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阅读活动书架签到

[耽美小说] 《簪缨问鼎》作者:捂脸大笑(腹黑霸气风流男主X忠犬(狂犬)异族CP 下克上 直掰弯)

阅读:62028回复:58
  • 楼主
    歌万阙 (管理员)
    — 本帖被 蔓鸯独雪 设置为精华(2016-04-21) —
    5-O[(b2O  
    )`]w\s #  
    文案 3X,9K23T  
    因公殉职,梁峰梁大少莫名其妙穿到西晋,那个上承三国乱世,下启五胡十六国的短命王朝。 v/6QE;BY&Q  
    困在个美貌病秧子的躯壳中,是靠脸吃饭、装逼耍帅混个名士当当?还是练兵种田、和胡虏争霸中原? RWf4Wh?d  
    牵着异族小狼狗,梁少表示,都可以干干! )|f!}( p  
    5!,`LM9  
    腹黑霸气风流男主X忠犬(狂犬)异族CP GbG!vo  
    男主有疾,正文基本受,番外可能反攻=w= jvn:W{'Q  
    下克上,直掰弯,强强1V1HE weC$\st:D  
    f,z_|e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平步青云 CZg$I&x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峰 ┃ 配角: ┃ 其它: hH8:7i  
    >_h*N H  
    #kT3Sx  
    4
  • 沙发
    歌万阙 (管理员)
    第1章
    北京的深冬滴水成冰,县郊的山沟沟里更是冷煞人,哈口气都能冻出个冰凌碴子来。大半夜的,别说是人,就连林子里的动物们都躲了起来。一片静谧中,沙沙响动由远及近,有道身影快速穿过伸手不见五指的小树林,钻入前方破旧的小四合院中。 \IaUsx"#o{  
    t>! Ok  
    暖融融的炭火气瞬间驱散了包裹在周身的寒意。看到来人,一个身穿警用棉大衣的年轻人站了起来,低声招呼道:“梁队。” cq0-D d9^&  
    0[])wl  
    梁峰随手摘掉了头顶的棉帽,抬眼在屋中一扫:“郑局呢?” c!ieN9^+  
    i__f%j`!W  
    “在里间,跟张队说事儿呢。” -v! ;  
    l;d4Le  
    点头表示听到,梁峰大步朝里间走去。 qV0GpVJZU?  
    `a `>Mtl  
    推开门,一股呛人的烟气儿扑鼻而来。两张木桌拼成的大会议桌旁,坐着四五个身穿便衣的警察。屋里暖气不足,众人都裹着厚重的大衣。听到推门声,不少人机警的看了过来,唯有首位那位中年人头都没抬。梁峰只觉的一股火气冲了上来,啪的杵在了会议桌前,硬邦邦的开口:“郑局,您找我?” ;ObrBN,Fu  
    kvG.?^ v  
    这语气可有点不善。主座上的男人冲身边几人挥了挥手,吩咐道:“你们先去准备,凌晨行动!” ]P/i}R:  
    rf+Z0C0WYi  
    一阵稀里哗啦的座椅响动声,在座几位同僚递次走出了门去,屋里只剩下两人,郑局指指面前的椅子:“小梁,你先坐。” )FN\jo!!.  
    iNr&;  
    梁峰动也不动:“郑局,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我不能答应。” wk#cJ`wG;  
    #mYe@[p@  
    像是早料到了这回答,郑局叹了口气,把手里夹的烟头按灭在了旁边的烟灰缸里:“小梁,这次围剿筹备的差不多了,你们队跟了嫌犯这么久,现在是紧要关头,该换换手了。” \%&):OD1  
    I?RUVs  
    “换手?”梁峰嘲讽一笑,“从没听说过临阵换将的。张亮、邓涛他们熟悉这边的环境吗?知道牙子沟那伙人的根底吗?我们队跟了半个月,为的就是今天!郑局,这事儿可不是儿戏。” {53|X=D64  
    ,FwpHs $A  
    郑局脸上焦虑的神色更重了些,手指嘣嘣叩在木桌上:“梁峰,这是命令!” g/frg(KF  
    RN&6z"|jR  
    “是乱命!”梁峰猛地跨前一步,双手按在了桌上,“甭管哪路神仙来打的招呼,他们都不了解这边的情况!郑局,这可是咱们分局今年最大的案子,如果因为这个狗屁命令出了差池,一切就全毁了!” *q"1I9zvT  
    @/,0()*dL  
    这话戳中了郑局的软肋,他的手指一僵,有些恼火的蜷了起来。太熟悉老上司的脾性,梁峰眼睛一亮,立刻抓住了机会:“谁的命不是命,凭什么我的就更金贵?郑局您也清楚,我从警九年,是您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到这个位置的。多危险的事儿咱都经过,没理由因为那些人多嘴,就把计划都打乱了!郑局,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啊!” + }$(j#h  
    OLo?=1&;;  
    窗外刮起一阵呼呼的北风,破旧的窗棱在狂风的推搡下格格作响。沉默了半分钟,郑局终于叹了口气:“你小子皮可给我绷紧点儿,一定不能出漏子!” MOPHu O{^  
    fr'DV/T  
    梁峰脸上绽出一抹明锐的笑意,利落答道:“您放心!” fZoQQ[s  
    8DX5bB  
    就在一个月前,京郊国行分行发生了一起恶性抢劫案。五名持槍歹徒闯入储备中心,抢走了当天准备出库的几百万现金和储备金条,造成两人死亡,七人重伤的特大恶性案件。这群亡命之徒作案缜密,留存的线索极为稀少,手段又过于凶残,立刻引来了公安厅的重视。由于辖区所在,梁峰所在的西城第四大队也参与了案件侦破,经过大半个月艰苦排查,成功锁定了那群狡猾的暴徒。 *eGG6$I  
    k[)/,1  
    确认了消息,总局立刻安排部署,于前天潜入牙子沟村附近,准备收网。苦熬了一个月,此刻正是梁峰和四大队发挥作用的关键时刻。谁料一道命令下来,差点把他逐出了此次行动。而下达命令的人,还真让他骂娘都骂不出。 _0BQnzC=  
    &@FufpPw/  
    那是他二叔,亲自跟闫厅长打的招呼。 4 |bu= T  
    yuC|_nL  
    作为一个地道的红三代,家里出过两位将军,四位省部大员的标准红贵。梁峰梁大少没有从军,没有从政,也没有从商,而是出其不意跑去从了警。这事儿一直让家里的大人们耿耿于怀。丢不丢人还是其次,安不安全才是最让人头痛的问题。为这个,家里没少给他施压添乱,想要逼他离开警队。谁想这小子一根筋的犯拧,非但没认输,还实打实的凭本事爬到了大队长的位置。 Ii# +JY0k  
    %k<+#j6ZH  
    有了成绩,上面多多少少就变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再混个几年,转干当个局长,或是朝公安厅发展,也不枉来警界混这一遭。可是宽容不代表放纵,再怎么心大的家长,也没想到梁峰居然能卯上这么大一个案子。 #0?3RP  
    ;66{S'*[  
    这哪儿行啊!持槍暴徒是闹着玩的吗?! BNe>Lko  
    J:J/AgJuH  
    电话直接就送上了总厅案头,也亏得梁峰瞒得严实,挨到了收网时刻,又碰上自家老上司郑局帮衬,才勉强留了下来。不过他心底也清楚,有这一遭,以后怕是难接触这样的大案要案了吧。 ~k%XW$cV  
    4]FS jVO  
    “梁队!成了吗?”快步走进埋伏点,一个声音立刻追了上来。 f:t j   
    2I|lY>Z  
    梁峰冲自家队副笑了笑:“当然能成。原计划,凌晨3点,咱们从西门上。” 65nK1W`i  
    ~!M"  
    “太好了!”宁刚重重呼了口气,“我们还以为这次要被挤出去了呢,局里那群抢功的狗崽子!” AQ0zsy  
    @+1AYVz(k  
    队里知道他身世的可不多,多数人还以为有谁想撬四大队的墙角。梁峰笑了笑,也不解释,吩咐道:“这次的主谋姜坤鹏可是有案底在身的,又有从俄罗斯走私来的槍支弹药,据线人汇报,他们还弄了几样危险性极高的大家伙。不清楚是手|雷还是炸|药包,大家行动时一定要小心!” }u1h6rd `  
    bN6i*) }  
    “放心,头儿,我们已经核对过七八遍了!”下面立刻有人回道。 gLY15v4?  
    .4l cES~  
    “多少遍也不多!”梁峰绷紧了面孔,“再给我对一遍程序,确保配合到位!” >3*a&_cI=k  
    =**Q\ Sl  
    众人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案子是大案,危险系数自然也高的吓人。四大队这次可是拼上了全副人马,万一出点纰漏可就麻烦了。仔仔细细又把进攻点确认了一遍,梁峰吩咐队员检查彼此身上的装备和防弹衣。 OO'zIC<z  
    24 .'+3  
    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梁峰掏出来扫了一眼,立刻挂断了电话。然而追命连环CALL并没有停下的意思,每隔几分钟就来一次拨叫,短信也没断。梁峰干脆利落的关了机,宁刚啧了一声:“怎么,凑一块儿查岗了?” ?o`:V|<v  
    9Fw NX  
    梁峰这小子,一身刚硬正气,干的又是刑警,却是个十足十的花花公子、猎艳圣手,脚踏几条船都是常有的事儿。别说四大队,局里都快人尽皆知了。不过这次还真不是女朋友们的电话,梁峰打了个哈哈:“羡慕了?回头也给你介绍个。” 6y "]2UgQk  
    e+<|  
    被反将了一军,宁刚老脸一红:“老子可是有主儿的,无福消受!” +~* e B  
    2G<XA  
    宁刚妻管严的事情大家也心知肚明,房间里立刻传来几声闷笑。过于紧绷的气氛稍稍和缓了些,梁峰笑了笑,一摆手:“我去抽根烟,你们继续。” tv Zq):c  
    ;JMmr-@  
    说完,他信步走出了房间。为了安全,小院里根本就没开灯,又黑又冷,只能听到风声呼啸。站在背风处点了根烟,梁峰狠狠吸了口。看来这次篓子捅的有点大,刚刚那几个电话是王叔叔打来的,那可是老爷子身边的贴身警卫员。这是上达天听了,也不知家里哪个把事儿捅到了老爷子那里。其他人都好说,但是他打小就在老爷子身边长大,还真不敢让他老人家操心。看来这次任务结束后,警察差不多也要干到头了。 Jl6lZd(Np  
    bR1Q77<G\  
    “梁队。” ;)SWwhQ  
    ;@:-T/=  
    身边突然传来个声音,梁峰循声望去,发现是在院里守夜的小宋。新人,刚刚进四大队半年时间,用他们这些老警察的话讲,毛还没蜕干净。也正因此,给他安排了个守夜的任务,凌晨行动时,估计要留在外围。不过即便如此,小宋的脸也有些发白,嘴唇抿的很紧,手时不时会抽动一下,像是想确认挂在腰间的槍套。 +G\i$d;St  
    u#`51Hr$  
    把烟头弹在了地上,一脚碾灭,梁峰笑了笑:“紧张?” aL&9.L|1 g  
    N7KG_o%  
    一下被戳破了心思,小宋立刻摇头:“没,我就是……” dc_2nF  
    )]LP8 J&  
    没搭理这小子的辩白,梁峰问道:“有女朋友吗?” ic4hO>p&  
    Dd,i^,4Gj  
    被问的一愣,小宋吭哧了两句才答道:“谈,谈过一个。没成……” +WKN&@  
    L "'d(MD  
    UR S=1+  
    “这就跟泡妞似得,熟能生巧。如果门前就怵了,估计要自己撸一辈子。放胆子上!招子要亮,动作要快。最主要的,活儿要好。”梁峰嘴角一挑,扔了句荤话出来。 =;F7h @:  
    Ra6}<o  
    小宋的脸立刻胀成了块大红布,不过那根紧绷着的弦儿也松了不少。他咬了咬嘴唇,小声道:“梁队你们也小心……” C rl:v8  
    {t.S_|IE  
    “行了,哪有你操心的份儿。”梁队伸手胡噜了一把对方头顶上的大棉帽,“站好岗,等会行动。” 6#.9T;&  
    bE@Eiac  
    扭头看了眼院外的天空,夜色依旧浓稠,月朗星稀,安静的吓人。刚刚堆起的那点笑容消散不见,梁峰抬脚向屋内走去。 [ wnaF|h  
    Zz]/4 4t  
    一小时后。 hy@b/Y![M  
    O(9*VoD  
    细密的脚步声在狭窄的巷道内响起,紧接着,“哐当”一声巨响划破夜空。厚重的大门被破门锤砸开,向内倒去,村里的狗子们齐齐吠了起来。在这狂乱的犬吠声中,三队人马同时闯入了小院,槍声响起。 Xy`'h5  
    `B:hXeI  
    一个、两个、三个……房间内的灯泡昏暗,子弹嗖嗖划过耳边,在这样混乱的环境下,梁峰依旧在点算着人头。五名匪徒,带上没有参加行动的两个马仔,共有七人。这可不是平房,上下楼六间房,如果漏了哪个,是要出大麻烦的。 ^<uQ9p^B  
    o*"Q{Xh#Qd  
    然而刑侦队的干员们可不是白给的,从破门而入到扫平两层楼只花了两分半钟,七个人就已经全数被按倒在地。宁刚反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凑到了梁峰身边:“头儿,搞定了!” QC&,C}t,  
    U[OUIXUi  
    比想象中的顺利,梁峰轻轻舒了口气,站直了身体:“去二楼查查看,钱和金条一样都不能少。” *UXa.kT@  
    +(z[8BJl  
    “放心。”宁刚大踏步向楼上跑去。 l<<9H-O  
    ~O!E&~  
    梁峰的目光扫过满地狼藉,七个罪犯已经被陆续拉了起来,大部分脸上都沾着血,还有两个已被击毙。他的目光突然僵在了一个仰躺在长发男人身上,等等,那人根本不在他们的资料里! 0I do_V  
    *J >6i2M,u  
    “不好!”心里咯噔一下,梁峰拔腿跑了起来。房屋结构早已确认,上面也有几队人查过两遍,不可能漏掉什么人。如果有人藏了起来,唯一的可能就是躲在了没有记录在结构图的掩体之中!他刚刚冲入小院时,曾经看到地上有扇虚掩着小木门,就在……就在大厅东墙外! F1L[C4'  
    OECVExb@eH  
    “梁队!” Pj_DI)^  
    rusYNb1J  
    背后,有人叫起了起来,然而梁峰根本没有听到,在正前方破损的玻璃窗外,有一个模糊的黑影举起手臂,做出了想要抛投的动作。他拿的是什么?炸|弹?还是手|雷!如果让歹徒把爆|破物扔进房间,局势会立刻就会逆转,大厅里聚了太多人,队员们的生命,还有这次的行动…… i70\`6*;B  
    R6:m@  
    疾风在耳边呼啸,他纵身跃了起,扑向那扇窗子。哗啦一声,玻璃粉碎,梁峰迎头撞在了那人身上,两人瞬间失去平衡,滚倒在地。一枚椭圆形的金属物脱手,掉落在身侧。 Uz[#ye  
    hd[t&?{=  
    那是枚已经拉开了保险栓的手|榴|弹! 9C7HL;MF  
    s8qpK; O  
    太迟了!幸好! PlT_]p  
    Ke]'RfO\  
    两个念头同时涌上,没有闪躲的时间,手|雷在他面前炸裂开来。 @`Dh 7Q  
    ~?)y'?  
