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阅读活动书架签到

[耽美小说]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作者:漫漫何其多(情有独钟 甜甜甜甜甜文  校园)

阅读:30612回复:72
  • 楼主
    歌万阙 (管理员)
    — 本帖被 蔓鸯独雪 设置为精华(2016-04-08) —
    !-2nIY!  
    i cQsA  
    ^>h 9<  
    文案 !9356) cV  
    海秀有轻微社交障碍,转校后,新的班主任老师为助其治疗,将收发作业的任务交给了海秀,交流障碍的海秀磕磕绊绊的尽力去做,可惜总是记不清同学名字,发作业困难,有次无意中将“坏学生”峰非的卷子发错了…… TmH#  
    FgE6j;   
    ^^竹马竹马,两小无猜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_jy*`$"q (  
    阳光肉食性攻X害羞草食性受 &sR{3pC}  
    轻松校园文,甜度++++++ (:,N?bg  
    排雷:弱受~~ =:P9 $  
    & oZI. Qeo  
    @za?<G>!'e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d/Doi  
    搜索关键字:主角:峰非,海秀 ┃ 配角: ┃ 其它:甜文,竹马竹马,两小无猜 dZ9[wkn  
    5
  • 沙发
    歌万阙 (管理员)
    第一章
    海秀攥着一沓卷子,手指微微发抖。 Y&gfe8%5N  
    iUl{_vb  
    还有十分钟早自习就结束了,课间的时候,他需要把这些卷子发下去。 8V4Qyi|@F  
    dQ^k-  
    这个班上有二十八个人,不算自己,他只需要发出去二十七张卷子,这不难。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海秀额角沁出汗珠,他心里对自己说,这不难,转学过来已经一个月了,他已经记住好几个同学的名字了,比如他的同桌王鹏,比如他后面坐着的学委宋佳佳,再除去他们,只剩二十五个人了。 ~\i uV  
    海秀心跳加速,他几乎没法看书了,他想去找班主任,跟她说自己发不了。 -j<UhW  
    但这样班主任一定很失望,班主任对他那么好,他不能这样,要像班主任老师说的那样,慢慢的,试着去和别人交流,这也是治疗的一步。 _I'O4s1S  
    IkkJ4G  
    是的,海秀有病,社交障碍。 29Gej Lg |  
    又叫社交恐惧症。 EA8(_}  
    I5 2wTl0  
    当然他不是先天就这样的,海秀虽然天生内向腼腆,但还不至于没法和人正常交流,得上这病,是因为海秀初中时遭受过整整一年的校园冷暴力。 U&B~GJT+  
    sI^1c$sBN  
    起因只是一件小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海秀,在一次考试时涂错了答题卡,导致他的英语成绩只有三十几分,这严重的拖垮了他当时班级的平均成绩。 ,e>ugI_;*  
    那是次期末考试,学生的成绩关系着很多东西,更别提海秀当时班级是所谓“快班”,海秀的老师气的当着全班同学责骂了海秀很长时间,并连续一星期里反复强调,因为海秀大家这次的努力都白费了,他是班级的“罪人”。 VK|!aqA{b  
    努力的结果是自己的成绩,班级的平均成绩只跟老师的工资和脸面有关,但懵懂的学生们想不到这些,大家被老师的愤怒带动,开始孤立海秀。 |d:URuG~:I  
    一开始是没人愿意跟海秀同桌,没人愿意同他说话,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海秀永远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操场上。 8 3<kaeu,^  
    uAJ_`o[  
    这种冷暴力往往是这么没根据没逻辑,但它的杀伤力永远有效,发展到最后,大家对海秀的东西都唯恐避之不及,他的作业本被人随意丢在一边,大家不许他接班级公共饮水机的水,有的同学,经过海秀座位的时候都会刻意的绕开。 NZ.aI{  
    Mz"kaO  
    期初海秀以为这种状况马上就会过去,后来他也曾想告诉母亲,但看着忙碌的母亲,又担心她伤心,青春期的海秀对此还有些难以启齿,拖延的后果就是,他不太会和人交流了。 ow`\7qr  
    E8-p ,e,  
    老师的白眼,同学的孤立,让海秀的成绩一落千丈,在下一次的考试里,海秀没有图错答题卡,但他的成绩比上次低了一百多分。 3@}_ F<"*  
    海秀的老师更生气了。 r@n%  
    n*;mFV0s  
    班会上,海秀的老师再次点名批评海秀,言辞比上次还刻薄,说到最后,甚至隐晦讽刺,海秀是因为跟着单亲母亲,生活才会迷迷糊糊,乱七八糟。 n09|Jzv9  
    一直温驯乖巧的海秀,那天举起了自己的凳子,砸到了老师头上。 Xt~/8)&  
    j#~4JGZt  
    也许是因祸得福,海秀因此被记过,叫家长,海秀的母亲终于知道自己儿子已经忍受了一年的校园冷暴力。坚强的女人迅速为儿子办理了转学手续,临走前去了海秀老师的办公室,赔偿了医药费后顺便问候了他的全家。 Z1OcGRN!  
    &GbCJ  
    ~#j `+  
    转学后的海秀日子好过了点,大家对这个转校生期初还有点兴趣,之后见他每天不言不语,也就不太在意了,海秀就这样平平稳稳的度过了初中,和高一高二。中间海秀母亲带他看过几次心理医生,也进行过一些治疗,但效果平平。 f,?7,?x  
    JHMj4Zkp  
    高三时海秀母亲工作调动,她不放心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老家,反复考虑后不顾别人的劝阻,将已经高三的海秀带到了自己现在工作的城市。 =+"XV8Fi,  
    XM_S"  
    而后转入现在的班级,已经一个月了。 >! c^  
    海秀如今的班主任是位四十多岁的女士,这个人颠覆了海秀对“老师”这个对他来说不那么友好的词的认知。  $hN!DHz  
    @{$SjR8Q $  
    新班主任很严厉,平时很少会笑,海秀期初是很怕她的,但这个班主任在了解了他的情况后,特别是看过他档案中那条“顶撞、殴打老师”后,没有心存戒惕,没有去联系海秀以前的学校打听情况,而是第一时间将他叫到了办公室,仔细的询问了他的病情。 A&t}s #3  
    "5YsBih  
    海秀磕磕绊绊的描述了下自己的情况,新班主任想了下道:“我不会强迫你马上接受所有人,但你终究需要试着再去面对这个世界,也许没有你以前接触到的那么糟的,你可以帮我个忙吗?” 3yZ@i<rfH  
    海秀感到新班主任的善意,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向严厉的班主任温和的笑了下,递给他一沓卷子:“可以帮我把昨天的卷子发下去吗?咱们的班容量小,二十几个人,我感觉你可以的,如果有不认识的……可以试着问问同学们吗?” @r .K>+1  
    4frZ .r;V  
    海秀本能的想拒绝,但他还是答应了。 |Rab'9U^  
    qI'a|p4fn?  
    MZ+"Arzb  
    还有三分钟就下课了,第一堂课的时候就是班主任的数学课,课上要讲这份卷子的,海秀手指攥的紧紧的,他咬了咬嘴唇,如临大限。 D)!k  
    8EP^M~rv  
    下课铃响了,班上瞬间喧闹了起来,海秀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他手心出了点汗,他担心会弄脏同学的卷子。 9w AP%xh  
    海秀深呼吸,起身,先将自己的,同桌的,后桌的卷子发好,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海秀心里默念,还有二十五张,只有二十五张…… N .SszZh  
    %b_zUFHPp  
    海秀记忆力很好,甚至比普通人都要好,老师课上提问过的学生他基本都记得,平时身边经常走过的同学,他也记得,万幸大家课间多数出教室了,海秀轻松了许多,二十张、十八张、十五张…… Db3tI#  
    海秀突然觉得没那么难,发第十五张卷子的时候,发到的女同学还没抬头的跟他说了一句谢谢,海秀当时很紧张,但他没耽搁多久,就跟着说了一句“没关系”,虽然声音很小,虽然对方可能并没有听见,但海秀觉得……这种和同学正常交流的感觉,很好。 8,H  
    I)sCWC:Mq~  
    海秀心情轻松了许多,十二张、七张、五张…… [qb#>P2G3  
    海秀嘴角微微挑起了一点点,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成就感。 SWmdU]  
    G.BqT\ o'  
    海秀站在教室后排,看着手里的两张卷子,突然又开始紧张了。 c5]1aFKz  
    剩下的这两张卷子,他不知道这是谁的。  k&rl%P  
    1ITa6vjS  
    海秀清楚的记得自己发卷子的顺序,现在只有倒数一排中间位置和第二排靠窗位置没有发,但是他们是谁呢?两个座位上一个人在睡觉,一个人不在,桌面上没有写着名字的作业本之类的,要……要去问问么? d:j$!@o  
    海秀心里猛摇头,两个男生个子都很高,他……他下意识的不太想靠近。 AAs&wYp8Yh  
    ,iHl;3bu  
    上课铃响了,海秀如梦初醒,咬唇,凭着直觉把两份卷子发了,他担心会被叫住,担心自己说不清楚话被笑话,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f^TZ,q$  
    班主任踩着上课铃进了教室,她扫视了一圈,看向海秀,见他脸颊微红,眼中有点兴奋。班主任心中笑了下给了海秀一个赞许的眼神,随即板起脸来,照例责问了几句昨日晚自习时的纪律,开始讲卷子。 J M`uIVnNA  
    海秀感受到了老师的肯定,心中开心许多,他不敢回头看,但这半天没人提出异议,应该……是猜对了吧? !e%#Zb MIo  
    3 8f9jF%7j  
    海秀庆幸,低头安心听讲。 ` bg{\ .q  
    =*I>MgCJ  
    L >xN7N3&m  
    教室倒数二排靠窗位置,峰非懒洋洋的坐好,揉揉眼,拿起卷子,皱眉道:“这……什么鸟儿字?!” N7[i443a  
    峰非看着自己桌上这张满是叉号的卷子,一脸惨不忍睹,他转头看看倒数一排卷子的本主,跟同桌嗤笑:“何浩这煞笔,都没看出来那是我卷子……”,峰非将卷子叠了几叠,扔到后排何浩头上,何浩正开小差,被吓了一跳,看到后一脸羞愤,抬头对一脸嘲弄看着他的峰非呲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将峰非的卷子扔回去,峰非一手接过,转头对同桌道:“刚谁发的卷子?” {o;J'yjre1  
    同桌茫然道:“是……啊那个新来的,叫海秀吧。” d*!,McBn  
    Hm*n ,8_  
    峰非挑眉:“下课问问他去,我长得像何浩那个白痴么……” x0 3|L!n  
  • 板凳
    歌万阙 (管理员)
    第二章
      一节课很快过去了,老师走后海秀拿出错题本,准备将刚做错的两道题整理起来,刚写到一半,只听有人在他头顶看着他试卷卷头的名字轻笑:“还真叫海秀……这名字有意思。” 5KDCmw  
      海秀猛地抬头,这才发现有个高个子的男生站在自己桌前,登时吓了一跳,他往后靠了靠,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 YaL:6[6  
       ^8A [ ^cgq  
      峰非这才看清楚海秀的脸,心中吹了声口哨,长得真白净。 "<{|ni}  
    PEm2w#X%L  
    峰非见海秀长得好看,有意逗他玩,俯下身撑在桌子上,问道:“刚故意跟我闹着玩呢?怎么把我卷子放在别人那了?” C\aHr!  
