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阅读活动书架签到

[耽美小说] 《昏君[重生]》作者:涩涩儿 (强强 宫廷侯爵 重生)

阅读:18073回复:105
  • 楼主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 本帖被 冬日恋歌 设置为精华(2016-04-28) —
    Pd_U7&w,5  
    +nFu|qM}  
    fHx*e'eA  
    萧无尘前世身体中过毒,被太医断定不能多思多虑,可是,萧无尘在太后姨母和皇太弟的哭求下,仍旧强撑着身体,誓不做昏君,将摄政王手里的权利全都夺了回来,并鸩杀之。 n{ar gI8wF  
    可是,等待他的,却是破败的身体和皇太弟的断然夺位。 @niHl  
    重生归来,萧无尘终于明白,有一个那样勤恳能干并纵容他的摄政王皇叔在,他就是真的放手做一个昏君,又何妨? A P?R"%  
    ……只是,眼瞅着他从太子变成皇帝,昏君越做越滋润,和那位其实没有血缘的皇叔感情越来越好的时候,皇叔突然一梦惊醒,记起了自己前世被枕边人“鸩杀”的事情! c(xrP/yOwi  
    萧无尘:QAQ天要亡朕! u04kF^  
    52Z2]T c ,  
    本文又名: L [pBB  
    #出来混,迟早要还,哪怕你是皇帝# m[~y@7AK<  
    #渣受幡然醒悟结果碰到了重生并见证过他的一切渣的攻君该肿么办# .SU8)T  
    K0|FY=#2y  
    入坑小提示: KPKt^C  
    1、主受,非生子,日更。 C)ERUH2i  
    2、皇叔攻vs昏君受,无血缘。 y51e%n$  
    3、有一点点慢热……TAT~~
    9
  • 沙发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1章 重生 `r6,+&  
    Rsm^Z!sn  
        承光三十年,腊月初九,丑时,大雪。 Jq-]7N%k/  
    rpha!h>w1%  
        明明是最该安静的深夜,东宫的寝殿外头,却有不少宫人来来去去的提着灯笼走着。 AO4U}?  
    $t[FH&c(  
        “阮公公,太子殿下现下可是起身了?” +Mb.:_7'  
    *Hn8)x}E  
        一个披着翠绿斗篷的宫女正跺着脚,似乎是想要自己暖和一些,见着寝宫的大门悄悄开了一条缝,挤出来一个三十六七岁的中年太监,忙忙迎上去问道。 `4J$Et%S  
    7&)bJ@1U  
        阮公公脸色很是难看,道:“太子接连三日三夜寸步不离的守着皇后娘娘病榻,今晚难得回东宫沐浴歇下,如今算来,统共才睡了一个时辰而已……” Rr]H y^w  
    By!o3}~g  
        那绿斗篷的宫女忙赔笑道:“公公,您是宫里的老人儿,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咱们沈妃娘娘最是个菩萨性子,心里又心疼皇后娘娘的病,一着急起来,就什么主意都没了,只一味地伤心流泪。可不正是因着沈妃娘娘为着皇后娘娘的这一份忧心之下就手足无措的心意,这才要奴婢来请太子殿下过去为皇后娘娘尽孝,主持大局么?” j3V -LnA  
    zR:L! S  
        菩萨性子?一味伤心流泪? ITI)soa~  
    IM'r8 V  
        阮公公心底冷笑一声,看着外头的鹅毛大雪,想着太子殿下的身子,终是没忍住,讽刺了几句:“那倒是奇了,说来,之前皇后娘娘只是小病的时候,沈妃娘娘以一己之力将这合宫的事情都管理的稳稳妥妥,赏罚得当,可是连皇上都赞过的,怎么今日只是区区照顾病中的皇后的事情,沈妃娘娘今日竟是都要依赖太子殿下一个孩子了么?” -uG +BraI  
    (y~TL*B  
        那绿斗篷的宫女闻言,也不再赔笑了。 JX;G<lev  
    EW OVx*l  
        左右这阉人也是自家主子早就忌惮的人,只等着皇后娘娘一死,接着要被处置的就是这阉人了。 `*R:gE=  
    ! n@KU!&k  
        反正,那位太子殿下心里,她们沈妃娘娘是最仁善的了,区区处置一个奴才,那位太子不会不给沈妃娘娘面子的。 BX7kO0j  
    zwjgE6  
        “瞧阮公公这话说的。不管咱们沈妃娘娘能不能管好这一宫的上下事务,只要沈妃娘娘能照看好太子殿下,让太子殿下掏心掏肺的信着她,这沈妃娘娘甚么时候能干,甚么时候不能干,又有甚么要紧的?” A?P_DA  
    f}P3O3Yv&  
        阮公公脸色微微一白。不知是被这寒风吹得,还是被宫女的话刺得。 ]h+j)J}[A  
    F^;ez/Gl  
        “再说了,百善孝为先,皇后娘娘既是太子殿下的生母,又是太子殿下的嫡母。甭管皇后娘娘那里是大事儿还是小事儿,只要那边出了事儿,难道阮总管还能与陛下一样,拦着不让告诉太子殿下么?” EV%gF   
    ^jZbo {  
        那宫女嘴皮子极其利索,站在廊下,噼里啪啦就说了一通,末了还不忘讽刺道,“我瞧着,公公还是快些把太子叫醒,否则误了时辰,到时候,只要咱们沈妃娘娘在太子面前一提这件事,公公怕是就保不住今日在太子面前的体面了!” yNBfUj -L  
    ea 'D td  
        阮公公深深看她一眼,这才转过身去,打算去真的把太子叫醒。 oD .Cs'  
    ;N0XFjdR  
        毕竟,百善孝为先,这句话,这宫女说到了点子上。 ^hM4j{|&M  
    29.h91  
        结果他刚刚转过身,就有东宫的小太监,急急忙忙领着沈妃身边的嬷嬷赶来了。 (hbyEQhF  
    #)O6 5GI  
        “等等!阮公公等等!”那嬷嬷忙忙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也正好能喊住阮公公。 V U3upy<  
    aEeodA<(  
        阮公公回过头去,看了那嬷嬷一眼,又瞄了一眼那个私自给那嬷嬷带路的小太监一眼。 sUQ@7sTj  
    hHnYtq  
        小太监瑟缩了一下,立刻在大雪地里跪了下来。 <PH #[dH  
    n{mfn *r.  
        那嬷嬷只当没有看到小太监的模样,径自抱着手炉,“咯吱咯吱”的踩着大雪,快步走到阮公公面前,笑道:“公公且慢,先前皇后娘娘咳出了血,主子这才打发了绿意过来请太子殿下去主持大局。这会子皇后娘娘醒了,知道外头下了雪,特特吩咐了不让咱们来打扰太子。 NZ0;5xGR  
    ;HO=  
        主子原是不肯,后来瞧着皇后娘娘不咳血了,太医煎的药也能自个儿吞服,显见是大好了。我来之前,皇后娘娘吃了药,还要拉着几个亲近的宫人说话。这不主子才打发了我过来,说是不必请太子过去了。太子劳累几日,合该好好休息一番才是。” E ~<JC"]  
    vA8nvoi  
        阮公公眯着眼睛开始打量那嬷嬷,见那嬷嬷眼睛里果然透出一丝惋惜之色,仿佛不能让太子在大雪天里奔波这一趟,让她很是可惜似的。 >|UOz&  
    fuySN!s  
        阮公公见此,再瞧一瞧外头越下越大的鹅毛大雪,终于信了,道:“既如此,那就劳烦夏嬷嬷和绿意白白走了这一遭了。” Tyx_/pJT  
    h S&R(m  
        二人自是连声道“不敢”,尔后直接告辞。 zQd 2  
    1mG-}  
        绿意跟在夏嬷嬷身后半步远的地方走着。 x7[BK_SY  
    EaN6^S=  
        等走出了偌大的东宫,扭头看一眼东宫被大雪覆盖的绿瓦红墙,忍不住道:“嬷嬷,主子怎么突然改了主意?不是说,要趁着陛下不在,皇后又恰好昏迷不醒,好好让太子辛苦一番么?” %7+qnH*;r  
    cVF "!.  
        毕竟,即便是对常人来说,偶然劳累几日,在大雪天里被刺骨的寒风吹些时候,回家也少不得一场风寒。 _q-*7hCQ`  
    U>N1Od4vTO  
        尤其太子是早产儿,身子打小就不好,十岁之前,一直是把药当饭吃,也就是这三四年里,太子的身体才终于好了一些,却也不能和寻常人相比。太子若病了,那整个身体定然是要被多掏空一些的。 o>pJPV  
    t%=tik2|7  
        沈妃虽然深得太子信任,但是圣上和皇后素来重视太子的饮食起居,她就是有些心思,寻日里也不敢在太子的饮食起居上动手脚。这才不得已,想了法子,打算让太子因“为皇后侍疾寒夜奔波”的由头而身子再次虚弱。 q(84+{>B  
    Y$@?.)tY  
        甚至,绿意不知道的是,她的那位主子打算要的,还不只是这些。 C~/a-  
    /7YIn3  
        夏嬷嬷闻言,意味深长道:“你呀,到底年轻。你只知道主子是要算计太子,却不知主子是在处处算计太子。先前让太子在皇后病榻前守上三天三夜是算计,在太子睡下没几个时辰时,就让你来唤太子重新起身,往椒房殿去侍疾是算计,那么,现下主子令我亲来,阻止太子去椒房殿,自然也是算计。” $=4QO  
    FQ\h4` >B  
        绿意懵懂听完,思索良久,忽而喜道:“依着嬷嬷的意思,是那一位,终于要不好了?” 3.y vvPFEM  
    N~'c_l  
        而在那一位终于要“不好”到甚至很可能一命呜呼的时候,太子却在东宫歇息,甚至拒绝了沈妃请其去椒房殿主持大局的事情要是在将来传了出去…… 6=Otq=WH  
    S)@j6(HC4  
        绿意想到如此,心中就忍不住的畅快。 w\O;!1iU  
    Cw&KVw*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主子好了,她们这些底下的奴才才好。她当然是希望她们的主子能真真正正的心想事成! =dN@Sa/  
    nBYZ}L q  
        夏嬷嬷只是笑,不过她的腰板,比平日挺得更直了。 =T7.~W  
    x[e<} 8'$(  
        东宫。 _H@DLhH|=  
    qIT@g"%}t  
        阮公公并非糊涂人,可是,智者千虑,尚且会有一失。更何况他一心担忧着太子的身体,因此虽然心有疑虑,但是推开太子的寝宫门,将衣裳上的寒气烤走,进去内室看着床榻上睡得沉沉的脸色发白的少年时,阮公公就有些不舍得叫醒太子,将沈妃奴才的那些不妥处告诉太子。 7@W>E;go  
    1$h,m63)  
        然而,正在阮公公心中犹豫之时,却见床榻上,原本睡得沉沉的太子,忽而梦靥了。 cw <l{A  
    nX8v+:&}  
        阮公公心中一急,不敢轻易唤太子,只敢在一旁轻轻推了推太子。 N"ST@/j.A  
    2D5StCF$O  
        孰料他只是轻轻推了一小下,床上的人就蓦地睁开了眼睛。 U]rRQ d/:;  
    ]7A'7p $Y  
        “阮……阮公公?”萧无尘声音里带了些沙哑和歉意,苦笑道,“朕竟不知,朕这一死,头一个见得,竟是朕曾经对不住的人。阮公公,当初你说的对,的确是朕被歹人蒙蔽视听,才累得公公毙命。只是,不知朕见过你之后,下一个要见的,是否是皇叔?须知,朕之一生,最对不住的人,正是皇叔……” \s\?l(ooq"  
    ?}Y]|c^W  
        萧无尘只当自己是死后进了地府,在地府里头遇着了“熟人”,不禁开始诉说自己的歉意。 G' 1'/  
    _lq`a\7e  
        却不知阮公公却仿佛被吓傻了一般,忙忙上前掩住了萧无尘的嘴,连连道:“殿下可是梦靥了?竟是说起胡话来了?甚么真的假的,有些字,可是只有那圣上才能说,殿下虽是一人之下,深得圣上宠爱,却也当谨言慎行才好啊!” 2GG2jky{/  
    x kD6Iw  
        萧无尘一怔。 I7 ]8Y=xf  
    , W?VhO  
        殿下?圣人?谨言慎行? j1<Yg,_.p  
    <:CkgR$/{  
        为何阮公公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偏偏这些字凑在一起,他反倒听不懂了? ~wdGd+ez  
    M"L=L5OH-  
        萧无尘正在懵懂之时,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蓦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lTq^4  
    Dw"\/p:-3  
        纤细,苍白,瘦弱。 %(Icz ?  
    'Pbr v  
        这不是二十七岁的承宁帝的手,而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的手! 6 !bsM"F  
    7d\QB (~  
        萧无尘想到当年偶遇的那个癞头和尚给他的批命,忍不住声音微微发抖。 #\ErY3k6&  
    dc'Y `e  
        “今岁,何年?” _Z\G5x  
    MHwIA*R  
        “承光三十年啊。”阮公公是伺候着萧无尘长大的,见萧无尘神色间颇有些不对劲,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殿下忘了,半个月前,圣上才刚刚过了六十大寿,今岁可不就是承光三十年么?只是皇后娘娘病重,圣上爱惜皇后,不肯大办,否则的话……” %z$#6?OK^  
    !VzC&>'v^9  
        阮公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萧无尘忽然掀了被子,直直往门外跑去! _yT Ed"$  
    [G3E%z  
        承光三十年,腊月初九,大雪,承光帝继后沈氏,薨。
  • 板凳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2章 回光 GKCroyor  
    \j.:3X r  
        承光三十年,腊月初九,大雪,承光帝继后沈氏,薨。 {XHh8_ ^&  
    h7@6T+#WoT  
        这是“前世”发生的事情。 ]%(2hY~i  
    I 2DpRMy  
        即便从阮公公口中知道了今岁是何年,萧无尘依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中。 DL.!G  
    -Qe Z#w|  
        可是,无论是不是在梦中,他都始终记得承光三十年的腊月初九的夜,是他的母后离世的日子。 .sA.C] f  
    =Runf +}  
        当年母后病重昏迷,始终不能清醒,萧无尘守了母后三天后,身子吃不消,终于回到东宫歇息。  z$Qbj  
    YoE3<[KD(  
        而当夜他睡下之后,他那位好姨母就派了人来寻他过去“主持大局”。彼时照顾他长大的阮公公不免心疼他劳累几日,语气中难免有些推脱,于是在姨母身边的嬷嬷又来告知不必太子过去的时候,阮公公太过心疼他,一时没能想清楚沈妃阴谋,竟真的没去叫醒他。 a: K[ y  
    uVU)d1N  
        于是就是这一夜,萧无尘的母后死了。 nF/OPd  
    aN=B]{!  
        且,第二日一早,萧无尘睡到日上三竿去椒房殿的时候,才知晓他的母后已经死了好几个时辰了。 Qci]i)s$js  
    b>$S<td  
        而他去的太迟。 3mni>*q7d  
    Hr4}3.8  
        他到的时候,不但他的皇姐皇妹皇弟皇侄到了,就连宫外的诰命夫人们也都已经跪在椒房殿里开始哭灵。 Qei" '~1a  
    ]N[ 5q=A5  
        于是太子萧无尘“不孝”的名声就此传扬开来。即便是数年之后,萧无尘做了皇帝,依旧时不时的有人拿出这件事情来讽刺萧无尘不孝,不堪帝位。 c"xK`%e  
    |D.ND%K&  
        萧无尘眼下青黑,不顾一切的就要往椒房殿跑去。 Xm 2'6f,  
    {_dvx*M  
        不过,他这样的焦急,却不是为着要向他那位好姨母报仇,也不是为了阻止那件让他背上“不孝”名声的事情的发生,而是要去见他的母后的最后一面。 #D|p2L$  
    4`R(?  