    剧痛传来,只是几秒,梁峰的视界被一片黑暗笼罩。 B(6*U~Kn%  
    tL1\q Qg  
    =NnG[#n%  
    作者有话要说: t("koA=.  
    嘿嘿嘿,没想到是梁大少吧XD $ 9E"{6;@  
    大家还记得这位人生导师咩?=w=
  • 板凳
    歌万阙 (管理员)
    第2章
    第二章 .u ikte  
    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窜上,梁峰闷哼一声,醒了过来。脑袋里昏昏沉沉,浑身骨头就跟被压路机碾过似得,腹内还戳着把刮骨钢刀。太他么痛了!饶是受过几次重伤,也没尝过这样的滋味。咬紧了牙关,梁峰想要撑过这阵儿,然而疼痛连绵不绝,简直能要了人老命。 /"`hz6rIv  
    >ryA:TO{  
    难道没给上镇痛阀吗?再也支撑不住,他撕开了快要黏在一起的干裂嘴唇,挤出声音:“护……士……” 6e\?%,H  
    )b]!IP3  
    也许是声音太微弱,并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唤。喉咙里燃起一把毒火,顺着食道滚落,灼烧心肺,绞痛感愈发猛烈。有那么一瞬,恐惧骤然袭上。难道他还没被送到医院?难道行动失败了,自己正躺在地上等死?不顾那让人疯狂的剧痛,梁峰猛地睁开了眼睛。 6B@e[VtG$  
    rlh:| #GTJ  
    眼前,是一片朦胧的浅绿。微风轻拂,纱帐摇曳,混合着中药和香料的味道冲入鼻腔。 F;`c0ja]  
    P-T@'}lW  
    愣了有那么几秒,梁峰才反应过来。那是一帘纱帐,看不出是什么材质,花纹精细,布料轻透,从头顶的雕花木板上蜿蜒垂落。他正躺在一张床上,巨大的木床,三面是木质围屏,正面挂着轻纱,把他包裹在幽闭的大床之内。 T&/ n.-@nk  
    >G!=lLyR  
    这是什么地方?  $L uU  
    o<lmU8xB=  
    脑袋嗡嗡作响,梁峰抬起手臂,想要撩开面前的帷帐。不知牵动了哪里,清脆的铃音乍响。 e^@ZN9qQ  
    P4yUm(@  
    “郎君!郎君你醒了!” 'C7R* P  
    Q}\\0ajS)  
    帷帐猛地撩开,一条纤瘦的身影冲了上来。那是个小姑娘,估计还不满十三岁。头梳双髻,一身标准的古装。还没长开的脸蛋上满是惊喜,双眸都闪出泪花。 "@VYJ7.1  
    ;lE=7[UJ3X  
    她的喜悦无需置疑,但是梁峰并不认识这丫头,更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他伸出手,想要了抓住对方:“这是哪儿,你是……” I__b$  
    rd%uc~/  
    他的话语没能说完,视线突然僵住了。半空中,一只骨节纤瘦的手悬在那里,白皙的要命,瘦长嶙峋,带着种难以形容的优雅和矜贵,微微颤抖。那不是他的手!这他妈是哪儿?究竟出了什么事! 40 u tmC  
    _nz_.w0H9  
    耳边传来惊呼,梁峰已经无暇搭理,怒火携着剧痛涌上,他眼前一黑,栽回到床上,再次失去了意识。 WPr:d  
    <<cezSm  
    *"_W1}^  
    PtQ[({d3R  
    “什么?梁丰醒了?”茶盏哐的一声砸在了案几上,引得下面跪着的侍女一阵瑟缩。端坐在案后的中年美妇面色铁青,愠声问道:“孙医工不是说没救了吗?他什么时候醒的?” l%Ke>9C  
    6:}n}q,V  
    侍女赶忙答道:“大概半个时辰前。梁家那小婢说梁郎君已经能汤药了,恐怕是缓了过来……” a"Iu!$&N  
    7]?y _%kT  
    那美妇攥紧了手指,心中一阵恼怒。没想到那病秧子居然能挺过这一遭,还在如此关紧的时候醒来,白白浪费了他们做下的手脚。现在当务之急是稳住人,别坏了儿子的大事。 sF :pwI5^  
    F> Ika=z,  
    思忖了片刻,她冷冷吩咐道:“让朗儿去探望一下。吩咐下人好好看顾我那侄儿,让他好好养病。” I _Lm[  
    &m36h`tM  
    能听出主母话里的意思,侍女连忙躬身,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那美妇也不起身,看着面前光洁轻巧的青瓷盏,冷哼一声。亭侯又如何?梁家两代无人任官,是该熄了袭爵的心思,为她这个外嫁妇做些补偿了。 p)Q5fh0-  
    $; _{|{Yj  
    “梁子熙竟然醒转过来了?”听到侍女传来的消息,李朗也是吃了一惊,心头立刻慌乱起来。没人比他更清楚梁丰的病因,如今非但没有达成目的,还赶巧碰上了雅集提前,怎能不让人惊慌。 $tW E9_  
    1+3-Z>^e  
    失措了片刻,他压住心中忐忑,跟在母亲的贴身侍女身后,向着客房走去。李家虽然不是钟鼎豪门,但是四世为官,祖上还出过一任太守,多少有些根底,房舍也算美轮美奂,雅致精巧。穿过两道回廊,他来到了偏厅门前。尚未进门,一股刺鼻的药味就飘了出来,李朗皱了皱眉,推门而入。只是一眼,他的目光就被斜倚在床榻上的身影锁住。 _?felxG[  
    :8bq0iqsV  
    因为重病,床上那人脸色煞白,眼底青黑,鸦色长发披散在身后,衣衫半掩,骨瘦如竹,衬得身形更为纤长瘦弱。然而如此病容也掩不去他的姿色,如画的眉眼多了几分憔悴,更让人挪不开视线。 7Cz=;  
    .1^ Kk3  
    心中嫉恨一闪而过,李朗堆起了笑容,快步走了上去:“大兄,你终于醒了!我已经派人去请孙医工了,少顷便到。” o@ ^^;30  
    :0%[u(  
    他的声音真挚,面带喜意,任谁看,都是一副关切模样。然而床上男子并无作答的意思,不紧不慢喝着碗中的粥水。这是他专门点的豆粥,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病,醒来之后,梁丰就执意要喝豆粥,还点名要小豆。先后吐了两回,还是大量饮用,就跟饿殍投胎似得。 v;z8g^L  
    mPPB"uQ  
    李朗也不见怪,温和笑道:“大兄,你也莫要太过忧心。服散昏厥乃是常事,只要散去药力就无大碍。你先好好养病,把那些俗事暂且放放。对了,听说你喝不进药汁,回头让蒹葭取些蜜饯来,冲冲苦味。药汤嘛,该喝还是要喝的。” 9_svtO]P  
    J<"Z6 '0v  
    一碗粥终于见底,那男子把手中的空碗递给了身侧婢女,淡淡道:“多谢三弟。” )iIsnM  
    leSBR,C  
    那人的嗓音不见往日清亮,多出一丝暗哑,却也无损声音悦耳。李朗用力压住心头恨意,笑道:“你我本就是兄弟,何必见外。现在身体最为重要,如果有什么需要,尽可吩咐蒹葭,她会安排。” sT iFh"8d>  
    rKOa9M  
    说着,李朗弯下腰,亲自为那人掖了掖锦被:“大兄,我知道你不耐烦吃药,不过身体要紧,不能由着性子胡来。” "IJ1b~j?  