    qTN%9!0@9  
    0?( uqjD:  
    海秀瞬间明白了,这是靠窗的那个男生!他应该是叫……海秀脑子当机了,忘了这个人叫什么,只知道自己肯定是发错卷子了! ?Pp*BB,*y  
    之前搭建起的自信瞬间坍塌,海秀心中既焦躁又不安,这个人来找自己是为什么呢?是生气了吗?要找自己算账吗,自己发错了他的卷子……怎么会这样呢…… vy7/  
    海秀感觉到眼前的高个子男生压下身子,离自己很近很近,瞬间更紧张了,初中时期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回笼,海秀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白,只想夺门而出。 fISK3t/=C  
    SOOJqC  
    峰非也感觉到了海秀的紧张,不解的拧起剑眉,这是怎么了? Rw%?@X3m]  
    峰非记得这个转校生开学就在了,每天不声不响的,但这也一个月了,不至于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吧? )dqNN tS  
    y(MB _B7j  
    身为班草,身为校篮球队主力,峰非还有点自信能让别人很快记住自己名字的,他不太信,又问道:“问你呢?怎么把我卷子发给别人了?我跟何浩长得像?” C}pm>(F~  
    海秀根本不知道峰非说的何浩长什么样,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峰非失笑:“我……我跟他像?!” } `r.fD  
    峰非抬头看看后排长相模糊的何浩,心中不甘无以言表:“你是,真不知道我叫什么?” )\ceanS  
    'QxJU$  
    海秀本就和别人交流障碍,现在被一个高自己一头的人陌生男人靠这么近逼问,已经完全丧失语言能力,他根本不知道峰非问了些什么,只是不安的点了点头,峰非彻底没脾气了,笑着又往前靠了一步,海秀的脸刷的又白了一层。 K%+4M#jj5  
    峰非莞尔,弯腰,抽出海秀手里的笔,顺手翻开海秀的错题本,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下名字,修长的手指在自己名字上用力的点了点,道:“看清楚了,我叫峰非,默写十遍,下回别再发错了啊。” d+,!p8Q  
    +(92}~RK  
    上课铃响了,峰非将笔还给海秀,见他呆呆的,觉得好玩,顺手又在他头上轻弹了下:“下次遇见还问你,再记错试试。” !CcDA/0  
    峰非不紧不慢的回到自己位置上,海秀愣了好久,才慢慢的反应过来。 Y`(Ri-U4  
    2/fol TR7  
    海秀匆匆翻开书,脑中一片空白,刚才是怎么了?那个男生……只是来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ThgJ '  
    海秀后知后觉的松了一口气,自己发错了他的卷子,他只是……来告诉自己一下吗?好像动手了……海秀摸了下自己的头,被弹了一下。 GRbbU#/=G  
    f"P866@oWn  
    海秀依稀记得这个男生之前在体育课上和别班的人打过架,对他模糊的印象里,是个脾气不好的学生…… _^#eO`4"  
    但从刚才看,并没有脾气坏啊。 VGD~) z57  
    -43>?m/a  
    海秀不反感刚才的人,但是回想峰非俯下身的样子还是有些后怕,他……还是不习惯和别人这么靠近。 CYgokS\=,  
    海秀猛地摇摇头,努力忘掉刚才的事,专心听讲。 7Tdx*1 U  
    h7q{i|5  
    T?m@`"L,  
    两节课后是大课间,学生们三三两两的下楼去操场做课间操,海秀轻轻吐了一口气,这是他一天中最喜欢的时间,因为他不用做课间操,每天这个时候,偌大的教室里只有他自己,很放松。 `1(ED= |  
    海秀的母亲早在入学时跟班主任老师打过招呼,海秀不适合在人多的地方,班主任当时很不理解,但还是同意了。  ^AaE$G&:  
    /~w*)e)  
    海秀帮值日生擦了黑板,给窗台上的几盆花浇了浇水,回到了位置上。 O}Pqbx&  
    大课间有近半小时的时间,足够他做两道大题,或是一组选择题,或者是一个完形填空……海秀翻动卷子,正考虑着做点什么时听到身后有人笑道:“你不用去做课间操啊?” `x/i1^/_@  
    海秀吓得差点跳起来,他转过头,诧异的看着身后的人,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Y;r%DJ  
    G6zFQ\&f  
    峰非坐在他身后同学的位置上,懒懒道:“昨天打球崴着脚了,不下去了,你呢?你怎么不下去?” q9rm9#}[J#  
    海秀压下急促的心跳,抿了抿嘴唇,尽力让自己语气自然:“我……我不用做操的。” F&R*njJcc  
    (KyOo,a  
    峰非微微皱眉,靠近了些道:“你刚说什么?你声音怎么这么小?” 'hU5]}=  
    海秀尽力抬高音量道:“我不用、不用做操。” n({%|O<|  
    VfpT5W<  
    峰非挑眉:“这么好?班主任同意的?” InbB2l4G  
    海秀点头,峰非唏嘘:“还能这样……好学生的特殊待遇?” k-=lt \?  
    7:?\1 a  
    海秀本不想再多说,但怕有人误会老师,又费力道:“不、不是,我……我有特殊情况。” #z.n?d2Gd  
    峰非一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扫了海秀一眼道:“你个男的,还有特殊情况呢?真厉害。” z6@8IszU  
    SkmTW@v  
    峰非长相十分英俊,但平时爱冷着脸,突然笑起来,好似雨后初晴一般迷人,海秀一时看傻了,加上他确实不知道峰非说的什么,愣愣的没接上话,峰非看着他更觉得好玩,又问道:“那你在班上做什么?就在这坐着?” m8{8r>6*  
    海秀“嗯”了一声:“做题。” 02t({>`  
    {Z8GG  
    峰非难以置信,无奈道:“真好学。” /-FV1G,h  
    海秀轻声道:“高三了……” ,Kj>F2{  
    $3 -QM  
    峰非一笑:“你也知道高三了,高三了还转学?” w6!97x  
    海秀眸子骤缩一下,小声道:“我……”,这要解释话就多了,海秀说不清楚,脸有些红了。 r6uN6XCM  
    _LwF:19Il  
    海秀长相清秀,脸红起来更显可爱,峰非手痒,在他头上揉了下,海秀微微的缩了一下脖子,没躲成,峰非心里瞬间痒了下,那边做完课间操的学生们上楼来了,峰非起身,刚要转身走,忽而想起什么来,看向海秀,问道:“对了,说了要问你,我叫什么?” jdJTOT  
    海秀还没从被摸头这件事中反应过来,除了他母亲,他已经很久没跟别人有过肢体接触了,这种感觉让他有点不习惯,他闻言怔了下,马上去翻自己的错题本,峰非气结:“你还真没记着啊?!” u~M$<|;  
    tNr'@ls  
    下堂课的老师提前来了,峰非不好再站在前面,拿手指了指海秀,回自己座位了。 7 nnF!9JOv  
    海秀心有余悸,找出这节课要用的书,他想了下又要翻错题本,同桌王鹏关心道:“海秀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E?r+]  
    dX/7n=  
    “是……是吗?”海秀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有些热,他对同桌尽力笑了下,“没事……” \O "`o4  
    怎么会没事啊。 ;: _K,FU  
    海秀脑中晕晕乎乎的,全是峰非笑着看着他的脸。 xkRMg2X.>9  
    *t| !xO  
    “翻开第九十七页,先复习一下昨天讲过的……” YOLzCnI4  
    还未打铃,英语老师已经着急讲课了,海秀努力集中精神,专心听讲。 B@M9oNWHu  
    \ZADY.ha  
    e%)iDt\j  
    一上午很快过去了,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学生们起身收拾东西,回家的回家,拿饭盒的拿饭盒。 b)'CP Cu*  
    海秀所在的学校是毗邻大学城,附近的居民区并不多,有些学生家里住得远,午饭都是从家中带来,海秀就是其中一员。 #fa,}aj  
    1Z c=QJw@  
    教室后面有保温箱,海秀等几个同学拿的差不多了,去后面取自己的那一份,海秀的饭盒包裹的严实,取出来的时候,还带着温温的热气。 d*s*AV  
    学校允许学生们在教室中吃饭,不过这个时候还愿意呆在教室里的人并不多,海秀也不例外,他拿好饭盒和保温杯,下楼去操场旁的林荫带。 W !j-/ql  
    o+{,>t  
    午休时间,大家一般是去天台或是体育馆,这边很安静,海秀打开饭盒,开始享受他安静的午餐。 w~v6=^  
    /xJD/"Y3&  
    海秀一边背单词一边吃午饭,吃完后他用格子餐布将饭盒包好,拿起英语课本,起身回教室。 lfDd%.:q4S  
    中午的学校,静谧又温馨,海秀最喜欢这种气氛,他走得很慢,绕过林荫路时前面一阵喧哗,海秀抬头看,正见峰非和校篮球队的主力们拍着球打打闹闹的从体育馆出来。 xP'0a  
    <}[ !k<  
    海秀一阵紧张,本能的想避开这些人,但不等他去另一个楼梯口,峰非眼尖已经发现了他,带着七八个高大的男生围了过来,海秀心脏砰砰直跳,他唇色发白,像是只被猎手围住的小动物一般,一步也动不了。 ~xxq.rL"  
    dQ{qA(m  
    “你……”峰非拧眉,发觉海秀的不对,快走两步站到海秀面前,抬手在他额上摸了摸,又摸了摸自己的,困惑道,“也不烧啊……你怎么了?吃饭了么?低血糖了?” E{ c+`>CY  
    峰非身后一个颇为壮士的男生偏过头:“要葡萄糖吗?我这还有几支。” 18NnXqe-m  
    t'eu>a1D  
    海秀脸色苍白,摇摇头,尽力按照心理医生教他的调节情绪,低声道:“没事……我……先走了。” cJ$jU{}  
    海秀后退两步快步上楼,峰非一脸莫名其妙,跟队友道:“他……” G 0pq'7B  
    0'*{BAWx  
    一个队友耸耸肩,不明所以。 {2:baoG-  
    ]pe7I P  
     DlCN  
    三楼办公室落地窗前,海秀的班主任倪梅霖将方才的一幕尽收眼底,她皱了皱眉,对留在办公室中整理卷子的课代表王鹏道:“下午课间的时候让峰非我办公室一趟。 MV$E_@pg  
    j;}-x1R  
    …… (v?@evQ  
    “唉,你今天中午,是不是……”王鹏欲言又止,“是不是有点什么事?” gD)M7`4  
    下午第一节课刚下课,教室里吵吵嚷嚷的,海秀没太听清同桌说的什么,问道,“什么?什么……中午?” 'Iw`+=iVz  
    }Y!V3s1bm  
    王鹏咽了下口水,他并不知道海秀的病,只隐隐的觉得自己同桌有点内向的过头了,中午时他也在办公室,隔着窗户他也远远的看见了海秀被校队的几个人围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鹏为人淳厚实在,压低声音道:“校篮球队那些人,一直挺霸道的,大家都知道,一般不惹他们,不过你要是被欺负了也别害怕,咱们班主任从来不怕那些刺头,不管有什么背景,一定会管的,你别被欺负了还憋着不说啊,这次是正好让老师看见了,要是没看见,你不是白吃亏么。” d>F7i~W  
    海秀更迷糊了,他轻声道:“咱们学校……篮球队的人,怎么了?” bX38=.up  
    %_:L_VD@  
    王鹏以为海秀不好意思说,更着急了,凑近了一点,小声道:“今天中午他们拦着你,我和咱们班主任都看见了,刚才我去叫峰非,就是这事,你放心吧,班主任一定……” 6 DQOar>d  
    海秀瞬间明白了,急促道:“倪老师她……看见他们,他们围着我了?” ASi2;Q_{_  
    N:3=G`Ws  
    王鹏点头:“对啊,我正好在办公室数卷子呢,也看见了,这不把他叫去了吗?估计是训他几句,让他别……” aK6dy\  
    “不是……”海秀打断王鹏的话,急的脸都红了,“他没有……不是……” X_X7fRC0  
    prS%lg>  
    海秀心里着急,话就说不清了,他站起来,焦急道:“倪老师误会了,他……” JQbaD-  
    王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着干着急:“怎么了?你别怕啊。” &#C&0f8PnD  
    ?pJ2"/K   
    “不是。” |g{50 r'=  
    海秀眉头紧皱,他踟蹰了下,起身快步出了教室。 O2Y|<m  
    (BH<\&yHE  
    老师一定是误会了,海秀步伐一点点加快,他要快点赶去办公室,跟老师说清楚,峰非并没有欺负自己。 ^[[@P(e>  
    海秀快步上了四楼,疾步走到倪梅霖办公室前,急敲了几下门,推门而入,果然,峰非正站在倪梅霖办公桌前。 :fRta[  
    ;ja~Q .}4  
    “老师,他……”海秀一瞬间卡壳,他忘了眼前的人叫什么了! 81#x/&E]  
    海秀脸都急红了,他上前两步,磕磕巴巴道,“他没欺负……我,中午……我们遇见了,他以为我低血糖……我……” oAN,_1v)  
    <^;~8:0]  
    办公室中瞬间安静了。 gF9GU5T:  
    倪梅霖面无表情的看着海秀,几秒后又转头看向峰非,顿了下继续道:“所以说,现在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你既然几次拒绝了以体育特长生报考大学,那就要将重心转移到文化课上来,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 8 x  
    峰非从海秀冲进办公室开始视线就没从他身上移开,他看着海秀局促的样子嘴角一点点的勾起了,他看着海秀,笑着点头;“是,我知道了。” !4^Lv{1QZ  
    c9H6\&  
    倪梅霖道:“你一直挺有主见的,我相信你可以在这个时候拿捏好分寸,就这样吧。”,倪梅霖看向海秀,“海秀?你有什么事?” 76[ qFz  
    p79QEIbk=  
    海秀两颊通红,尴尬的想去撞墙,他心中懊恼不已,半鞠了一躬抱歉道:“没……没事,老师再见……” s0_HMP x  
    gYh o$E  
  • 地板
    歌万阙 (管理员)
    第三章
      峰非目送海秀离开,嘴角笑意逐渐加深,漫不经心道:“那我也回教室了……”,现在出去,还跟追上这小孩儿。 Yg%I?  
    峰非突然觉得,海秀太有意思了。 g?goZPZB  
    Lt?lv2k=L  
    “你等下。”倪梅霖放下手中的笔,正色道,“还有件事跟你说。” =.Pw`.  
