i9  
    v.&>Ih/L  
    这人……看起来又瘦又小又弱啊。 w1 `QIv  
    g/~XCC^F?  
    “你来说说看,到底谁先死?!”付修云冷笑着盯着易燃那被烧秃的脑门,等着他被烧死。 *?t%0){  
    +=BAslk  
    一刻钟之后,付修云心中斯巴达了。他在丹田疯狂的询问小火:你不是什么都能烧的吗?这个人为什么只烧了他的毛?! UZ2TqR  
    KxzYfH  
    小火也有点奇怪,在付修云的丹田里转圈圈。 YKZa$@fA?  
    xY<{qHcX  
    最后,还是易燃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ZnW@YC#9  
    2;2}wM[  
    “抱歉,我被奸人暗算身负重伤,若你能救我,定当重谢。” By)u-)g9  
    h-#1U3d  
    付修云抬头:“谢什么?” fv!?Ga(  
    ABh&X+YD  
    “上品灵石十颗。” SaOYu &>  
    m GjN_  
    “成交!” @-&MA)SN  
    !RW `3  
    不管这人是好是坏是不是果体,关键是灵石!上品灵石!他付修云长这么大连一颗中品灵石都没见过呢!!能买多少好衣服啊!! fCWGAO2  
    c{3wk7  
    作者有话要说: ,%9df+5k  
    吐槽小剧场。 T>`74B:  
    1,同等级最大。 -7 U| a/  
    付修云:同等级不会有比我更屌的了! Ztr Cv?  
    易燃:我就笑笑不说话。呵呵。 "N?+VkZEv  
    2,补丁。 {)8>jxQN  
    付修云:宝宝补了十年的衣服了,宝宝心里苦啊!tmd这个蠢货又弄破我的新衣服了!! m908jI_So  
    易燃:……再买一件不就好了。 '' O7=\  
    付修云:对哦,我不用装怂了。突然好不习惯。 iBTYY{-wF  
    易燃:……。 V[o`\|<  
    穷逼的世界他不懂! **3 z;58i  
    3,果奔。 Gh.[dF?  
    付修云:……有伤风化。 p Z: F:  
    易燃:就好像之前你没伤似的。
  • 8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8章 08
    在灵石的诱惑下,当易燃说出十颗上品灵石的时候,付修云直接答应了带他离开这里并且找个好地方疗伤的要求。 1Z/(G1  
    u OmtyX  
    但当付修云强忍着眼瞎走过去准备扶人的时候,突然又顿住了双手。 &.)^ %Tp\z  
    @muRxi  
    易燃此时心中有些焦急,面上却不动声色带着冷意道:“你还在犹豫什么?你杀不死我的。” kr^P6}'  
    fZGX}T<)p-  
    付修云闻言撇了撇嘴,缓慢但又坚定的开口:“你现在全身都裸着,连头都秃了,哪里有灵石可以放?” ,a{P4Bq  
    U*rcd-@  
    易燃听到这话之后想要生撕了眼前这个人的心都有了,浑身的杀意止不住的爆棚,最后咬牙切齿地道:“要你管!反正我有钱!” WH#1 zv  
    8?B!2  
    付修云听着这咬牙启齿的话感受到里面喷薄的怒意,觉得这人欺骗他的可能性很小,更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碰上了,那就救了吧。他绝对不是因为有了灵石就可以买新衣服了才救的人。 )` SrfGp8  