    $@^\zg1n  
    亲兄弟也不过如此了。梁峰撩起眼帘,看了眼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微微颔首:“劳烦三弟了。” nip*Y@-F  
    ^f(El(w  
    不咸不淡又安慰了几句,李朗并没有说雅集提前的事情,温和笑道:“等到你精神好些了,娘亲也会来探望。暂且安心养病吧。蒹葭,你这两天就跟在大兄身边,好好照看。” VJ&-Z |  
    $Sm iN'7;  
    那侍女乖巧的应道:“小郎君放心,奴婢一定好好照顾梁郎君。” [zP}G?(  
    1:DA{ejS  
    安排好了事宜,李朗不再逗留,起身告辞。留下的侍女蒹葭倒是不见外,自顾吩咐道:“绿竹,你去灶上看看汤药如何了。熬好的话,尽快取来,别耽搁了。” .;bU["fn)  
    B\=T_'E&  
    绿竹毕竟年纪尚小,愣了一下,偷眼看了看自家郎君,唯唯诺诺退了出去。蒹葭笑着把撩起的帷帐放了下来:“梁郎君,还是多歇息会儿吧,刚刚醒来,不宜太过劳神。” 8&+u+@H  
    Y nTx)uW  
    带着无可挑剔的姿态,床幔落下,隔绝了交流的空间。看着轻柔的帷帐,梁峰唇边掠过抹讥笑,躺回了床上。 &C9)%5 O)  
    0#Q]>V@rO4  
    上次昏迷后,他做了一个相当漫长,且古怪至极的梦。梦中,出现了一些人和事,有些模糊,有些清晰。梦里的主角,是个名叫“梁丰”的世家子弟。家祖名唤梁习,官拜大司农,位列九卿之一,受封“申门亭侯”,邑百户。这些官衔有多重,梁峰并没有直观概念,但是可以肯定,梁家算得上名门。可惜梁习为人太过清廉,家资不丰,儿子、孙子又陆续早逝,没能成为新的豪门。到了梁丰这一辈,梁家已经只剩个空头爵位了。 9w0v?%%_  
    +WR'\15u   
    因为连年战乱,朝廷有意削除一些官爵,如果梁丰再次无法任官,这个“亭侯”爵位估计是保不住了。因此梁丰才抛下幼子,前往上党郡县参加三年一度的“九品官人考评”,谋求一个官位。 5Em.sz;:8  
    -~~R?,H'Z_  
    他落脚的地方,正是姑母梁淑所嫁的李家。李家是上党铜鞮李氏别支,郡望怕是还比不上梁家,梁淑的幼子李朗正巧也要参加此次品评,于是殷切接待了这位表哥。可惜还没住上几天,梁丰就重病昏迷,直到今天才醒了过来。 ;u';$0  
    ]w-W  
    只是醒来的,换了一个芯子。 S?'L%%Vo  
    IK4(r /  
    梁峰不是个历史迷,也不清楚那些繁复的细枝末节。但是梦里的东西告诉他,封梁习的那位皇帝姓“曹”,而当今的帝王,复姓“司马”。加上九品中正制,再怎么浅薄的历史常识,也能得出一个答案,这里是西晋,上承三国乱世,下启五胡十六国的短命王朝。 ]E.FBGT  
    ND e FY  
    他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换了一个陌生的身份。借尸还魂吗? IY}GU 2#  
    (YPG4:[  
    从深夜的京郊到一千多年前的古代,任何神智正常的人都会心存疑虑。然而梁峰干得就是刑侦,不需要多看,他就能分辨出身边这些人,这些物件的真实性。再怎么奢华的影棚,也做不出这样的效果,更别提他换的那个皮囊。这他妈可不是个玩笑! vON7~KA  
    `'(@"-L:7  
    深深吸了口气,混杂在香料中的苦臭药味浸入心脾。梁峰把脑中那些繁杂的东西压了下来。弄不懂的事情,就先放放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楚“梁丰”的死因。他会上这个身,估计不是偶然。是谁害死了这个身体的原主?没能达成目标,凶手是否还会继续行凶?他们的作案动机又是什么? fgo3Gy*#  
    &=Y%4 vq  
    被锁在了这具残躯内,甚至脑中的记忆都混乱了起来,但是梁峰无法放手,任原本的自己泯灭消失。瞥了眼守在外面的侍女,他缓缓合上了眼睛。 :.-KM7tDI1  
    "x:-#2+h  
    WdJeh:h  
    作者有话要说: .o<9[d"  
    双更完毕!是不是棒棒哒>_< kMa|V0  
    关于标题:簪是绾住发髻的簪子,缨则是固定头冠的丝绦。古代百姓是没有资格戴冠的,因此簪缨也就指代那些高官显贵。
  • 地板
    歌万阙 (管理员)
    第3章
    第三章 .=Oww  
    “梁郎君,喝了这碗药,就能饮豆粥了。”蒹葭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汤,笑容盈盈的递了上来。 zJW2F_  
    )Jk$j  
    梁峰面无表情的接过药碗。前天那个姓孙的医工就来过了,围着他啧啧称奇老半天,又重新诊了脉,开下一大堆中药。有李家的侍女守着,不论这药是好是坏,都必须要喝。梁峰倒也不挑剔,想来他们也不会蠢到直接在药里做什么手脚。后面的绿豆水,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SyI~iW#Y1  
    &8l?$7S"_/  
    端起碗,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冲天灵盖。煎煮的中药简直能要了人老命。梁峰一咬牙,闭气干了那碗又酸又苦的“良药”。 tt2 S.j  
    lSaX!${R'T  
    “郎君,快含含蜜饯!”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小婢女赶紧把一小块杏脯塞进了梁峰嘴里。 y3 b"'-%  
    ]tT=jN&(  
    这东西甜度不够,但是好歹能压压那股子恶心劲儿。好不容易缓过了气,他端起豆粥,慢慢喝了起来。 1}Q9y`65  
    [pEb`s  
    见状,绿竹吁了口气:“幸亏有孙医工在。郎君以前服散也没出现过此种症状啊,吓死奴婢了!要不郎君以后就别服散了……” rf|Nu3AJ  
    v JGH8$%;,  
    蒹葭轻笑道:“只是没能好好行散,寒食散还是要服的。前段时间,郡城里刚刚传来伤寒症发的消息,死了好几户呢。” u8KQV7E  
    ~mt{j7  
    绿竹的脸色立刻就白了。世人都知道伤寒酷烈,国朝早亡之人,十之七八都是殒命于伤寒恶症。而寒食散,正是抵御伤寒的良药。一剂起价就是三千钱,除非阀阅豪族,寻常人就算想服,也是服不起的。更别提这散剂还有“神仙方”之称,服用之后能让人精神焕发,神思敏锐,深受贵人们喜爱。只是服散之后,必须要按照规矩“行散”,化解药力。所谓“寒衣、寒饮、寒食、寒卧、极寒益善”,方能安然无恙。此次郎君的昏厥,恐怕就是散力未能发散,才惹出的祸患。 b<4nljbx  
    '}(>s%~  
    小姑娘娇娇弱弱,心肠倒是不坏,更是慕煞了自家郎君。犹豫了一下,她柔声说道:“以后奴婢一定好好照应,帮郎君行散。” jQm~F` z  
    0j4n1 1#  
    蒹葭勾起唇角:“没错,以后绿竹妹妹还是要小心伺候才是。” :{)uD ;  
    >'q]ypA1  
    绿豆粥不一会儿就喝了个干净,梁峰把空碗递给了绿竹,向后斜倚在了床上的乌木凭几上。目光扫过那位尽职尽责的侍女,在心底冷笑一声。行散出了问题?恐怕不是吧。 -r<8mL:yW  
    j>;1jzr2}  
    虽然脱离了危险期,但是这两天梁峰体内的症状依旧相当严重。腹痛,呕吐,神经性头痛,还有肠胃里肆虐的绞痛,无一不在折磨他的神经。不过这些还是次要,指甲上的那些两毫米左右的白色横纹,才是让人警惕的东西。 (0Br`%!F  
    /iM1   
    这玩意在医学术语中被称作“米氏线”,通常出现在重金属中毒的患者身上。梁峰从警多年,见过不少因农药或是老鼠药中毒的受害者,对这样的表症再熟悉不过。而引发中毒症状的,恐怕就是蒹葭所说的“寒食散”。 Y% \3N  
     0LL65[  
    说“寒食散”可能大多数人都反应不过来,但是换个说法,就不一样了。“寒食散”又名“五石散”,后世只要提到魏晋名士,十有八九都绕不开这种药物。经过数代名士推广,五石散在魏晋盛极一时,可以说是大多数贵族的必备药剂。然而甭管那些文人雅士怎么吹捧,在梁峰看来,这就是一种软性毒|品,能够短时间内让人亢奋,同时出现成|瘾症状和多种并发症。 )e'F[  
    Z T*}KJm  
    既然是上流社会通用的软性毒|品,就不可能突然出现严重问题。他现在的状况明显是砷中毒。作为一个经常服散的世家子弟,梁丰和他的婢女应该很熟悉行散方法。突然出现这种急症,并且在体内形成严重病理反应,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调换了散剂里的药物成分。如果突然把含有砷化物的药剂调大剂量,后果自然相当严重。 DFQ`(1Q  
    S@3`H8 [  
    这样的下毒手法,称得上巧妙了。就算梁丰真的一命呜呼,大部分人也会觉得是服散出现了什么问题,不会把它联想到谋杀上。而寒食散价格高昂,又是梁丰自己准备的,想要替换,恐怕不那么容易。 oY0b8=[  
    \8<[P(!3  
    没有错过那位李府侍女唇角的冷笑,梁峰嘲弄的笑了笑,还真是杀鸡用牛刀。他收回目光,冲绿竹说道:“叫阿良和燕生进来。” f/8&-L  
    h%u!UHA  
    梁家虽然已经有衰败迹象,但是出门在外,总不会只有一个婢女在身边照看。阿良和燕生正是贴身伺候的两位管事。一个负责车马,一个掌管内务,都是梁家的荫户,很得梁丰信任。 5EQ)pH+  
    ]!sCWR  
    听到吩咐,绿竹利落的转身出去叫人。蒹葭愣了一下,却没有开口。虽然主母有命,让她盯着这位梁郎君。但是身份有别,人家使唤自己的下仆,还真容不得她插嘴。 F%$q]J[  
    oqh@ (<%  
    不一会儿,两个男人跟在绿竹身后,走进了房间。梁峰并未马上开口,而是仔细端详起了两人。只见其中一个矮壮敦实,皮肤黝黑,神色有些激动。旁边个子较高,年纪稍长的那个,则堆出一脸喜意,眼帘稍稍低垂,显得十分谦恭。 Kgi`@`  
    kZG; \  
    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一遭,梁峰淡淡问道:“阿良,这次到上党郡城,一共带了多少人?” qonStIP  
    FIfLDT+Wh  
    没料到主人会问这个,黑壮的车队管事愣了一下,立刻答道:“郎主,这次出行,包含绿竹在内,一共有十二个下人,还有三辆车,都在后院待着呢。你要用吗?” W&cs&>F#  
    --"5yGOL  
    梁峰道:“现在不用。你好好约束下人,让他们规矩一些,不要给姑母添麻烦。” 9v;[T%%  
    )K]p^lO  
    此话一出,屋里众人都松了口气。原来这位主子晓得自己生了重病,害怕不能约束下人,在姑母家失了颜面。 k)D5>T  
    %7`eT^  
    蒹葭笑道:“梁郎君如果需要用人,也可跟奴婢说。主母吩咐奴婢好好照看郎君,这些俗事,无需挂心。” Lz_.m  
    0[d*Z  
    梁峰没有搭腔,转向燕生,继续问道:“钱呢?还剩下多少?” ndDF(qHr  
    q>K3a1x  