    峰非心不在焉,点头:“您说。” Yvw(t j5_5  
    1"MhGNynB>  
    倪梅霖想了下,道:“海秀……” xpV|\2C  
    峰非他转头看向倪梅霖,道:“他怎么了?” ype$ c  
    iVhJ t#_b  
    倪梅霖似是犹豫,想了下道:“说实话,他刚才跑来,我很意外,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主动来找我说话,或者是很长一段时间内,第一次主动找别人说话。” f phv  
    倪梅霖自己也不确定贸然把海秀的情况告诉峰非好不好,但刚才的事确实让她很意外,倪梅霖沉默了片刻后道:“下面的话,你需要保密……” 9-&Ttbb4)0  
    ;DqWh0  
    Xv ]W(f1  
    峰非从倪梅霖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下面一节课已经开讲二十几分钟了,峰非心思不定,敲了敲门喊了报告,老师摆摆手没中断讲课,峰非走到自己位置上,看着窗外愣神。 I&#| w"/"U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峰非掏出手机,打开收索引擎,输入五个字:社交恐惧症。 sBj(Qd  
    2V mNZ{<  
    ?GKb7Oj  
    半小时前,倪梅霖办公室中。 ,1~"eGl!  
    n\Z!ff/  
    “恐惧什么?”峰非没太听明白,皱眉道,“不是……您说他害怕谁?” XRM_x:+]  
    倪梅霖摇头:“不是害怕谁,这是一种疾病,精神方面……不,心理方面的。” EizKoHI-z  
    峰非眉头一直拧着,他道:“您照实说就行,我又不会跟别人说。” 132{# tG]  
    l%k\JY-  
    倪梅霖叹口气,揉了揉眉心:“说实话,我以前也没太了解过这种病,是知道他的情况后粗略的查询了些资料,有些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这个病肯定是可以治好的,我很确定,而且病期越短,治愈的机会越大,所以提早有效的治疗肯定是没错的。” GFj{K  
    峰非问道:“那他是什么时候得了这病呢?” >,V9H$n  
    h]IxXP?h[  
    倪梅霖不确定道:“我怀疑……可能有三四年了。” DrKP%BnS  
    海秀的档案上,是在初二时被记过了,倪梅霖不知那会儿海秀是不是已经患病。 Y071Y:  
    =Gpylj7?~  
    “我也不太清楚他以前有没有做过系统的治疗,或者说治疗过,但效果不大,这种病……很多人对此都不重视,就像抑郁症一样,大家就觉得你开心起来就可以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倪梅霖头疼道,“而且海秀……看上去是挺听话,但他基本上是拒绝治疗的,我跟他谈过话,发现他很抵触和外界交流,这也是病症的一种……他只想在自己认为安全的范围内生活,听上去并没什么,但他总要长大,总要跟这个世界交流。” z`.<U{5  
    kvL=> A  
    倪梅霖看向峰非,道:“但刚才……我很意外,他在主动跟我交流。” 0.`/X66;V  
    而起因是不想让自己误会峰非。 ;v}GJ<3  
    %0S3V[4I  
    峰非若有所思,点头道:“我知道了。” LC,F <>w1  
    “我也不是要占用你的时间来帮他什么……”倪梅霖解释道,“我只是希望……你平时可以和他交流一下,不用太刻意,明白我的意思吗?” h{)kQLuzT  
    峰非点头:“我懂。” EaO6[E  
    Mo|;'+  
    峰非转身往外走,拉开办公室门后突然又转头看向倪梅霖,“您刚说的……海秀初中是在哪儿上的?” <wk!hTm W  
    倪梅霖蹙眉:“问这么做什么?” KoOz#,()  
    峰非淡淡道:“好奇。” >nJ\BPx  
    }zeO]"`  
    倪梅霖低头批作业:“淮宁一中。” A!od9W6  
    &C `Gg<  
    峰非出了办公室。 &fDIQISC  
    倪梅霖抬头看向办公室的门,心中淡然,她记得,峰非家里有人是在省教育厅工作的,听说职位还不低。 4X!/hI=jq  
    倪梅霖自嘲一笑,低头继续批作业。 0\X\izQ5  
    $h+1u$po  
    dcDyK!zz"  
    二楼高三七班教室中,峰非将手机扔回书包里,倚在座位上看海秀。 GB23\Yv  
    初步了解了海秀的病症,才知道他刚才主动上楼为自己解释有多不容易。 tZ]?^_Y1  
    y`L>wq,KU  
    峰非换了个姿势,继续盯着海秀看,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么个乖乖巧巧的男生是怎么把凳子抡到他们老师的头上去的。 q_MPju&*  
    那个老师好像是言语冒犯了海秀的母亲,峰非挑眉,也是……要是有人敢对自己妈不尊重,自己大概也要给对方开瓢。 MU($|hwiL  
    Sgeh %f  
    峰非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他还是想听倪梅霖的,试着跟海秀交流一下。 ncZ+gzK|"  
    峰非看着海秀的背影低头一笑,就是没有这事,他大概也会总去逗海秀玩,这小孩儿太好玩了。 F|IAiE  
    "H=6j)Cb  
    下课了,峰非拿着手机出了教室,找了个僻静处给他在省教育厅工作的亲戚打了个电话。 e2AX0(  
    `68@+|#  
    挂了电话后峰非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正遇见海秀迎面走过来,峰非眼睛瞬间亮了,他走到海秀身前,勾唇笑道:“海秀,你上节课去办公室做什么?” BnX0G1|#  
    海秀正闷头往里走,见峰非挡在前面怔了下,结巴道:“没……没事……” )cX*I gO  
    “没事你去办公室做什么?”峰非挡着海秀的路,偏头看海秀,笑容中带了几分坏意,“你是去找我的?” uFX#`^r`  
    Ryl:a\  
    海秀畏怯的退了两步,小声道:“没什么……你……你别挡着……我想去……”,海秀不退还好,峰非见他往后缩本能的贴的更紧了,接着问道:“想去干吗?” c/:b.>W  
    海秀身体一下子僵了,峰非个子很高,一米八六的他站在一米七五的海秀面前,不用做什么威慑力就已经存在了,更别提他靠的那么近,海秀几乎能感觉到他说话时胸腔的震动,海秀脸色白了几分,尽力把话说清楚:“我、想去方便……” $By< $  
    /,BD#|  
    峰非见海秀脸色变了就已经后悔了,他后退两步,环着手臂倚在洗漱台上,点头:“行你去吧。” y;4OY  
    海秀抿了抿嘴唇,小声道:“你……你不走吗……” ] vz%iv_  
    C>ICu*PW  
    峰非忍不住笑了:“这洗手间是公用的吧?我还不能在这里站着了?” `vU%*g&R  
    海秀自然不是说这个,他是怕自己出来的时候,峰非还在这里,海秀没办法,有些胆怯的进了隔间。 ]l;o}+`G  
    b10cuy|a/X  
    峰非心中一笑,海秀明明挺害怕的,但他表面上还装的挺平静的,想想刚才上课时搜到的那些内容,峰非不禁有点佩服海秀,海秀是个挺自尊的人。他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和正常人的不同,所以一直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网上说的那些恶心、晕眩、呕吐,手抖……症状,海秀应该是都会有的,但海秀将自己伪装、或者说是打理的很好。 ,dv+p&Tz2  
    海秀不想让他的丑态露于人前。 %Si6]3-^@  
    Fh)IgzFj  
    峰非左思右想之际,海秀已经出来了,他见峰非果然还在,脸上表情瞬间又不自然了,犹豫了下没走近,峰非看着他心里有点不忍,更多的是觉得好玩,海秀显然是想洗手,但又不想靠近自己。 1;JEc9# h  
    峰非无奈,让出足够的空间来,道:“你放心洗吧,我走……哎不对。” mbKZJ{|4s  
    $CRm3#+ ~  
    峰非倒回来,看着海秀道:“你刚才怎么没叫我名字?我叫什么?” @CNi{. RX  
    海秀心中咯噔一下,脸色更白了。 %{7|1>8  
    &r[`>B{tP  
    峰非气结:“你!” 'HO$C, 1]  
    海秀后退两步,有点害怕的看着峰非。 # ncRb  
    ~b(i&DVK  
    “行了,你……”峰非心中有了主意,不气反笑,“你洗吧,好好洗。” d}Xr}  
    W1WYej"  
    峰非出了洗手间,海秀瞬间放松下来,走到洗漱台前清洗双手。 Oylf<&knF\  
    峰非临走回头看了海秀一眼,心中一笑,这就松了一口气?就这么不想跟我挨着? t;){D:]k  
    seba9 y  
    峰非眼中带了几分坏笑,他没回班级,而是快步上了四楼。 *tGY6=7O  
    3 D6RLu  
    s'3 s^Dd  
    海秀洗干净手后心情变得好了很多,今天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总体还是好的……海秀懊恼,不过得回去看看错题本,这个人的名字必须得记住了。 )i6mzzj5  
    海秀进教室回到自己座位上,擦干净手后拿出错题本来,心有戚戚,原来是叫峰非。 '"`IC\N^  
    海秀认认真真的将峰非两个字工工整整默写了十遍,心中悄悄道这下好了,肯定忘不了了。 87=&^.~`  
    _qU4Fadgm  
    峰非回到教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海秀趴在桌子上,乖乖写自己名字的样子。 2L!u1  
    峰非心里突然就软了。 bkRLC_/d  
    -Mi p,EO  
    峰非走到海秀前面,笑了下:“嗨!” S2E8G q9  
    海秀抬头,下意识的捂住错题本,峰非笑了:“行了别挡了,早看见了,写我名字呢?” j 'FVz&  
    y@1+I ~@  
    海秀有点不好意思,他点了点头,峰非声音不自觉的就柔了,道:“唉我跟你说……” =NpYFKmMhV  
    海秀抬头老实的听着,峰非眼睛发亮,道:“我刚找倪老师去了,跟她说我想跟你同桌,老师同意了,来来,我给你搬桌子……”  JR'  
    02Y]`CXj  
    海秀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啊?!” Y21g{$~Q{  
  • 4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四章
    海秀在第二排,峰非个子太高了,自然没法来前面,想要同桌,只能让海秀和峰非的同桌换了,幸好班容量小,一共就只有五排座位,海秀从第二排换到峰非的第四排去,倒不太吃亏。 F3 l^^ Mc  
    峰非的同桌见能换到第二排去自然也高兴,欢欢喜喜的就搬了。海秀桌子和椅子则被峰非一手一个,直接扛了过去。 )< a8a@  
    ,8o*!(uO2  
    “海秀……”海秀的原同桌王鹏一脸担心,“你……你要不要去跟班主任确定下?你愿意换吗?” ^RyTK|SQ  
    王鹏远远的看着峰非,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会欺负海秀。 )4_6\VaM  
    )>M@hIV5>  
    海秀已经懵了,茫然道:“我……” +ZA\ M:^b  
    峰非耳朵尖,听到王鹏说他坏话,转头冷眸扫了王鹏一眼,王鹏瞬间噤声,峰非眉头微蹙:“海秀!过来啊。” >fj$ wOq  
    海秀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成了峰非的同桌。 07"Oj9NlA  
    o4 g  
    RGA*7  
    第二天,早早的来到教室海秀都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自己原先座位上摆着别人的课本文具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座位已经被调换了。 {i}Q}OgYq  
    海秀轻轻的吐一口气,回到自己的新位置上。 E,"btBg  
    8U:dgXz  
    虽然是倒数二排,但距讲台并不远,海秀视力很好,这并不影响他的学习,但一想到自己的新同桌…… VrE5^\k<a  
    峰非还没来,但海秀感觉他的桌子对自己都有攻击性。 n9/0W%X>  
    海秀侧过头小心的看看峰非桌上随意放着的几本书,心里有点别扭,他想替峰非摆整齐,但又不好动别人东西,他也不想,海秀往下看,看着桌斗里的一双护腕和应急止痛酊,还有……一小盒包装精致的蛋糕。 Eg29|)qsz  
    海秀呆滞的看着那一小块蛋糕,安慰自己,峰非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比较不好惹,其实人很好相处,比如……他还爱吃甜食。 Bt7v[Ot   
    OHnjI> /  
    海秀毫无根据的、徒劳又努力的给峰非贴着无害的标签,以此安慰自己千万不要紧张,不知为何,他特别特别不想让峰非发现自己和别人不同,不想让峰非发现自己容易紧张手抖,更不想让他发现自己有……那种病。 !gew;Jz  
    海秀深吸一口气,抽出英语课本背单词。 :QL p`s  
    4bzn^  
    j"u)/A8*  
    班上同学快到齐的时候峰非才来,已近深秋,峰非只穿了一层运动服,但额上却还有些汗,他坐下来先喝了半瓶水,看着海秀道:“来得真早。” v!h-h&p O7  
    海秀心道明明是你来的太晚了。 ^|{fB,B  
    A":b_!sW  
    峰非似是猜到海秀在想什么,道:“你来的没我早,我这已经打了一小时篮球了,怎么着,在这看黑板不费劲儿吧?” Rs[]i;  
    海秀摇头:“不……不费力。” I8]NY !'cW  
    Z2jb>%  
    “那就行,我之前问过了,你不近视。”峰非看了眼海秀面前的书,也将自己的英语课本拿了出来,一愣道,“你接着背书啊,看我做什么。” iQ"F`C  
    海秀吓得忙转过头,低头看书。 PSR `8z n  
    =T4 w:  
    峰非看着他呆呆的样子笑了下,他将书翻到海秀在读的页数上,跟着海秀的节奏,背海秀在背的单词,听他低的不能再低的读单词的声音。 J\D3fh97-  
    <uwCP4E  
    E"&9FxS]^  
    海秀昨天放学后本来是很担忧的,他以为峰非和他同桌后会总是作弄他,但一个早自习和两节课过去了,两人相安无事,峰非什么都没做。 Z`c{LYP,y"  
    峰非上课确实不如他专心,但并不会影响别人,峰非听得懂的时候就听,听的不耐烦了时会看窗外愣神,或是翻翻别的书,偶尔还会拿出手机来看看时间,很安静。 t+J6P)=  
    海秀大觉不好意思,自己小人之心了。 8mLU ~P |  
    {=7i}xY]T  
    大课间的时候,海秀自然没下去做课间操,峰非也没。 ta., 4R&K  
    海秀他照例去擦黑板,给那几盆花浇水,稍微整理了下讲桌,然后回自己座位准备写会儿卷子。 f.^w/ GJO/  
    }_;!E@  
    海秀再回座位上时,发现自己桌子上摆着一块小蛋糕,一块小小的黑森林。 695ppiKU  
    bR,Iq}p  
    海秀不解的看向峰非,他记得这是峰非座位里放着的。 a`Z f_;$@  
    KZfRiCZ  
    峰非半倚在后桌上,道:“给你的……别不吃啊,我平时都是跑步来学校,今天为了这么块东西我专门蹭车过来的,这瘠薄蛋糕……”,峰非咳了一声,继续道,“这,这个蛋糕娇气……不能颠,我请神似得捧进来的,我们队的人看我就跟看煞笔一样,操……” <t37DnCgI  
    海秀回想峰非平时三个楼梯一步迈的上楼方式,再想象他小心翼翼的端着这块蛋糕上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Y g?{x@  
    {hR2NUm  
    峰非还是头一次见海秀笑,不自觉的就愣了,片刻后偏过头道:“那什么……你吃吧。” ", )  
    p n>`v   
    “谢……谢谢。” uK5x[m  
    海秀还有些犹豫,但实在不想拂峰非的好意,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解开了捆在玻璃塑料罩外的绸带,掀起罩子,拿起里面摆着的小小的叉子,叉了一小块下来,海秀看向峰非,发现峰非已经转过头去看书了,瞬间轻松了许多,他低下头,将一小块蛋糕放进了嘴里。 Ntiz-qW  
    车厘子的清新甜味沁在巧克力的醇香里,味道简直好到没法形容,海秀眼睛微微弯起,慢慢的将小蛋糕吃了。 [Cp{i<C  
    =LnAMl#9  
    峰非装作看书,余光一直在海秀身上。 q8>Q,F`BA  
    Q2?qvNZ  
    OhEL9"\<  
    只是看他小口小口的吃东西,峰非就觉得手心痒痒的,见他都吃完了,峰非成就感简直爆棚。 6u7wfAf  
    海秀擦了擦嘴,又说了一次谢谢。 54w-yY  
    ||aU>Wj4  
    “这么客气?”峰非没话找话,“你给我讲一道题吧……这个。” yk{alSF  
    是一道数学几何题,对海秀来说当然不难,但他怕自己讲不清楚,犹豫再三才接过去,想了好久后开始给峰非讲题。 _@2G]JD  
    y>8?RX8  
    峰非看着海秀温润的嘴唇张张合合,脑子里一片放空。 oVW?d]R  
    峰非其实根本没看是什么题,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走神的时候,峰非突然想起以前听一个学霸哥们儿说过的一句话——我能接受女生来问我问题,听不明白我讲几次都行,但我不能忍受她们连题都没读就来问我。 VIzZmd  
    峰非当时还嘲笑人家注孤生,现在一想…… 7l3q~dQ  
    峰非轻轻摇头,峰非,你这次煞笔大了。 vNGvEJ`qn  
    gzF&7trN  
    “听明白了吗?”海秀磕磕巴巴的讲完,紧张的额头都出汗了,他生怕峰非听不明白,鼓起勇气道,“我再讲一次?其实还有一种做法,如果,如果设坐标的话,会更简单一点……” K#r` ^aUc  
    +F|[9o z  
    “已经听明白了。”他刚扫了一眼题干和图,这题他本来就会,“你看你的吧,我趴会儿。” h# 8b#  
    峰非将椅子往后挪了挪,头朝窗外趴在桌上了。 $hio (   
    rej[G!  