        他的母后。 -{+}@?  
    M@ZI\  
        然而,萧无尘能不顾一切的就光着脚、穿着亵衣就往外头跑,阮公公却不能看着他的太子殿下这样糟践自己。 t0I{q0  
    lHIM}~#;nd  
        “殿下,您好歹要穿上衣裳再出去啊!外头可是下了大雪,这样的天儿,您这么往外头一站,回头保准要生病。您自个儿是生病生多了,也不觉得那药渣子苦,可是圣上和皇后娘娘见了,得多心疼您啊。您就算是不为自己想,也该为圣上和皇后娘娘想想啊。” 8.~kK<)!  
    0|b>I!_"g  
        阮公公追着萧无尘跑到了外间,好容易抓住了萧无尘的手臂,忙忙说了一大通。 D,ln)["xm  
    W}1 ;Z(.*  
        萧无尘此刻已经推开了一角门,门外寒风烈烈,吹入屋子里,他登时打了个冷颤。 6`-jPR  
    E.>4C[O  
        阮公公再顾不得许多,忙忙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拽着萧无尘往内室去更衣。  7[wieYj{  
    (4EI-e*6  
        萧无尘被那寒风一吹,脑袋终于又清醒了几分——是了,如果这是梦,那么,病也就病了,左右反正不过是一场梦;可是,如果这并不是梦……那么单单以他的病弱的身子,怕是连跑出东宫去见母后都做不到,就又被人给抬回来了。 4Z,!zFS$`  
    {}Za_(Y,]  
        还不如换了衣裳,穿的暖暖和和的,再去椒房殿。 x3krbUlx  
    r"R#@V\'1b  
        阮公公见萧无尘沉默着任由他抓着去更衣,心头松了一口气,就一面和小宫女一起伺候着萧无尘更衣,一面开始把沈妃身边的绿意和夏嬷嬷先后来过的事情说了一通,末了一顿,又道:“先前奴才心疼殿下前几日辛苦,总觉那夏嬷嬷既然说了那番话,脸上神色又如此,那么,皇后娘娘大约就是真的清醒了,并且嘱咐了周遭人莫要再叫醒您了。只是,现下想来,皇后娘娘身边总有亲近人,没道理是沈妃派了她的嬷嬷来告诉咱们这件事,而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来跑上后头这一趟……” OUXR  
    Hq 188<  
        阮公公说罢,觑了萧无尘一眼,忙又道:“奴才不是说沈妃会假传皇后娘娘口谕,阻挠皇后娘娘的亲近人来传口谕,亦或是沈妃会对殿下不利,只是觉得此事甚是奇怪,殿下既起身了,那么此刻跑一趟椒房殿,倒也未为不可。” Xs?o{]Fe  
    YrKWA  
        阮公公说罢,就沉默的束手站在了一旁——萧无尘对沈妃的信任和依赖,他是全然看在眼中的。他这番话说下来,难免有些在挑拨太子和沈妃的意味。阮公公心想,接下来,或许太子就要斥责他了。 E+JqWR5  
    9&ids!W~yx  
        孰料萧无尘听了,却是一语未发,等到阮公公再次忐忑的望去时,就见萧无尘披上了白狐狸皮的斗篷,径直就往外头去,口中还吩咐。 1!gbTeVlY  
    +d;bjo 2  
        “阮公公,拿着父皇留给孤的印鉴,你亲自带人去请父皇回宫。” AzxXB  
    OBAi2Vw  
        阮公公心下登时大喜,俯身跪道:“谨遵太子令!” pHJ3nHLQ  
    \'bzt"f$j  
        他早就察觉出沈妃的不对劲,奈何病重的皇后也好,之前的太子也好,都不肯轻易的将正在皇陵的圣上请回来。心下太子终于松了口,阮公公心中自是高兴。 v}Fr@0%  
    0K2`-mL  
        让他高兴的事情还在后面,等到他跪完之后,送太子出东宫时,太子很快看到了跪在雪地里的那个小太监。 XSl GE9]AG  
    >e"#'K0?\  
        萧无尘脚步一顿。 _ORvo{[:  
    }Z,x~G  
        阮公公上前一步,道:“方才,这小石子直接引着沈妃身边的夏嬷嬷就进来了,所以,奴才才让他在这里跪着的。奴才想着,做错了事情,总要罚的,即便小石子是国舅爷送来的……” I 2|Bg,e  
    I.k *GW  
        小石子忙忙跪地磕头:“殿下,殿下!奴才方才是一时糊涂,一心想着夏嬷嬷是沈妃娘娘是贴心人,沈妃娘娘又是殿下的亲姨母,必然不会害了殿下,这才情急之下,忘了通报这档子事情了。奴才不求殿下饶了奴才,只求殿下看在国舅爷的份上,等罚了奴才后,依旧留着奴才在您身边伺候才好呀。奴才可是打小就跟着国舅爷,被国舅爷千叮咛万嘱咐要照顾好殿下的,奴才就是死了,也寸步不敢离开殿下身边的!” Z)aUt Srf  
    4_cqT/  
        阮公公登时要恼,偏偏萧无尘在这,萧无尘又是素来偏着舅舅一家的,阮公公虽是萧无尘的亲近人,但终究只是个奴才,又如何能和萧无尘的舅家相提并论?当即只能垂头不语,等着萧无尘像从前那样,继续把这件事情高高提起,轻轻放下。 >oe]$r  
    680o)hh4m>  
        “原来,你是舅舅精心调教了,送过来给孤的啊。”萧无尘声音清清冷冷,丝毫听不出半分情绪,“可是,孤从未听舅舅提起过这件事情。你莫非是哄骗孤?” Y.r+wc]  
    xK\d4 "  
        小太监心下一沉。 ,WB{i^TD  
    g'qa}/X  
        萧无尘已然冷笑了一声,道:“你做错了事情,本就该受重罚,现下又污蔑孤的舅舅,其心可诛。阮公公,将这胡言乱语的奴才,立刻杖毙!” w)Qp?k d  
    A$:U'ZG_  
        小太监身形一抖,蓦地呆住。他甚至忘了利益尊卑,呆呆地看向萧无尘,仿佛要从这个温和多病的少年身上,看出一丝玩笑之意。 sp*v?5lW  
    NPe%F+X  
        可是,他只看到了少年瘦弱的背影,正眨眼间消失在了苍茫的大雪之中。 xX4N4vb  
    Eg3q!J&Z  
        阮公公和东宫里头,听到这个命令的宫人俱都呆住了,他们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那个孱弱温和的太子殿下,仿佛是一觉之间,就变成了他们完全不认识的人。 `lt"[K<  
    P(z++A&  
        有了真正的君王气势。 vOpK Np  
    s+?zL~t  
        萧无尘却并不理这些人的想法。 b`O'1r\Y;  
    ={wcfhUl+  
        他只是径自凭着一口气走出了东宫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大口的喘气,两腿微微发软。 R[x_j  
    }d}Ke_Q0  
        他走不动了。 5S--'=fu+  
    ?oHpFlj  
        以他的身体和虚弱,寻常若是缓步而行,中途再歇上两三次,他也是能从东宫一路走到椒房殿的。 o$lM$E:  
    d,n 'n  
        可是,偏偏他之前就劳累了三日三夜,方才又是疾步而行,现下却是没有了多余的力气。 ? '{SX9  
    8C9-_Ng`  
        萧无尘看看天色,想到他即将要过世的母后,惨白着脸,吩咐身后太监。 VZmLS 4E  
    +s DV~\Vu  
        “阿壮,你背着孤继续走,阿丑,你立刻小跑回去,叫肩舆来抬孤。” JB[~;nLlC  
    Q|?L*Pq2I  
        萧无尘的身边的亲信,除了阮公公这样的总管太监外,还有阿壮、阿丑、阿哑和阿药四个承光帝特特替他挑选和调教的太监。 l3I:Q^x@  
    =w 2**$  
        四人俱都比萧无尘大了四五岁,长相身体各有缺憾又各有优点,对萧无尘极其忠诚。 }oGA-Qc}B  
    "]b<uV  
        可是,就是这样的四个人,却一个都没有跟萧无尘走到最后。 s{\8om '-  
    Ks`J([(W&  
        萧无尘趴在阿壮的后背上,微微沉默。 iVq'r4S  
    !\.pq  2  
        当年因为他对沈氏和皇太弟的无条件的信任,失去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_aa&v~  
    wHMX=N1/  
        不过,即便如此,那也是前世的事情了。 '^~{@~ ;%L  
    M{T-iW"  
        阿丑本就有些腿脚功夫,很快就带着人追上了萧无尘,让萧无尘上了肩舆,匆匆赶去椒房殿。 MJ [m  
    DKJmTH]rUg  
        抬肩舆的太监力气大,脚步快,不过两刻,就从东宫到了椒房殿的殿门口。 /zVOK4BqN+  
    P%&0]FCx  
        萧无尘必须要下肩舆了。 ~^fZx5  
    My[pr_xg  
        他下了肩舆,站在椒房殿的门口,忽然近乡情怯,不敢抬脚进去。 JL}_72gs  
    +V046goX W  
        ——他记性自来好得不得了,前世的这一日,正是母后的忌日。那么,此刻呢? d K3*;  
    9u}Hmb  
        此刻他的母后,还活着么? X296tA>C`  
    _ y8Wn}19f  
        “……为甚现下我不能出椒房殿?主子是病了,不能主事,圣上是让沈妃来照看主子,可是,这椒房殿依旧是主子的地方,沈妃凭甚不让我出椒房殿?凭甚不让我去请太子过来?太子要再不过来,主子才是真真的等不到见太子最后一面了!” Z!zF\<r  
    f=gW]x7'R+  
        悲戚怆然的声音传来,萧无尘身子蓦地一震,快步往椒房殿里奔去。 [H^z-6x:0  
    " h~Z u  
        他没有来迟。
  • 地板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3章 听话 X_ cV%#  
    3yY}04[9<  
        虽是深夜,椒房殿中却依旧灯火通明。 Lh"<XYY  
    /vde2.|  
        正殿的床榻上,一名年近不惑的女人,正虚弱的咳嗽着。 3n1;G8Nf  
    C:* *;=.  
        她一面咳嗽,一面神色悲戚的拉着坐在榻上的二十六七岁的一身珠翠的女子的手,低声道:“还没有来么?太子他,还没有来么?” z8~NZ;A  
    :O?MSS;~  
        那一身珠翠的女子用另一只手拿着帕子掩面,泣道:“姐姐你再坚持一下,太子身子一向弱,这一歇下,再重新起床,还要一路从东宫走来,怕是要花上不少时间。再说了,姐姐都派了自个儿的亲近人去寻太子,还有甚不放心的?” I^]2K0+x x  
    5C*Pd Wpl  
        那床榻上的女子又咳嗽了几声,她仿佛是听到了身畔女子的解释,仿佛又没有听到。 /k6MzFoid  
    P[#e/qnXu|  
        她强撑着身子,半坐了起来,口中喃喃道:“是啊,无尘身子弱,行动的慢些,也是常有的。本宫再等等,再等等。本宫……一定能等到无尘的。” P*Uwg&Qz)  
    Ic:(Gi- %  
        说罢,又咳嗽了起来。 Un(aW=PQ0  
    G<8/F<m/  
        那年轻女子以帕掩口,从床榻上站了起来,让宫人伺候那虚弱的女子,自己则是懒得再装,看了那仿若老妇的女人一眼,礼也不行,就出了椒房殿正殿的内室,直接坐到了椒房殿外间的主位上。 bv9]\qC]T<  
    SSg8}m5)Q  
        “哎哟,我的主子哎,您就是心中急,现下也万万坐不得这个位子啊。”夏嬷嬷从外头回来,瞧见自己的主子沈妃一身华服、满身珠翠的就坐在了椒房殿的主位上,登时就急了,忙忙上前去抓住了沈妃的手臂,试图把她拉起来。 N/'b$m5= S  
    3cyHfpx-W  
        沈妃端着手中的茶,轻轻抿了一口,不语。 [0[i5'K:  
    =:,g  
        夏嬷嬷显显急出了一身汗来,再次低声劝道:“主子啊,咱们可不差这一会儿,眼瞅着那一位就要没了性命,太子又对你视若亲母,八皇子年岁还小,圣上又素来对您有那么一丝的亏欠之意。等那一位当真走了,过了一年的国孝后,就是咱们国舅爷不提,朝廷里难道就没人提及让您做皇后的事情了么?这是早晚的事情,您又何必急于一时,落人口实呢?” i2U{GV<K-r  
    v ~?qz5:K~  
        沈妃这才将茶水放下,安静了片刻,才起身轻声冷笑道:“难为本宫等了这样久,这个老不死的,终于要给本宫让出这个位置了!当年,若不是她一意要本宫进宫为她诞育皇子,本宫又如何会在这冰冷的后宫里,如此凄凉度日?你早该死了,早该死了!” };bEU wGWf  
    uR4z &y  
        沈妃发泄似的说完这番话,心中终于畅快了几分。 qIE9$7*X  
    9:[  9v  
        夏嬷嬷和绿衣低头站在一旁,一句也不敢劝。 '8. r-`l(  
    ?.-wnz  
        好在这椒房殿里,早就都换成了她们的人,主子说话虽狠,声音却轻,倒也不怕被甚么人听了去。 4 Y9`IgQ  
    :&rt)/I  
        “太子那边,可是说清楚了?他这一宿,当真不会过来了?”沈妃心中的一口郁气纾解开来,这才坐到了次位,轻抚着自己光秃秃的指甲,问道,“还有她的人,可全都拦住了?” UWJ8amA  
    B =T'5&  
        夏嬷嬷心知自己的这位主子看着容貌明艳,仿佛是绣花枕头,实在心思缜密,万事都喜欢自己掌控在手中,闻言躬身细细将自己和阮公公的话还有阮公公的眼神变化都说给了沈妃听,等见着沈妃重新端茶了,夏嬷嬷才知晓自己这一关终是过了,心中松了口气,才又开口。 Bz-c$me1  
    gHEu/8E  
        “至于这椒房殿上下的人……那些进不来正殿伺候的宫人便也罢了,是谁的人,现下倒也不重要。至于那些进得了正殿伺候的人,大多其家人要么就是咱们沈家人,要么就是沈家能解决的人,他们都是宫里的老人儿,都是知情识趣的,无论如何,也不敢在这种时候朝外头报信的。” (sTpmQx,b  
    [{,T.;'<j  
        夏嬷嬷低头说着。她心中的确是这么想的。毕竟,皇后再如何是正宫主位,也依旧是一个将要死了的人。而她的主子,虽是妃位,却是最受太子和圣上信任的人,身后又有国舅一家撑腰,将来就是想要入主椒房殿也是迟早的事情。那些能混到正殿伺候的奴才,哪个又是傻的?无论如何,皇后和沈妃都姓沈,左右皇后又不是沈妃下手杀害的,沈妃只是悄悄隐瞒了一些事情,他们又何苦在这种时候冲甚么忠心,跑去为即将要死的皇后做事呢? 4Zddw0|2  
    T|op$ s|  
        别说他们不想不敢,就是他们当真敢了,这椒房殿早就被沈妃看做了囊中之物,他们又如何逃得出这椒房殿? T_ <@..C  
    !r8 `Yrn  
        沈妃听了,微微翘了翘唇角。 D~iz+{Q4  
    AW'0,b`v  
        很显然,她听出了夏嬷嬷说那番话的真心。而她自己,也的确不觉得这种时候,皇后身边还有人敢与她作对。 )Y0!~# `  
    qu@~g cE  
        直到她身边的另一个大宫女红情脸色难看的跑了进来。 y0.'?6k  
    o5O#vW2Il&  