    这问的就有些露怯了。燕生为难的看了一眼杵在那里的蒹葭,含混答道:“还有大约两万钱……” eB9&HD:  
    w{_g"X  
    身为亭侯,只带两万钱出远门,简直称得上寒碜了。梁峰却没有羞愧的意思,颔首道:“去取一万钱来。这次突然生病,劳烦姑母和三弟挂心,求医用药的花销,还是我来才好。” 4noy!h  
    /CyFe<t  
    真是穷讲面子,白瞎了这副出众容貌。蒹葭压下心底的不屑,劝道:“梁郎君太见外了,这些钱奴婢要是收了,才该被主母责罚呢。而且郎君出门在外,还是要有些钱傍身才好。” 2 #yDVN$  
    Tr}XG  
    这是大实话,就算让那十二口人吃风,也不能让主子受半点委屈啊。更何况还是这种重病的关紧时刻,更不该大手大脚的花销。 *PFQ  
    tUOY`]0  
    谁料梁峰却摇了摇头:“没关系,这次出门,我多带了几剂寒食散。既然郡城有人发病,就把散剂都卖了吧,应该也能换些钱。” ;<T,W[3J  
    3:#6/@wQ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拿寒食散换钱?这也太丢人了!谁家买了寒食散不吃,还拿去卖啊?然而梁峰并没有改口的意思,漆黑的眸子锁在了燕生面上:“还愣着干什么?” +3XaAk  
    tmBt[  
    这声催促,让燕生的身体猛然抖动了一下,他结结巴巴说道:“换,换钱?这……这未免太不成样……” m}D;=>2$  
    CGK]i. N  
    “既然我重病无法服散,自然可以转卖给他人,有什么难办?快去把寒食散取来,我记得那些散剂也是名家所出,由孙医工检过,就拿去卖了吧。” nIL67&  
    *]R5bj.!o  
    燕生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这……这……” O<|pw  
    IaO R%B g  
    看着那家奴汗流浃背的样子,蒹葭猛然醒悟过来。糟了!当初那些礜石粉末可是她亲手交给燕生的。寒食散贵重无比,只要拆过封,就能看出端倪,更别提送给医工检验,如果查出散剂有异,可是惊天大案! stW G`>X  
    K8 [Um!(  
    想到这里,她赶忙挤出笑容:“郎君,卖寒食散实在有失体统。真的无需如此,只要我禀报主母,一定……” g2==`f!i  
    +hispU3ia  
    梁峰没让她说完,突然用力拍了一下床榻,提高了音量:“怎么?我的话都不算数了吗?寒食散在哪里?!阿良,派人去搜他的卧房!” 6;s[dw5T  
    v{"yrC  
    这声怒喝瞬间击破了燕生的心理防线,他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哆哆嗦嗦求饶道:“郎君!小,小人一时鬼迷心窍,求郎君饶命……那寒食散,那寒食散……”慌乱之中,他偷眼瞥了下蒹葭,被对方目中凶光一吓,狼狈的低下头,“那寒食散被,被,我偷偷卖了……” ?tqJkL#  
    XHJ` C\xR  
    “你这刁奴!是以为我必死无疑吗?”梁峰怒喝一声,俊美的面孔都有些扭曲,“把他拖出去,杖责!给我狠狠的打!咳咳咳……” ]=i('|YG  
    BAvz @H  
    咆哮声被剧烈的咳嗽打断,梁峰半蜷身体,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绿竹这时才醒过神,惊呼一声扑了过去。阿良则气得黑脸通红,一把抓住燕生的衣领,往外拖去。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板子声和哭叫声。 1$C?+H  
    Z1 ($9hE>  
    怎么一会功夫就发展到了如此情形呢?眼看屋里乱成了一团,蒹葭不由面色大变,慌乱说道:“梁……梁郎君……你别生气,我去,我去找小郎君来……” 0m> 8  
    %-K5sIz  
    这已经不是她一个侍女能处理的事情了,蒹葭草草行了个礼,逃出房去。绿竹的眼泪都下来了,哭着扑在梁峰身前:“郎君!郎君你莫动怒!身体要紧……” n=$ne2/  
    P?|\Ig1Gk  
    戏已经演到位了,咳嗽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停下来的。梁峰用力调整呼吸,想要止住肺部的骚动,挣扎着抬手,点了点一旁的水壶。绿竹倒也懂事,立刻跑去倒水。虽然咳的头昏脑涨,梁峰心中却一片清明。 ae@!M  
    &&LB0vH!J  
    他果真没有猜错。 r7?nHF  
     qbS6#7D  
    想要投毒,必须有条件弄到五石散的配料,并且买通掌管药剂的仆人,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梁丰手下统共就那么几个人,绝不可能跳过管事。也就是说,这两人中,必定有一个心怀鬼胎。 $YY{|8@kjv  
     !=*8*?@  
    所以从两人进门那一刻,梁峰就已经开始观察。阿良的紧张很真实,回答也相当干脆,不是那种爱动脑子的类型。燕生的笑容就虚伪了很多,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根本不敢抬头直视自己,拳头也不由自主攥紧,情绪紧张。这表现可不太对头。要知道,这些仆役的身家性命都要依靠梁家,如果主人突然出了问题,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这种探望重病的关键时刻,连头都不敢抬,怎么也不成样子。 ew dTsgt'  
    BaIuOZ@,  
    有了这个判断,梁峰才突晃一枪,提到要卖寒食散。这当然会戳到燕生的软肋。一般而言,跟受害者关系亲密的投毒者,都不会一次下药过重。为了自身安全,他们更倾向于分几次投放毒|药,造成慢性病的假象。因此那几剂寒食散很有可能都被动了手脚。等到梁丰病发之后,燕生多半不敢留着物证,就算没来得及销毁,也绝不敢拿来,送给医生验看。慌乱之中,谎称卖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_Ds,91<muQ  
    W1)<!nwA  
    这可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偷窃如此贵重的东西,主人恐怕有百分之百的处置权,处死都没什么大问题。然而梁峰只是让人把他拖出去打,这不但是杀鸡儆猴,更是想钓一钓他身后的大鱼。就看那位演技拙劣的李少爷,会如何反应了。 VMJaL}J]  
    ]' Ho)Q  
    温热的汤水凑到了嘴边,梁峰费力咽了一口。灼痛感没有丝毫减退的迹象,如同利刃狠狠剐剜着他的咽喉。砷中毒可不是玩笑,每天大量服食煎煮过的绿豆,也只能减轻些症状。然而不离开这里,病就没法好好治疗,一定要先想办法离开才行!身形一晃,梁峰再也支撑不住,跌回了床上。 ~$[fG}C.K  
    8c9<kGm$E  
    kRX?o'U~C  
    作者有话要说: >D~8iuy]8.  
    换了个封面,是不是美美哒=w= $2i@@#g8  
    感谢青临同学滴小封,用力啃一个~ lic-68T  
    然后跟所有认出梁少的人搭爪,惊喜吧XD LJ@r+|>  
    >s"/uo  
    看到有人问,解释一下。 vZ srlHb  
    雅集就是古代文人吟咏诗文,议论学问的集会。比如著名的兰亭集序,就是兰亭雅集时诞生的杰作。 q<z8P;oP^  
    至于亭候,是列侯中的最末一等。列侯有封国,按封区户数所拥有的土地数量和产量征收地税,供其享用,称食邑。在封国无治民权。列侯封国大小不等,大者相当于一个县,称侯国;小者为一乡、一亭。因而以其封国食邑的大小封县侯、乡侯、亭侯三等,并以其封地为名号。比如关羽的汉寿亭侯,就是封在汉寿,爵位亭候(而不是汉 寿亭候这样断句XD)晋时改五等爵,亭侯为第五品。再简单点说,就是皇帝分了一个百户大小的村子给他,这村里的税收算亭候本人的工资这样吧。 Tt{z_gU6  
    绿豆对砷中毒确实有一定效果,可不是纯粹的“土法”。不过小说之言,大家不要太当真啊=w= m0v .[61  
  • 4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4章
    第四章 Mth`s{sATa  
    `m;"I  
    “什么?燕生被杖责了!”听到蒹葭的禀报,李朗脸色大变,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他招了什么吗?” P| P fG=  
    SOQ-D4q  
    “没有!”蒹葭连忙答道,“我在一旁盯着呢,那贱奴只说把寒食散卖了,没有说其他。” 1S]gD&V  
    n.6 0$kR`  
    “那就好,那就好……”无意识的重复了一遍,李朗大大舒了口气,旋即又警醒过来,“不行,一定要让他闭嘴才行!” K-k.=6mS  
    h)l&K%4;  
    不敢耽搁,李朗带着蒹葭和几个贴身奴仆,急忙向偏院赶去。一进院门,就见一个男人被按倒在地,粗重的木杖啪啪打在肉上,脊背早就一片血肉模糊。燕生连嗓子都喊哑了,早就神智模糊,如今看到李朗一行人,忍不住喊了起来:“小郎君!小郎君!救……” E(3+o\w  
    \g:qQ*.  
    “你这贱奴!给我掌嘴!”李朗一声断喝,截断了对方的话语。他身后的长随如虎似狼扑了上来,尺余宽的短杖抽在燕生嘴上,只是几下便牙齿乱飞,污血满地,也把那些见不得人的话打回了肚里。 2{]S_. zV  
    2T(,H.O  
    这样的重手,肯定是留不下活口了。李朗重新迈步,走进了房间。此刻屋里的药味更重了些,床榻上那个俊美的男子佝偻着身躯,低咳不停,就像被狂风骤雨摧残过的梅枝,再多一点风雨,就要花落遍地。 QDgEJ%U-  
    |od4kt  
    心底突兀生出一点难以言说的快意,压过了原本的惊慌。李朗走上前,在床沿边坐下,柔声道:“大兄,莫生气。那等污浊贱奴,打杀即可,犯不着伤了身体。” H0b6ZA%n  
    vV\F^  
    “不行……他一定还谋了别的钱财,让他招出来……”梁峰边咳边说,这到不全是演技了,实在是身体状况太差,咳的停不下来。 K9O,7h:x  
    [g h[F  
    李朗皱了皱眉,梁丰之前可没这么在乎身外物啊,难道是生病病糊涂了?他对蒹葭使了个眼色,说道:“放心,我会差人去搜他的房间,一定把银钱都追回来。” L8w76|  
    KgTGxCH  
    蒹葭意会,扭头对下人说了些什么,有人快步走了出去。看来这是要找人收尾了,梁峰心底冷笑,一上来就灭口擦屁|股,幕后指使是谁,昭然若偈。只不过原主那些含混的记忆里,对这个表弟观感似乎还不错啊,为什么这人模狗样的家伙会突然下毒手呢? ,dj* p ,J  
    e]*=sp!T  
    脑子里转了两转,梁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没想到……这些下奴也敢如此欺我……咳咳!三弟,这次品评……咳咳咳~~” EfBVu  
    vXM/nw|5  
    这具躯壳里,最鲜明的记忆,就是九品官人考评。清晰到近乎执念。梁峰干脆把它扔了出来。 ^Im%D(MY  
    Q#ZD&RZ9.  