    海秀悄悄松了一口气,再讲下去,他怕自己就要结巴的更厉害了,峰非刚才靠他太近了,他心跳的很快。 O5 SX"A  
    海秀将峰非的卷子叠好放在他书上,自己找书来看。 qv6]YPP  
    vaL-Mi(_  
    zdCt#=QV?R  
    大课间后是语文课,峰非照例睡觉,等打了下课铃峰非才爬起来,懒洋洋的撑在桌子上看海秀。 =%LS9e^7D  
    观察了一个课间,峰非发现了一个问题。 zeX?]@]Y  
    V EzIWNV  
    海秀在课间的时候会很局促不安。 TL>e[ PBO  
    这种不安主要表现在有人经过海秀身边的时候。 ']Z8C)tK  
    [z\*Zg  
    海秀以前是在第二排的中间位置,那个位置尤其僻静,平时课间一般情况下没人会经过他身边,但现在就不同了,先不说总有人到峰非旁边来找他说话逗贫,这边位置靠左边,而班里的饮水器是在左后角放着,下课时有人去接水,不少人会经过海秀身边。 ,P^"X5$   
    ?W()Do1tR  
    对别人来说可能都不会注意到这些,但对海秀来说就比较致命了。 zw?6E8$h  
    *L=CJg  
    _ 0-YsD  
    峰非转头看看窗外,叹气,抬手将他放在窗台上的水瓶,课本扔到自己桌子上,起身对海秀道:“嗨……咱俩换换。” \;}dS SB1  
    海秀还在紧张着,听到这话呆滞了两秒,迟疑道:“我们……换?” rgr> ;   
    lI9 3{!+>  
    “啊。”峰非点头,“你上里面去,不愿意?” mYCGGwD  
    海秀当然愿意。 rAWBuEU;!  
    YpJzRm{Ra  
    海秀起身要搬桌子,峰非没让他动手,他轰轰轰的将他自己连同海秀的桌子一起推到过道里空出位置来,再将海秀的桌子直接扛了进去,椅子都是一样的就没换,峰非将桌子推好,正好上课铃响了。 ~c4Y*]J  
    这节课是班主任倪梅霖的课,倪梅霖一进门就发现了两人座位的变动,峰非主动道:“老师,我跟海秀换一下。” /=%4gWtr  
    @:}z\qBM  
    倪梅霖看看教室后面的饮水器,再看看海秀现在坐着的相对隐蔽的靠窗位置,心里明白了大半,没说什么,开始讲课。 wjkN%lPfvj  
    @ B+];lr/-  
     u!(|y9p  
    海秀换到里面来后放松许多,之后一想又有点不安,他反复考虑了半天也提不起勇气来主动跟峰非说话,犹豫再三后抽出一张纸,写了一句话,悄悄的放在了峰非桌上。 ipsNiFv:  
    峰非从上课就感觉出海秀想跟他说话,他知道海秀不容易主动和人说话,干脆就晾着他,峰非以为海秀最后会憋不住,万万没想到他写了张纸条过来! DGcd|>q  
    fYwumx`J  
    峰非颇感无奈,这小孩儿还真是……磨练出了一套自己的生存方式。峰非无法打开纸条,看了下笑了。 t;'__">:q  
    grZN.zTO  
    峰非拿过笔打开笔帽,在纸条下写了一句:没事,我不靠窗也行。 D`u{U]  
    峰非将纸条扔回给海秀,海秀看了后半天没动静,峰非以为没下文了,听了会儿课后纸条又来了,峰非低头一看,海秀在后面认真的写了两个字:谢谢。 m#uutomi0  
    #VLTx!5o  
    峰非嘴角勾起,抬手在海秀头上揉了下。 cB|](gWS~  
    d6u L;eR  
    {9(N?\S1`a  
    发现他们搞了半天小动作的倪梅霖忍无可忍,重重的咳了一声,全班安静下来,前排的同学转头看过来,海秀的脸腾的红了,峰非则没皮没脸的坦然看向大家,片刻后无辜道:“都看我干吗?听课啊。” {L#Pdj{  
    .^/OL}/~<  
    学生们吓得马上转过头去,倪梅霖瞪了峰非一眼,继续讲课。 T7[ItLZ  
    海秀红着脸闷头专心听课,不敢再乱想,峰非悠然的翻书,心情大好。 \2uQ"kJC  
    K1Uur>Pk%  
  • 5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五章
      峰非上课时最大的爱好是看窗外,现在不靠窗了,他就只能看海秀。 TFI$>Oz|  
       @XN*H- |  
      但海秀经常让他看的脸红,实在受不了的时候还会写小纸条,请峰非不要一直看他了,让峰非觉得自己很变态,峰非无法,只能低头看课本,他现在坐在外面,也不方便玩手机了,上课倒是认真了许多,小测的时候,成绩比以往好了些。 "W@>lf?"  
      峰非不很在意这些,倒没太开心,倪梅霖却觉得不错,特意在课上表扬了峰非,弄得峰非无语的很。 !~-@p?kW/  
       h"4i/L3aAh  
    起先在海秀刚换座位的时候,不少同学包括几个任课老师都有些担心海秀调到后面去成绩会下滑,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海秀成绩依旧稳定,学渣峰非成绩倒好了些。 tE]Y=x[Ux  
    不怪别人多想,峰非从初中就在这个学校上的,违法乱纪的黑历史一抓一大把,偏他还有点背景,家里在教育厅那边还有关系,老师们对他多敬而远之,当初分班的时候老师们都不太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不管吧班级就乱套了,真的管,又有诸多顾忌。最后还是倪梅霖说自己什么学生都带过无所谓,这才将他分到了七班。 y1t,i. [  
    w'&QNm>  
    峰非胡思乱想着,顺口问海秀道:“唉,你当初转校怎么想到来这班的?六班的成绩其实更好,有好几个学霸,你要是再去了,六班班主任得乐坏了。” k[8{N  
    海秀低声解释道:“我妈妈说……倪老师看着面善。” @!,W]?{  
    Ak+MR EG  
    峰非沉默了几秒,结束了这个话题,他不好当着海秀的面质疑海秀母亲的眼光,也羞于提自己纵横校园多年,只在倪梅霖手底下吃过亏的糗事。 Z>_F:1x  
    说起来,峰非也是做了倪梅霖的学生后,才慢慢的老实些的,虽然他现在也总是会违纪,但和以前比完全是小打小闹了。 2T3b6  
    L%31>)8  
    也许是因为年纪渐长,逐渐的懂了责任和担当,也许是倪梅霖管得严,不像以前那些老师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峰非不能再逃课,每天接触的从那群游手好闲的人变为认真上进的同学,峰非身上的戾气一点点消失,剩下的,就只是青春逼人,偶尔会犯个小错的大男孩了。 ;, ^AR{+x  
    ^$~&e :{  
    峰非走了会儿神,自习课开始了好一会儿才想要写作业,他瞄了海秀一眼,见他在做数学卷子,就跟着也拿了数学卷子出来。 qV:TuR-|w  
    峰非只做大题,因为选择和填空可以抄海秀的,很方便。 ^wMZG'/  
    fea4Ul{ib  
    海秀并不反对峰非抄他的作业,每次都很大方的让抄,只是有几次吞吞吐吐的劝峰非自己做,有不会的他可以讲给峰非听。 ;C~:C^Q\H  
    海秀的善意,峰非当然感觉的到。峰非当时捏了他的脸一下,问他不怕耽误自己的宝贵时间啊,海秀被捏了后红着脸,半节课说不出话来,把峰非乐得够呛。 :\IZ-  
    3GM9ZPeN:  
    只是做大题还是很快的,峰非从后往前做,最后一道题只做第一问,倒数第二题难就放过,不难就做了,前面的大题更简单,峰非用了半节课结束战斗,剩下点时间做别的。 /(?,S{]  
    整理书本的时候,峰非发现了一个问题。 4nU+Wj?T  
    :za:gs0  
    峰非有一个笔记本,里面夹的都是海秀传给他的纸条,同桌一星期,已经有十来张了,峰非回想了下,海秀这一星期,就根本没主动跟他说过话。 {:ZsUnzm  
    峰非骂了一句操。 6+W`:0je  
    峰非转头看向海秀,盯了好一会儿,海秀感受到他炙热的视线,又递了张纸条过来:等一下,马上就写完了。 w ?"s6L3  
    5v5K}hx  
    峰非失笑,他手肘支在桌子上撑着头侧坐着,一边搓弄这那张纸条一边看海秀,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 [Q:mLc  
    从这节课开始,峰非课间时都没再动。 lvk r2Meu<  
    1Gh3o}z  
    没再动,就是字面意思,每个课间,峰非一动不动。 }D*5PV%d  
    往常课间的时候峰非会去接水,会起身去隔壁班溜达一圈,会趴在教室后的窗户前看远处操场上的人打球,死坐在位置上的时候少,而现在他一改常态,好像被人钉在椅子上似得,哪儿也不去,下课不是趴着睡觉就是专心玩手机。 ,&0iFUwN_  
    他不动,意味着坐在他里侧的海秀也没法出去。 zi= gOm  
    0)E`6s#M  
    三节课下来,海秀受不了了。 Ztj~Q9mu  
    NG\^>.8  
    海秀中午的喝了一大杯水,到现在两节课过去了,他很想上洗手间。 O%p+P<J  
    其实他上节课就有点想去了,只是峰非一直没动,他犹豫了下就想下节课再去就算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峰非这节课还不动。 WQ)vu&;  
    mH5[(?   