    ('4_ xOb  
    “唔,不开玩笑了,说点正事。是否有人追着你过来?”付修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冷静,那气势上的转变看的易燃一愣一愣的,然后他想到了在山那边为了他本命剑的剑尖部分而大打出手的几个金丹修者,冷笑了一声:“那些蠢货怎么可能发现我。” TM__I\+Q  
    IEL%!RFG  
    付修云点点头:“既然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毕竟现在我们两个的实力碰到一个厉害点的就是送菜。” {K~'K+TPu  
    P8OaoPj  
    易燃虽然完全不想承认自己现在实力很弱,但中毒加上强行破界、以及断剑自保,他曾经一个上三界最年轻的元婴修者现在竟然只是刚刚凝脉期!甚至如果他不赶紧休息的话,他还会从凝脉退到筑基期,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了。 59 T 8r  
    x xHY+(m  
    “快走吧。” nK1Slg#U  
    1SQ3-WU s  
    付修云说完这个,就带着易燃离开了这个依然没有灵气、显得死寂又灼热的绝灵山。 Si4!R+4w  
    ih-#5M@  
    等半个时辰之后,绝灵山另一边属于金丹修者的战斗已经结束,因为每一个人都有盟友都不是单打独斗,这半把搅动了整个燃元界的仙器宝剑最终被五大门派给代为保管了。不过,四大世家依然有观看参详的权利,才没有让这些人继续争斗下去。 7y'RFD9@{  
    ch*8B(:  
    “啧,这半把仙剑就不说了,既然这剑尖的部分在,那剑身和剑柄自然也在。那剑身和剑柄就看咱们各凭本事了!到时候谁也别说谁,敢动手的此生都无法进入元婴!” Co9^OF-k  
    Pa>AWOG'  
    说完这话,朱家的长老率先离开,而剩下的人对于这话显然也是心中赞同的,各自用较快的速度往其他方面而去,此时重宝还没有完全寻到,最重要的部分说不定还在这附近,绝对不能让谁捡了漏去,不然他们岂不是要气死? nmee 'oEw  
    ueogaifvB  
    而九个人当中就有三人直接往绝灵山的方向来了,刚刚在抢宝贝的时候他们并不在意这边发生的事情,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任何可疑的动静他们都不会放过,因为这很有可能是剩下的那剑身和剑柄造成的意象。 k&M;,e3v6  
    f=+mIZ  
    “咦,这里曾经有人来过,不知道是谁?” ; }I:\P  
    .r=4pQ@#  
    “这绝灵山怎么会突然喷发?莫非是山体内有什么火属宝贝?!” @Z_x.Y6  
    x;O[c3I  
    来到这里的两个金丹大能二话不说的就往绝灵山里冲,只剩下最后一个赵中天看着一片被烧焦的土地沉思不语。 F>Ah0U0  
    [Q~#82hBhY  
    若是以往他并不在意关于付修云的监视报告的话,那么现在,赵中天看着这一片焦土,莫名的就想到了李大曾经报告过的一件事情。 udK%>  
    ,hDW Ps2S  
    “家主,付修云每日都往绝灵山捡垃圾。” a K[&V't~  
    +zqn<<9  
    赵中天眼神微沉,他实在是不想猜测付修云是有意来此的,如果当年那个才五岁的孩子真的在他眼皮子底下骗了他十年,那他还真该称赞那孩子一声“心思缜密”! L?b~k=  
    "m):Y;9iQ?  