    听到“品评”二字,李朗的面色有些变了,状若关切的拍了拍梁峰的后背:“大兄莫急。品评三年就有一度,错过了今年,往后还有机会。身体不适还强要参加,反而会被中正官看低。这次来的可以王中正,若是被晋阳王氏擢为下品,以后仕途可就艰难了。你且宽宽心,养病为重。” 8K JQ(  
    2hwXWTSu  
    这是不让他参加品评了?梁峰用力喘了口气:“不行,我不甘心……” L^ #<HQ  
    7fW=5wc  
    李朗眉峰都挑了起来,继续劝道:“大兄,身体都垮了,要官爵又有何用。别忘了,荣儿还在家等你。” ~Ri u*<  
    Q(;B)  
    梁荣是梁丰的幼子,今年还不满四岁。梁丰父母皆已亡故,妻子又难产过世,家中唯有这个独子。李朗为了劝阻他参加品评,把小孩都搬出来了,看来是真不想让他去。 6`4W,  
    ,7fc41O3V  
    摸到了对方底线,梁峰像是放弃似得闭上了眼睛。 nc\C 4g  
    #?$'nya*u  
    看着对方颓然的模样,李朗松了一口:“我会让人清理院子,大兄你好好养病,如果有什么需要,蒹葭她……” 0n<(*bfW  
    (XG[_  
    “让她走。”梁峰眼睛都没睁开,低声喝道。 ULNAH`{D  
    rT sbP40  
    李朗一噎,旋即明白过来,这恐怕是被人看了笑话,恼羞成怒了。现在大局已定,没必要在这上面纠结,他立刻笑道:“那就让绿竹好好伺候着。有什么事,可以差她来找我。” ^`jZKh8)h  
    8pq-nuf|K  
    梁峰没有回话,眉间褶皱又深了几分。看了眼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表兄,李朗只觉的心中大石落定,悠然起身道:“你先歇息吧。绿竹,好好伺候你家郎君。” $nfBv f  
    wSJ]3gJM`  
    很快,不相干的人走了个干净,只剩下绿竹一人守在榻边。房间里安静了下来,疼痛也不再那么难以忍受。梁峰躺在床上,默默回想着李朗刚才的表情。他已经能够确定凶手,但是犯罪动机依旧摸不着头绪。那人不希望他参加品评?这里面有什么利害关系?难道说他参加了,会对李朗产生什么负面影响? l\=-+'Y  
    Oa}V>a  
    沉默了片刻,他开口问道:“绿竹,我能被擢为上品吗?” a:-)+sgHw  
    ,na=~.0R:  
    按理说,绿竹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就算再怎么机灵,也不会清楚这些官场上的事情。梁峰只是随口一问,然而她立刻咬住了嘴唇,低声答道:“当然能!郎君俊美无暇,风姿卓卓,当然该是上品!呜呜,都是奴婢没伺候好,若不是生病,郎君怎么会错过雅集?只要有郎君在,任谁都要被比下去的!” NO+ 55n  
    8R)D! 7[l  
    梁峰愣了一下,心底忍不住发噱。丫头,选官是看身家和能力好不好?跟帅不帅有什么关系?等等,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去拿面镜子来。” sR>`QIi(a  
    0Y6q$h>4  
    绿竹犹豫了片刻,才从外间捧了面铜镜回来,表情十分不忍的把镜子递到了梁峰面前,低声道:“郎君,你只是病了,等病好之后,容色就会好起来的……” d@D;'2}Yc  
    `j}_BW_  
    梁峰瞪着那面磨得明晃晃的铜镜,半晌没说出话来。这他妈叫容色不好?那容色好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铜镜清晰度不够,让镜中的影像有些朦胧,即便如此,那张脸也不是“英俊”或者“奶油小生”之类的词能够形容的,而是实实在在的“美”。多一份则艳,少一分则俗。然而这种精致的,偏向女性化的美并没有折损男性特质,反而构成了一种跨越性别的魅力。加之那副不堪罗绮的病弱身姿,更是让人见之难忘。 /Oggt^S  
    1A?\BJ"  
    原来真他妈有“面若好女”这种长相啊。梁峰简直被雷了个半死,不说自己原本华丽丽的胸肌腹肌,连脸都变成了这种祸国殃民的款儿,还让人活不活了?!然而雷归雷,刚刚猜不透的作案动机,现在总算有了答案。 |YE,) kiF  
    #j^('K|  
    绿竹说的不错。换成其他朝代,选官可能是拼文采拼才华乃至于拼爹,但是这不是其他时代,是“貌若潘安”、“看杀卫玠”的魏晋!是史书里会对帅哥长相大写特写,妹子上街扔果子追星的奇葩朝代。他好歹也追过几个学文史的妹子,当然知道姑娘们对魏晋名士的评价。 $/, BJ/9  
    0j{F^rph  
    就凭这张脸,加上一个“亭侯”的身家,只要不是草包一个,想来梁丰都会被考官青眼相待。而李朗并没有继承母亲的好容貌,面容平平的他在这位好表兄的衬托下,简直就是个悲剧。 C?w <$DU  
    B|Fl ,55  
    不对?梁峰皱了皱眉,这还不能构成杀人的理由,他想了想,轻声叹了口气:“如果我不幸身亡,荣儿……” uOG-IHuF  
    8NaL{j1`  
    绿竹一直在偷偷打量自家郎君的脸色,看他从震惊到沮丧,再到愁眉不展,还以为是被镜中的模样伤到了,此刻心痛的都快碎了,连忙安慰道:“郎君莫要忧心,只是行散不当,会好起来的。荣儿小郎君可只有郎君你一位至亲,就算是为了小郎君,也要快快好起来才是。” 83  i1  
    >&<<8Ln  
    好吧,最后一块拼图也齐全了。梁峰忍不住在心底苦笑一声,这作案动机,还真有够奇葩的。原本梁丰和李朗的利益冲突并不严重,但是今年突然决定要参加九品官人考评,让李朗心底出现了芥蒂。更重要的是,梁丰面临被剥夺爵位的困境,因此他对这次考评必然更加上心,这就让一同参加评选的李朗面对了严峻挑战。 tIGVB+g{F  
    y^mWG1"O  
    不想被表兄比下去,又无法正大光明的阻止他参加评选,下毒就成了一种必要手段。往更深处想想,如果梁丰死于毒杀,他的爵位估计会直接传给幼子梁荣,那时候就算朝廷有心削爵,也未必会对一个黄口小儿下手。这么一来,身为梁丰的姑母,梁淑和李朗就有借口以抚养侄孙为名,插手梁家的家务。要钱有钱,要名有名,岂不是笔划算买卖。 (Pk"NEP   
    S(>@:`=  
    一切犯罪都跟钱和性脱不开关系。然而仅仅因为一张脸丧命,简直冷酷到了滑稽。那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消散不见。梁峰的目光扫向窗外,院里的嘶喊声早就停了下来,燕生应该已经被拖下去了,不论是杖杀还是别的什么手段,灭口是肯定的了。那李朗呢?就这么让他得逞所愿? aE7u5 PM  
    CYPazOfj  
    苍白的唇角挑起一抹冷峻笑容,梁峰开口道:“叫阿良过来,我有些事要吩咐。” *3_f &Y  
    *%T)\\H2  
    zd*3R+>U'>  
    2gd<8a''  
    “你把燕生杖杀了?”看着跪坐在面前的儿子,梁淑柳眉微颦,有些出乎意料。 i<4>\nc  
    :M22P`:  
    “梁子熙突然发作,说要拿寒食散换钱。儿子怕燕生露了口风,才着人把他拖了出去。”李朗低声答道,“娘亲,那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w*/JK\Z  
    JJ/1daj  
    梁淑也想到了这点,沉吟片刻后,她冷笑一声:“无妨。一时半会儿,他还爬不起来,这次雅集势必是无法参加了。梁家的庄子还是其次,最重要的不能让梁峰在雅集上露面。少了他,其他家也未必有什么出色人物,想来你擢一个‘二品才堪’不算太难。有了六品的起家官,你才可能进入将军府任职。” y:[BP4H?y  
    %6NO0 F^  
    这里所说的将军,正是指宁北将军、并州刺史司马腾。如今诸王相争,陆陆续续乱战十年,打得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不论是洛阳还是邺城都纷乱不休,梁淑想的十分明白,诸王杀的你死我活,远在并州的司马腾并未参与,还保有不少实力。况且司马腾有着为人谦和,任贤用能的名声,不论今后如何发展,攀上这颗大树总归没错。 L bJtpwz>z  
    U,Z"G1^  
    可惜李家并非名门望族,李朗的父兄更是官职平平,轮不上“门地二品”的考评。如果不能擢取“二品才堪”,他们根本就摸不到将军府的门槛。现在司马腾正是用人如渴的时候,万一错过这次品评,等到三年之后,一切就都晚了。 |'V DI]p&  
    y4xT:G/M  
    李朗目中闪出火光,道:“只要没了梁子熙,我一定能擢取上品,不辜负娘亲的一片苦心!” DR k]{^C~  
    ^Yj"RM$;N  
    看着信誓旦旦的儿子,梁淑眼中闪过一抹欣慰。比起贪花好色的夫君和绣花枕头的长子,这个幼子可是她现今最大的依仗。李家不能再颓败下去了,如果无法出个清流官,几代下去,别说士族,他们就连地方豪强都没得做。她堂堂亭侯的女儿,下嫁李家可不是为了做一个农家妇的! 87QZun%  
    9 z5"y|$  
    等选了官,再收拾梁丰也不迟。梁家的家业,绝不能荒废在那个病秧子手中!梁淑暗暗捏了捏手掌,耐心叮嘱道:“王中正喜爱佛理,又精善音律。朗儿你这几日就别出门饮宴了,好好在家研习那几本佛经,琴谱。两日之后便是雅集,轻忽不得。” R* s* +I  
    N#(jK1` y  
    为了这次考评,李家确实花费了不少心力,李朗哪能不知。他郑重的点了点头:“娘亲放心!” c%|vUAq*  
    X^zYQ6t  
    没了梁子熙那个祸害,那群不学无术的庸才,他李仲明才不放在眼里。只要没有梁丰就行! r1i$D  
    |h5kg<Zgo  
    ;yF[2P ;  
    作者有话要说: #F_'}?09%  
    九品中正制名为九品,其实只有上下两品。因为皇家的缘故,没有一品,上品专指二品。被品评为二品,才能获得清流起家官,成为晋身高官的起点。而下品就只能拿到浊官,罕少能爬上三公九卿这样的高位。因此才有“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的说法。 5^)?mA  
    在二品这个区间内,又分上上、上中和上下三类,即“灼然二品”、“门第二品”和“二品才堪”。 8AT;8I<K  
    “灼然二品”只能是勋戚皇亲和高等士族这些顶级豪门的囊中之物,“门第二品”则是中等士族或依凭祖上官爵位居上品,算是地地道道的二品。至于“二品才堪”则是低等士族和地方豪强,并依靠自己的出众才华列入上品。 eY J{LPo  
    李家已经将近没落,所以求的也是“二品才堪”。而梁家曾出过一位大司农(九卿之一),又有封爵,按道理说勉强算“门第二品”,最差也该有个“二品才堪”。因此李朗才把梁丰视作眼中钉。 x!'7yx  
    Q]< (bD.7  
    关于司马家诸王乱斗的事情,大家知道个梗概就好。总之就是司马炎脑子不好使,觉得只有亲戚可靠,就把所有兵权分给了兄弟子侄。然后他蹬腿归天后,留下个傻儿子当皇帝(就是“何不食肉糜”的那位晋惠帝司马衷),惠帝的老婆贾南风弄权,为了排除异己搬汝南王司马亮做后盾,用完就杀,最后玩脱了。几位司马家的亲王开始了王位大战,史称“八王之乱”。 H76E+AY  
    不过这些背景看过就行,咱梁少不熟晋史,跟着他看这个世界吧XD LO"_NeuL  
  • 5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5章
    第五章 Nz}|%.GP"  
    “雅集提前了?”梁峰斜倚在凭几上,挑眉问道。 DhHtz.6  
    N=.}h\{0  
    阿良答道:“回禀郎主,应该是提前了。我今天在院里院外转了好几圈,打听到的消息都说王中正不喜欢拘谨,所以把雅集改到了明天,就在城郊那座渭山旁的溯水亭里。” y)IGTW o  
    \G]K,TG  
    接到命令,阿良不敢怠慢,立刻组织了几人去探听消息。别说,郎主说的法子还真管用,只是花了些小钱,就从那些掌管车马的下人那里探听了消息。几家众口一词,都说明日要前往溯水亭。还有几个消息灵通的,直言贵人不喜宅邸拘束,要在山畔举办雅集,品评诸家子弟。 C"(_mW{@  
    ykJ+%gla  
    这可比原主的记忆要提前了好几天,再加上李朗刻意封锁消息,就算他执意想要参加雅集,恐怕也会迟了。梁峰思索了片刻,突然问道:“那个溯水亭,靠近官道吗?” ~ 0av3G  
    ixg\[5.Q+  
    “渭山正在官道西侧,距离不远。”阿良对于道路最为熟悉,立刻答道。 av"Dljc  
    w' .'Yu6  
    “那就好。”梁峰开口道,“收拾好行装,别声张。等明天李朗出门后,咱们就上路,打道回府。” ShsJ_/C2  
    .vN)A *  
    绿竹惊讶的眨了眨眼:“郎君,你要参加雅集吗?你的身体……” \A` gK\/h  
    P>>f{3e.  