        “主子,不好了!皇后身边的那个小宫女浣儿想要跑出椒房殿去请太子,结果她撒泼的时候,正好太子来了椒房殿,将她的喊话俱都听在了耳中!” 0 [# 3;a  
    9Cp-qA%t  
        沈妃登时砸了手中的茶盏,目光狠厉的看向夏嬷嬷。 o]_dJB  
    EIAc@$4  
        夏嬷嬷立时跪了下来:“奴婢,奴婢明明是看着阮公公答应下来,不去叫太子的……” ^4hO  
    beGa#JH,  
        她的话刚刚落下,沈妃面上几经变化,正要再恼,就有小宫女快步掀帘子进来:“娘娘,太子来了!” uc\Kg1{  
    (vnAbR#e  
        沈妃立时站了起来,看了夏嬷嬷一眼。 CL;}IBd a  
    uEP*iPLD@  
        夏嬷嬷蓦地也站了起来,等到萧无尘快步走进来后,就朝着萧无尘的脚下扑了过来,大声哭道:“殿下、殿下,幸好您赶来了,皇后娘娘现下怕是回光返照了,幸好您赶来了……” J#(LlCs?@c  
    6=/F$|  
        沈妃站在一旁,亦哭道:“好孩子,快去瞧瞧你母后罢。我瞧着,你母后虽然糊涂了,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总归是清醒了,你总要与她告别。对了,你是跟谁来的?姨母派去请你来的人呢……” 9uO 2Mm  
    .},'~NM]  
        沈妃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看到那个突然闯进来的少年,忽然一脚就踹向了夏嬷嬷的心窝—— 3m)0z{n  
    \fd v]f  
        夏嬷嬷惨叫一声,整个儿人往后一仰,脑袋恰好砸在了沈妃方才砸碎的那只茶杯碎片上。 $dC?Tl|B0  
    fu ,}1Mq#  
        夏嬷嬷登时晕厥过去,脑袋后头,溢出一小滩血来。 (@VMH !3  
    Y%^w:|f^  
        沈妃脑袋一晕,险些也晕过去,显显被身后大胆一些的绿意给扶住了。 n\D&!y[]F  
    ~&{S<Wl  
        可是,等她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见方才直接踹了夏嬷嬷一脚的那个人不见了。 "| g>'wM*  
    E GS)b  
        他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进了内室。 vWv"  
    a0E)2vt4  
        沈妃脸色越发惨白起来。 %E>Aw>] v  
    ]^7@}Ce_  
        一步错,步步错。难道,她真的因为一时想要萧无尘名誉扫地,从此背上不孝名声,就失去了萧无尘的信任和亲近了么? rfg'G&A(  
    !hy-L_wL]  
        沈妃还在惶恐之中,萧无尘却根本不想看到这个人,快步就走进了内室,看到了气息奄奄的皇后。 {duz\k2  
    3M7/?TMw{6  
        萧无尘双膝一软,快走两步,立时跪在了皇后榻边。 >Q;l(fdj  
    W,n!3:7 s  
        “母后,母后,不孝儿,来看您了!” #A/  
    >\#*P'y`d  
        萧无尘的泪水不住的流了下来。 -f^tE,-  
    aFm_;\  
        这是他的母后,是他最该孝顺的人。 tw/dD +  
    a#k6&3m&  
        偏偏他在他的母后活着的时候,从未有一日孝顺过她。甚至,直到她死,都一直在担心他的身体。 ^ VyKd  
    7Q9 w?y~c  
        “好孩子,好孩子。”皇后已经察觉自己没有多少力气了,她伸手抚摸了萧无尘好几下,发觉自己的生命即将消逝,终于道,“浣儿,去把本宫最喜爱的那只花瓶捧过来。阿丑、阿壮,你二人与她同去。” .! 3|&V'<  
    xm~`7~nFR  
        皇后虽然素日软弱温和,寻常都难得发脾气,可这却不意味着她是真的傻。 #gN&lY:CFn  
    4k1xy##  
        先前她一味的相信她的亲妹妹,只觉沈妃是她的妹妹,是她从小看着疼着长大的妹妹,无论如何,也绝不会背叛她的。可是现下看来,她的儿子想要来看她,还要踹了一个宫人,方能闯进来看她。 pYEMmZ?L  
    rXP,\ ]r+  
        皇后已然没有心思去想她的那位妹妹,还有沈家到底是何时背叛的她,又为了背叛她做出了多少事情了。 8kIksy  
    )dw'BNz5hT  
        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她唯一的儿子。 Of#u  
    {dlXLx!B  
        “无尘,母后的好孩子。”皇后看着跪在她身边的少年,轻声喃喃道,“无尘,母后要走了,你听不听母后的话?” f'RX6$}\1X  
    iWkWR"ys y  
        萧无尘已然泪流满面:“听的。母后说甚么,无尘都会半点不改变的照做。” V=l0(03j~  
    [|$h*YK  
        皇后这才笑了:“好孩子。母后的好孩子。”她轻轻咳了几声,道,“无尘,莫要怕。母后只是提前去另一个地方等着无尘了。那个地方,没有病痛,没有死亡,是母后早就想去的地方。只是,母后虽去了,却还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在那里安排好一切,等到你的父皇,然后再等到你。” _ 4~+{l+  
    RbnVL$c  
        萧无尘怔怔的看向他已经十几年未曾见过的母后。 =y*IfG9b  
     8dA~\a  
        “母后希望,等到无尘百岁时,再在那个地方,看到健健康康的无尘。无尘,可好?还有,身为太子和帝王,不要轻信任何人。” ,ZNq,$j  
    t =iIY`Md%  
        萧无尘闻言,怔了半晌,被身后的阿哑一推,才终于声音沙哑地道:“好,好。母后,儿子会努力好好活着,活到百岁,再去见母后的。” O0v}43J [  
    h;"4+uw  
        皇后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来,然后她的手伸向抱着花瓶的浣儿,从花瓶里掏出一卷纸来,递给了萧无尘。 qe#tj/aZ  
    ,&.!?0+  
        “无尘,乖。你乖,身体就不疼了。” 1CZgb   
    \gaw6S>n}  
        皇后说完了她在萧无尘小时候经常说的那句话,抓着萧无尘的手,终于没了气息。
  • 4楼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4章 孝道 Gd85kY@w7  
    ?Ir:g=RP*  
        皇后沈氏薨了。 k<?b(&`J  
    P&Vv/D  
        就像萧无尘记忆里的前世一样,在同样一天,薨了。 (4nq>;$3  
    j3Y['xDv  
        萧无尘怔怔的跪在床榻前,双目通红。 J|73.&B  
    T>W,'H  
        皇后身边的宫女浣儿忽然惨叫一声“皇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es7=%!0  
    V'gh 6`v  
        内室和外间本就没有关门,只用一道帘子相隔而已。 R:qW;n%AF  
    8quaXVj^a  
        浣儿这么一叫,外头的人俱都猜到了里头的情形,宫人们俱都停下手中和脚下的动作,登时垂头跪了下来。但却无人敢在确定里头是不是真的死了人的时候,当真哭出来。 $ I?"lky  
    p!%pP}I  
        沈妃早就没了心思去看地上的夏嬷嬷了。 h<QY5=S F  
    ~k5W@`"W  
        她听得里头的动静,登时站了起来,头上的步摇首饰半分未响,快步朝着内室走去。 1'8YkhQ2a  
    [$UI8tV  
        然后她就瞧见了已然闭了眼睛的皇后。 &rR2,3r=  
    C0Z=~Q%  
        “姐姐!” dWBA1p  
    ]ZS OM\}  
        沈妃朝着房间里的床榻,就直接扑了过去。 Ow,b^|  
    hDGF7  
        可是床榻旁原本就跪着萧无尘和浣儿。 J'r^/  
    |R:'\+E  
        她不能去挤走萧无尘,只能一下子撞倒了浣儿,还不小心把萧无尘手中的那卷纸给撞得散开了。 qH_Dc=~la  
    WNc0W>*NE1  
        沈妃一怔,杏眸里的泪珠不住的流着,还不忘开口道:“尘儿,这是姐姐留下的懿旨吗?写的是甚么?” a 1*p*dM#  
    f|(M.U-  
        她的话还没有问完,就见萧无尘已经自己打开了懿旨——也就是皇后一直藏在花瓶里的那卷纸。 I q.*8Oc  
    \~wMfP8  
        “吾儿无尘,自幼孝顺恭谨,天资聪慧,然,慧者天妒,吾儿虽心有七窍,却身子病弱,不比旁人。吾身为其母,深恨令其胎里病弱,至今羸弱。吾深悔之,憾之,恨不能以身相替……吾今深感寿元将尽,吾之一生,从未苛求吾儿半分,然而临死之际,吾留此书,令吾儿无尘,于吾之丧礼,白日不得跪,夜不得守,守孝食素不得过百日。若吾儿不肯尊吾命,吾将于地下,永不得安寝……” <1!O1ab  
    klhtKp_p  
        萧无尘也好,沈妃也好,俱都不曾想到,皇后留下的,竟然是这样一份懿旨。 8 Fbo3  
    _@/8gPT*i  
        萧无尘想到前世,他因固执的要为皇后守孝,头七片刻不曾离开,守孝更是食素足足二十七个月,结果母后的孝期刚过,父皇便又去世。 Flb&B1  
    wy2 D;;  
        如此一来,萧无尘食素五六年,又因两场丧事把原本就不甚好的身体折腾的更加雪上加霜。 % & bY]w  
    3G4-^hY<  
        孝道本是应有之意,萧无尘从前从未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之处。然而现下细细想来,规矩的确是重要的,然而三年守孝,亦是苛刻。 BJ(M2|VH  
    ,R|BG  
        只是他未曾想到的是,他的母后,竟是留下了这样一份懿旨。 g9F?z2^  
    RD&PDXT4  
        萧无尘将懿旨重新卷起,俯身三叩首,末了道:“儿,谨遵母后旨意,定会珍重自身,长命百岁!” =Fl^`*n  
     9gZ$   
        说罢,竟是不再跪着,而是站起身来。 &cTU sK  
    kG*~ |ma  
        沈妃脸色登时一变。 kU`r)=1"  
    +ck}l2&#  
        她从来不曾愚蠢,也不敢愚蠢。她之前就一直防着她这位皇后姐姐给她来这一招,让太子不必守孝,少了一个损伤太子身体的机会。然而,她千防万防,在皇后身边安插下了这么多的人手,竟然都不曾发现皇后何时藏了这份东西。 *8XEYZa  
    QmIBaMI#  
        “尘儿,这虽是姐姐所留,然,世人重孝道,若你当真守了这旨意,而不像常人那般对姐姐守孝的话,怕是会遭到世人非议,对你的太子之位,或有不利。” 3;Fhg!Z O  
    tLmTjX .6  
        沈妃只是稍稍惊讶了一番,竟是很快反应过来——皇后的旨意虽然是对萧无尘的身体有好处,可是,这样的旨意终究是与寻常孝道相悖,若是操作得当,无论萧无尘是遵守,还是不遵守,都会被有心人抓住把柄,用来攻击他的太子之位。 zx7{U8*`<  
    u#SWj,X  
        因此沈妃才迅速反应过来,说了这番话——她既想要萧无尘被攻击,又想要萧无尘身子越发病弱。当然,若是在圣上未曾归来,萧无尘因思念生母无心防备外人时,能够对萧无尘做些别的事情,当然就更好了。 E4xa[iZ  
    ,Y48[_ymm  
        可惜,现在的萧无尘,却已然不是那个信任并依赖着他的那个少年人了。 v.5+7,4  
    n'w.; q  
        “沈妃娘娘过虑了。”萧无尘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身子微微晃了一下,面色苍白如纸,道,“事到如今,无论孤如何选择,是和常人那样遵守孝道也好,是遵守母后最后的旨意也罢,那些不理解母后苦心的人,定会以此来在朝堂上攻击孤。孤既躲不开,倒不如领了母后的一片苦心,好好将身子调养得当的好。” nFs(?Rv*  
    g=o4Q< #^y  
        沈妃闻言心中一凛,立时哭道:“尘儿这是怎的了?可是姨母哪里做的让你误会了?你怎的突然就和姨母生疏了?尘儿你知道的,姨母和坛儿能依靠的只有你,我们是最不会待你不好的人,你若是与姨母和坛儿生疏了,姨母和坛儿,心中该有多难受?你母后最是心疼坛儿,在乎沈家,她若是知道了你这样疏远咱们,岂非在地底下也不能安稳?” 7x a>  
    RpYERAgT  
        沈妃说哭就哭,并不是梨花带雨的那种哭,而是痛哭流涕,仿佛是伤心至极的模样。 6LZ;T.0o  
    pD]OT-8  
        萧无尘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了半晌,直到沈妃哭的身子摇摇欲坠了,他才上前一步,扶着沈妃,低声道:“姨母莫哭了,方才,是我多想了。想来那乱传姨母话的夏嬷嬷才是罪魁祸首,姨母从来都待我好,又如何会千方百计陷我于不义呢?只是姨母怕是要好好审一审夏嬷嬷,看看夏嬷嬷究竟是谁的人,为何会这样挑拨你我才是。” POR\e|hRT]  
    X[TR3[1}  
        沈妃还能如何说? FC"8#*x  
    ?G&ikxl  
        她虽不愿失去夏嬷嬷这个忠心的奴才,可是,现下萧无尘显然生了疑心,她不想失去,也只能失去了。甚至因此,她连劝说萧无尘留下和寻常人一样守孝的事情都不能开口了。 8HdAFRw  
    N,U8YO  
        “对了。”萧无尘又看了一会自己的母后,忽而漫不经心地道,“坛儿年纪还小,姨母让人叫他过来的时候,莫要忘了给他多穿些衣裳。还有,荤菜他不能碰了,小孩子还是能吃些鸡蛋的,这些就莫要给他禁了。” sn>~O4"  
    Mb7I[5v  
        沈妃听了,心中一动,面上只道应该。她心知萧无尘是当真不打算按照寻常规矩替皇后守孝了,便催促萧无尘离开。毕竟,皇后的旨意上,有“夜不能守”这一条,显见皇后也知天气寒凉,夜里更是如此,萧无尘的身体并不适合夜里受寒。 tklH@'q  
    ws^ np  
        萧无尘亦知晓母后的用意和苦心。 C{wEzM :  
    N)>ID(}F1  
        他再次三叩首,当真带着人离开了。 }4S6Xe  
    76` .Y  
        还是坐着肩舆,抱着热乎乎的手炉离开的。 (_{y B[z>`  
    4nz35BLr  
        沈妃神色复杂的看着萧无尘的背影。 y18Y:)DkL  
    c6/=Gq{.  