    赵中天一甩袖子,直接消失在原地,他倒要回去看看那个小子到底在还是不在? +uF>2b6'  
    n1ZbRV  
    而这个时候被赵家家主惦记着的心思缜密的小子,正面不改色的迎接着某个破旧客栈里老板惊悚的面容。在他的旁边,易燃已经满脸通红、双眼气的要冒火了,他想,如果他现在能动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旁边的这个少年一剑!! s2p\]|5  
    {S]}.7`l9(  
    不过很显然,付修云一点儿也没怯意。 nQZx= JK  
    LtO!umM  
    “看什么看?没见过裸奔的吗?我兄弟他被心爱之人骗了家财,一气之下自己灌的乱醉怎么了?他身上不是还包着树叶呢么?快点一间上房、再买一身合适的衣服!” (Bb5?fw  
    /obfw^  
    付修云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出来玩的纨绔子弟,他耗费了大半的修为带着裸奔兄来这里,就因为这里是燃元界普通人较多的一个地方,修仙者基本不会来这里,因为这里的灵气相当稀薄。 f3l&3hC  
    UkwP  
    当然,这个地方也是他一开始就打算脱身的地方,只有这里才能够最大的躲过付家和赵家的追查。 5:[0z5Hww  
    98c(<  
    那店老板吃了一惊一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好歹他也是见了不少大场面的人,裸奔算什么?有银子就成! ZL&qp04}  
    0@0w+&*"@  
    要知道付修云可是一开始就扔了十两银子给他的,都够把他的小破客栈给包一个月的了。 *->W^1eGM  
    GRIti9GD  
    “哎是是是,这位少爷您放心,我们一定尽快就把东西给您办好!小张啊,快点带两位贵客去天字一号房,顺便准备好洗澡水和饭食!” T3.&R#1M8-  
    {_"<1C  
    小张自然也是看出付修云出手大方,于是乐颠颠的领着付修云他们就去楼上了,中途他想要帮帮这位看起来年少体弱的少爷去扶一把另一位公子,不过他的手还没碰到这包着树叶的爷呢,后者一双招子看过来,差点没让小张吓尿! IxN9&xa  
    f1RWP@iar  
    等两人进了客房之后,小张才靠着房门长呼了一口气:“哎呦妈诶,小张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么凶的眼神呢,感觉一碰他就会死似的!果然是个爷。” :wyno#8`-  
    IVnHf_PzF  
    不过,女人是祸水啊。看把人都祸害成什么样儿了? (62"8iD6  
    yf.~XUk^  
    付修云在进了房之后就把易燃给扔床上了,易燃此时身负重伤不怎么能动,但那双眼里毫不掩饰的全是怒火。 dh\'<|\K  
    8mrUotjS  
    “啧,别这么看我,我这也是事急从权。不然的话我总不能让你光着身子在街上溜达吧?那样就算是凡人也会被你给惊着的。而且从刚才到现在都是我垫的银子,知足吧你。换做其他时候,谁想让我帮着掏一分钱或者灵石,我都能打死他。” F@jZ ho  
    tmYz R%i  
    易燃闻言嘴角一抽,最后生无可恋的翻了个身用自己的屁股对着付修云,他对这个穷逼快要绝望了。他长这么大,就算是他那个世界的乞丐,也比这个少年有钱。 GT.,  
    #powub  
    付修云坐在凳子上,看着易燃屁股上的大叶子,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噗了一声,然后被易燃愤怒地瞪视,他就笑的更欢了,那双凤眼弯着,毫无顾忌的笑容倒是让易燃看了一愣。 .WJ YQi  
    =!A_^;NQf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人笑的……这么正常和好看。 j?\Qh  
    Q~]uC2Mw  
    其实在易土豪的心里,付修云的这一系列的行为都不怎么好,易燃已经给付修云打上了阴险狡诈贪婪的标签了,可这时候付修云这么一笑,易公子又觉得他是不是错怪这个人了呢? 2DDtu[}  
    cGzPI +F  
    客栈老板和店小二的速度是很快的,几乎是在一刻钟之后的同时,饭菜和衣服都已经送了过来。付修云从门外把东西接过来之后,自己吃着饭菜,把衣服扔给了易燃。 k/_ 59@)  
    zV37$Hb  
    直到他心满意足的喝完鸡汤,一转头,就看到了已经穿好衣服的易燃。然后有些看呆了。 3BUSv#w{i  
    Y;M|D'y+  
    这人无声无息的站在这里,就像是一把敛尽锋芒的宝剑!即便是他此时头发全都被烧没了、脸色还有些苍白,但谁看了他都不会觉得好笑,还会觉得极致的危险!似乎只要你一不留神,下一秒就会被他砍个粉碎。 ] IQ&>z}<  
    a$OE0zn`  