    “谁说我要参加?”轻笑一声,梁峰微微撑起了身体,“勉强算是,辞行吧。” C+DG+_%V*S  
    e og\pMv  
    {_rZRyr  
    ^tQPJ  
    隔日一大早,梁淑就目送儿子离开了李府。为了今天,李家上下都耗尽了心力,非但精心为李朗准备了衣衫头冠,还为他备上了名琴香炉,伶俐书童。让本来只有五六分容貌的李朗,也有了七八分的气度。只要在对答上不出大错,评个上品应该胜算颇大。  b$PT_!d  
    q/A/3/  
    可惜不能亲自跟去。车架早就离开了李府,梁淑坐在房中,久久无法安心。眼看日头渐渐从东方升起,她的情绪就愈发紧张。王中正应该快要到了吧?那可是太原王氏的嫡支,见过不知到少风流雅士,儿子这样的才貌,究竟能否入他的眼呢? N`J:^,H  
    V|+ `L-  
    心中正是忐忑的时候,蒹葭突然走了进来,面色慌张的说道:“主母,梁郎君来辞行了!” ys:1Z\$P  
    )r-T=  
    “什么?!”梁淑豁然起身,“怎么选在这时候?下人透露风声了吗?” MX"A@p~H  
    9yO{JgKA  
    “没有!”蒹葭赶忙辩驳道,“如果他知道了雅集的事情,怎么会选在这个时辰。估计是凑巧罢了。” `\Uc4lRS  
    pK-_R#  
    听到这话,梁淑稍稍冷静了下来。确实,这都什么时候了,就算现在赶往溯水亭,估计也赶不上雅集了。这可是抡才大事,怎么可能容得人迟到。面色稍缓,梁淑又坐回了主位上,定了定神,道:“先让他进来吧。” ?ykVfO'  
    )e @01l  
    蒹葭得令,转身出去。过了会儿,只见梁峰在绿竹的搀扶下,慢慢走进门来。看到来人模样,梁淑立刻舒了口气。只见那人面色苍白,形容憔悴,一袭白衣简素至极,挂在身上都有些咣当了,一点也不像是去参加雅集的样子。相反,更像是为了长途跋涉准备的便装。 ZD$-V 3e`  
    H(  
    但是这样的心思,梁淑可不会表现在面上,反而微微皱眉,嗔道:“丰儿,你身体尚未康复,怎么就下床了呢?梁家距离上党郡城足有三日路程,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让姑母如何担待的起。” :;|)/  
    f6keWqv<GW  
    梁峰在绿竹的搀扶下,来到堂中站定,冲那位美妇人微微躬身:“姑母,这两日我思索许久,既然不能参加雅集,还是尽早离去为好,以免徒惹悲伤。” %@M00~-  
    =x|##7  
    梁淑一噎,这话还真不好反驳。按照原本计划,雅集应该是后天才会召开的,想要提前离开,眼不见心不烦,倒也不难理解。不过这也太巧了!顿了一下,梁淑幽幽叹了口气:“你这心思,姑母并非不懂。只是一时冲动,误了身体,可如何是好?” 3?a0 +]  
    yBpW#1=  
    梁峰惨笑一声:“不瞒姑母,我正是害怕这残躯撑不住,才想尽快赶回去。荣儿还在家中等待,总要见上一面。” )pkhir06t  
    c#]'#+aH  
    这话说的不吉利到了极处,然而梁淑眼中却是一亮。对啊,如果梁丰慌忙赶回家,一路颠簸,说不定直接丧命。再加上现在离开,自然也不会知道雅集提前的事情。刻意瞒下此事的算计,也就一并被抹消了。可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E geG,/-`  
    e[d7UV[Knn  
    装作犹豫了一下,梁淑颓然叹道:“都怪姑母不慎,才让你落得重病在身。也罢,我差人送你出城。这一路遥遥,你千万要保重身体。待过的过几日,我再让朗儿去探望你。” $)kk8Q4+K  
    M Ak-=?t  
    只要让下人看住了梁丰,一路上绕过溯水亭,雅集的事情就不会露馅。梁淑的算盘打的叮当响,故作姿态的说道。 ;t.SiA  
    T%M1[<"Q  
    “多谢姑母。”梁峰也不客气,拱手谢道。 V+4k!  
    x!Z:K5%O  
    又客气了两句,眼看这病秧子身形摇摇欲坠,梁淑才亲自把他送出了门,并派了两位心腹跟随,送他出郡城。 U08<V:~  
    @d8&3@{R^  
    安排好了一切,看着遥遥远去的牛车,她松了口气。这下,事情就万无一失了。 |G`4"``]k  
    f;@ b a[  
    梁家的牛车算不得奢华,只在半边铺着软榻,连香炉都无燃起。然而小几上此刻摆放的不是茶水糕点,而是铜镜粉盒。绿竹看着悠闲倚在榻上的男子,焦急催道:“郎君,出城只要半刻钟,如果要参加雅集的话,必须更衣装扮了。这身白衣太过简陋,我去拿那件海棠色的冰纹丝锦袍可好?” w>H%[\Qs  
    d/ 'A\"o+  
    男人都要擦粉带花,还他妈穿彩色的衣服,这是什么世道?梁峰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安抚道:“不用傅粉,简单修修眉就行,让眉梢略略上挑。” ~frPV8^DP  
    n?<# {$  
    这副尊容,还是有些女性化了,弄个剑眉多少能带出些精气神。 J4Q)`Y\~  
    ECmHy@(  
    绿竹愣住了,她家郎君向来喜欢傅粉簪花的啊,怎么突然改爱好了?她呆呆问道:“那袍服呢……” qv ;1$  
    *:fw6mnJ#  
    “找一件深色外袍,最好没有图样,素淡点。”梁峰虽然不太熟悉这时候的审美观,但是“女想俏三分孝,男想俏一身皂”这种千年不变的常识还是相当清楚的。他已经病成这么个鬼样子,再多装扮也是白搭,还不如突出重点。 ?{ 8sT-Z-L  
    N \CEocU  
    明明几位司马家的亲王都快把人头打成狗头了,那个王中正还装模作样的把抡才大典弄成诗友会。什么魏晋风度,什么卓尔不群。说白了,就是装逼。即便不太熟悉历史,几千年来的装逼段子他看的还少吗?配上这张绝不掺水的漂亮脸蛋,不大装特装一把,岂不白瞎了李家的重重提防? Lz#$_Am'H  
    <3],C)Zwc  
    梁峰挑了挑眉,冲还傻傻摸不着头脑的小丫鬟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来。” }`+^|1  
    ne !j%9Ar  
    9H !B)  
    Skr\a\ J  
    牛车吱呀呀的驶出了城门,向着官道行去。李府两位下人微微松了口气,只要再往前走个几里,就会绕过前往渭山的小道,到时候主母交代下来的任务就完成了,他们也好回家复命。然而心里刚刚懈怠那么一点,车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咦:“郎君,快看!那边停了好些车马!” n)1  
    4 _c:Vl  
    李家家仆立刻提起了心神,慌忙说道:“兴许是哪家出游的贵人,咱们最好避开……” tF;& x g  
    5'{qEZs^QU  
    “哪家?”绿竹不依不饶的说道,“我怎么看到有好几家的奴婢呢?啊呀,那不是李府的车架吗?” aPY>fy^8D  
    $BR=IYby  
    那家仆立刻惊慌失措的起来,正想找个借口搪塞,车内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既然三弟也在,绕过去,跟他拜别。” Mo/2,DiI5  
    &<fRej]v  
    “梁郎君,这,这不用……”李家奴仆的脸色都变了,吭吭哧哧想要说些什么。 5tgILxSK  
    PJSDY1T  
    牛车的竹帘一掀,绿竹已经探出头来,怒目道:“我家郎君的话你也敢不听?你是个什么东西!阿良,往那边走!” _x,-d|9b d  
    ~Uwr68 9N  
    毕竟主从有别,再加上梁家好歹有三辆车,十来号人,就算那两个家奴想要拦,此刻也拦不住了。牛车转过方向,稳稳向渭山脚下行去。说是山,渭山其实算不得高,尤其在上党这种群山环绕的地方,更是显得平平无奇。好在有林荫有溪涧,也算清幽雅致。溯水亭就修在山腰上,蜿蜒百余级台阶,延绵而上,使得小小的凉亭也有几分曲径幽深之意。 , $D&WH  
    buC m @@o  
    此刻山脚下,已经停了不少车架,大多轻车简架,少数奢华些的,也不过三五奴仆守在旁边。看到有新的牛车前来,一位衣着整肃的小吏走了过来,拦住了车子,彬彬有礼的说道:“王中正在山上举办雅集,请尊驾择日再来。” Im' :sJ31  
    ]"2 v7)e  
    他的话音落后,牛车里诡异的静了片刻。那小吏正想重复一遍的时候,车里突然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雅集提前了?” ga 2Q3mV  
    &"r==A?  
    那声音虽算不得清亮,但低沉婉转,相当动人,更别提说话人声音中的惊诧和失落。那小吏心中顿时产生了些怜悯,这不会是哪家郎君没有收到消息,姗姗来迟了吧?不过任务在身,他也不敢懈怠,再次说道:“雅集已然开始,请郎君留步。” E |GK3/  
     n_xa)  
    这是在送客了,然而那辆牛车依旧没有掉头走开的意思,相反,竹帘一掀,从里面下来一个年轻婢子,手脚轻快的把脚凳放在了车旁。那小吏刚想说什么,却见一只鸟流青云纹踏云履从车厢内伸了出来,轻轻落在了脚凳之上。 "M5ro$qZ}  
    @3expC  
    “在下陈郡柘梁丰,前来拜会中正。劳烦引荐。” o?Tp=Ge  
    \0^rJ1*  
    一句话卡在了喉咙里,小吏呆呆望着步下牛车的年轻男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JQbMw>Y  
  • 6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6章
    第六章 PudwcP {  
    四月春光明媚,天晴如洗。渭山虽没有什么别致景色,但是满目青翠,碧水潺潺,也不由让人目爽神清,快慰几分。只见十几位年轻郎君围坐在溯水亭畔,这些人最大不过弱冠之年,最小还未满十四,一个个傅粉簪花,穿红着绿。一眼望去,比那亭畔的山花,还要绚烂几分。 L:j;;9Sp{  
    HS>Z6|uLY  
    如同众星捧月,一位男子端坐在溯水亭中。他年不过而立,目长肤白,面容清峻,一袭杏黄单袍,头戴漆纱笼冠,手持白玉如意。颔下美髯随风轻摇,更显风度翩翩,悠然自得。这人正是今次九品官人考评的中正官王汶,太原晋阳王氏嫡系,司徒王浑第三子,官拜散骑常侍,实实在在的高门显贵。 #|xK> ;  
    szGp<xv_p  
    有这么一位考官,诸家子弟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博中正官青眼。王汶端坐主座,谈笑自若,时而考校诗书,时而品评字画,还有些投其所好抚琴经辩的,他也一一作答。虽然一直面带笑容,温文有礼,王汶心中却有些不耐。上党乃是大郡,但是位置险要,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周遭战乱连年,士族又多为地方豪强,文风比晋阳实在逊色不少,更勿论风尚、姿容。 ut fD$8UI  
    z'XFwk  
    从小见惯了高门子弟,再来看这些小士族的惺惺作态,实在有些倒人胃口。也亏得他记得自己有要务在身,才没有提前拂袖而去。如今品评过半,剩下那些勉强能称得上士族的,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了。 Sycs u_je  
    ?3k;Yg/  
    轻摇如意,王汶正想考校一下位选人,一名小吏匆匆赶了过来,附耳道:“启禀中正,下面赶来了一位郎君,想要求见。”  UcKpid  
    g;D [XBp  
    这都是什么时候了,现在才赶来溯水亭,不把考评放在眼里吗?王汶的雅量甚高,却也没遇到这种失礼之人。他皱起眉峰,刚想拒绝,那位小吏又小声补了一句:“那郎君病的厉害,似乎并非有意来迟……” K9 :I8E<  
    L1 O\PEeT  
    这话,可就超出了书吏的职责范围。王汶讶然看了小吏一眼,发现那人面色有些发红,又隐隐带着同情。瞬间,好奇心占了上风,他微微颔首:“带他上来吧。” H<Ed"-n$I<  
    *C}vy`X  
    那小吏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跑了下去。看着对方略显焦急的背影,王汶捻了捻须,靠在身后的凭几上。他倒要看看,这个迟来者,是如何打动他手下那些书吏的。 wk' |gI[W  
    Vd1.g{yPV  
    只等了不到半盏茶功夫,只见一人拾阶而上,徐徐向溯水亭走来。常年醉心诗书,王汶的眼神并不很好,起初只能看到一道瘦长身影,身着墨色外袍,头戴白玉小冠,两道鲜红长缨束在颔下,身姿笔挺,步履悠悠。一袭宽袍被山风吹拂,摇曳不定,衬得那人也如风中劲竹,袅娜生姿。 v=RQ"iv8  
    o!dTB,Molr  
    仅仅一道身影,就把亭外那些俗物全都比了下去。王汶不自觉坐直了身体,连正在考评的选人都忘在脑后,瞪大眼睛端详来人。愈是看的仔细,他心中就愈是惊奇。 E0o=  
    /:~mRf^  
    那是个极美之人。发如鸦羽,面如细雪,一双凤眸狭长微挑,眸光灿灿,目若点漆。配上入鬓剑眉,简直丰神俊朗,夺人心魄。那双眸子若是放在一个体魄健康的人身上,必然能让人觉得心胸高巍,风致翩翩。可是不巧,他病的厉害。眼底青黑,唇色惨白,仔细看去,就连身形都微微摇晃,似乎一阵呼啸山风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gk1I1)p  
    ZEiW\ V  
    极致的清朗和极致的病弱混在一起,加之那副玉如姿容,可谓人如病柳,身若孤松。让人在啧啧称赞之余,又生出极度惋惜。生恐一个不慎,被贼老天夺去了大好性命 g#2Q1t,~U  
    W4Tuc:X5  
    可能是被他的身姿震慑,溯水亭内外,原本滔滔不绝的众人不由自主停了下来,无数道目光齐齐落在了来人身上。有惊艳也有嫉恨,有猜度也有恨意。然而那人没有在乎他人目光,漫步走到亭前,微微向正坐在高台上的王汶施了一礼:“陈郡柘梁丰梁子熙,见过中正。” t6W$t  
    ]*'V#;s  
    王汶毕竟是晋阳王氏子弟,只是愣了一瞬,便醒过神来。他出身名门,精通谱牒,立刻问道:“可是申门亭侯梁公之后?” mhv{6v  
    4en[!*  
    “正是家祖。”梁峰应道。 Z ^zUb  
    nB[Aw7^|A  
    王汶用玉如意一敲掌心,赞道:“久闻梁公大名,驱逐北胡,平定二州,连魏武都赞曰政绩天下第一。如今一见,方知梁公当年风采。” b%z4u0  
    |kB1>$  
    当年梁习功成名就,靠得可不是脸吧?梁峰在心中腹诽,面上却没有丝毫破绽,谦逊道:“中正过誉。” j,?>Q4G  
    }lvD 5  
    “你且来,这边安坐。”王汶笑着向他招手,所指的地方正是自己身侧的坐席。 1\X1G>60m  
    <DxUqCE  
    这已经是超出标准的优待了。要知道梁家两代都没有出过清流高官,身家勉强只能算中等,有个“门地二品”就已经是高看他一眼了,哪里会如此失态的招他至身边。 :7 Ro9z8  
    tF}Vs}  
    然而这等人才,即便是王汶也觉得难得一见。恐怕比何平叔、潘安仁都不遑多让。如今时逢乱世,诸多惊才绝艳的人物都如落花流水,香消玉殒。看到这么一位病弱玉人,怎能不让人心生怜惜。 9TuE.  