        萧无尘出生的时候,因皇后难产加早产,生产后不但萧无尘的身子不好,皇后的身子也不好。皇后因此不能看顾萧无尘。而沈妃彼时已然知晓了圣上和皇后的情深,为求在后宫立足,衣不解带的日夜照顾着还是婴儿的萧无尘,但凡要入萧无尘口中的东西,她都要先尝过。 *HB-QIl  
    H7+,*  
        如此历经十年,她像是奴才一样照顾了萧无尘十年,才得了一个嫔位,以及圣上和皇后、萧无尘的信任。当然,她也用了十年的时间,让身子虚弱的萧无尘,心气儿越来越高,无论身子如何虚弱,都不肯在功课或是其他方面落后他人。 s(roJbJ_;  
    W|(1Y D  
        就算是宫中日常行走,萧无尘见那些皇孙尚且是步行,他也绝不肯坐肩舆。更何况今日是皇后薨了…… :p6M=  
    0Fr?^3h  
        沈妃神色复杂的看了萧无尘的背影一会,吩咐身边的绿意和红情:“把夏嬷嬷拖到咱们宫里,是死是活,听天由命罢。还有,去打发人鸣钟,再把八皇子带来,记着,不许穿的太厚,但也绝不可冻着八皇子,好好地哄着他喝上一碗浓浓的姜汤,再让他一路跑着哭着来椒房殿。” ]jRfH(i  
    ?b5 ^  
        绿意和红情方才是和沈妃一起进的内室,她们听到了太子的话,知晓夏嬷嬷的性命定是保不住了。虽是物伤其类,但她们更惊讶的是沈妃对八皇子的狠心。 ]"1DGg \A  
    eKqk= (  
        “娘娘,八皇子才只有三岁,这番苦,他如何能受得住?” x3eZ^8^1}  
    y L~W.H  
        沈妃目光微闪,心疼之余,却仍旧道:“三岁又如何?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运气不好,托生在一个妾室的肚子里。他想要将来过得好,现下,就必须要吃得下这番苦,将来才有出头之日!” O%HHYV%[m  
    Jqi%|,/]N  
        绿意和红情刹那间垂下头去,俱都不敢再劝。 h3@v+Z<}  
    !FFU=f  
        萧无尘坐着肩舆,很快回了东宫。 7i1q wRv  
    k+l b@!  
        阿药和阿壮早就比他先行一步,熬好了浓浓的红枣姜汤,烧好了热水,等着萧无尘喝了姜汤,沐浴两刻之后,抱着那纸懿旨,沉沉睡去。 U|j`e5)  
    9]o-O]7/  
        母后,前世儿子不孝,只当要做这天下真正的主人,方才是他第一等要做的事情。 ]:/Q]n^  
    ib791  
        可是现在,儿子明白了,他第一等要做的事情,是守好这萧家的江山,然后,长命百岁。
  • 5楼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5章 皇叔 G {%LB}2  
    y:qUn!3  
        丧钟响起,洛阳城的人们很快就知道了皇后仙逝的消息。 WbqWG^W  
    fMyti$1~  
        皇后沈氏自从生育太子之后,太子隔三差五的生病,皇后也是隔三差五的生病。每每太医都是跪了一屋子,战战兢兢的对圣上说可以准备后事的时候,皇后和太子却总能逢凶化吉,再一次的熬过来。 O#S.n#{  
    Aj+F |l  
        所以尽管这一次皇后病的格外厉害,众人也只是唏嘘一番,然后便该做甚么,便做甚么。他们以为,皇后这一次也会像从前那样,虽然艰难,但依旧活下来。 o`N  9!M  
    xAMW-eF?d  
        可是,这一次皇后却当真死了。 < F+l  
    Z Sd4z:/  
        洛阳城的百姓听着丧钟,懵懂了好一会,才都各唏嘘了一番,尔后换衣裳的换衣裳,关门的关门,各自接着过各自的日子去了。 D]Xsvv #  
    ?"g2v-jTK  
        对他们来说,皇后死了也就死了,只要这皇家不再闹腾出前些年的五王夺嫡、废太子逼宫的流血大事来,他们的日子,最多是清淡些时候,该怎么过,照旧怎么过。 qR+!l(  
    >]5P 3\AQV  
        然而,对于那些皇亲国戚来说,却是要变天了。 6MdiY1Lr!K  
    `(/w y  
        承光帝如今继位已是三十年整,刚刚过完六十大寿。 B%+T2=&$7  
    V-L"gnd&2  
        承光帝半生戎马,一生育有八子八女,其中一子一女早夭,四子四女因五王夺嫡事件,或是死在彼此的争斗之中,或是死在承光帝最后的清算之中,废太子萧无坤则是因逼宫承光帝而被至今幽禁。 n$,*|_$#  
    _D(rI#q  
        而承光帝幽禁废太子时,是承光帝四十三岁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彼时承光帝统共只有六个儿子,一个夭折,四个死在夺嫡之中,废太子因逼宫被幽禁,其中还有不少公主参与其中,承光帝还失去了四个女儿。 2'MZ s]??w  
    9.B KI/  
        彼时,承光帝的后宫已经有五六年没有皇子或皇女出生了。 /,Re "!jh  
    ly3\e_z:G  
        如此种种之下,承光帝心力交瘁,甚至想到要立皇太孙抑或是皇太侄,偏偏在承光帝当真要考虑立皇太孙或是皇太侄的时候,常年不曾有孕的继后沈氏却有了身孕,并诞下了身子病弱的太子萧无尘。 Bad:n o\W  
    mZ"4&U  
        承光帝老来得子,得的还是嫡子,心中欢喜之下,再不肯像对之前的那些儿子一样严苛,简直是视若珍宝,三岁就大张旗鼓立其为太子,并将诸多烦扰之事,统统替这个儿子挡在外头,务必不使其心思烦忧过多,心神受损。 eb"5- 0  
     o.\F.C$  
        继后沈氏寻常虽闷不吭声,可是手段却也厉害,愣是和圣上二人将太子保护的几乎密不透风。让那些被太子挡了路的人,只能期冀太子自己病死或无能而死,竟是根本无法对太子做半分手脚。 uw +M  
    T\ >a!  
        直到现在,继后沈氏死了。 'o>B'$  
    1gN=-AC  
        而圣上还不曾回来。 'K{Z{[s{  
    qfRH5)k  
        参与了五王夺嫡,而唯一活下来的四公主在公主府中接到公主传讯,立时畅快的大笑起来。 $F+ LDs  
    HLaRGN3,  
        “快,快!拿纸笔来,本宫要亲自写信给元王,让他速速从封地赶来洛阳!还有,驸马,快去寻几个言官来,悄悄的,要快!” {v ;&5!s  
    .rqhi  
        公主府中尚且如此,其余嫌弃太子挡了路的人,更是在得知皇后死了并留下那一纸懿旨,并且太子还遵守了懿旨,当真不曾守在皇后身边后,登时大笑出生,立刻想法子通知还在封地的诸王。 ?[Q3q4  
    JKmIvZ)8  
        魏阳侯沈家。 q0r>2c-d  
    :~N-.#  
        老侯夫人年纪大了,觉轻,闻得丧钟响,竟是比身边的奴婢还要早一步的清醒过来。 H{?vbqQ  
    "v({ ,  
        “是几声?是谁没了?” MC:@U~}6  
    ;{tj2m,  
        那奴婢也不曾数清楚,忙忙出门去问,等回来时,才满面泪水的哭道:“老夫人,是皇后仙逝了!咱们大小姐,没了!” T\j{Bi5 \J  
    WQL\y3f5  
        老侯夫人闻言,登时怔住,随即痛哭:“娘的大囡囡!娘的大囡囡!你竟是这般狠心,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么?” q0R -7O(  
    n!xt5=x P{  
        老侯夫人心痛欲裂,如今的国舅爷魏阳侯起身后,收到自幼疼爱的幼妹沈妃的来信,却是犹豫良久,不曾开口说话。 jeH~<t{  
    OGg>#vj,s  
        魏阳侯夫人心中疑惑,将信拿起看了半晌,奇道:“侯爷这是怎么了?妹妹不是说了,让咱们帮一帮她么?太子糊涂,守孝之礼,自天下君子知礼识礼之日起便有之,他却仅仅凭着长姐病重糊涂时的懿旨就自顾自的罔顾礼法,岂是君子所为?岂是太子当为之事?妹妹让侯爷召集言官弹劾太子,教太子这些君子之礼,却也是应有之意。” !1 8clL  
    `q*M4,  
        魏阳侯不语,良久才道:“那么,若是太子今夜,一直守在长姐身边,守君子当守之孝而违背长姐懿旨中最后的要求,那么妹妹是否还会传讯,让本侯寻言官,弹劾太子不孝?” ~T,c"t2  
    (VEpVn3{  
        魏阳侯夫人怔了片刻,柔声道:“侯爷忘了,太子身子孱弱,始终不是长寿之相了么?更何况,八皇子虽只有三岁,却聪颖伶俐,与咱们的小女儿亦是青梅竹马,将来……”她清咳了一声,再次劝道,“侯爷当初既做了抉择,那么,这条路,咱们就只能这样继续的走下去了。” .|b$NM  
    "8^ Ch{G-  
        魏阳侯继续沉默,直到管家来报,夫人代替他请的几位言官都到了,他才幽幽起身。 sAS:-wp  
    PV\+P6aIb  
        是了,他既早早就做了抉择,那么,即便是明知对不起从前那样疼爱他的长姐,明知对不起那个身子不好却显然更加聪明懂事的太子,却也早早就没有了退路。 cir$voL  
    ,UGRrS  
        至少,无论是哪一个外甥上位,他都是切切实实的国舅,不是么? pRIhFf  
    J1sv[$9  
        魏阳侯理了理衣裳,抬头挺胸的踱步而出。 "wn zo,  
    "(z5{z?S  
        魏阳侯夫人长长的松了口气,快速安排了侯府中的事情,就去老侯夫人的住处,请老侯夫人与她一同进宫。皇后死了,宫中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6GSI"M6s  
    L`p4->C9A  
        当然,想到那位太子殿下做下的糊涂事,再想到太子对沈妃的依赖和信任,魏阳侯夫人虽觉那场仗不好打,但也不觉得以沈妃的本事,那场仗会打输。 ERE)A-8  
    Zrk4*/ VY  
        ——当然,就算打输了又如何?如今的太子可是圣上最看重的儿子,废太子被幽禁多年,八皇子只有三岁年纪,除了太子,圣上几乎没有儿子可以继承皇位,即便是打输了,亦或者是把太子的脸打得太狠,终究还是会有圣上回来,帮扶太子坐稳那个位置的。 EGzzHIZ`!  
    CpeU5 o@  
        他们要做的,只是将不孝的名头,彻底加在太子身上。等到十年之后,八皇子长成,这个不孝的名头,自有用处。 e2t-4} ww  
    b#toM';T  
        魏阳侯府中忙忙碌碌,很快一家子就都进了宫。 jW3!6*93  
    -Rd/G x  
        而在天亮时候,合宫的妃嫔皇子皇女皇孙,俱都跪在了椒房殿外。八皇子年纪最小,却是哭的最凄惨的那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小小的八皇子的“孝道”。  6S*e xw  
    > BY&,4r  
        而眼看辰时到了,洛阳城的众诰命夫人们也都进了宫,跪在椒房殿中痛哭。 rrqR}}l  
    %gyLCTw  
        直到这个时候,太子还未曾出现。 KgiJUO`PR  
    Q$1bWUS&  
        圣上不在,太子监国。朝廷诸事都要臣子报到东宫去。只是圣上素来心疼太子,走之前就下了死令,说是辰正时分,才许诸臣去东宫议事,若是去的太早,打扰了太子休息,圣上可是不会饶了他们的。 8WbgSY`  
    vss(twg  
        也正因此,虽然宫里早早就传出了太子“不孝”的事情,可是众位大臣,直到辰正时候,才忙忙赶到东宫的议事阁,急着要见太子。 )Sg~[WxDv  
    `V]5sE]G  
        而东宫里,萧无尘此时才刚刚简单的沐浴完,正被阿药和阿哑引着去席上跪坐着用膳。 qx8fRIK%  
    ICs\ z  
        萧无尘微微蹙眉,脚步停了下来。 =2zJ3&9  
    !tMuuK?IL=  
        阿哑不会说话,忙看向阿药。 6)-X  
    *`\Pr  
        阿药道:“殿下怎么了?可是这饭食不喜?若是不喜,奴才立刻给您重做了来,奴才手脚快,一会就能做完,不需等太久的。” =Ja]T~0A  
    CBOi`bEf  
        萧无尘缓缓摇头,淡淡道:“不是饭食不好。是……”他稍稍一顿,才道,“去库房,把那些外头人进上来的胡人的桌椅拿来,以后东宫里就不再跪坐了。” / !Wu D\B  
    m-*i>4;  
        阿药一怔,随即大喜:“殿下身子不好,长久跪坐本就不是养生之道,现下殿下想通了,自是最好不过。殿下的早膳先凑合一顿,奴才这就去库房寻摸,立刻就让人搬了那些胡人的桌椅去议事阁。” wNtx]t_M  
    36%nB*  
        然后等太子去了议事阁,再把其他各处的东西也全都换了。 &7b|4a8B%  
    ZP *q4:  
        萧无尘微微颔首,神色有些恍惚。 Co9QW/'i  
    T:Hr&ws4  
        前世的他,向来规规矩矩,虽心中并不赞同祖上留下来的那些规矩礼法,可偏偏那些规矩礼法是他能坐稳皇位的根本,因此心中虽想,却也是花了很长时间,在皇叔的劝道下,才终于学了那胡人,在寻常时候,不再跪坐,劳累自己。 =aA+~/~8%  
    3'qJ/*]9  
        皇叔…… ph[#QHB  
    F\AX :  
        萧无尘站在房间里,心中想到那个他最对不起的人,心中忽然一阵发紧。 8X`tU<Ab  
    O<"}|nbmQ[  
        说来,待会去了议事阁,他就能见到皇叔了,可是,他该怎么补偿这个他从前对不起的皇叔呢? wsN?[=l{s  
    U.XNv-M  
        萧无尘心中思虑片刻,被阿哑拉着袖子去用了早膳。 y[\VUzD*'  
    ]Nl=wZ#`  
        心中苦笑,是了,他想的有些太多了。待会去了议事阁,他自有一番硬仗要打,又如何顾得上皇叔呢? HA`@7I  
    lR[qqFR  
        不过,他的皇叔,应该还会一如既往的帮着他的吧? %D8ZO0J7H  
    ->O2I?  