    直到这个时候,付修云才忍不住微微皱眉,他貌似救了一个不太简单的家伙。这人身上的气势和危险,让他有一种想要转身就逃的冲动。他刚刚怎么就觉得不危险呢? R$<&ie6UQ  
    '3tCH)s  
    “……啧。” M#6W(|V/  
    1<@W6@]  
    付修云能够活到现在全凭着两个字“谨慎”。但他觉得这一次自己似乎是太不谨慎了,罢了罢了,既然危险那就赶紧远离吧!反正他一路上也就是掏了个十两银子而已,亏也亏不了多少。远离这个一看就很麻烦的人才是正道。 O"9\5(w  
    S!CC }3zw  
    “既然你已经能够自己走了,而且我看你伤势也足够你去郓城,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这块金子给你,你把金子给掌柜的,他就会带你去郓城。” g}{aZ$sta  
    dt]-,Y  
    付修云扔完金子就想走,但很显然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 >uB# &Q  
    _4So{~Gf1  
    再次被易燃用手臂勒住脖子,付修云忍不住狠狠翻了个白眼。 ` p-cSxR_  
    5r|,CQ7o  
    “你带我去。我还没给你灵石,呢。”易燃的声音没怎么变,但此时心里却是无比震惊,他的伤势按理说在一个时辰之内都是不能调动任何一点灵气,否则就会让灭灵毒发作的,可他刚刚竟然能够勉强调动灵力内视,这一看就让他心中一惊,原本布满他体内筋脉、灵根中的毒,竟然第一次有了变化!他头上眉心处的毒竟然少了一小半! Do7Tj  
    hd<c&7|G'  
    “……” {rw|#Z>A  
    lvz7#f L~  
    付修云被勒的动也不能动,心中悔不当初!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人也不知跟吃了什么金丹一样,竟然能够调动灵力了!然后,他就打不过也跑不了! wKxtre(v  
    i$G@R %  
    作者有话要说: E6ElNgL  
    吐槽小剧场: *vxk@ `K~  
    易燃用计。 (m/G(wg  
    易燃:这人定然阴险狡诈。 ,!y$qVg'\f  
    付修云对着易燃笑。 >*_$]E  
    易燃:……会不会错怪他了? ?P`K7  
    付修云踹人。 0&|\N ? 8_  
    易燃:肯定不是好人。 0R'?~`aTt  
    付修云又笑。 +gtbcF@rx  
    易燃:……刚刚不是故意的吧。 Id .nu/  
    付修云又打人。 v%z=ysA  
    易燃:算了,是什么就什么吧我有点分不清。 )23H1  
    其他人过来使劲微笑。 [D4SW#  
    易燃:滚。当我傻啊?!
  • 9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9章 09
    跑不了也打不过劫持者,付修云就算是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跟着易燃离开。 K^<BW(s  
    K F!Yf\  
    不过离开之前他做了最后的反抗,他非常认真的又问了一遍之前他的问题:“现在虽然你身上穿上衣服了,但你什么储物袋都没有、又身受重伤,你告诉我你要给我的上品灵石呢?” ?QdWrE_  
    %S^8c  
    付修云此时心里想,如果这个勒住他的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又貌似厉害的家伙真有灵石付给他,那么就算陪他走一趟也无妨,毕竟上品灵石在燃元界是非常稀有的,如果真的能够拿出手的话,对他的修炼和复仇都会有非常大的好处。他也不介意跟着这个人走一走。 )cMh0SGcM1  
    =R$u[~Xl2X  
    不过,如果这个人是骗他的……等他登上人生巅峰的时候一定好好揍这家伙一顿,现在的话肯定一有机会就跑。 7} 5JDG  
    ^Q?  
    易燃虽然因为接连发生的各种事情而情绪不稳、心情恶劣,但作为曾经的天之骄子、他们那个世界中最年轻的元婴修者,易燃也是上过刀山下过火海去过各种秘境的。 nazZ*lC  
    #( 146  
    如果这次不是他当做亲人和朋友的人集体害他们家,他们一家子是怎么都不可能被人害到这种程度。要知道,不管是她父亲还是母亲,在那个大世界里,都是凶名赫赫的。 Zw S F^  
    O)n~](sC\  
    所以易土豪一眼就看穿了付修云这个家伙的打算,在心里微微有些郁闷,想当年有多少人想哭着求着和他一起组队刷怪,现在…… 8\A#CQ5b  
    HJ[cM6$2  
    易燃心情那个糟,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想当年的时候了,只能愤愤的放开付修云,坐回床上直接对着付修云哼了一声,就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脖子。 9w"4K.  