    课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海秀有点急,他小心的看着峰非,猜测他什么时候出去,而峰非似乎并没有起身的打算,他专心的玩手机,还时不时的跟人语音聊天,似是在和谁商量周末时去打保龄球。 V8+8?5'l  
    海秀心中焦急不已。 y4`uU1=  
    A v[|G4n  
    海秀咬唇,已经下课了,并不用保持安静,这个时候再写纸条就很奇怪了,正常人不会这么做的,峰非一定会发现什么,但真让他跟峰非开口让他让一下……对普通人来说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事,让海秀做起来就太难了。 (sL!nRw  
    G_)(?  
    海秀踟蹰再三,急的要哭了,他几次转头看向峰非,张了张口,还是没说出来。 -/gAb<=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海秀终于鼓起勇气要主动跟峰非说话的时候,打上课铃了。 #/2W RN1L  
    海秀泄了气,第一反应是放松了,不用去跟峰非开口说话了,但问题接踵而来,他还没上洗手间啊!他真的,很想很想上厕所了。 VZEDBZ x*  
    MH h;>tw  
    P=PVOt@ b  
    整个课间,峰非的余光一直落在海秀身上。 w5R?9"d@  
    看他不停的看时间,看他几次凑近些要跟自己说话,看他耗到最后也没将话说出口。 5_E,x  
    $C`YVv%?0  
    上课铃响起时,峰非心中暗暗骂了一句,将手机直接扔进了书桌内,砰的一声,吓得海秀手抖了下。 _~a5;[~  
    mYw9lM  
    bbAJ5EqL  
    老师已经进教室了,峰非转头看向海秀,看他额上沁出的汗珠不知说什么好。 L6IF0`M<,I  
    峰非本以为,海秀这节课间无论如何会跟他说话了。 uZkh.0yB  
    s7G!4en  
    他当然不想让海秀这么难受,他只是没想到海秀这么能忍,心不在焉的装了半天,海秀最后还是宁愿憋着也不主动跟自己说话。 SVj4K \F  
    峰非颇为堵心,冷着脸靠在椅子上,看向海秀时,正看见海秀书桌内摆着的两瓶磨掉标签的药瓶。 z2DjYTm[~  
    bZ_vb? n  
    是普萘洛尔和舍曲林。峰非趁海秀不在时打开看过。 3*;S%1C^  
    峰非眉头皱起,他查过,这些药对身体都有副作用。 ra>jVE0 `  
    *h Z{>  
    逐渐的进行脱敏治疗,如果效果好的话,是不用再吃这些东西的。 l>iE1`iL<  
    PAHkF&  
    峰非长出了一口气,发现自己其实是在跟自己过不去,他太着急了,海秀的病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治愈。 &&er7_Q  
    这么一想,峰非又有点后悔。 [lbe_G;  
    $ ";NS6 1  
    峰非坐好,转头对海秀无奈道:“你……不舒服?” O0cKmh6=  
    海秀指尖攥起,他简直不敢看峰非,声音轻不可闻:“你……下节课,能……让开一下吗?” +tSfx  
    0 $_0T  
    峰非咬牙,忍不住发狠:“让开干吗?你刚才怎么不说?” _7qGo7bpN  
    海秀的手指攥的更紧了,峰非话说出口又后悔了,他顿了下,问道:“你是想去洗手间,想去方便,是吧?” $9m>(b/;n  
    海秀的脸慢慢变红,小声道:“是……” :3$-Qv X  
    ?PSVVU q,Z  
    “那就好好说。”峰非声音冷下来,“跟我说,让开一下,我想出去。” ? > 7SZiC`  
    海秀不解的看向峰非,眉头蹙起。 u&\QZW?  
    u~VvGLFf5,  
    峰非不容他反驳,道:“你说,照着说一遍,说了我就让开。” P@pJ^5Jf  
    海秀张了张口,虽然知道现在说了峰非让开也没用了,还是听峰非的话,断断续续道:“你……麻烦你,你让开一下,我想出去。” }6#u}^gy  
    _8eN^oc%  
    峰非脸色好看了些,又道:“再说一遍。” NwB;9ZhZ  
    海秀又说了一遍,这次通顺多了。 r"aJ&~8::W  
    F4`5z)<*  
    峰非“嗯”了声,教训道:“下次知不知道主动说了?” )Fw{|7@N  
    海秀可怜巴巴的点头,他会的。这次的教训深入骨髓,他会记住的。 @+ee0 CLT  
    Pe<}kS m4  
    峰非冷哼一声,高举起手,朗声道:“老师。” }:f \!b  
    英语老师正在写板书,闻言转过身来:“怎么了?” ~D$?.,=l  
    5(V'<  
    “我不舒服。”峰非起身,“想去下医务室。” ;4] sP^+  
    英语老师看了峰非一眼,没觉得他哪里会不舒服,但他不想惹峰非,点头答应了,峰非又道:“让我同桌跟我一起。” 1p|}=R  
    学生去医务室时有时需要别的同学一起,倒是常见,虽然峰非看上去并不需要人帮忙,英语老师还是没提出异议,只是摆摆手,继续讲课,峰非看向海秀:“走啊。” B^C!UWN>%X  
    +#IsRiH%>  
    海秀脑中一片空白,晕晕乎乎的跟着峰非出了教室。 IS9}@5`'  
    Dd:;8Xo  
    出了教室后峰非一路直接去了洗手间,到洗手间门口,峰非抬手在海秀头上揉了一把,道:“快去,我给你看着,老师们发现不了。” eO?.8OM-a  
  • 6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六章
      海秀微微张着嘴,怔了几秒后转身跑进洗手间。 ZfPWH'P  
       }9&Z#1/  
      峰非无语,原来海秀真以为自己是要去医务室。 xz-z" 8d  
       z|w@eQ",  
      一分钟后海秀出来了,他很难为情,不好意思看峰非的眼睛,峰非嗤笑一声道:“还不快洗手?洗干净了回去上课。” '[E|3K5d  
    BO#XQ,  
    海秀乖乖洗干净手,低声问:“你……是故意不让我,不让我来洗手间吗?” HN/ %(y  
    “是啊。”峰非说完觉得自己应该表现的愧疚点,想了下道,“我不是……不对,我其实就是故意的。” 'W!N1W@  
    Q\pTyNAYn  
    海秀不解的看着峰非,峰非无奈,他也看出海秀不想让自己知道他的病,直说是为了帮他脱敏肯定不行,峰非犹豫了下道:“那什么……我就是。”,峰非左右转转头,随口道,“就是想逗你,我……看你好玩,喜欢你。” q .[hwm  
    <Yzk]98W5.  
    海秀眼中有些不信任,峰非笑了,上前一步,又想揉海秀的头,顿了下改为在他肩膀上拍了下,道:“是真的,你看我是真的欺负你么?” 5XK}8\  
    海秀摇头,海秀比普通人更敏感,谁是虚情假意谁是真的对他好,他是分得清的。 &d"c6il[  
    ~FnB!Mh}?  
    “那不就得了。”峰非转念一想又凶道,“不过咱们是说好了啊,以后你嘴勤快点儿,想出去想干嘛直接说,又不是小丫头,你扭捏什么?暗恋我的小姑娘们跟我说话都比你利索!” rTBrl[&,q'  
    海秀蹙眉,显然不想让峰非把他和小姑娘们放在一起比较,不过峰非是好意,海秀只得点头答应:“知……知道了。” ikr|P&e#u  
    f L @rv  
    峰非满意了些,看了下时间道:“行了……我去趟医务室,你先回教室?” z:RclDm  
    “你……你又没病。”海秀想让峰非快点回教室听课,问道,“去……去医务室做什么?” 0* G5Vd  
    f.V1  
    峰非其实是想绕出去,看看哪个班在上体育课,跟着打会儿球去,都请假出来了,这么回去有点亏,无奈海秀太不解风情,峰非只好道:“我……我出来一趟,总要买点药再回去才合适吧?”  $D`~X`  
    海秀“哦”了一声,又道:“那我……跟你一起吧,跟……跟老师说了一起的。”  tCT-cs  
    Oeua<,]Z~  
    峰非彻底没了脾气,只得答应着,带着海秀这个监军下楼,去医务室买了两盒创可贴回教室了。 Y^zL}@  
    来回耽搁了不到十分钟,没影响什么,方便后的海秀一身轻松,回到座位上认真听讲,峰非没能混出去打球,十分无聊,只得也跟着听课,不知不觉,竟也听进去了。 0((3q'[ <  
    .rfufx9Sw  
    xM ]IU <  
    “今天的。” Vb${Oy+  
    隔日大课间,峰非照例将一盒蛋糕放在海秀桌上,今天的份比往常还要大些,海秀十分不好意思,推拒道:“不是说……不用了吗?这么多……” P3w]PG@  
    “昨天不是欺负你了么。”峰非笑了下,“别啰嗦,尝尝,栗子味的。” l `D>h2]  
    Au+SCj  
    海秀打开看,蛋糕盒里放着四块勃朗峰蛋糕,海秀用小叉子取出一块,犹豫着递给峰非,低声道:“你……你也吃吧?” m$T?~o o  
    峰非摇头一笑,海秀只得又放回自己面前,低头咬了一口,栗子奶油中夹酥脆的干果,口感迷人,味道比海秀以前吃过的勃朗峰都要好,他更想让峰非尝尝,又道:“你……吃一块吧。” mL\j^q,Y  
    =[wVRQ?  
    峰非笑了下,摇头:“你吃吧,剩下了等中午的时候吃。” D`nW9i7  
    Qo*,2B9R L  
    海秀咽下嘴里的一小口,慢慢道:“我今天中午不在学校吃。” 44H#8kV  
    “嗯?”峰非挑眉,“回家? . &dh7` l  
    海秀摇摇头,将小蛋糕盒子收好,小声道:“我去……买点东西。” f/spJ<B).4  
    峰非颇为意外:“买什么?” `v*UY  
    3"2 8=)o  
    海秀含糊道:“买……买东西啊。” I }AO_rtb  
    “我知道啊,买什么啊?”海秀越不说峰非越好奇,连声问道,“到底买什么?”  &!I^m  
    海秀抿了抿嘴唇,还是不想说,峰非“啧”了一声放下脸来,海秀怕他真生气,忙道:“就……给你买一样东西。” = > .EDL.  
    kV@*5yc?R  
    峰非愣了,嘴角一点点挑起,笑道:“给我买?!买什么?” ;p~&G"-C`  
    海秀这次真的想保密,凭峰非怎么问就是不说,被峰非问的狠了,就转过头去,背对着峰非。 hZ0p /Bdv  
    !^Mk5E(  
    其实峰非知道海秀是给自己买东西,真的买什么已经无所谓了,重点在给他买!给他买! |*4)G6J@n  
    2ql7*g?Uq@  
    “哎,哎……”峰非拍海秀的后背,笑了,“啧……怎么不理人了呢,转过来,快点。” "y R56`=  
    海秀转过来,继续看书,峰非问道:“怎么想起给我买东西了?嗯?” #J AU5d  
    ^%X,Rml<e  
    海秀小声道:“你帮我……还总送我蛋糕,我……” ># FO0R  
    “怎么?还我人情啊?”峰非挑眉,“送我个东西就能还清了?” ;IhkGPpWP  
    8i!~w 7z  
    海秀感觉出峰非有些不快,忙细细解释道:“不是,我……我就是想……” '</  
    海秀一着急脸先红了,峰非一看他脸红手心就痒痒,不等他解释在他脸上捏了下道:“行了逗你玩呢,唉……那你中午在哪儿吃啊?” >S /Zd  
    ^H'zS3S  
    “嗯……还没想好。”海秀不甚在意,“等回来再说。” ]A}'jP  
    峰非皱眉:“算了,你说吧想买什么,我心领了就得了,中午你老实在学校呆着。” '>:mEXK}w  
    Wx}+Vq<q  
    海秀忙摇头:“不……” 6[BQx)7T  
    ~__]E53F  
    峰非见他死犟忍不住抬手作势要打他,海秀忙往后缩了缩,峰非放下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那行吧,你中午在这等我会儿,我让我哥送车过来,我开车带你去。” b&uo^G,  
    海秀闻言拒绝的更果断了:“不行。”,想了下又道:“你……你连驾照都没有……” Ba/Z<1)  
    9OB[ig  
    “我……”峰非没脾气了,“我没驾照开的也比别人强,怎么好歹不分呢,我送你去不比你自己坐车快?再说你……”,再说你又有这种病,跟个陌生人说话都得犹豫半天。 Y7R"~IA$  
    海秀摇头,低声道:“我自己去……我还要多挑挑呢。” 84[T!cDk  
    j3QpY9A  
    峰非心里似是被什么撩拨了一下,笑了:“还挑呢?到底什么啊?” gx&BzODPd0  
    海秀还是不肯说,峰非就一直问,海秀不堪其扰,用手捂住耳朵开始背单词,峰非一会儿捅捅他后背,一会儿捏捏他后颈,海秀被他骚扰习惯了,一动不动。 @YyTXg{ZK  
    峰非又不想背单词,他脚上崴的那点小伤早好了,他大课间的时候不愿意下去就是想跟海秀玩儿,他敲了敲桌子,道:“真不理我?” }zVPdBRfm  
    -A}*Aa'\  
    海秀两手捂的死紧,峰非无奈,起身站在海秀身后,两手放在海秀捂住耳朵的两只手腕上,没费多大力气就将海秀的手拿下来了,海秀装聋,继续背单词,峰非气的笑,俯下身用手挡课本,这个姿势,从后面看,就像峰非在抱着海秀一般,峰非威胁道:“说不说?不说不让你看书。” ?4=8z8((!  