        要知道,只有皇叔愿意帮他,他将来才能真真正正的做一个“昏君”啊。
  • 6楼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6章 舅甥 RQB]/D\BO  
    j.ldaLdG  
        萧无尘自幼身体便不好,又身为皇后嫡子,哪怕有承光帝和皇后宠着、护着,他的性子也格外的敏和好强。 wHv]ViNvXE  
    o/ mF #  
        初时承光帝活着的时候,萧无尘只是太子,彼时他的身体也没有中毒之后那般虚弱,做一个人人夸赞的能干的太子,虽然对他的身体来说稍显辛苦,他还是能勉励支持的。 he-Ji  
    d:q +  
        只是前世自从母后仙逝,他意外中毒,后父皇又驾崩,萧无尘在身子越发不济的时候登基,这才使得大权大部分旁落,并且被他那位皇叔给揽去大半。 jWO/ xX  
    7HJS.047  
        萧无尘彼时身体非常的虚弱,甚至每日的早朝,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ror|R@;y  
    Z!&Rr~i <  
        所以,虽然皇叔揽权,但眼看皇叔每每代他处理政事时,都是在他床边陪着,还会在他清醒的时候时不时的询问他的决定,再思及父皇临走前神色复杂的说的那些让他可以相信皇叔的话,萧无尘在一开始登基并且被架空的三四年里,虽然有些不甘心,然而他心有余而力不足,竟也由着皇叔揽权,代他做恶人,将盐铁收为官营,实施推恩令,一步一步,将诸王封地渐渐减小甚至收回等等…… T<joR R  
    a=$t&7;,  
        萧无尘用膳完毕,穿着一身白衣,披着白色狐裘,缓缓朝议事阁走去的时候,很难不想到当初他和他的皇叔那样平和的时候。 :!f(F9  
    \[>9UC%  
        只是那些平和,在他的姨母沈氏和皇太弟的咄咄相逼下,萧无尘终究不能忍受自己身为皇帝而被皇叔架空的事情,最终一步一步的与皇叔决裂。 8; R|  
    4E[!,zvl  
        萧无尘想到此处,就听得身边的阿壮低声提醒他:“殿下,该叫起了。” j! NO|&k  
    X$b={]b  
        他微微一怔,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已经到了议事阁里头,诸臣都已伏跪在地。 ph|ZG6:  
    $BDBN_p  
        “唔。”萧无尘前世端的是做了位贤明的君王,可是,再贤明又如何呢?在他赐了皇叔鸩酒之后,被沈氏和皇弟为难之时,却也不见那些素日里对他恭敬谦和的臣子来救他。 W Qzj[  
    GOB(#vu  
        既是贤明无用,既是勤勉无功,那么,他便是当真昏聩自在了,那又何妨? xf>z@)e  
    CG&`16KN7  
        萧无尘如此想着,便坐在了铺了厚厚垫子的红木椅子上,端了阿药捧上来的红枣桂圆茶,方才慢吞吞的开口:“诸位,且都起罢。阿药,给皇叔上茶。” /DO/Tqdfe  
    Gy Qm/I  
        众人这才起了身,可是茫然四顾,却又不知该如何“坐”。 +wk`;0sA  
    cj|*_}  
        要知道他们从前都是跪坐,圣上或太子来了,他们只管跪下,待叫了起,他们就直接跪坐在双腿上便可,可是现在……四下望去,那原本君子该跪坐的器具,竟统统被换成了那等胡人才会用的椅子? rf9_eP  
    w$5A|%Y+V}  
        何等无礼不堪? &>jAe_{",  
    B 2 .q3T  
        不少年长的大臣,竟是被气得胡子都飞了起来。 V' 2EPYB  
    XfzVcap  
        唯有一十**岁的老成少年,对着萧无尘微微点头,尔后自然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山,并接了太子身边的内侍奉上的茶水。 DrvtH+e  
    ]AS"z<  
        轻轻一抿。 {,j6\Cj4  
    [r OaM$3|  
        竟是他最喜欢的君山银针。 rn:!dV[  
    jN+N(pIi.o  
        他微微一怔,随即看向那个与往常有诸多不同,歪坐在正坐,一手拄着下巴,正歪头定定的看着他的少年。 rt+..t\  
    0gF!!m  
        少年一身白衣,头发简单束起,只插了一只玉簪固定长发,面如冠玉,虽是男儿,容貌却格外惑人,一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目,更是直接与他对上! UU}7U]9u  
    w[Ep*-yeI  
        萧君烨从前就对这个常常生病的“侄子”有些不可言说的心思,此刻与其四目相对,竟是直接呆住,良久不曾移开自己的目光。 =vh8T\  
    $ Cjk  
        直到萧无尘的桃花目中露出困惑之色,萧君烨方才回过神来,少年老成的俊颜上依旧面无表情。只是他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喉结竟是不受他控制的滚动了一下。 VnJMmMM  
    ;}.Kb  
        而萧无尘不意印象里那个杀伐决断无所不能的皇叔,竟还有回避他的目光的时候,心中好奇之下,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却也不好再去看这个才只有十**叔,而是看向议事阁中正义愤填膺的众人。 >1irSUj"~  
    F X1ZG!  
        “太子荒唐,君子岂可学胡人,弄这些取巧之物,胡坐于椅上?如此岂无法度?” B7-RU<n  
    `Xc irfp  
        “跽坐本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礼节,太子岂能说废就废?我等自幼学孔孟之道,行君子之风,此等胡人传来的东西,我等便是一直站着,也绝对不肯碰一星半点!” 4*UP. r@  
    7yiJ1K<bIt  
        “对,正该如此!” h:Ndzp{  
    6=PiVwI  
        “合该如此!” tllBCuAe  
    nyT[^n  
        …… Hwe)Tsh e  
    g "!\\:M  
        不少人都忘了自己来此是要讨伐太子不孝的事情,竟是一时之间,都只顾着讨伐太子不顾君子之道,无视法度,竟是用了那等蛮夷才用的无礼的坐具! 8<)$z?K   
    >n7["7HHk  
        一时之间,竟是大部分人都对萧无尘特特拿出来的桌子进行了好一番的斥责。 FX,$_:f6Y  
    +ydm,aKk  
        魏阳侯在一旁紧皱着眉头听了,心中微微懊恼。可是,懊恼之余,他心中又觉,或许他当初所做的决定并无过错——太子这样胡作非为,随意就改了君子千年来的坐具,岂非是比那等昏君还要让人生厌? U06o ;s(  
    XqR{.jF.  
        若是沈家无八皇子在,那么他们就一路跟着这昏君的苗子走到底,倒也不无不可,可是现在,沈家既有八皇子在,长姐又已经亡故,妹妹又是自己自小疼到大的妹妹……魏阳侯心中很是一番衡量之后,末了只觉,幸而还有妹妹和八皇子在。心中对太子和长姐的愧疚,竟是一下子消减了不少。 L]2< &%N2  
    2neRJ  
        魏阳侯如此想罢,目光就转向他之前暗自联系的几个言官,显见是想要这几个言官开口,对太子的“不孝”行径,进行指责了。 +3bfD  
    8gmn6dCf  
        偏偏魏阳侯是太子的亲舅舅,如此就是太子明面上的人,又如何能摆明车马,与太子为敌呢?因此就算是悄悄与人目光传讯,竟也不能太过大胆。 {B yn{?w  
    }w!ps{*  
        而不能太过大胆的结局就是,那几人都只当魏阳侯说的是斥责太子“胡坐”一事,竟仿佛是完全忘了太子还有更大的“罪状”等着他们去“斥责”。 i@<~"~>]7  
    udTxNl!  
        魏阳侯无法,只能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掩面不去看向众人。 G79C {|c\  
    hZNEv|  
        萧无尘却是很快看向了这个舅舅。 1BD6 l2y  
    !J.rM5K  
        他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4&}\BU*  
    2Yyb#Ow  
        魏阳侯是母后嫡亲的弟弟,是他嫡亲的舅舅,可是,真正毫不留情害了自己的人,也是他。 NR/-m7#-  
    ^)cM&Bx t%  
        萧无尘当年给了皇叔“鸩酒”之后,虽然身子不好,只能勉力处理国事,但朝着大权却是一直掌控在自己手中。若非他一时不察,又从来信任一直“崇拜”自己的皇太弟和曾经抚养他的姨母,还有这个最会做戏的舅舅,他又如何会当真落到最后那般境地? 4NVgOr:  
    J7a-CI_Tf  
        可惜舅舅终归是舅舅。 y=o=1(  
    )Ul&1UYA  
        萧无尘缓缓道:“舅舅,你是孤的嫡亲的舅舅。旁人不懂孤的心意便也就罢了,舅舅竟也不懂么?这椅子,舅舅竟是当真不肯坐?” PF ;YE6  
    ?\yB)Nd y  
        萧无尘一开口,众人同时噤声,齐齐看向魏阳侯。 8 G?b.NE^  
    AZ8UXq  
        虽然萧君烨早就在魏阳侯之前就坐了下去,但是众人皆知那昭王是七岁才进了洛阳城,早年长在边境,为人桀骜,很是不好招惹,便都有意无意忽略了他,而是直接看向魏阳侯,仿佛是想看魏阳侯是不是要罔顾君子之道和祖宗规矩,当真要听太子的“胡言乱语”。 C/+nSe.  
    gv` h-b  
        魏阳侯一下子就僵住了。 712=rUI%!  
    Z oTNm  
        从前萧无尘信任他也依赖他,从不肯让他为难,魏阳侯便从未面临如此窘境,可是现在,萧无尘却是开始把他当仇人了…… >7FSH"8[,  
    pB'x_z  
        “原来,舅舅竟也是不懂孤的么?”萧无尘再次幽幽开口。 l Z~+u  
    UIw?;:Y  
        他本就年少,一身白衣,容貌俊美,如此开口说话,旁人自是会有些心软。 CB@B.)E  
    "X?LAo  
        可是魏阳侯听了,却是在寒冬腊月里,愣是急出一头冷汗来。 T^.{9F]*S  
    ~M[>m~8  
        “这、这……” S 1>Z6  
    <<BQYU)Ig  
        魏阳侯还在踌躇自己该如何抉择时,就听周遭人讽刺道:“国舅爷既是长辈,又是君子,此刻正当拒绝这些胡人传来的东西,一心劝诱太子回归正途,才是正道,如此,岂可犹豫再三,岂非既罔顾了君子之道,又妄为太子长辈?” vadM1c*z  
    ` t\z   
        “正是如此。”旁人又接话,故意挑拨道,“还是说,国舅爷竟是心中不满太子,却又不敢明着说出来?” er\:U0fr#@  
    lWl-@ *'  
        萧无尘亦看向魏阳侯,虽不语,可是眸子里的含义却是清清楚楚。 >#i $Tw  
    5k`e^ARf  
        他再逼他! B=x~L  
    F0: &>'}  
        魏阳侯心中登时一凛,随即就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y%g`FC   
    }` @?X"r  
        “侯爷竟也不顾君子之风了么?须知沈家还是诗礼传家……” gx&73f<J  
    .??rqaZ=  
        魏阳侯却是直接打断了那人,道:“本侯只知,这君子之道,除了跽坐之外,最重要的一条,则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为臣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太子既为储君,本侯既是臣子,太子又并未废除跽坐之礼,违背君子之道,那么,无论君要臣如何,臣,绝无二话!” L(Rorf~V  
    M7pvxChA  
        魏阳侯再说最后几句话时,则是直接起身,跪在了萧无尘身前,高声喊出了那些忠心之话。 1(F'~i|5  
    0JOju$Bl,  
        众人缄默。 A@ { !:_55  
    W)  
        萧无尘微微眯眼,含笑起身,扶起了魏阳侯,尔后再次看向众人,道:“诸位,坐。” 9e76 pP(  
    c( 8W8R  
        众人面面相觑,即便有心中不忿者,此刻竟也无法反驳——魏阳侯那句话说的太对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太子既是储君,他们既是臣,而储君并未要求他们不守礼,更未要求他们废除跽坐之礼,储君只是要求他们坐一坐那些椅子,他们又该如何闹腾? !Ba3` B5l  
    jM[f[  
        纷纷坐了下来。 -&~IOqlui  
    GfQ^@Tl  
        然后,等众人心绪不宁的坐下之后,忽而想到这位太子还有一事当斥责的事情,正有大胆的言官要开口时,就见有太监前来,禀报太子。 "$%{}{#W0  
    F_~6n]Sr  
        “殿下,圣上回宫了,正往椒房殿去。圣上口谕,请殿下亦往椒房殿去。” [@s=J)H  
    t;~-_{  
        那几个要开口的言官,硬生生又把到嘴边的话,复又咽了回去。
  • 7楼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7章 高热 *Xf[b)FR  
    _>Pe]3  
        承光帝回来了! @ ~0G$  
    \ (3Qqbw  
        众人面面相觑之下,俱都不敢再对太子进行言语上的围攻——世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太子是储君,还是一个除了身体不好之外,其余诸事都分外出色的储君。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单独对太子“死谏”,虽则不一定成功,但太子也绝对不会太过苛责他们。 ;%3thm7+  
    ^=heen<S%  
        甚至,他们即便是要对承光帝死谏,即便是以头触柱真的死了,承光帝也不一定会苛责他们的家人。 YFC0KU  
    n9mM5H47  
        然而,承光帝如今已经年有六十,虽仍旧是明君圣主,可惜,已经失去过五个儿子的承光帝对太子的维护和溺爱,显然已经到了一个常人不能理解的程度。 5 O{Ip-  
    9~Y)wz  
        若是有臣子对他谏言,无论态度如何,只要所说之事有理有据,承光帝自不会太过为难,可是现在,他们若是张口就为难了太子…… 2\$WP-)%  
    CBz(hCaI  
        东宫的议事阁里,不少言官当即瑟缩了起来,誓不肯做这个出头鸟,在承光帝已经回来的时候,再指责太子“不孝”——虽然,在他们看来,太子身为先后唯一嫡子,竟在先后死去的那一夜不为先后守着,甚至妄图因为先后的懿旨而将守孝之事蒙混过关,如此大为不孝。可是,圣上归来,谁又敢真的再多说些甚么? -=v/p*v0o  
    8as$h*W h  
        言官俱都不语,其余有心的臣子回忆一番方才太子与往日不同的行事作风,明明是太子不占理的事情,却也能轻而易举的化解开来,让众人连斥责太子效仿胡人,胡坐而不正坐的话都开不了口,仿佛是他们错了一般……如此种种之下,这些臣子亦不肯再轻易开口。 )\:lYI}Wpm  
    ;OT#V,}r  
        魏阳侯咬牙看着这一切,心中虽怒,却也无可奈何。——无论如何,他是太子的亲舅,是先后的嫡亲弟弟,至少在明面上,他的口中是绝对不能说出任何对太子不利的事情的。 3f7t%  
    o0-fUCmC  
        魏阳侯心中这般想着,只得起身道:“既是圣上宣召,殿下还要速速赶去椒房殿才好。” 4P-'(4I)  
    l{D,O?`Av  
        萧无尘正在怔楞之中,闻得此言,立即起身,就要直直往东宫的议事阁外冲出去。 )0 42?emn  
     5K_N  
        不意他还没跑出几步,瘦削的肩膀就被身后人按住了。 C4X{Ps \  
    <*~BG)b  
        萧无尘微怒,正要瞪向身后人,就听身后人道:“外头冷,太子当保重身子才是。” t Sh}0N)  
    MU^xu&MB  
        然后就为萧无尘披上了那件白狐狸斗篷,末了还塞给萧无尘一个热乎乎的手炉。 R fVV(X  
    @poMK:  
        “太子身子不适,若是走路去,只怕要花不少时间,该坐肩舆过去才好。”萧君烨为比他矮了一个多脑袋的小少年系好了斗篷,塞好了手炉,后退一步,温声嘱咐道,“圣上和先后皆心疼太子的身体,太子不为自己,也该为圣上和先后心疼自己才好。” >8Yrmq  
    pyb}ha  
        萧无尘怔怔的任由萧君烨如此动作,低头想了片刻,“嗯”了一声。 k:HSB</}  
    }GU6Q|s[u[  
        他忽然记起来了,在前世的这个时候,他跪在母后棺木前,皇叔也为他披过斗篷,送过手炉,可是,那个时候的他,既固执又愧疚,根本不肯去领皇叔的情,而是当着不少人的面,一把丢掉了斗篷,砸烂了手炉。 $'I$n  
    HnKF#<  
        可是,即便如此,他的皇叔还是依旧对他那么好。 l#5k8+s  
    t"Vr;0!{  
        萧无尘心中对萧君烨的愧疚忽而涌了上来,使劲眨了眨眼,这才红着眼眶,仰头看了萧君烨一眼,低声道:“皇叔,也要保重身体。” uq#h\p|  
    \Im \*A   
        尔后他出其不意的伸出手,妄图捏一捏萧君烨的手,可惜等他伸出手去,才发现自己的手臂萧君烨的手小了足有一半,尴尬之下,只得捏了捏萧君烨的小指,尔后就抱着手炉,匆忙离开。 dBD4ogo1  
    ^F{)&#4  
        萧君烨:“……”是他误会了么?他的无尘,仿佛是……开窍了? q[,R%6&'  
    ?#{2?%_  
        萧君烨在萧无尘匆忙跑出之后,呆愣了一瞬,随即也奔了出去,眼看着萧无尘上了肩舆,头也不回的走了,直到背影也瞧不见了,他这才用右手捏住被萧无尘捏过的左手小指。 cO"Xg<#y  
    N6m*xxI{  
        苍茫的雪地里,他只闻得自己心口处的砰砰直跳,只看到那远去的少年的背影。 b6E8ase:F  
    =QxE-)v  
        眼中耳中心中,再无其他。 1SJHX1CxX  
    >i#_)th"U!  