    Vd+T$uC  
    付修云瞪大了双眼,以为这个人突然想不开要掐死他自己。 Pw`8Wj  
    =|y9UlsD  
    “你、呃?!” `% "\@<  
    wc^tgE  
    还没等付修云把劝慰的话给说出去,他就看到易燃竟然从他脖子里掏出了一块火红色的小石头!从脖子里掏出了石头!就算是这个世界能够修仙基本已经不科学了,但付修云还是觉得这画面,挺那啥的。 bI9~jWgGp  
    ag;pN*z  
    “……你脖子还有储物功能吗?” kxIF#/8  
    ?ri?GmI|  
    易燃的手一顿,愤怒的翻了个白眼:“闭嘴!” ZdWm:(nkU  
    w4{<n /"  
    然后双手一合,下一刻那红色的小石头就变成了差不多有两个手掌那么宽的火红色石盒,直接易燃在盒子里随意的抓了一把,然后双手一晃,石盒就重新变回了那块小石头,被易燃一口吃了。 W/bQd)Jvk  
    U}rU~3N  
    对,就是一口吃了。 ,77d(bR<  
    u?<%q!  
    付修云:“……其实你是鸡精对吧?”只有禽类的脖子里才有一个专门放食物的食袋啊。 :g=qz~2Xk  
    6@F9G 4<Z  
    易土豪听了这话直接一把握断了他坐着的床沿,看的付修云立马就闭上了嘴。他觉得这人脾气真不好,远远不如他淡定平静。要是当年自己是这人一样的脾气,估计早死了好几回了。 17"uf.G  
    x,@B(9No  
    易燃从那抓着一把灵石里数出了十颗上品的,很显然是要给付修云的,付修云真没想到这人是真土豪,此时倒是不着急着跑了,想想这人还有一盒子的灵石,自己现在也算是孤身一人穷困潦倒,能多赚点灵石也是可以的。 W ]?G}Q;  
    $$;M^WV^?.  
    不过,为什么这个人还不把他的上品灵石给他? vDhh>x(  
    lc1(t:"[  
    易燃看着对面那个笑起来挺好看但又穷又狡猾的少年盯着他的灵石不动,心中有些好笑,只是十颗上品灵石而已,至于么? 1POmP&fI(  
    m{cGK`/\  
    他当然不懂付修云曾经过的日子,而此时的付修云,自然也不会告诉他曾经的生活。 Ru!iR#s)!  
    aU "8{  
    “易燃。” g<; q.ZylT  
    U175{N%3  
    易燃拿起一颗灵石,递给付修云。 6"5A%{ J  
    {{D)YldtA  
    对于他的动作和行为,付修云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意思,接过灵石之后点点头道:“付修云。” 2M#Q.F  
    f<fXsSv(  
    “这里是哪里?”易燃又拿起一颗灵石。 %G/ hD  
    }mYx_=+VX  
    “燃元界。你之前是哪里的?”付修云再次接过。 RYQR(v  
    Q4!_>YZ  
    “唔,不太好说,比较远。” Fg5kX  
    HI R~"It$  
    付修云没有再问,很明显这人是受难的,他不说才是正常,如果什么都说了那才是要命的傻子。 2Aazy'/  
    ;!mzyb*  
    “我是火灵根剑修,你知道哪里有卖好剑的么?”本命剑被他强行折断去吸引那些金丹的注意力,他在伤势好之前,绝不会轻易动用本命剑了。 ^Y>F|;M#  
    HJLG=mU  
    “有啊,郓城就有,那里有修者的拍卖行,有灵石就能买到好东西。”付修云再次准备接过灵石,却发现易燃迟迟没有松手。 JPc+rfF  
    oWim}Er=  
    “?”付修云抬头,易燃慢吞吞的开口问:“你是修炼什么的?” k}kQI~S9  
    j_!F*yul  
    付修云嘴角一抽,终于轮到他不想和易燃说话了。 +>Qq(Y  
    RXpw!  