    海秀依旧摇头,他一动,细软的发丝正好扫在峰非下巴上,峰非微微眯起眼,浑然不觉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 Y >-|`2Z  
    #3maT*JY  
    课间操结束了,同学们陆续上楼了,峰非坐回自己位置上,叹道:“行,算你厉害……”,峰非话说的狠,心情其实一直很好,上课好一会儿他的嘴角都没放下来。 5J1A|qII  
    海秀中午不留在学校吃饭看书,而是出去给他买礼物! "H>L!v  
    这事儿比连中两个三分还让他满足。 yvo~'k#c  
    yEt:g0Z \  
    上午放学的时候峰非又确认了一遍:“真不用我送你去?” XtfO;`   
    海秀笑了下,背起书包走了。 =tl[?6  
    \s Fdp!M}2  
    不多时教室就空了,峰非百无聊赖,拿了海秀的课本翻了翻,起身去体育馆溜达了会儿,坐在双杠上吃了午饭,还没吃完校篮球队的人就看见了他,拉他去打球,峰非皱眉:“不去。” D1bS=> ;,"  
    “怎么了?”校队队长用手肘夹着球,“脚不是早好了吗?” -CW&!oW  
    w[PWJ! <  
    “懒得打。”峰非跳下双杠,往教室走,“回去看书了。” 9z 5K  -s  
    校队的人面面相觑,峰非这是怎么了? x Yr-,$/  
    >L/Rf8j&  
    峰非确实是懒得打,他现在心思全放在海秀会送他什么上面。 ^ pMjii8IZ  
    峰非回到教室,看着海秀的桌子有点来气,突然觉得海秀就是故意的,要送什么就说呗!非要瞒着,让自己心神不定的。峰非坐到海秀位子上,浑然忘了海秀根本没要告诉他,是他自己三催四催的,海秀才说的。 !mK[kXo  
    13Ga #  
    峰非突然想把海秀的桌子丢出去,吓唬他一下也好,转念一想生起气来,谁敢动海秀的桌子,他剁了他! DR/qe0D  
    峰非左思右想,猜不出海秀会送他什么,巧克力?雪花玻璃球?峰非摇头,不对……这些是那些女生对他表白时买的,还能是什么呢,球鞋?篮球?峰非又有点不过意,这就太贵了吧。 8Q^yh6z  
    (utm+*V,  
    就峰非这些天观察看来,海秀的家庭条件应该还可以,但他猜不准海秀妈妈平时是怎么给他零花钱的,要是给的不多,那海秀岂不是连买水的钱都没了? S{j|("W"[  
    峰非忽而又想到,要是海秀真的花光了零花钱,回来上体育课需要买水的时候……是不是就会来跟自己借钱了? B{!)GZ(}  
    峰非一想海秀红着脸窘迫的跟自己借钱的样子一颗心都要飞起来了,想到这里,峰非刚才的那点儿不快瞬间消失了,峰非看着海秀的课本,心道算了,原谅你这一次。 ` =dD6r  
    zfL$z,zgf  
    峰非趴在桌子上小憩,等海秀回来。 *=dFTd"#  
    一等就是快两个小时。 S5d:?^PGg  
    -h*Yd)  
    下午第一节课前,班上都快坐满了,海秀却迟迟没回来,峰非心里烦躁,后悔就不该听他的,跟着他去,什么事都没了。 k(o[T),_%0  
    峰非坐不住,站在教室后门倚着门等着,外班几个女生经过时都红着脸,窃窃私语的小声讨论着快步走过,峰非一张俊脸越来越沉,上第一节课的物理老师都到了,海秀还没到! wNDLN`,^H  
    物理老师拿着教案,经过时看着峰非道:“峰非,你在这干吗?!” BDxrSq,H  
    'Z'X`_  
    峰非心里烦,看也不看的懒懒道:“这还没上课吧。” wKum{X8  
    物理老师愤愤的走去讲台前准备上课,峰非低头看看时间,还差五分钟就上课了。 q#v.-013r  
    zc]F  
    还差三分钟上课时,海秀终于到了。 #h ;j2  
    峰非狠狠锤了下后门,再晚几分钟,他就要自己去找了。 $/],QD_;"  
    F}0QocD  
    海秀显然是一路跑上来的,脸都喘红了,他眼中发亮,看见峰非后快步跑过来,呼吸不稳:“终于……没迟到……” \8Mkb]QA  
    “你……”峰非转头看看教室里,皱眉道,“先回座位!” J"|)?$d]z  
    B P"PUl:  
    海秀笑着点头,背着他鼓鼓囊囊的书包回到位子上,峰非跟着回来,上课铃响了,老师开始讲课,海秀犹自兴奋着,他将书包递给峰非,压低声音道:“送……送给你……” YS?P A#  
    峰非看着他额上的汗珠不知说什么好,心道不管你送什么,我这得爱惜一辈子。 >NB}Bc  
    <?52Svi}}  
    峰非接过书包,手里一沉,心里也跟着沉了下……这书包足有五六公斤重,海秀这是……给他买了个什么啊?! ?Li^XONz  
    峰非看着海秀细瘦的手臂有些不忍,这傻东西…… NUH;GMj,,  
    >tr?5iKxc  
    峰非呼一口气,不自觉的心跳加快了,他慢慢打开书包,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僵住了…… GWjKZ1p  
    海秀期待的看着峰非,小声道:“你……喜欢吗?” <X p F  
    5|m|R"I*Y  
    峰非面无表情:“我……太他|妈的喜欢了……” 'e3y|  
    海秀的书包里,码的整整齐齐的十来本簇新的辅导书,放在最上面的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庄严又神圣的散发着,学术的光辉。 98Srn63O  
  • 7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七章
      整个下午,峰非的心情都很复杂。 LaMLv<)k  
       A=5epsB  
      海秀花了不少钱不少时间跑去书店给他挑辅导书,他当然是领情的,但一想自己之前那些美好设想,再低头看看手里沉甸甸的一沓辅导书,峰非又有些生无可恋。 Zi\['2CG  
      峰非将海秀书包里的书一本本插|进他的书架里,一脸食欲不振。 25y6a|`  
       XMN:]!1J  
      “你……是不是不喜欢啊?”下课后,海秀鼓起勇气问峰非,“我……我不是乱买的,这些书,都比较适合你,我……” M\<w#wZ  
      峰非笑了下:“没不喜欢,我是……” P$GjF-!:  
       E; $+f  
      “心疼你背了这么沉的书跑了这么久。”话说出口峰非觉得有点太暧昧了,转口道,“花了多少钱?” y3u+_KY-  
      海秀轻松道:“没事……我,我有这家书店的打折卡,没花多少……” g| <wyt[  
    `lDut1J5n  
    峰非将海秀的书包又拿过去,翻出他的钱包来看,打开钱包首先入目是海秀和他母亲的合照,照片中的海秀刚上初中,头发还要长一些,对着镜头笑的很甜,峰非吹了声口哨,下意识的要抽出来,海秀忙挡了下:“我……我的……” w~R`D  
    V%0I%\0Y  
    要只是海秀的峰非肯定就抢了,但照片里还有海秀母亲,峰非顿了下没再碰那照片,看向海秀,挑眉道:“不动也行,明天给我带张你的照片来,行不行?” qml2XJ>  
    海秀显然不太想带,迟疑道:“你……要照片……做什么。” i+3fhV  
    [%A4]QzWh  
    峰非自己也想不通为何一定要海秀的照片,但依旧道:“让你带就带,一张照片也舍不得给我?” lK'Rn~  
    舍得倒是舍得,海秀期期艾艾的答应了,峰非翻了翻海秀的钱包,果不其然,空了。 tMx}*l|]  
    }ArpPU :]  
    再抬头看看书桌上多出来的十来本辅导书,峰非叹息:“你……你是有多少花多少?” |C%Pjl^YkV  
    海秀点了点头,遗憾道:“其实……还有一本不错的,但,但是钱不够了……” 1k%k`[VC  
    LK9g0_  
    峰非噗的一声笑出来:“幸亏不够了……”,峰非掏出钱包抽出几张一百的来往海秀钱包里塞,海秀忙抢自己钱包,急道:“你……你做什么……” J<gJc*Q  
    “你说做什么?”峰非抬起拿着钱包的手,海秀马上就够不着了,峰非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想笑,“抢啊,抢着了给你。” &ZHC-qMRK  
    2?C`4AR[2H  
    海秀当然不会去抢,他嘴唇动了动,低声道:“我……我想送你……” nwt C:*}  
    H1" q  
    峰非心中一动,坐好笑道:“行了,我不是说了么,我领情,这些,这些我都做,真的。” 5qUTMT['T  
    海秀漆黑的眸子亮了下,有些不好意思道:“有不会的,可以,可以问我,我给你讲。” OYC_;CP  
    _/*U2.xS  
    “呦。”峰非又有些不正经了,“合着你给我买这些,就是为了给我讲题呢?你这是套路啊……” pg+[y<B  
    海秀有些茫然:“啊?” RE$`YCs5  
    lOwS&4UT  
    峰非知他听不懂,纯赚口头便宜,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么多女生喜欢他他懒得应付,倒是愿意占海秀的便宜。 i|)Su4Dw  
    海秀还在盯着自己的钱包,道:“你……你把钱包还我吧……那钱我不要。” q}BzyC=:n  
    hd V1nS$  
    峰非也觉得自己再给海秀钱有点没意思,他不放心道:“那你还有零花钱吗?” 2O"P2(1}v  
    海秀点头:“家里还有,我回去……跟妈妈要。” :4S%'d7  
    v4miU;|\  
    海秀补充道:“我妈妈,不……不限制我零花钱的。” e6B{QP#jq  
    峰非稍稍放下心,将海秀的钱包还给他,又嘱咐道:“刚说好的啊,给我捎一张你的照片来,不然……我把你学生证上的撕下来。” 4Tc&IwR  
    )?M9|u  
    海秀皱皱眉,点头答应了。 m@`8A  
    depYqYK7G  
    峰非逗了海秀一会儿神清气爽,再看那一摞辅导书都觉得没那么抵触了,峰非取出一本,叹息道:“从头做?” X0;4_,=  
    海秀点头:“遇,遇到不会的……标出来,写上知识点,然后……就不会再错了。” &0TVi  
    &bz:K8c  
    峰非认命的点头:“成。”,海秀既出钱又出力的,峰非实在没法把这些书丢在一边吃灰。 E Uar/  
    就这样,峰非真的塌下心,一页一页的做了下来。 ' /Bidb?  