    ]2`PS<a2  
    这样的优待,并没有打动梁峰,相反,他微微摇头:“晚辈并不想参加雅集,请中正恕罪。” S:"R/EE(  
    XT~!dq5  
    这一句,就如惊天霹雳,震得众人皆惊。王汶讶然道:“你来此处,并非要参加雅集?” 2m7Z:b  
    R2|v[nh  
    这话简直问出了大家的心声。来得晚也就罢了,迟到了还大刺刺说不是来参加考评的,你是来耍人玩的吗? ,HO~NqmB4  
    # xx{}g]%  
    梁峰却道:“实不相瞒,晚辈前来上党,的确是为了官人考评。然则突然一场重病,险些送了性命,因此根本不知雅集提前至今日。晚辈其实是准备回家,路上偶然此地,才发现雅集已开,专程来前来辞行。” Q ;V `  
    J5b>mTvb  
    难怪他会迟到,还迟了这么久。王汶心中的惊讶更盛,梁家已经快要没落了,难道只因为生病,他就要抛弃这么好的机会,放弃考评?他忍不住挑眉问道:“朝廷削爵在即,我记得梁氏也在其中。如若因此被削去亭侯爵位,你又当如何?” ( qG | .a  
    }d?"i@[  
    这一问,实在犀利。说在乎,那么之前的辞行就是故作姿态,立刻会打消王汶的好感。如果说不在乎,家祖传下的基业,难道就这么付之东流?何其的不孝!如此刁钻的一问,立刻让不少人幸灾乐祸起来,准备看这梁丰的笑话。 ;4tmnC>OnA  
    G$kspN*"A  
    然而梁峰面色不变,淡淡答道:“我在重病弥留之际,曾梦到一尊金身大佛。那佛身处十二重莲台之中,左手结印,右手拈花。梵音悠荡,洗去我身上苦痛。朦胧之中,我听到了一篇经文,字字珠玑,刻骨入髓。醒来之后,才发现曾经执念,都是虚妄。” 8FYcUvxfT  
    V4@ HIM  
    王汶睁大了双眼。佛祖入梦?当世之人多崇佛道,喜谶纬,没人会在这上面撒谎。他不由半倾身形,急急问道:“你可记得那篇经文?” >G(M&  
    aZ"9)RJe  
    “经文太长,已有些模糊。唯有点醒我的偈句,莫不敢忘。”梁峰微微喘了口气,朗朗颂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lar~  
    k`[ L  
    他的声音略有黯哑,但是绝不影响音质美妙。山风徐徐,吹拂宽袖长袍,让那身影恍若乘风舞动。偈颂绕梁,有若梵唱。 HIM>%   
    nKPvAe(  
    王汶掌中的如意磕在了案几上。他自幼熟读经文,对佛理了解极为精深,也学过不少经传。这句偈颂,他从未听过。但是任何粗通佛理的人,都应知道,这必然是句可以流芳百世的经典。百代之苦痛,万世之尘嚣,都被此句掩过。晋人本就身在乱世,朝不保夕,命若蜉蝣。因此他们才会任诞、放达,越名教而崇自然。这句偈颂简直就如当头棒喝、电过长空,撕裂了掩在心中的迷雾。怎能不让王汶目瞪口呆,浑然忘形。 DlIy'@ .  
    RR R'azT  
    溯水亭畔,静了有那么几秒。王汶突然长身而起,双目之中已经隐隐有泪,俯身一揖:“仅此一句,便如醍醐灌顶。如若能想起其他经句,还请梁郎赠与鄙人。” yyCx;  
    }g6:9%ZMu  
    他的门地、身份与梁峰差的何止万千,这一揖,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梁峰却没有分毫动容,轻轻一叹:“如今晚辈病弱难支,怕是要慢慢想来。如若默出其他经文,定当原封奉上。” \i%h/Ao  
    t F^|,9_<  
    王汶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考评的事情,赶忙道:“不如到我府上,你我二人大可秉烛夜谈,清谈佛理。”  o0t/  
    OT/*|Pn9  
    这可是晋阳王氏的邀请,放在谁面前都是殊荣。梁峰却摇了摇头:“家中尚有幼子,晚辈归心似箭,还请中正见谅。” ,QU2xw D[  
    I`"B<=zi  
    可能是站得太久,他的身形微微晃了一晃。王汶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人刚刚患过重病,如今更是命在旦夕。他心头一紧,道:“少府姜太医与我有旧,他是王太令的入室弟子,医术很是了得,如今告老致仕,正在铜鞮。我这就去信与他,邀他前往梁府。” =gL~E9\  
    >5G2!Ns'  
    这可是送上门的好事,梁峰面上也不由露出微笑,躬身道:“多谢中正厚爱,晚辈方可安心返回故里。” *tkbC2D  
    0tV"X  
    这是要辞行了。眼见留不住人了,王汶不由喟然长叹:“能够得见子熙,实乃我之幸也。可惜时间太过仓促。路上务必小心,我在晋阳静候佳音。” ^,F8 ha  
    z@5t7e)!R  
    梁峰郑重躬身,道:“中正言重。晚辈告辞。” ,QW>M$g{  
    n u|paA  
    这一番对谈,不涉及任何浮名虚利,宛若朗风入怀,高古雅绝。亭内外一众人早就呆若木鸡,身处角落的李朗更是目眦欲裂,浑身颤抖。他当然知道自家这个表兄美貌多才,但是谁能想到,他竟然会这么闯入雅集,还说什么佛祖入梦的鬼话!之前完全没有看出迹象啊?难道那些都是迷惑自己的伪装? ^D` ARH  
    O :P%gz4  
    正当李朗咬牙切齿的时候,梁峰突然转过身,冲他一揖,幽幽说道:“三弟,多谢你这些时日来的照顾。只是有一话,不得不讲。燕生,他罪不当死。” Gc6`]7 s  
    I|@'2z2  
    说完这句话,梁峰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等李朗回答,就转过身,向着山下走去。 TXx%\V_6  
     O+D"7  
    p<hV7x-{  
    %heX06  
    作者有话要说: u`GzYG-L  
    帅不帅!爽不爽!梁少表示打脸也要讲究逼格讲究手段=w= } ti+tM*  
    何平叔:何晏,关键词“何郎傅粉”。 5<1,`Bq@  
    潘安仁:潘安,关键词“貌比潘安”。 1~X~"M  
    卫玠此时还是个孩子,没传出声名,魏晋以美貌著称的就数这二人了
  • 7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7章
    第七章 w&q[%(G_  
    l4OrlS/5  
    踏云履轻软,走在石阶上悄无声息。宽大的袍袖垂落在地,随着山风轻摆,让那背影显得格外飘渺,恍若仙人。 an"&'D}U  
    bGPE0}b  
    梁峰走得潇洒,李朗却早已满头冷汗。刚刚还黏在那人身上的目光,大半落在了他身上。王汶这才注意到蜷缩在角落里,面色大变的李朗。李家并不是什么高门大族,王汶对这人当然没有任何印象。这是梁子熙的表兄?怎么如此形容猥琐!梁子熙最后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Y`;}w}EcgR  
    4:`D3  
    怎么说也是高门出身,王汶只是思索片刻,就厌恶的皱起眉,开口道:“梁郎近日住在你府上?” Zw.8B0W  
    E/P~HE{  
    李朗嘴唇哆嗦了一下:“是……” U1[)eD`  
    CU'JvVe3  
    “他为何会错过雅集?” C=: <[_m`  
    a=iupXre9  
    “小人,小人害怕他思虑过度,伤了身体……” b 7UJ  
    YX\vk/[|  
    李朗结结巴巴的想要辩解,王汶已经一抬如意,止住了他的话头:“那个燕生因何而死?” ]&cnc8tC  
    5E]t4"  
    “偷……偷盗家主的寒食散,他,他是梁家的仆役!”李朗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突然叫道,“他,他是被梁子熙杖责的……” )@PnpC%H  
    ;]{ee?Q^ld  
    “住口!”王汶轻喝一声,音量不大,却险些让李朗瘫倒在地。看着对方这么副不堪模样,王汶眼中的厌恶之色更加浓重,冲身边仆役挥了挥手:“污了我的雅集,拖下去。” T(b9b,ov)  
    KZm&sk=QM-  
    “中正!中正饶了我……”没想到会被赶出雅集,猝不及防,李朗失态的哭叫起来。然而王家仆役可不会让这人扫了家主雅兴,干脆利落的把人叉出了溯水亭。 uDf<D.+5Ze  
    NAbVH{*\U  
    明明身为表亲,品性竟然相差悬殊。说不定梁子熙的病,也跟李府脱不开关系。王汶用如意敲了敲掌心,轻叹一声。若那人肯参加雅集,少不得也要濯他个“灼然二品”。可惜他根本无心于此。也是,那样的人物,又怎么会被名利所动。罢了,还是托人探问一下,看能不能帮他留住亭侯的封邑吧。只盼姜太医能够尽早赶到梁府…… ,eXtY}E  
    S c)^k  
    见识了如此惊艳人物,其他人就更像污浊鱼目了。王汶厌倦的看了眼剩下那些士族子弟,哼了一声,心不在焉的继续考评。 8Zv``t61  
    .E4* >@M5  
    /%wS5IZ^  
    2]>O ZhS  
    “郎君!”看着自家郎君脚步虚浮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绿竹惊呼一声,冲了过去,一把扶住了梁峰的手臂。 Ve,g9I  
     T]#V  
    “放心,我还好。”梁峰的脊背已经被冷汗浸透,重病过后,他身体实在虚的要命,强撑着上下了百来个台阶,还要保证站军姿一样的笔挺身形,早就耗光了体力。不过身边这小姑娘可经不住压,踉踉跄跄的又撑了几步,他才在阿良的帮助下,爬上了车厢。当竹帘落下时,那股憋着的劲儿彻底泄了,他倒头仰躺在柔软的锦被上。 oMh$:jR$  
    ,_[x|8m  
    看来装逼的效果,比想象的还要好些。连指尖都抬不起来,梁峰躺在那里费力的喘息着,任小丫鬟给他宽衣拭汗。从王汶的表现看,这次他还真是走对了棋。 v+c>iI  
    9t`;~)o  
    魏晋是个讲究“隐世”的朝代,不论是竹林畅游还是归隐南山,在这个时代想当名士,先决条件就是远离官场和那些“污浊”的政务。甭管是被逼无奈没法当官,还是真心不想当官,一旦表露出这个倾向,逼格立刻就会飙升,可谓是不二法门。而《世说新语》中大半故事都只有一个核心思想,“有才,任性!” #6`5-5Ks;  
    B9v>="F  
    所以面对这个时代的达官贵人,特别是以名士自居的高门勋贵,恃才放旷是个百试不爽的妙招。只要他表现出对于考评全无兴趣,病的快要死了还专门跑去辞行,就已经够得上洒脱不羁。而那段《金刚经》,更是得知王汶喜爱佛理后,专门看人下的菜。 +mQ5\14#  
    s#2t\}/  