    易燃本来玩游戏玩的挺高兴,突然见到对面的少年脸色不好,想想觉得自己也有些过了,就把剩下的灵石都放到了他的手里,道:“我就问问。不想说也、” ,]ma+(|  
    XSe=sHEI  
    “我是五灵根。” J6s`'gFns  
    hOu3 bA  
    “哦,原来你是五灵根啊……啊?!” <ro7vPKNa  
    ['X]R:3h  
    饶是易土豪是见过大世面的,但此时听见这个少年说五灵根也忍不住上上下下的看了他很多次,传说中的废柴五灵根啊,在他那里还真是几乎没有的。然后易燃就觉得有些同情这人了,五灵根的话,修炼的话会非常的艰难。这人想要筑基都不容易,更别说成就大道了。 Pmr5S4Ka  
    @fZ,.2ar  
    付修云当然想到易燃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和想法,不过既然他已经说出来了,也就不在意了。更何况现在他的灵根已经不是废柴五灵根,自然就没有什么好介意的。 b8`)y<7  
    'RQ+g}|Ba!  
    “恩,没事,说不定我能创造奇迹呢!” j^j1  
    !*F1q|R  
    付修云淡定的说出了这句话,听的易燃愣愣的,面前明明站着的是一个修行废柴,可他怎么听出了天才那种自信的感觉?就跟他当年一样。 eueH)Xkf  
    \ =?a/  
    不过,因为易燃是剑修,除了脾气有点不好之外平时都只做不说话,听到付修云这么说,他倒是觉得这人有剑修百折不挠的精神微微露出一点赞同的神色,想了好一会儿,在付修云要说什么之前,突然道:“如果你能够帮我找到解除□□的方法,我或许能帮你洗掉两个废灵根。” @Q ]=\N:  
    Bw)/DM]  
    付修云刚刚张开的嘴巴直接闭了起来,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这个刚刚认识的人,想要看看他是不是被烧坏了脑子或者说大话什么的,但他看了很久才发现这个人此时的神色非常认真且郑重配上那挺拔的身姿,端得让人心中一动。 ^pAAzr"hv  
    %Q__!D[  
    “……呃,你说真的?” q1$N>;&  
    8rnwXPBN  
    易燃说出那句话之后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他刚刚也是觉得在这个人旁边呆了一会儿,自己的毒就少了一点,或许有什么机缘,但他有其他的方法可以留着这个人的,并不用做出那样的承诺。他的承诺,从来都是言出必行的。不过当他看到面前这少年小心翼翼的神色的时候,却又没有后悔的感觉。 $<dH?%!7  
    25nt14Y 0u  
    “我家传有一种密宝配合我的火灵根可以强行洗掉灵根,不过我现在是重伤又中毒,是没办法给你洗灵根的,如果你能……” G\/zkrxmv  
    ~drS} V  
    “我帮你。”付修云没等易燃把话给说完,直接扬起了一个笑脸,肯定地点头:“我会帮你解毒。方法我们一起找。” ~rE|%o  
    *KZYv=s,u  
    易燃听到他如此肯定倒是有些意外,因为从一路的接触上来看,这个少年是很慎重的,而现在他似乎没有一点犹豫。果然灵根很重要啊。 =V, mtT  
    -j# 2}[J7  
    此时的付修云对着易燃笑的非常真诚,他的心里现在觉得有些温暖又愉快,虽然他已经自己解决了废柴灵根的问题,但他听到易燃说要帮他洗掉灵根的时候,就是觉得高兴。 j\[dx^\=  
    Uu10)/.LC  
    这辈子从小到大,除了母亲之外,再没有一个人这么替他着想。或许这是有条件的,但付修云一点儿也不傻,易燃此时能够说出这一段话,就已经把自己身怀重宝和灵根有异的问题暴露给他了。光这一点,就是足够的信任。 'Vzp2  
    sQ UM~HD\a  
    “哎,你不是被人下毒坑了么?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你就要帮我洗灵根?”言下之意是你是不是傻? `quw9j9`C\  