    ;?}l  
    海秀学习其实非常有章法,他并不赞同题海战术,所以也没要求峰非多做题,按海秀的说法,只要把错过的题涉及到的知识点弄懂了就行了。题目千变万化,不离其宗,不过是知识点的变换应用罢了。 KD1=Y80P  
    对海秀这种稳扎稳打,基础知识非常牢固的学生来说做到这点当然不难,但对峰非这种连课本知识都记不牢的学生来说,这个过程就无比痛苦了。 }),w1/#5u8  
    海秀能从峰非的一道错题上引申出十来个知识点,内容涵盖高一二三年的课本,峰非最后都怵了问海秀问题了,海秀能分分钟甩出好几本课本来,哗啦啦翻出题目中涉及到的章节,从头开始,一点点给峰非讲解,细致到让峰非崩溃。 O?8Ni=]  
    OX%MP!#KU  
    峰非几次问海秀:“你不嫌费事啊?不耽误你时间啊?” vB37M@wm  
    海秀眼中没有半分不耐烦,讲解的越发细致,最后还会磕磕巴巴的说瞎话:“我,我给你讲的时候……我,我也能复习一下。” N$Y" c*  
    峰非默然,海秀连哪个知识点在哪一页都能知道,他不信海秀还用复习这些。 }~h'FHCC+  
    %;D+k  
    也许是为了快点脱离这种痛苦的状态,也许是不想再耽误海秀的时间,峰非格外的用起功来,他脑子本来就快,记忆力也强,真用心了,成效显著,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几门课程就到了海秀说的“形成系统”的状态了。 iyVB3:M  
    4`Nt{  
    当将知识点连贯起来后,再看那些题目,确实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4*o9  
    sC00un%  
    高三的第二次月考里,峰非成绩突飞猛进,总分比上次多了一百多分。 (qn2xrV  
    Obw?_@X  
    成绩下来后峰先看的海秀的成绩。 FtufuL?JS  
    成绩单贴在教室后面,峰非推开围在底下的几个男生,从上看起,眉头皱了下,转头对不远处的海秀问道:“你上回成绩多少?年纪排名。” Xd:7"/:r  
    海秀轻声道:“十七。” 2>} xhQJ  
    dX8hpQ  
    教室里吵吵嚷嚷的,海秀声音又小,峰非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见,只看他的口型猜到了,峰非又转过头看成绩单,嘴角慢慢挑起。 IdIrI  
    B:"THN^  
    峰非晃回位子上,嘴角噙笑:“猜猜你这次多少?” H?}[r)|(3i  
    海秀感觉自己这次发挥还行,他试探道:“下降了?不会吧……我,我感觉我考的很好……” J68j=`Y  
    >$gG/WD?KR  
    “唉,你有点好学生的自觉行不行?”峰非笑了,“你这时候不该说,唉我这次没考好,肯定会退步什么什么的么。” U%7i=Z{^Ks  
    海秀笑了,摇头:“不可能。” Z') pf  
    WWwUwUi  
    峰非看着海秀眼中的笃定莫名的与有荣焉,他比了个九,笑道:“年纪第九,班级第一。” s6 ( z  
    )f+U~4G&  
    海秀显然不是很在意这个,他犹豫着问道:“你……你多少啊?” %I!:ITa  
    峰非看着海秀,海秀眼底有些焦急。 ggt DN{t  
    |5I'CNi\  
    峰非心情越发好,他故意倚在椅子上,浅笑着不说话。 eRbGZYrJ  
    海秀着急,小声道:“说……说一下啊。”,说完海秀又觉得自己可能多事了,犹豫道,“能……能说吗?”  O#nR>1h  
    ;TQf5|R\K  
    “你说呢?”峰非在海秀脑门上轻弹了下,笑道:“年级二百三十七,班级十三。” >idBS  
    6Dws,_UAZ4  
    海秀眼睛一点点亮了,喜道:“上……上升了好多。” R8*Q$rH<  
    !DjvsG1x  
    峰非点头,自我陶醉道:“就这趋势,打进年级前十问题也不大啊。” _ |<d5TI  
    海秀笑道:“后面,进步……的空间就小了。” z2ms^Y=j  
    U5Erm6U:  
    “我知道,这次是靠着数学和理综进步多。”饶是这样峰非也觉的不错,他看着海秀半晌后笑道,“你这么高兴,是因为我进步了,还是因为你?” %v5R#14[n  
    海秀想也没想道:“因为我。” fkfZ>D^1  
    kI*(V [i  
    峰非失笑:“你会不会说话?!” Jsg I'  
    海秀急急忙忙道:“我……我的成绩不能退步,不然,不然……你会以为是因为帮你,耽误了我的时间……我才退步的,老师……老师也会这么想。” lJykyyCY+  
    y$ Zj?Dd#  
    峰非愣了。 CR4rDh8za  
    JL}\*  
    海秀声音越来越低:“你的成绩……肯定会进步的,我,我知道……不意外。” z `8cOK-  
    ydl jw  
    峰非半晌没说话,海秀不安道:“怎,怎么了?” W:&R~R  
    -y) ,Y |  
    “没……没事。”峰非竭力压下想要亲吻海秀的冲动,他拧开一瓶水灌了几口,咳了两声道,“周末来我家玩吧。” qOCJTOg7  
    海秀蹙眉:“为……为什么啊?” 5G}6;UY  
    ~KjJ\b)R  
    “我妈知道你总帮我,想谢谢你。”峰非顺口胡诌,临近年底,他妈忙的根本不沾家,峰非爸爸更是常年将办公室和会议厅当家里住,别说周末,就是节假里他家里也没人,峰非气定神闲的编道,“来吧,给你做你爱吃的。” : 2V^K&2L  
    海秀还是第一次被邀请去同学家,有点意外有点激动,他踟蹰道:“这样……好,好吗?” FD7H@L5  
    Ftb%{[0}u3  
    “有什么不好的?”峰非想了下道,“别担心,周六你在你家里等着,我去接你。” O[~x_xeW  
    海秀最终还是没敌过这种新鲜感,点头:“好。” x  FJg  
    +,'T=Ic{  
    峰非心中吹了声口哨,笑着翻开卷子开始改错题,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养成了及时纠错及时修订的习惯。 l'4AF| p  
    r2*<\ax  
  • 8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八章
      周六早晨,海秀推开姜喻曼房间的门,低声道:“妈妈……” ,H[-.}OO  
       wnN@aO6g*  
      “嗯?”姜喻曼飞快的打下一串字符,放下手头工作,将笔记本合上笑着看向海秀,“怎么了?” >{$ ;O  
      海秀抿了抿嘴唇,轻声道:“我,我一会儿能出去一下吗?” j"yL6Q9P  
       O"nY4  
      姜喻曼大感意外,笑道:“当然可以,想去做什么?我陪着你?” Y:ZI9JK?  
       GK2IY  
      海秀摇头,小声道:“去同学家。” Lb{~a_c  
      姜喻曼这下更意外了,失笑道:“去同学家?哪个同学?” x.<^L] "  
       'h([Y8p{  
      “就……我的同桌。”海秀说着自己也笑了,“刚认识的同学……” gjk=`lU  
      姜喻曼压下心头惊喜,语气温和:“新交的朋友?” UW. F1)  
      海秀轻轻的“嗯”了一声,眼中有一点小兴奋。 [="moh2*f  
       %]nLCoQh  
      姜喻曼眼角多了些笑纹,笑着打趣道:“是女生吗?” _Oh;._PS  
      海秀忙摇头:“男……男生。” AuX&  
       Z: &"Ax  
      姜喻曼一笑:“不错,什么时候出去?妈妈送你吧。”,姜喻曼说着要换衣服,海秀忙拦道:“不不,不用了,他来接我。” pIqPIuy  
      姜喻曼诧异道:“接你?” YEF%l'm( \  
       =uYSZR  
    海秀点头:“嗯,他说他家那边不好走,怕我找不到。” LGgEq -  
    姜喻曼这下更好奇了,两个男生在一起玩,还用一个接另一个? 4&R\6!*s  
    44 o5I:  
    姜喻曼上午本有点事要去公司一下的,听到这话想了下道:“好,那我切点水果,一会儿人家来了让他进来先吃点东西再走。” t'Nu^_#  
    海秀有点犹豫,这跟他之前和峰非约好的不一样,说好的是峰非来了给他打电话,他下楼一起走,这样……海秀想了下道:“我……我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吧。” M+ ^]j  
    Km 'd=B>Jy  
    姜喻曼点头:“应该的。” w-HgC  
    k(3 s^B  
    海秀回自己房间,拿起手机想了下打了过去,电话很快就被接起了,电话那头峰非声音中带着笑意:“等不及了?我马上到了。” 3Nsb@0  
    海秀听到峰非的声音后不知为何脸红了,他压低声音道:“我……我妈妈想请你,请你上来坐一下,行……行吗?” _g0 qpa  
    b,#cc>76\  
    电话那头峰非停顿了一秒,随即轻松道:“当然行啊,怎么着……你原本不打算稍微招待一下我?” ) Z0  
    |*Z'WUv  
    同一时刻,海秀小区楼下,一辆刚驶进小区的车中峰非摘了墨镜,飞快的转向,一边开车一边和海秀讲电话,“你妈妈喜欢什么?” YM1tP'4j@  
    电话那头海秀显然愣了,傻傻道:“喜欢我。” $ *MjNj2  
    ]W5s!T_  
    峰非噗嗤一声笑出来,他一心多用,在沿街店扫了一圈,眼中一亮,将车停靠在路边,拿钥匙下车关门,继续道:“除了喜欢你呢?鲜花里面她最喜欢哪种?” O8[dPm W  
    那边海秀道:“白色绣球,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VS%8f.7ep  
    "@$o'rfT  
    “不做什么。”峰非轻声一笑,“十分钟后我就到了,先挂了啊。” JLT':e~PX  
    sog?Mvoq  
    峰非对鲜花店的服务生道:“一束白色绣球花,包简单点。” $B2* x$  
    v)%EG  
    0 -=onX  
    十分钟后,海秀家的门如期响起。 ! r.X.C  
    ]m=* =LLC  
    “哎呀。”姜喻曼看着峰非递给她的花不过意道,“怎么这么客气?还要花钱。” f2uog$H k  
    “没花钱,自己家里种的。”峰非笑容干净,“以前就听海秀说您喜欢绣球花,正好家里种了点,没什么别的可送,就剪了点带来,阿姨好。” 4AZlr*U  
    P-7!\[];te  
    姜喻曼含笑看向海秀,对峰非笑着招呼道:“快坐,吃水果,海秀去给你同学拿点饮料,我去找个花瓶把花插上。” v?K X Tc%Z  
    *yiJw\DRN  
    姜喻曼给花装瓶,海秀不可思议的看着峰非,道:“你,你怎么……” sOz jViv  
    “我怎么了?”峰非挑眉,压低声音道,“我还没说你呢,也不提前跟我说,一会儿再跟你算账。”,峰非不知道还要上楼,根本就没见姜喻曼的准备,没带礼品就算了,他还是开车来的,要让姜喻曼知道了必然不放心,刚才买过花后峰非就没再开车,一路走过来的。 e4khReF;  
    r1}7Q7-z  
    海秀还是反应不过来,诧异道:“花,花是……” v srce  
    峰非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回来再说,峰非吃了两块火龙果,道:“作业做了吗?” 87YT;Z;U&  
    rnmWw#  
    海秀点头:“昨晚就做好了。”,想着今天要去峰非家里玩,海秀早早将作业赶了出来。 j 9y,UT  
    “这么快?”峰非抬抬下巴,“带上都带上,我晚上抄。” N]KqSpPh  
    BL]!j#''KE  
    海秀蹙眉:“又抄……” S8.nM}x  
    “啧……”峰非无奈,“只抄语文,行了吧?” +\"@2mOH{+  
    R?Iv<(I  
    这倒还行,但为免峰非真的做不完,海秀还是去将所有作业都打包带好了。 qW;nWfkYC  
    [GU!],Y  
    “海秀呢?”姜喻曼将花处理好出来,歉然笑道,“这孩子,怎么让你自己在这。” kki]6_/n  
    峰非一笑:“没事,他……他去收拾课本了,说晚上想一起复习。”,峰非诚恳的看着姜喻曼,“可以吗?我刚还问他呢,您能同意他在我们家过夜吗?” V [[B~Rs  
    姜喻曼意外道:“过夜?” */O6cF7  
    6&.[ :IHw  
    “对啊,他还没跟您说吗?”峰非脸不红心不跳,“去家里后一起吃午饭,午饭后打电动,晚上一起看会儿书,明早天气好的话,可以打会儿球。” I/XVo2Ee  
    峰非笑了下:“就怕您嫌耽误他的学习时间了。” TD!QqLW  
    :L*CL 8m  
    “怎么会。”海秀若真的能跟同学一起这样正常的交流玩闹,耽误再多学习时间都是值得的,姜喻曼求之不得,但还有些顾虑,“我们家海秀,从小有点内向,我就一直担心他……也是我管他太严了,弄得他一直没什么朋友,真是……” ,i>5\Yl%  
    峰非明白姜喻曼是怕自己知道海秀的病,道:“是有点内向,我偏外向,不过我们还挺投缘的。” <:q]t6]$  
    sAnStS=>  
    峰非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搭配米色宽松休闲裤,脚上穿着擦的干干净净的滑板鞋,让人觉得既温暖又阳光,跟他说了一会儿话后姜喻曼对他好感倍增,想了下答应道:“好,你们俩玩的开心就行,就是太麻烦你爸爸妈妈了。” T(J&v|FK  
    峰非心道他俩都不知道家里来人,还真麻烦不着,峰非面上如常:“您客气了,说不上麻烦。” axXA y5  
    @@SG0YxZ  
    说话间海秀出来了,峰非起身道:“收拾好了?” xqb I~jV#  
    海秀点头,不等他说话峰非对姜喻曼道:“那阿姨我们先去了?” <:RU,  
    m"H9C-Y  
    姜喻曼满口答应,笑道:“替我向你父母问好。” jUW{Z@{U  
    mR8&9]g&  
    姜喻曼看向海秀,温柔问道:“去人家家里要懂事点,该叫人叫人,该问好问好,你看看峰非,跟人家学学。” |Vd)7/LN  
    峰非笑低头一笑,海秀低声答应,姜喻曼还要给峰非父母带东西,峰非忙道:“您别麻烦了,我俩做地铁过去,拿太多东西也不方便。” &S''fxGL  
    pZjyzH{~  
    姜喻曼还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了海秀半日才放两人下楼。 xV<NeU  
    KZ/}Iy>As  
    6M612   
    下楼后峰非轻轻松了一口气,正要说什么时海秀突然道:“坏了!我……我忘了带地铁卡!” ) ae/+Q8  
      “忘了就忘了。”峰非还以为什么事,“以为你要拖到最后才跟你妈妈说呢,早上主动说的?” .hETqE`E  
       l#]Z?zW.  