        再说萧无尘坐着肩舆,很快到了椒房殿。 JEkIbf?=r  
    J9KLO=  
        椒房殿外,正是承光帝最亲近的太监首领余公公守着,他一瞧见萧无尘是坐着肩舆来的,心中安慰之下,随即眼眶就红了。 : QhEu%e  
    Xta>  
        “殿下快进去,圣上方才嘱咐老奴了,说您来了,就让您直接进去,不必通报。” LZAj4|~,m  
    1wNY}3  
        萧无尘轻扶了余公公一下,结果他身子不好,身上亦没有力气,竟是扶不起余公公。 kl{OO%jZ  
    NcY0pAR*  
        萧无尘心下苦笑,只得道:“孤这就进去,余公公,您是伺候父皇的老人儿了,又何必次次如此拘礼?” >|o9ggL`J5  
    3M:B?2  
        余公公只不答,待磕完了头,才扶着萧无尘往里头去,一面走一面低声道:“……殿下莫忧,皇后留下懿旨的事情,圣上也是知晓一二的。毕竟,这种事情,皇后之前也是透了些意思给圣上,见得圣上没有不许,这才当真留下了这道懿旨。圣上既没有不应,显见就是真的心疼殿下,亦不想让殿下因为寻常守孝之礼,就坏了身子的。所以……” p(b1I+!  
    fylA 0{  
        余公公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萧无尘已然知晓了前世他不曾知晓的事情——他的父皇和母后,原来竟是将他看得这样重。 JV6U0$g_S  
    s)'_{ A"h  
        萧无尘心中震动不已。 -L'`d  
    ?0)XS<  
        然而,想到前世他的死,萧无尘竟是突然不敢再继续往前走。 ~9>[U%D  
    "jN-Yd,z  
        父皇也好,母后也好,都是那样的期盼他能好好活着,好好的将这萧家的江山继续传承下去。可是,他呢? 1NHoIX  
    {O,M}0Eg  
        纵然他前世并非昏君,纵然他前世当真将那些分封的权力渐渐收回,纵然前世他带着大兴百姓,最终迫使匈奴分裂,不能再与大兴相抗衡……可是,他终究是在仅仅二十七岁那年就去世了。 ~9'4w-Sy  
    JX,#W!d  
        萧无尘根本不用猜想,就知晓那并非是他的父皇和母后最期望的。 ~^ 5n$jq  
    NCpn^m)Q}  
        “殿下还是快些进去罢。”余公公却是不知萧无尘心中的愧疚,在一旁扶着萧无尘就往椒房殿的正殿里头去。 )/i|"`)>_  
    W%<]_u[-}  
        萧无尘虽被愧疚占满了心头,理智却知晓现下不是愧疚的时候,当下随着余公公往前走去。 O0*L9C/Q  
    byxehJ6[V  
        只是二人还未走到椒房殿里头,就已经听到了里头的大动静。 >]08".ajS  
    3V!&y/c<  
        “太医,快传太医!” b0x0CMf  
    6)2M/(  
        萧无尘一怔,急急就往椒房殿里头去,结果快步走进去后,才发现并不是承光帝身体不适,而是三岁的八皇子突然面红耳赤,仿佛是发了高热。 ,( kXF:  
    Tq_X8X#p  
        沈妃正将八皇子抱在怀里,心头忍不住的惊惧。 A VG`r2T  
    &)}:Y!qiu  
        而萧无尘见并非是承光帝出事,心头松了口气之余,竟忍不住身子开始微微摇晃。 *RE-K36m|u  
    SIVLYi  
        “殿下!殿下!”余公公和阮公公齐齐惊叫。好在萧无尘只是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就又站住了。  p:>?  
    K[yJu 4  
        可是,这样的动静,也足够原本和沈妃一起围在八皇子身畔的承光帝发现这边的动静了。 F,2#;t4  
    7,VWvmWJex  
        承光帝虽年有六十,却老当益壮,仿佛他该生得病,都由着萧无尘生了去一般,经年累月的竟是身子健壮的不得了。 Z/UVKJm>:  
    MxA'T(Ay  
        原本他听得才三岁的八皇子自夜间皇后出事,就忙忙踩着小短腿儿,自己奔了过来,还一直跪到现在,滴水未进,就开始皱眉,后见得八皇子高热,心中亦是焦急。毕竟,八皇子是他的幼子,如今活到三岁大,也算是能养成了,没得到了现在突然没了,那才是让人糟心的事情。 %1+~(1P  
    mSw?iL  
        不过,承光帝对八皇子的担忧,在听到阮公公和余公公的惊呼后,立刻就转变为对萧无尘的担忧了。 GoA>sK  
    pXEVI6 }  
        承光帝立即从八皇子身边站了起来,大步朝着萧无尘身边走去。 z"C(#Y56 x  
    >}(*s^!k  
        萧无尘只觉自己头晕了一下,随即就恢复了。见到承光帝朝他走来,眼眶微湿,当即就要下跪—— x9 L\"  
    9NXiCP9A  
        承光帝却是忙忙扶住了他,责备道:“你身子不好,这地上寒凉,如何能跪?”承光帝说着,侧首看一眼殿中的棺木,双目的神采渐渐消散,叹道,“且,你母后说了,让你白日不得跪,夜间不守。百善孝为先,这些都是你母后的遗留之言,你若做不到,如何当得一个孝字?如何能做这天下的储君?” )7mJ+d[  
    RKb3=} *C  
        承光帝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微微提高,周遭跪着的皇亲国戚,俱都将这些话听在了耳中。 y:zT1I@>  
    4$w-A-\ t  
        沈妃两行清泪不止,将八皇子贴身抱在怀里不语。 BQ)43Rr>  
    #;\;F PuZ  
        承光帝的元后所出的四公主瞳孔一缩,却是站了出来,道:“父皇素来英明果断,然此言差矣,请恕女儿不能苟同。” Jm,X~Si  
    t|"d#5'  
        四公主一站出来,其余几位依附她的公主和郡主,此刻也只能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s(LqhF[N2]  
    QHz76i!=>  
        沈妃依旧抱着八皇子瑟缩在一旁,仿佛万事万物,都与她无关一般。 b<cM[GaV~  
    {!bJ.O l  
        其余诸人,俱都有眼色的一言不发。 u)]sJ1p  
    qf$|z`c  
        然而小小的八皇子却并不懂得看人眼色。他现下只觉浑身都烧得慌,脑袋晕晕的,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呆了。 hRcJ):Wyb  
    = +\oL!^  
        “母妃,热。母妃,坛儿好热,坛儿想睡觉。母妃……” ^K[tO54  
    j!n> d  
        八皇子忍不住开始很小声的呢喃起来,眼睛里甚至流出泪珠来。 `g1~ya(MC  
    ")buDU6_  
        沈妃却是把八皇子按在怀里,声音更低的道:“再忍忍,好孩子,再忍忍。”出身不好,自然必须要忍。沈妃虽然不舍,却知道为了将来更加远大的前程,八皇子是必须要在皇后的丧礼上从始至终的坚守到最后的。 u`nn{C4D"  
    3!UP>,!  
        如此,将来才会有人说——看,彼时年岁只有三岁的八皇子,尚且都能严守祖宗留下来的孝道,坚守到底,可是太子呢?荒诞不羁,既不守礼法,又不知孝道,如此之人,如何堪为太子?如何堪为仁君? L%Hm# eFx  
    &y+*3,!n8  
        即便只是些许名声,沈妃却也不肯放弃。因此她只是仅仅的搂着可怜兮兮发着高热的八皇子,无论如何都不肯让八皇子在此刻离开椒房殿。 NistW+{<  
    \{mJO>x  
        而承光帝此刻眼里心里也只有萧无尘一个,只觉自己的太子明明身子虚弱,却还强撑着病体来拜见他,来祭拜皇后,是何等的辛苦,又闻得四公主的“谏言”,一时之间,竟也忘了突然高烧的八皇子了。 _( Cp   
    )fr\ V."  
        “小余子,去太医署请张太医来,告诉他太子的病症,要快!”承光帝虽然听到了四公主的话,但显然没打算立刻搭理她,而是先吩咐人去请太医——给太子看病。 e-t`\5b;  
    :|Ty 0>k  
        四公主僵硬的站在那里,面上青青白白,半晌没说话。 U2u>A r  
    ;S j* {  
        而“小余子”自然就是余公公。 !+l, m8Hly  
    g5\B-3{  
        余公公听得吩咐,倒也无半分不满,低头应是,接着就要离开,却听到一声清越的“且慢”。 ]gk1h=Y~h  
    8RD)yRJ  
        若是旁人在圣上面前说这二字,余公公自是理也不理,转身就走的。偏偏这声“且慢”是太子所说。 .r"?w  
    E/ )+hK&  
        余公公深知圣上对太子的偏爱,当即就驻足,停下来等着太子的吩咐。 *r3vTgo$  
    F9hWB17u  
        萧无尘却没有再看余公公,而是看向承光帝,认真道:“父皇,张太医并不擅长儿科。” go5!zSs  
    _s,svQ8#  
        承光帝一愣。 Inoou 'jX  
    aoX$,~oI5  
        萧无尘看向被沈妃按在怀里的八皇子,道:“八皇弟方才满面通红,想来是发了高热,父皇该叫人来给八皇弟诊治诊治的。”尔后一顿,想了想,又道,“母后怜惜儿子身子病弱,不肯让儿子辛苦。想来也会怜惜八皇弟,不会让八皇弟小小年纪,这般辛苦。父皇,八皇弟既病了,这椒房殿又不适合养病,倒不如让八皇弟回去沈妃的寝殿去养病,如此倒也全了母后对八皇弟的怜爱之心。” x{5*%}lX8  
    ^Y |s^N  
        一众人除了沈妃,方才显然都忘了突然发了高热的八皇子,闻言皆是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纷纷说到八皇子虽孝顺,但年纪在那里,既是病了,就不该再继续留着守孝了。 $sJfxh r  
    r2w7lf66!  
        沈妃面色一白。 "TI? qoz  
    $ 7!GA9Bn  
        承光帝此时才又记起那个同样病了的幼子,想了想,正要吩咐沈妃把八皇子带回去照顾,就见沈妃突然抱着八皇子朝他的方向跪了下来。 t]XJ q  
    X9wi:  
        承光帝继位三十年,见过经过的事情何其多?沈妃只一跪,承光帝就明白了她的用意,脸色倏然一变。 WLb7]rCTp  
    | w -W=v  
        可惜沈妃并没有看到承光帝变了脸色,正和八皇子一同跪在地上,哀戚道:“陛下,若是往常,坛儿病了,自是该回去歇息。可是现下,姐姐没了。坛儿既是姐姐的儿子,又是姐姐的嫡亲外甥。 MG>;|*$%  
    voEc'JET  
        从前姐姐在床榻上还清醒着的时候,时时刻刻都要问及太子,问完太子,便会问坛儿。姐姐疼爱坛儿之心,臣妾尚且不及。而坛儿虽小,可正是因他年岁小,才心明眼亮,更知好歹,明白现下是素日里最疼爱他的母后仙逝了,坛儿孝顺,昨夜衣裳还没穿好,就急急跑来跪在姐姐榻前,如今只是小小高热,又如何肯轻易离开?陛下怜惜坛儿,还望在怜惜坛儿的身子之余,亦怜惜坛儿的一番孝顺之心!” #n r1- sf|  
    ".IhV<R  
        沈妃一番话说完,不少女人都微微动容。 r>o6}Mx$  
    9b6h!(  
        萧无尘目光轻轻看了这母子一眼,没有开口。 {\I \4P  
    {lJpcS  
        承光帝却不像那些宫里宫外的女人那样好打发,只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沈妃。 zZ-*/THB@R  
    o~p^`5#  
        沈妃一通哭诉完,方才借着拭泪的机会,悄悄抬眼看了承光帝一眼。结果这一看,沈妃心头大惊,随即掐了被烧的晕晕乎乎的八皇子一眼。 i YkNtqn/  
    (z{xd  
        八皇子自小聪慧,虽比不得当初的太子三岁能背百首诗,但也素来机灵。因此沈妃掐八皇子的时候,是一心期待着八皇子能说出让她和八皇子重新博取承光帝信任的话的。 f0+  
    9:s!#FYFM  
        可惜的是,沈妃只想到了平日身子康健的八皇子的机灵,却忘了人在病中难免会糊涂。更何况是八皇子这个三岁的小儿。 |1R @Jz`  
    IZLX[y  
        “疼。坛儿给母后守着,不说不守了,母妃不要掐坛儿。”三岁的八皇子因为高热,整个脸蛋都红扑扑的,此刻正歪着脑袋,委屈的开口。 uWE@7e4'I  
    /FY_LM  
        沈妃脸色立刻变了,当即伏跪在地:“陛下,臣妾……” 9"TPDU7"  
    hrK^oa_[W  
        承光帝默默地注视了伏跪在地的沈妃良久,才缓缓道:“八皇子既病了,沈妃就陪着八皇子一同回去,好好闭门养着罢。等何时当真养好了,何时再论其他。”尔后不等沈妃喊冤,就看向其他妃嫔,道,“皇后的丧事,如此,就交由李贵妃和成贵人共同主持。” `N+ P ,  
    t[Q\T0E  
        沈妃只觉脑袋“嗡嗡”直响,直到八皇子小身子突然朝一边歪倒,她才突然回过神来,抱住了八皇子。 PX] v"xf  
    fsoS!6h0k  
        李贵妃闻得圣上让她主事,早就高兴起来,见状斜了沈妃一眼,道:“沈妃可当真是为好母亲。当年太子生病,沈妃可以衣不解带的陪在太子身边,半步不敢离开。可是现在……自己的儿子高热的跪都跪不住,竟还能如此狠心,不抱着儿子回宫看太医。”她声音微微扬起,颇为恶意的道,“我竟不知,这八皇子,是否是沈妃的亲生子了。” 62) F  
    }dCnFZ{K3  
        李贵妃的话说到这里,沈妃再无留下的任何可能,于是再不犹豫,磕头谢恩之后,又朝着皇后的棺木处认真磕头,甚至仿佛是聊天一般,又接连说了小半晌的话,这才带着已经因高热而昏迷过去的八皇子匆忙离开。 PR0]:t)E  
    =8-e1R/  
        而这个时候,承光帝已经站在了皇后的棺木前,握着皇后的手,良久不语。 X@rAe37h+  
    NG ~sE&,7  
        余公公则早就小跑着去请太医院的张太医了。 L 'y+^L|X  
    .E(Ucnz/  
        萧无尘原是和承光帝一道站着的,但承光帝心疼萧无尘是心疼惯了的,见状忙忙让人搬了座椅来,让萧无尘坐着等着。 7JbrIdDl|  
    t [f]  
        其余众人则是继续按照规矩哭灵。 lOZZ-  
    h1$,  
        四公主面容铁青的站在正殿的中央,无人理睬。 MeC@+@C  
    Ex<0@Oz  
        她的父皇,从来、从来都是这样的偏心! wbTw\b=  
    qmhHHFjQ  
        明明嫡长子还活着,明明嫡皇孙如此出色,父皇的眼睛里,却只看得到一个孱弱无能的继后所出的萧无尘呢? Nsb13mlY  
    ET4YoH>  
        不该如此,不该如此!