    fa jGZyd0:  
    易燃被这么直白的疑问脸色一冷,又开始不高兴了。瞪了付修云一眼:“话多。” >a!/QMh  
    h0*!;Z7  
    又等了一会儿才慢慢道:“这是个交易。你又打不过我。” Go`vfm"S  
    #px+;k 5  
    付修云嘴角还扬着。他十年战战兢兢,此时觉得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哪怕这信任有前提。 ,8S/t+H  
    d\&U*=  
    又过了一会儿,易燃被付修云的笑容看的焦躁,又加了一句:“直觉可信而已。我直觉挺灵的。” X[-xowE-  
    KB3Htw%W[+  
    这次,付修云真的忍不住轻笑出声,点点头道:“那我们就暂时组队吧。不过我和这里的四大世家有仇,或许会拖累你,有危险的时候你走就行了。” dc+>m,3$  
    ^]>O;iB?  
    易燃闻言脸色不变,“没事,打得过。” j"t(0 m  
    OZb-:!m*  
    付修云又笑了。易燃愤怒了:“闭嘴,正经点!去郓城!” /QK6Rac-  
    j nkR}wAA  
    付修云强行把上扬的嘴角往下扯,然后出门扔给掌柜的一锭金子:“掌柜的,我们要去郓城,找辆腿脚好马车!” G)AqbY  
    zq 3\}9  
    掌柜的原本接到金子特别高兴,但当付修云说到郓城的时候神色忍不住一僵,他纠结了很久最后咬牙把金子还给了付修云,在付修云有些意外的神色中道: px A?  
    x 77*c._3v  
    “对不住啊两位爷,郓城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去的地方。原本马车还是拉着二位去到郓城城外十里的驿站的,但是因为一月之后郓城城主的千金要选夫婿,所以从今日起三十日内,所有凡人都不得往郓城去了。” m<<+  
    A]_7}<<N  
    听到这个消息付修云有些意外,然后皱起了眉头,如果郓城千金要择婿的话,完全可以直接定下来,但听着掌柜的这么一说倒像是公开择婿了,为什么会这样?还有一点,有郓城的热闹发生,付家或者赵家的人,会不会去凑个热闹呢?如果他们去了,自己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a(m2n.0'>  
    lF<]8m%F  
    “怎么了?郓城去不得?”易燃开口。 h/QXPdV  
    Q4#.X=.d  
    付修云听到去不得三个字眉头一挑,哼了一声,又笑了起来:“为何去不得?去得!” Z\(q@3C  
    f$o_e90mu  
    易燃看着这次付修云的笑,倒是觉得,不如之前那几次的好看了。有点毛毛的。 rX U  
    Yj<a" Gr4[  
    作者有话要说: lne|5{h  
    吐槽小剧场。 vO H4#  
    1,鸡精。 vSGH[nyCY  
    付修云:脖子有储物功能什么的,你肯定是鸡精吧! *[Imn\hu  
    易燃大怒:呸!什么鸡精?!我只是继承我父亲血脉特殊一点而已! =1@u  
    付修云:……哦,果然是鸡精。 D5gFXEeh  
    2,没事,打得过。 +WZX.D  
    付修云:我的敌人很厉害,有点担心打不过毕竟我是废柴。 .97])E[U  
    易燃:没事,我打得过! ^7`BP%6  
    付修云撇了一眼:容我善意的提醒你,你现在中着毒每三个时辰发作一次,一天要发作4次,本命剑又断了,你也是废柴。 .y'>[  
    易燃:…… (fhb0i-  
    卧槽,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上一页123456...12
到第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