      海秀点头:“我……我妈妈同意的。” )|Y"^K%Jm  
      “看我这么可靠,当然同意。”出了小区后峰非拿过海秀的书包自己背上,“站在这别动,等几分钟我把车开过来。” \$riwL  
       lFI"U^xC  
       L7a+ #mGE  
    峰非家有些远,峰非怕海秀无聊,等红灯的时候将后座的包拿过来递给海秀,道:“包里有我的平板,无聊自己玩儿会。” LLaoND6  
    海秀拿出平板,看着屏幕上两人的合照震惊道:“这……这什么时候照的?!” Fv#ToT:QXe  
    ~~'XY(\L@  
    屏幕里海秀趴在桌上睡着了,峰非在他身后坏笑着用手在他头上比了个兔子头,应该是在午间拍的,照片中光线温和,两人身后窗外的法国梧桐树冠一片金黄,竟有点硕果累累的感觉。 S\g8(\u  
    4s0>QD$J  
    “你那天中午睡着了。”前面车动了,峰非启动车子,“怎么样?我拍的不错吧?” F4">go  
    海秀笑了下没回答,打开网页看平板。 fv<($[0  
    峰非侧过头看他,看着他抱着自己书包低头玩平板,车厢中静谧温馨,莫名有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9dy"Y~c  
    :^J(%zy  
    “李……李白……” j0:F E  
    Z-]d_Y~m4  
    峰非茫然:“啊?” 7m@pdq5Ub  
    |Q.?<T:wt=  
    “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表现其……其蔑视权贵思想的诗句……”海秀找到高考题库,认真的从第一页开始问起,“是哪一句?” |wVoJO!O}  
    stoBjDS  
    dtm_~r7~  
    峰非闭了闭眼,心里原先那点温情彻底散去,只剩家国天下的悲壮和心系百姓的凄哀,他超了前面一辆车,面无表情:“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m!E36ce}  
    v8-F;>H  
    海秀欣喜道:“上次月考你错了的,终于……终于记住了,下一题,杜甫,杜甫在……《登岳阳楼》中,由个人身世转写国事危难,感伤涕零的诗句是……” B^$l]cvZ  
    &<.Z4GxS  
    峰非咬牙:“戎马关山北 凭轩涕泗流!” -[Zau$;J<  
    klJDYFX=HK  
    _.Uz!2  
    “涕泗两个字怎么写的?” = eTI@pN`  
    sOU_j4M{  
    “三点水加一个弟弟的弟,一个一二三四的四!” ,MOB+i(3*u  
  • 9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九章
      峰非家是一栋独栋小别墅,坐落在半山腰上,正值金秋,山上的枫叶一片火红,景致极好,峰非笑道:“天气不错,晚上可以在院子里烧烤。” "OYD9Q''  
    海秀从上了盘山路就没再说话,峰非疑道:“怎么了?不舒服?” *S.FM.r  
    “你……你父母,你哥哥……在吗?”海秀前言不搭后语,“烧烤……” [pp|*@1T  
    =^rp= Az  
    峰非心中明了,慢慢道:“不跟你说过吗,我哥已经结婚了,跟我嫂子早搬出去住了,不过倒是不远,回来也有见面的机会,我爸妈啊……都挺好说话的,你见了就知道了,他俩就喜欢你这种乖孩子。” ~7KH/%Z-  
    海秀深呼吸下,他打心底佩服峰非,可以那么自然的和他母亲谈话、交流,海秀感觉得出自己母亲很喜欢峰非,他……他也想让峰非的父母喜欢自己。 ezL1,GT  
    ;A@DE@^5w  
    海秀紧张的舔了舔嘴唇,点头:“嗯,嗯。” hZ>m:es  
    峰非侧过头看他一眼,勾唇笑:“不过你今天是没机会了。” &}Wi@;G]2  
    PDw+Q  
    海秀微微张着嘴:“啊?” R!"|~OO  
    峰非倒车停好,为海秀解开安全带,笑:“因为我们家人今天都不在,就我自己。” @{fwM;me]P  
    @ewi96  
    海秀彻底呆了,他愣愣道:“你说的,你妈妈想……想谢谢我……” sCY  
    “谢你是真的,不过她今天不在也是真的,不光今天,我爸妈这几天都回不来,就连我们家的阿姨也放假了。”峰非笑着在他脑门上弹了下,道:“怎么了?你今天来又不是为了见他们的,这么惊讶干吗?放心,家里吃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饿不着你。” :w5g!G?z  
    峰非下车,背起自己和海秀的书包带着人进屋。 ?.F^Oi6 u  
    ;a@riPqx!  
    “坐。”峰非上楼放东西,下来给海秀倒果汁,“安心玩儿吧,我家里平时都没人,之前是逗你的。” \6/ Gy!0h-  
    B=n90XO |  
    海秀捧着果汁杯,心中松了一口气,道:“你……你又骗我。” Pf%I6bVN9  
    “挺失望?”峰非眉梢挑起,不怀好意道,“合着你今儿来是为了见我爸妈的?那行,我给他们打电话,还有我大哥跟我嫂子,都叫来……”,峰非说着就要拿手机,海秀马上急道:“你……” Z?=o(hkd  
    "\}h  
    海秀一着急就数不清楚话了,峰非不忍,笑着拿着手机道:“那你说,今天来这是为了见谁?” ~/JS_>e#6P  
    海秀期期艾艾:“你……” 11#b%dT  
    Hik=(pTu>  
    “谁?”峰非不满,“你是不是又忘了我叫什么了?” XgnNYy6W  
    海秀忍不住笑了,道:“峰非。” uK(]@H7~!c  
    zGz}.-F  
    峰非将手机扔到一边,他站在海秀面前,距离海秀不到十公分,含笑道:“家里就我自己,怕不怕?” mejNa(D ^  
    海秀这才意识到峰非离他太近了。 2BF455e   
    d(^HO~p  
    “我……”海秀往后靠了靠,“你做什么……” ]ke9ipj]:  
    峰非又向前靠了半步,他拿过海秀手里的杯子放在边,膝盖顶进海秀腿间,低声笑:“不做什么啊,问你呢,怕不怕?嗯?” rA?< \*  
    `w >D6K+  
    海秀向后躲,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峰非逼到沙发的角上了,他抽出身后的靠垫,向后躲了躲,看了看左右道:“我……我为什么要怕……” "HqmS  
    oidK_mU9q  
    “你整天这么折腾我,就不怕我今天是为了骗你来,揍你欺负你的?”峰非一把扯过海秀手里的靠枕扔到一边,单膝跪在沙发上,俯下身看着海秀,咬牙道,“海秀,我跟你说,哥长这么大,就还没在谁那吃过这么大亏呢,你让我背单词,你让我背公式……作业不做,你写小纸条催我,早自习睡觉,你哼哼唧唧的故意在我耳朵边儿上背书,你特么的还送我辅导书……” vuY X0&  
    峰非每说一句就向前靠近一步,说到最后整个人几乎已经贴在海秀身上了。 D{\o*\TN  
    rloxM~7!,)  
    海秀窘迫的很,他竭力往后退,退无可退只得推峰非的肩膀,峰非单手扣住海秀的手腕,一个用力将海秀手臂环在自己腰上,海秀避之不迭直接扑在峰非怀里。 C<T6l'S{?  
    海秀一张小脸腾的烧红了。 VR1]CN"G  
    D8~\*0->  
    峰非低下头,紧紧的盯着海秀的眼睛:“好不容易放假了,你抓着个空还考我古诗词,你怎么这么大本事啊?吃死我了?信不信我哪天被你惹烦了真的揍你?” "mE/t  (  
    海秀侧过头不想跟峰非太贴近,小声道:“不……不怕……” #m<uG5l`  
    DxN\ H"  
    “真不怕?”峰非一直在留意着海秀的表情,他能感觉的出来,海秀并不太抵触和自己这样亲昵的肢体接触,峰非继续逼问,“真不怕假不怕?嗯?” W vu 1?  
    “你……”海秀往后缩了缩,“你不真的欺负我……我知道的……” 8mdVh\i!Kf  
    AsuugcN*  
    海秀抬头看向峰非,峰非并没有笑,但笑意已满眼到了眼底。 #tsP  
    toD!RE  
    峰非本就是为了试试海秀会不会躲自己,没想到海秀是真的全身心的信任自己,想想海秀平时和别人说话时警惕的样子,峰非心中满足感爆棚,峰非将海秀放开,将电视遥控递给他,“自己待会儿,我上去换件衣服。” iumwhb  
    qHyOaK Md  
    海秀呆呆的,不知峰非是怎么了。 . bUmT!  
    $>_`.*I/  
    峰非去将电视打开了,又将自己早就不玩的psp也找出来拿给海秀,道:“自己玩会儿。” Y$Rte .?  
    <v_Wh@m  
    Z<AZO ^  
    峰非上楼,确定海秀乖乖的在客厅看电视后,将自己卧室的门关上,飞快的走到窗前,拿起刚放在那边的海秀的书包。 {0fQE@5@  
    峰非手脚的迅速的打开了海秀的书包,先将作业本卷子等拿出来放在一边,然后挨个小兜的翻起来,果不其然,在里侧的一个隐蔽口袋里,峰非发现了两个简易小药瓶。 ' i5}`\  
    里面装的是海秀这两天的药量。 Z]2z*XD  
    @44*<!da  
    峰非转身打开床头柜,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一瓶钙片,一瓶胶原蛋白片。 J~`!@!  
    这是峰非之前逛了半日药店,找出的和海秀吃的药长得最像的两种营养片了。 \Jc}Hzug  
    `\ IaeMvo  
    峰非把海秀的药瓶倒空,略数了下,一粒不差的分别填上钙片和蛋白片,拧好后放回了原处。 "B"ql-K  
    峰非仔细的将翻乱的东西整理好,又将作业等好好的放回去,尽力让海秀的书包恢复了原样,峰非将被换出来的普萘洛尔和舍曲林攥在手心,绕到洗手间,刚想从马桶一气儿冲走,犹豫了下,转身去找了张纸将药剂包了起来,藏在了自己床头柜中。 XJl 3\*  
    z,dF Dl$  
    做好这些后峰非一身轻松,下楼道:“饿了吗?” mrKIiaU<J  
    海秀轻轻摇头,他看了下时间,刚十一点钟,海秀轻声道:“你……你做饭吗?” \f Kn} ]kG  
    m@D :t 5  
    “当然……”峰非一笑,“不是。” TL$w~dY  
    峰非给外卖打电话订餐,挂了电话后对海秀道:“中午先凑合一顿,晚饭给你做烧烤,那个我会做。” #ifjQ7(:  
    海秀满眼兴奋:“真……真做烧烤?自己做吗?” L9,GUtK{  
    `)w=@9B)"  
    “对啊。”峰非带海秀去院子里看准备好的用具,一一介绍,“要用的肉昨晚就让阿姨腌上了,一会儿咱们就洗洗蔬菜,切一下就行了,这是你来了,平时我也懒得折腾。” x2b t^!t.  
    海秀期待不已,笑道:“谢……谢谢。” *YQXxIIq  
    cL#zE  
    “谢什么。”峰非在海秀脑门上弹了下,“下午还得用你,跟我一起收拾,我自己也没弄过。” (&V*~OR  
    海秀忙点头:“好。” 7N vRZ!  
    <+%y  
    峰非见海秀喜欢,笑着逗他:“要不我先把这炉子打开,先给你烤一块儿?” n1R{[\ >1  
    海秀忙摇头,笑道:“晚上吧,晚上比较好玩。” CL(D&8v8~  
    O_ $zK  
    “行了,回去吧。” o:as}7/^  
    峰非拉着海秀回房间,没过多长时间外卖来了,峰非去付钱,海秀则帮忙将外卖拆开,装在盘子里。 k"/}9[6:U5  
    一顿午饭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Ts=TaRwWf  
    z<yqQ[  
    午饭后两人玩了会儿游戏,海秀有点心神不定,峰非一直装看不见,专心盯着电视,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手柄上按动,海秀犹豫了好久后道:“我……我想喝杯水。” L1@<7?@X  
    峰非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海秀捧着水杯低声道:“我,我……我想休息会儿了,行吗?” "1DlusmCCB  
    pVjOp~=U  
    “这有什么不行的。”峰非将电视关了,“上楼第一个房间,你包也放在那了,去吧。” l u{6  
    海秀如蒙大赦,点头拿着水杯上楼了。 ~Hx>yn94e  
    nU2w\(3|  
    峰非将客厅略收拾了下,脚步放轻,跟着上楼。 (ze9-!%  
    CX5>/  
    透过半掩的房门,峰非看见海秀匆匆忙忙的找出药瓶打开,倒出几片药后看也不看的吞了下去,峰非嘴唇微抿,等海秀将药瓶藏好才推门走了进去,似是什么都没发生:“怎么样,在这屋休息行么?” v//Drj  
    海秀咳了一声,擦净嘴角的水渍,点头:“很……很好。” \x8'K  
    y;.5AvfD  
    “很好?”峰非嘴角带笑,走近道,“这是我的房间,这边……是我的床。” 9!Fg1 h=  
    海秀惶然:“这……这不是,客房吗……” m'ZxmsFo  
    #Qu|9Q[QH  
    “我家没客房。”峰非睁眼说瞎话,“就一间空着的,那是给阿姨休息用的,别的房间都有人的,怎么,你不在我屋里,想去我爸妈房间?” 2jP(D%n  
    海秀忙摇头:“当然不……” yOk]RB<'r  
    p%\&M bA  
    “那去我大哥房间?”话说出口莫名不爽,峰非皱眉道,“那屋可有我大嫂的东西。” {'?PGk%v  
    海秀头摇的更厉害了,峰非一笑:“所以,还是老实在这屋呆着吧。”
上一页123456...8
到第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