  • 8楼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8章 小指 ))<3+^S0V\  
    7cH[}v`pn  
        四公主心中如何愤恨,萧无尘却是不在乎的。 5TqX;=B  
    |:C=j/f   
        于他来说,元后所出的四公主于他原本并无妨碍,偏偏元后嫡子也就是废太子并没有死,偏偏废太子的嫡长子早早就被父皇封了元王,领了封地,自去了巴蜀称王称霸,如此一来,萧无尘和野心勃勃的四公主,显见是只能做仇人了。 mV6\gR[h  
    VB\oK\F5z  
        萧无尘心中知晓,废太子当初既做了逼宫之事,父皇就绝不可能再容废太子重新做太子,而当初会立废太子的嫡长子为元王,也不过是因为父皇彼时除了废太子,一个儿子也没有了。如此才生了其他的想法,立了废太子的嫡长子为元王。 sa{X.}i%E  
    smJ%^'x  
        至于现在……父皇有了他,自然是要首先为他考虑,而不是为了其他人的儿子考虑。 ):1NeJOFF  
    y8VLFe;  
        这却也是人之常情。 L]cZPfI6  
    J=ZNx;{6  
        萧无尘如此想罢,就低声咳嗽了一声。 s-[_%  
    3DbS\jja  
        尔后就见余公公正端了一碗冰糖白燕盏过来。 J"# o #~  
    4$C:r&K  
        萧无尘有些不愿意喝。 [;%qxAB/_  
    f3h^R20qmO  
        余公公低声劝道:“殿下快喝了罢。这燕窝好歹要比那些苦药汁子要好入口的多。” F.zn:yX5  
    &^9 2z:?  
        萧无尘这才拿着那碗白燕盏喝了,尔后叹道:“公公这话却是错了,便是这燕窝孤喝了,待会那苦药汁子,也是避免不了的。” v<$a .I(  
    crG+BFi  
        萧无尘的话一说完,太医院的张太医就带了另外两个太医一道求见,说是来为萧无尘诊治。 #}3$n/  
    yc?+L ;fN  
        饶是萧无尘是自小病到大,将那苦汁子当饭吃到大的,此刻见着太医来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X2v|O3>/N  
    0& 54xP  
        ——那些药的滋味,他真的是半点都不想再尝了。 "CX&2Xfe  
    >8\EdN59{  
        张太医已经须发皆白了,他见着萧无尘皱眉,又见圣上正在皇后的棺木旁沉思,低声道:“殿下若不愿意见到臣,就该平日里好好保养自己才是。否则的话,就算是臣不想来碍着殿下的眼,怕是圣上也是不许的。” \hoYQK j  
    sz9C':`W  
        张太医是看着萧无尘长大的。萧无尘刚出生时几次历经生死,都是张太医妙手回春将他救回来的,因此这会子说话,便也不甚客气。 &N.D!7X  
    F6`$5%$M;?  
        萧无尘闻言,稍稍一顿,方才叹道:“张太医忘了,纵使是孤身子强健,每隔三日的平安脉,孤总是避免不了要见张太医的。” { <f]6  
    Ep)rEq6  
        张太医:“……”敢情太子是当真见他这老头子见的烦了? V*U{q%p(  
    CvS}U%   
        萧无尘也只是这样调侃了一句,随即就伸了手,让张太医为他把脉。 gP:mZ7  
    &z8I@^<  
        张太医努力让自己镇定了好一会,才伸出手,按在萧无尘的手腕上,片刻后,微微凝眉,道:“殿下,请换右手。” 'tm%3` F  
    !lpKZG  
        萧无尘自是照做。 *EY^t=  
    ckG`^<  
        而这个时候,承光帝已经在皇后的棺木前呆够了,走了过来,站在一旁看张太医把脉。 l.NV]up +  
    KeFEUHU  
        张太医似是早就习惯了如此,起身一拜,随即又坐下继续给萧无尘把脉。 b\& |030+  
    z]:{ruvH  
        等把完脉后,张太医又仔细看了萧无尘的脸色,询问了其最近几日的饮食和休息,末了才道:“殿下的身子,老臣是一开始就接手的。殿下出生时是早产加难产,因此出生就比寻常婴孩儿体弱多病,加之天生体虚,心脉不足。及至长大,若是和寻常孩童一般,少思少虑,只知懵懂戏耍,或许身体不及旁人,但只要多加保养,倒也能养的和常人无异。” os 9X)G  
    2j*;1  
        张太医说到这里,心中就是一叹:“然而殿下天生早慧要强,所谓慧极必伤,殿下不但格外聪慧,处处要强,身上又担负着储君的责任,还心思敏感……”张太医几乎不敢继续说下去了,“殿下若想要真正保养好身子,正该将这敏感的心思改了,再少思少虑,莫要心思郁结,保重身子,方有可能与常人一样能平平安安的多活些时候。” Q4i@y6z  
    ~;> psNy  
        张太医说完,就垂首跪了下去。 I*hCIy#;  
    I@ "%iYL  
        这些话他几乎每每见了圣上,都会说的。张太医到底是在宫中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人,他心中明白,这些话,即便他是告诉了太子,太子既是储君,就不可能不多思多虑,所以,这番话他说了也是白说。可是告诉圣上,以圣上对太子的宠爱,圣上或许就愿意听了,愿意让太子少思少虑一些了呢? aAJ'0xnj  
    f sRRnD  
        奈何张太医只猜到其一,却不知其二。 4'9yMXR  
    99)md   
        承光帝宠爱太子是真,可是,承光帝是一代帝王也是真。 \-i5b  
    ^FJ .C|l(  
        正因承光帝不同寻常父亲,是一代帝王,且还是比较能干的帝王,因此承光帝才心中清楚,萧无尘既然已经做了太子,那就再无其他退路可言。 2?J[D7  
    AM?62  
        须知,萧无尘是继后嫡子,身份高贵,还是承光帝如今唯二愿意承认的儿子里的唯一一个长成的。承光帝若是舍弃萧无尘做太子,那谁人还能做太子? D_VAtz  
    7S'3U}Y>VX  
        难道是要承光帝从当年那些逆子的儿孙里头选么?承光帝此生最恨就是自己那五个夺嫡的儿子,又如何肯在自己明明有其他儿子的时候,反而让那些逆子的子孙做这个储君之位? 0@cc XF E  
    *>"k/XUn$  
        更何况,萧无尘仁厚,他做储君甚至是皇帝的话,即便是要收回一定的权力,也绝不会对那些比他年纪还要大的侄子下死手,更加会疼爱年幼的八皇子;可是,如果是那些逆子的儿子做皇帝的话,即便是世人皆知无尘身子不适,不能处理政务,承光帝也不信那些逆子的儿子会容得无尘从此逍遥自在。 6'E3Q=}d  
    w=Cq v~  
        说不得,无尘到时要在保命一事上花费的心思会更多。 OZ2YflT  
    L!2BE[~  
        承光帝想到如此,不由一叹,看向萧无尘的目光里,有怜惜亦有愧疚。 c0}* $e  
    ]m&cVy&  
        萧无尘见状,道:“张太医却是言过其实了。儿子虽然的确体弱不及旁人,然而,儿子并不需要和农人一样耕地犁田,亦不需要为生计劳苦奔波,只需要稍稍花费一些心思在治国与用人之上,只要这两样儿子做到了,其余时候,儿子便也不会再像从前那般,将心力花费在其余儿子并不见得用得上的事情上了。如此,想来儿子如常人一般,长命百岁,应当不难。” u^5X@ .  
    5^:N]Mp"  
        萧无尘的话说完,众人皆是一怔。 z;fi  
    EkWipF(  
        这却也怪不得众人惊奇,须知从前的萧无尘,是诸事都要争一个第一,做到最好的。明明他不会去考科举,然而四书五经、经史子集,他却要学的最精;明明他只需稍稍涉猎琴棋书画便足矣,偏偏萧无尘却是把这些也当成功课在认认真真的做,如今才只有十三四岁,却已然在琴棋书画上面小有成就了…… GBMCw  
    ZoFQJJK56B  
        可是原本那样争强好胜并且的确做到最好的太子,竟是说出了不会在这些方面下功夫的话……除了一些事不关己的人只是单纯吃惊外,四公主等人则是想到太子的话或许并不作数,毕竟好强的人,又如何会安下心来只顾虑两件事情呢? r92C^h0  
    Rd#V,[d  
        而张太医闻言,面上微微露出喜色,捻须道:“若太子当真只是花费心思在治国和用人之道上,以太子的聪慧,想来也不需要花费太多心力,如此,对太子的身体,倒也是大有好处。” JrZ"AId2  
    gpt98:w:  
        承光帝闻言,只道:“那么,只要我儿不再花心思在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上,那么是否就当真能长命百岁?” sA!,)'6  
     J^"  
        千岁万岁本就是谎言和吹捧,承光帝不求自己千岁万岁,甚至不求自己百岁,只求他最看重的儿子能平平安安活到百岁,如此便足矣。 0C3s  
    T8*<  
        张太医稍稍犹豫了一下,道:“殿下身子虚弱是真,若当真能做到殿下亲口所说,少思少虑,并且……十六岁之前不与女子同房,十六岁之后也不太过重色,心思放宽,珍重自身,长命百岁或许艰难,然而活过老臣,却应当不难。” 6@N?`6Bt  
    R> r@[$z+  
        有了张太医的这番话,承光帝这才安下了心。 f/!^QL{  
    YS7R8|  
        对承光帝来说,他而立之年继承皇位,原本打算大展宏图,做一真正明君。事实上他也的的确确做到如此,不但将先皇留下的异姓王五去其三,皇权绝大部分统一在了萧家人身上,首创科举与察举、征辟联合选官的制度,甚至在对抗匈奴一事上,大兴朝也不再像先帝在时那样卑躬屈膝……如此功绩之下,承光帝再看一下朝廷税收,着实觉得自己是一个足够仁厚英明的皇帝了。 tp4/c'w;)J  
    5 *w a  
        只是即便再仁厚和英明,承光帝只要一想到彼时他才继位十年,年纪刚刚四十出头,他那时存活下来的五个儿子就开始为了储位整了个你死我活,最后仅仅剩余了一个元后所出的嫡子,承光帝就忍不住心生怒意。 KaRdO  
    &2i3"9k  
        ——他那时一来是气这些儿子沉不住气,不够孝顺,须知他也是足足等着先皇年过五十,方才与兄弟们开始争夺皇位,而那个时候,他才四十余岁,儿子们就一个不落的开始争夺储位,如此,储位争夺完了,是不是就要逼着他下台了?承光帝如此一想,便不肯去管甚么夺储一事; OanHG  
    YbX3_N&  
        二来,自古储位之争血腥无比,承光帝曾经亲身经历过这些,倒也不觉得五个儿子里或死或关上一两个,对他来说有太大的妨碍——毕竟,没有任何一次的储位之争,是不流血的。 DH@})TN*O  
    l,(Mm,3  
        可惜饶是承光帝再是一位仁君明主,再知晓自己放任五个儿子夺嫡的后果,是五王夺嫡,五去其四,并且还死了四个参与夺嫡的公主的时候,承光帝彼时也险些在朝堂上晕厥过去。 #:C?:RMS  
    e@B+\1  
        想到当年痛失四子四女的痛楚,承光帝目光一黯,随即拍着萧无尘的肩膀,叹道:“无尘可是记住了?你既是开了口,将那些琐事全都抛开了去,就要记着你的话,只要将那两样学会,旁的,只做怡情便可,切莫再花太多心思,让朕和你母后担忧挂念了。” 5|I2  
    67916  
        萧无尘眼眶微红,垂首轻声道:“是,父皇,儿子此生,必要活个长长久久。就是不为自己,也会为了父皇和母后如此。” $8k QM  
    [5KzawV  
        承光帝安下心来,亲自看着张太医开了方子,又拿着方子询问了半晌,才令萧无尘的亲信去抓药熬药,然后自己拉着萧无尘的手,再次走向了皇后的棺木旁。 ?hW?w$C  
    WGG Va  
        这是他的妻子。虽不是原配,却是他为自己亲自挑选的妻子。 >%vw(pt  
    +}MV$X  
        承光帝站在棺木旁,认认真真的打量着棺木里的人。 1O<Gg<<,e  
    +W=  
        他从前以为,她比他年纪小那么多,总该会走在他后头,坐上十几二十年的太后,再去地下与他相会。如此,倒也省得他因为在没有遇到她的时候的荒唐而太过愧疚神伤了。可是,最终先死的那个人,竟是她。 o\Ocu>:  
    w>RBth^p  
        “梓童再等一等。”承光帝喃喃道,“你再等一等,待朕帮着无尘挑选好了能辅佐他一生的人,朕便下去陪你。” Ib$*w)4:  
    -85]x)JE  
        承光帝的声音着实压得太低,萧无尘并没有听清楚,他只是站在一旁,看着棺木里的人,微微发怔。 1Tn0$+$.4  
    J|ni'Hb  
        发怔的人却不只是萧无尘一个。 y-Xd~<*Ia  
    %j '_I\  
        皇后薨,先前圣上不在,因此诸臣才会继续往东宫的议事阁去。现在圣上回来了,直接下旨三日不上朝,以解哀思。 h}vzZZ2,  
    LdSBNg#3  
        萧君烨和众人再叩头拜过之后,直到宫门关闭的时候,才都各自离开。 ZjlFr(  
    BseK?`]U"  
        萧君烨虽然被封王,却与其他萧家人不同。他有封地,却不能去封地,而是只能住在洛阳城的昭王府。 uyd y[n\  
    vXdz?  
        萧君烨往日并不太喜欢回府太早。因为府中只有他一个主人,他就是回去了,也没有人等着他,无甚可欢喜的。 CA0SH{PdW&  
    V !Cu%4  
        可是今日,他却是急匆匆的回了昭王府,尔后亦不肯用膳,直接把自己关到了书房里。 vY+{zGF  
    >lD*:#o  
        然后,他严肃、认真、珍而重之的,用右手托住了那根被萧无尘握住过的左手小指,细细的看,仿佛如此,就能从上面寻到另一个人的痕迹。
  • 9楼
    我爱的cp才不冷 (正二品·宸妃)
    第9章 和亲 -0KQR{LI  
    _$OhV#LKG  
        承光帝回来了,这就意味着,给萧无尘撑腰的人回来了。 PB !\r}Q  
    {.W$<y (j7  
        那些眼看着萧无尘当真大剌剌的不肯和其他人一样老老实实的替皇后守孝的人,虽然心中气苦憋闷,但也不敢再胡乱斥责萧无尘,而是按捺下性子,打算在三日之后,圣上重新上朝的时候,那时再开始上奏折,讨论太子的孝与不孝。 P7IxN)b7  
    |"[[.Adw9"  
        萧无尘却不甚在意那些。 ]jWe']T  
    yFt'<{z[nL  
        他心中清楚,那些想要用“不孝”的帽子来压他的人,很多都是背后有人的臣子,身子那些人,最后很可能会联合起来,一起想方设法用“不孝”二字来攻击他。 <{C oM  
    _8Si8+j  
        可是,那又如何呢? %4Nq T  
    O5PCR6U  
        萧无尘回到东宫,在铺了厚厚的皮子的座椅上坐着,看着来来回回的送着承光帝的大笔赏赐的人,他心中清楚,无论那些人费多大的力气,只要他的父皇决意要他做这个太子,让他继承皇位,那么,那些人是无论如何也翻不出甚么浪花来的。 sje}E+{[  
    Z`fm;7NiVG  
        要知道,前世因为沈妃之故,萧无尘当夜根本不知道皇后的死,甚至直到第二日天亮了,椒房殿里被诸多妃嫔命妇跪满了的时候,他才穿着一身不合守孝礼制的衣衫,奔到了椒房殿…… >\Qyg>Md]  
    O,Xf.O1c  
        彼时,萧无尘尚且不知道母后留下的那道懿旨的存在。 #;F1+s<|QJ  
    k~ZwHx(%S  
        那种情形之下,上至群臣,下至百姓,统统都在指责他的不孝,认为他不堪为储君。 buGYHZu  
    H79|%@F"  
        可是,就算如此,父皇依旧力排众议,安安稳稳的将皇位传给了他,并且还想方设法让皇叔没有去封地,而是留下来帮他。 Q+ ;6\.#r  
    M ) 9Ss  
        萧无尘神色恍惚的想到前世的那些事情,心中很是笃定,前世那种情形之下,父皇都能按压住那些人,那么此生,他的情形比前世要好得多,父皇定然也能按压下那些人。 ~o:lh],~  
    2?LZW14$d  
        他根本无需在乎那些人。 Y(WX`\M97  
    P ;>8S:8  
        在父皇还在世的时候,父皇会以一人之力,让他的储位坐的稳稳地;在父皇过世之后,皇叔则是以一人之力,在他彼时身子重创的时候,将他的皇位稳稳保全。 Ez^U1KKOE7  
    xbex6i"ZE  
        萧无尘慢慢放松,将自己埋在了宽大的座椅里。 mw<LNnT{8  
    ]R^?Pa1Te4  
        是了,他根本无需那般出色和辛苦,他有父皇,有皇叔,他完全可以无能一些,放纵一些,昏庸一些。 ~ifo7,  
     ]A;zY%>  
        萧无尘这样想着,就在座椅里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A7.$soI\  
    GXC:~$N  
        阿哑和阿药正在一旁守着,见到萧无尘睡去,阿哑不会说话,外头看了片刻,见萧无尘果真睡得沉了,就推了推阿药。 S#{e@ C  
    C& 0iWY\a  
        阿药立刻就跑出去寻阿壮和阿丑来,轻手轻脚的背着萧无尘去床上歇息。 3n']\V  
    wK@k}d  
        阿药、阿壮和阿丑三人这才悄悄离开,去外头吩咐人继续做事。 4#mRLs'  
    'xAfcP[^  
        阿药和阿壮的长处和名字一样,阿药最擅长的就是做药膳、煎药、试药以及闻到各种□□的滋味;阿壮则是力气出众,同时拳脚出众,萧无尘只要外出,就必然会带着他的。 YPAMf&jEF  
    1F'j .1  
        阿丑形容丑陋,寻常甚至吓哭过那些皇亲国戚带来的小孩子。而他的长处与阿药和阿丑略有不同,他虽丑,却是真正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和萧无尘一样过目不忘。萧无尘因此倒是颇为看重他。 be`\ O  
    >JVZ@ PV H  
        阿哑见三人走了,在萧无尘的床下铺了厚厚的被子,也睡了过去。 ^{8r(1,  
    &1:xY.Zs_  
        他却是和那三人都不一样的。 b_*Y5"(*  
    ]zHUF!a*  
        他生来就哑,从未开口说过话,然而素日里运气却是极好的,瞧,他现下不就是被派来太子身边了么?太子长得好,人也好,从不为难轻视他们。阿哑这样想着,就美滋滋的睡着了。梦里只盼着,能伺候太子一辈子。 6\(wU?m'/  
    p=6Q0r|'  
        阿哑睡着了,阿壮、阿丑、阿药几个则是在阮公公的指挥下,把东宫里的那些跪坐的席子等坐具,全都撤换了下去,换成了宽大的座椅或是卧榻等,同时还换了高高的桌子,铺了柔软的皮子,务必让太子明日能用的舒坦。 QK -_~9V  
    U7U-H\t7  
        萧无尘因喝了药,沉沉睡去。 q4$zsw  
    E1:{5F5/  
        承光帝却是一宿没有睡。 EBS04]5ul  
    ]Y;E In  
        他不能去椒房殿守着皇后,只能在自己的寝宫里,捧着皇后为他绣的荷包发呆。 0|8c2{9X,  
    vj<HthC.k  
        余公公在一旁瞧了,心里叹息之余,只能劝道:“陛下这样苦了自己,娘娘在地下知道了,怕是会自责的。” AE1!u{  
    ppIMaP  
        承光帝闻言,苦笑道:“朕只怕她会怪朕。” :(,uaX> {  
    c[@-&o`  
        明知萧无尘身子不好,并不适宜做下一任的皇帝,明知储君难为,可是,他还是让萧无尘做了太子,还是一意孤行的打算让萧无尘继承皇位。 g"|QI=&_J  
    A?8f 6  
        哪怕是前路艰险。 qve2?,i8hM  
    F*hOa|7/  
        余公公只劝道:“陛下这句话却是错了。娘娘素来心疼陛下,凡事无论大小,都为陛下着想。当初五王夺嫡、元王逼宫之后,多少人都盼着陛下能立皇侄或是皇孙为储君,唯有娘娘力排众议,纳了不少好生养的人家的女子进宫,为陛下诞育子嗣。甚至还将自己嫡亲的妹妹送进了宫来,后来娘娘幸而有孕,却被太医告知身子不宜生养,可娘娘还是冒着身子不适的风险生育了太子……娘娘如此为陛下着想,又哪里会责怪陛下?即便是陛下不看重自己的身子,娘娘在地下,也只会责怪自己福薄,竟是不能活着继续照看陛下而已。” YuD2Q{  
    \I; lgz2  
        余公公这般说着,也忍不住开始抹泪——无论他人如何说,余公公却是心中明白,沈皇后的的确确是仁厚宽慈,公平公正的皇后的。这样的沈皇后死了,饶是余公公这等在宫里见惯了各种生死的人,也忍不住心中唏嘘。 YC4S,fY`  
    TFWV(<  
        承光帝听了,心中叹息良久,直到余公公再次催促,方才就寝。 $O,$KAC  
    xuQ$67F`;z  
        ——罢罢罢,既然事已至此,既然无尘不得不做这个储君,那么,他就好好的为无尘将未来的路铺好罢。 AQ 3n=Lr   
    WlU^+ctS  
        等到铺好了,他也就能安安心心的去见梓童了。 j}Lt"r2F  
    vMKmHq  
        承光帝如此想罢,终是浅浅睡去。 B*E:?4(<P  
    s%"3F<\  
        接下来的两日,萧无尘白日里都往椒房殿去守着皇后,夜里便回东宫歇息,将皇后留下来的那道懿旨执行的彻彻底底。 "ZF:}y  
    : 'M$:ZJ  
        而萧无尘在椒房殿的两日,但凡入口的东西,都是阿药、阿哑从东宫装在精致的饭盒里带过来的,丝毫不肯用椒房殿的任何一件东西。 +=hiLfnE  
    j[Uul#  
        四公主在一旁瞧了,心中只觉恨恨。 }|MGYS)  
    :P<} bGN  
        而那些心中期冀着太子能随着皇后一道去了的人,也只得把那些心思按捺下去无论如何,在这种关头,丝毫不敢多想多做。 ?B@(W(I  
    to9 u%d8  
        而椒房殿明面上是皇后的寝宫,椒房殿的人也该都是皇后的人。萧无尘身为皇后独子,自然应当信得过这些人。 XHcT7}]  
    MrEyN8X  
        偏偏萧无尘是重生一次的人,他心中明白,椒房殿里头的皇后的亲信,的确是皇后的亲信,因为这些亲信的家人都住在魏阳侯府之中,自然是要听皇后的话的。 qQ[&FjTO`  
    <SmXMruU  
        只是可惜,那些人除了听皇后的话之外,更加听魏阳侯和沈妃的话。 BO<I/J~b  
    F,EcqM'f  
        而沈妃膝下,还有一个比萧无尘要健康得多的皇子。 +CtsD9PA  
    d:}aFP[  
        “殿下,这茶是您最喜欢的,是老奴亲自为你煮的。您知道,老奴老了,多少年没有做过这些琐事了,现下好容易煮了您最喜欢的茶水……”  M]:4X_  
    L,V\g^4$K  
        皇后的乳母正端着一杯热茶,捧到了萧无尘的身边,大有萧无尘不喝,她便不离开的架势。 K?:rrd=7q  
    6"C$]kF?  
        毕竟,她的身份不比旁人。她是皇后乳母秦氏,连皇后尚且要敬重她一分,到了皇后的儿子萧无尘这里,自然要再多信任她两分才是。 udM<jY]5p  
    tKgPKWP   
        然而萧无尘却只略略抬了抬眼皮,看了她一眼,便垂下眼眸,继续捧着手炉,思念自己的母后。 L}lOA,EF  
    2V7x  
        秦氏脸色的笑容顿时一僵。 CsG1HR@  
    T :IKyb  
        阿哑不会说话,只是有些愤怒的看她。 XNkw9*IT  
    ykc$B5*  
        阿药挡在了阿哑面前,皮笑肉不笑地道:“秦嬷嬷真是贵人多忘事。咱们殿下身子不比旁人,一到秋冬时候,就气血不足,手足冰凉。太医说了,这茶是凉物,殿下夏日里偶尔尝尝便也罢了,这秋冬时候,殿下是绝对不能碰的。” (5rH 72g(  
    FI{9k(  
        尔后又似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秦嬷嬷,“这话太医嘱咐了咱们多次,连皇后也嘱咐了许多次。都说皇后身边最亲近信任的人是秦嬷嬷了,怎的秦嬷嬷连殿下素日里根本不吃茶这件事都不知道?还是说,皇后病中,竟不是秦嬷嬷在贴身伺候?” _svY.p s*  
    k/hE68<6i  
        秦嬷嬷脸色顿时一变。 K*jV=lG  
    0G?0 Bo  
        好在她在宫中待得久了,很快就又调整好了脸色,笑道:“这却是老奴的不是了,殿下安心,老奴这就去给您煮碗参汤来。您只等着就好了。” FglCqO}  
    @1ZLr  
        阿药面色巨变,正要说话,就见萧无尘轻轻挥了挥手。 }@Lbv aa  
    52K_kB5  
        阿药只得退下,一脸愤愤的看向秦嬷嬷。 kb{h`  
    _!6~o>  
        “母后走了,嬷嬷果然也老了,该好生歇着了。”萧无尘缓缓开口。 VXlTA>a }  
    |uVhfD=NG  
        秦嬷嬷一脸慈爱,忙忙道:“嬷嬷是真的老了,但还没老到做不动活儿呢。娘娘临去之前,还拉着老奴的手,让老奴继续伺候殿下呢。老奴除非是自个儿走不动路了,又哪里敢歇着?” ?XO$ 9J  
    j*aN_UTr3  
        话中的意思显而易见,她还想要继续伺候萧无尘。 GY 4?}T^s  
    Rdao  
        萧无尘却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初他的身子越发不好,就是在秦嬷嬷到了他身边之后的事情。 ZOvMA]Rf  
    ,9Y{x  
        他的确不知道他那时身子越发不好是谁下的手,但是,沈妃既是狼子野心,这秦嬷嬷又早早背叛了母后,那么,下手的人,怕也和秦嬷嬷脱不了干系。 94Mh/A9k  
    9v&{; %U  
        “原来,嬷嬷竟还能走得动路么?”萧无尘的一双桃花眼,忽而盯住了秦嬷嬷,慢吞吞的道,“孤还以为,母后去世那一晚,嬷嬷虽一片忠心,然而只是因着跑不动路,所以才没能去为孤报信,难道,不是这个缘故么?” sI4Ql0[  
    V4'G%!NY  
        秦嬷嬷张了张嘴,正想要编出些甚么借口来,好把太子糊弄过去,结果一抬头,就见太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双桃花目里满满的都是质疑和冷漠。 L9[? qFp  
    6O2 r5F$T  
        秦嬷嬷登时被惊出一身冷汗来。 v]+,kbT  
    u!`oKe;  
        “老、老奴……”她忽然结巴了起来,半晌都没编出一个好的借口来,直到她突然发现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儿,正窃窃的朝着这边抬头望着。 8 St`,Tq)  
    }2 zJ8A9-  
        秦嬷嬷顿时像是寻到了活路一般,立刻大声道:“太子殿下忘了,老奴现下还在照顾着八公主的么?老奴、老奴那一日,并非是不想为殿下报信,只是那一日八公主啼哭不止,拉着老奴不让老奴离开,老奴才不得已,没能去告诉殿下皇后娘娘仙逝的事情。” _=@9XvNM  
    j4RM'_*G  
        秦嬷嬷如此说着,还不忘回头去看那个傻掉的八公主,像招呼小狗小猫似的招呼道:“八公主快过来,告诉殿下,老奴是不是因为你,所以才没能去告知殿下皇后的事情的?” (r,tU(  
    |Z}uN!Jm  
        八公主长得有些瘦弱,明明和八皇子一样,都是三岁年纪,却足足比八皇子瘦了足足一半。 )>08{7  
    TZL)jf hj  
        她瑟缩的站了起来,胆小怯懦的慢吞吞的走了过来,走过来之后,当即就要对着萧无尘跪拜。 ?r C^@)  
    6?OH"!b2-}  
        萧无尘当即抓住了八公主瘦弱的手臂。 Cc^`M9dP  
    mle"!*  
        他记起来这个不起眼的皇妹了。 k r2V  
    NidG|Yg~Z  
        瑞敏公主,承光帝八女,宫女所出。年十三,和亲南匈奴。逾一年,大兴与南匈奴再次开战,同年,瑞敏公主,死。无所出。 :{<( )gfk  
    ]p>6r*/nw  
        当然,萧无尘记得的不止如此。 v`8dRVN  
    i~ D,  
        他还记得,当年和亲事定,瑞敏公主离去之前,对他嫣然一笑。 fwB+f` w`  
    I;kKY  
        “皇兄,莫要对瑞敏愧疚。瑞敏生来由母后照拂,母后薨世,无人喜爱瑞敏。若非皇兄看在母后面上,时常照拂瑞敏,瑞敏或许连活到如今的机会都没有。今日皇兄既有难处,瑞敏身为皇兄妹妹,自该为皇兄分忧解难。” RbUBKMZ U  
    (@Q@B%!!K  
        “皇兄,此去一别,你我兄妹此生再无重逢之日。望皇兄珍重自身,定要长命百岁,方不负妹妹此去万万里之远。” AG6tt  
    2)(P;[m^o  
        “还有,为大兴而死,是妹妹心中所盼。望陛下,来日……切莫伤悲。”
上一页123456...11
到第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