    梁峰其实并不懂佛理,对这些更是全无兴趣。熟悉《金刚经》完全是因为小时候老爷子逼着练习毛笔字时,选了柳体。《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是柳公权字帖中极为重要的一贴,他翻来覆去写了不知多少遍,自然熟悉,更清楚其中精华所在。“如梦幻泡影”一句,直指四句偈核心,把“空身”、“空心”、“空性”、“空法”说到了极致。 >ohH4:  
    5]xuU.w'  
    而《金刚经》全文译本,要到后秦时期才会出现。现在才西晋,差着百八十年呢。拿那部后世最为流行的经典佛经做幌子,对于王汶的吸引力自然不言而喻。一上来就先声夺人,又有充足的后手铺垫,他在众人眼中的形象自然也就立体了起来。至于最后专门对李朗说的那句话……呵呵,只要王汶不是太笨,李朗就有好果子吃了。 Zk3Pv0c  
    %!aU{E|@_  
    温热的毛巾轻轻拂过颈边,绿竹看着自家郎君嘴角浮起的淡淡笑意,终于忍不住问道:“郎君,错过了雅集真的没关系吗?下次考评可就要三年以后了啊……” D3pz69W  
    ."Ms7=  
    “没关系。”梁峰答得干脆。 0;Z|:\P\=  
     Fr%#  
    虽然不清楚那几位司马家的亲王打到了何种地步,但是西晋亡国是肯定的。最多几年时间,洛阳城破,数万衣冠南渡。这么个节骨眼,捞个清流起家官又有什么用处?能让你多活两天吗?所以梁峰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雅集,对那些故作姿态的门阀子弟更是毫无兴趣。如果真被困在了这个时代,他宁愿活的自由自在。 uuzV,q  
    KA3U W  
    终于从繁琐的外袍中挣脱,梁峰倦怠的舒了口气,把自己裹进了锦被里:“我要休息一下,记得多熬些豆粥,等到回府,就有医生了……” K$E3RB_F  
    k,h602(  
    j=\h|^gA  
    WT *"V<Z  
    “你说什么?王中正把你赶出了雅集?!”梁淑看着一身狼狈,连琴都丢了的儿子,脑袋里一阵眩晕,险些坐在了地上。 4kOO3[r  
    xtV+Le%  
    她怎么会想到,那个梁子熙会如此狠毒,不但偷偷前往雅集,还给中正官灌下了迷魂汤。这已经不是上品下品的问题了,被晋阳王氏子弟赶出雅集,以后不论谁来担任中正官,都不会给李朗什么好脸色。任何胆敢濯取他的人,都会被嗤笑品味低下,识人不清,这可不是那些达官贵人们甘于冒犯的风险。只是露了一面,就彻底斩断了李朗的晋升之路,甚至连李家都无法翻身。这个梁丰,简直狠毒! XLh)$rZ  
    m5Bf<E,c  
    眼中金星乱冒,梁淑用力攥住了案几的一角,怒喝道:“梁丰!我好歹是你姑母,你竟然罔顾亲情,构陷我家朗儿!你这个杀胚!养不熟的白眼狼!” m/HT3<F  
    Psb !Z(  
    像是忘记了下毒、图谋别人家产的肮脏手段,梁淑恶狠狠的咒骂着。几句污言秽语过后,她看向瘫坐在地,神情混混沌沌的幼子,一股恨意冲上胸膛:“不行!不能就这么让他回到梁府!他一定知道了寒食散的事情,如果放任他攀上晋阳王氏的大腿,那么我儿,李家……” 0K!3Ny9(  
    st'T._  
    李朗像是被抽了一鞭子,不可置信的问道:“娘亲,难道你要……杀……杀人……” qwTz7r  
    D9rQ%|}S  
    “杀人灭口!”梁淑替他吐出了这句话,眼中闪过一抹凶狠戾气,“从上党到申门,牛车足足要行三日。他身体不适,只会走得更慢,只要请一队人马埋伏在梁府外的山沟里,一定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sXLW';Fz  
    A40DbD\^ad  
    “可是,可是这要通匪……”李朗看着面色狰狞的母亲,哆嗦着说道。 So%X(, |  
    oFk2y^>u  
    “通匪又如何?现在哪家豪强没有部曲、私兵,更有些直接劫掠商队,攻打县郡呢。”梁淑不是那种只会在深闺绣花品茶的弱女子,身处这样的乱世,又摊上靠不住的夫婿,她必须刚强一些,才能撑住李府的门地。 U,GSWMI/K  
    c:Ua\$)u3,  
    冷冷一笑,她说道:“反正上党匪患频出,他一个病的快死的人,碰上山匪也不奇怪。只要梁丰一死,梁家就能落在我手中。到时候不论是买通官路,还是务农从商,都有了足够的根基。梁家可是亭侯,虽然邑户数目不如当年,但是有了钱粮,用心经营,还怕败落么?去,招飞廉进来!” !-I,Dh-A  
    #G9 W65f  
    飞廉是梁淑的贴身心腹,李朗当然知道。愣了片刻后,他猛然咬了咬牙,起身向外走去。兔子将死尚能蹬鹰呢!既然梁子熙不仁,就别怪他不义了! 3:nhZN/95T  
  • 8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8章
    第八章 b]Lp_t  
    }f] ~{^  
    还是太天真了。牛车走了大半日后,梁峰就发觉,回家这件事也不像想象的那么轻松。这个时代的车辆可没减震系统,又因连年战乱,官道年久失修,坑凹不平。走在上面,简直就跟坐蹦蹦车一样,饶是牛车比马车的稳定性高上许多,也颠的人五脏六腑都要从腔子里窜出来了。 w^ 8^0i-  
    }Mc&yjhMrg  
    搞定了雅集和李府的事情,梁峰的精神本就有些松懈,一股子强撑着的韧劲儿一旦消散,病痛就席卷而来。加上疲惫和严重的晕车,当晚后半夜,他就发了烧来,高烧不退。 VpM(}QHd  
    =fK F#^E@  
    在昏昏沉沉中,梁峰梦到了自己开着吉普,载着几位发小在长安街上游荡;梦到了教官厉声呵斥,出操晨练,一槍槍正中十环;梦到了第一次抓捕犯罪嫌疑人,那猛烈跃动的心跳;梦到了后海边上一排排灯红酒绿的清吧,和那些妆容时尚,巧笑嫣然的姑娘。 N?%FVF  
    2s`~<EF N  
    各种各样的梦在脑海中回荡,他就像迷失在了记忆长廊中,推开那一扇又一扇门,隔着千年的遥远距离,回顾自己的一生。画面不断闪动,最后,落在了一间灵堂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停灵的棺椁前,他的脊背挺的笔直,头颅却垂的很低,像是有什么不堪忍受的重量,压倒了那永不会认输的老者。 Ot!*,%sjQ  
    yuZh ak  
    他就那么硬邦邦站在棺材前,用粗粝的大手抚摸着冰冷的棺面,一个很低很低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 /5 R?(-  
    <:0d%YB)  
    “小峰,你是个好孩子,没给梁家丢脸……” [iG4qI  
    upF^k%<y:  
    那语气带着颤抖,带着伤痛,也带着让人心碎的自豪。一滴浑浊的泪珠滚落,吧嗒一声滴在了老者脚边。 6:Zd,N=  
    dO[pm0  
    “老爷子……”梁峰只觉得心脏都绞痛了起来,他想要冲上去,跪在老人脚边,狠狠抽自己的耳光。他想放声大哭,想阻止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场面。 mr#XN&e  
    - z"D_5  
    他后悔吗?后悔在那个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挡住了炸|弹。如果他能够提前发现一秒,如果他有机会拔槍射击,如果他早点知道多出了一个人……万千可能在心头滚荡,撕咬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痛不可耐。然而,他知道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会冲上去。奋不顾身,舍生忘死。因为那是他的职责,那些人,是他生死相托的同伴。 v>p~y u+G  
    \kksZ4,  
    他不后悔。他只是,不甘心! lJXihr  
    -]vPF|  
    喉腔猛然发出一声急喘,梁峰睁开了双眼。 ]g0\3A  
    ?Kf?Z`9 *Y  
    “郎君!你终于醒了!” rXg#_c5j  
    y@Ga9bI7  
    一声呜咽从耳边传来,梁峰慢慢扭过头,只见一个哭的两眼通红的小姑娘跪在身边。那是绿竹。他还在牛车上,还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 y e1hcQ  
    D|R,$ v:  
    “郎君!你昨晚突然发热,奴婢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呜呜呜~~咱们回去吧,回去找个医工……”绿竹被吓坏了,前言不搭后语的哭道。 zJa,kN|m  
    xs3t~o3y  
    整整一晚,她都没能阖眼,就这么守着自家郎君,不断的为他拭汗,送药。有多少次,她都以为救不回郎君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能重新睁开眼。 Sg}]5Mn`  
    j; )-K 3Ia  
    看着小丫鬟哭肿的眼睛,梁峰疲惫嗡动了一下嘴唇:“用酒,擦一擦,额头、腋下……绿竹,别哭,别哭……” OQm-BL   
    SPK% ' s  
    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本该被家人娇宠,养在深闺之中。而不是这样,跪在简陋的牛车里,一夜未眠,哭的两眼红肿,拼命伺候快要病死的主子。他不是那个习惯了锦衣玉食的梁家家主。他见不得这个。 Qh. : N  
    V$XCe  
    在梁峰轻声的吩咐下,为服散准备的烈酒很快就拿了出来,涂抹在了他身上。那些酒度当然不如后世的高度酒,勉强只能起些效用,更多还是不断投换的冷水毛巾。梁峰并没有让牛车就这么停下,或者另找一个镇子落脚。他必须赶回梁府,只有回到那里,才有王汶派来的太医,才有可能让他这副残躯有活下来的希望。 8'X:}O/  
    ~%o?J"y  
    牛车吱吱呀呀向前行进,颠簸不休。梁峰裹在轻柔的锦被中,神智并不算清晰。他眼前时而浮现曾经的过往,时而则是绿竹焦虑的容颜。两个世界浑然缠绕在了一起,但是他并没有撕开它们。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没有眷恋,没有期待,也毫无真实感。就像误闯的旅人一样,浑浑噩噩,不存半丝挂念。 kdHP v=/U  
    }28,fb /  
    前路漫漫,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突然,牛车轻轻颤一下,停了下来。有个声音出现在耳边。 @`6db  
    K1K3s< y+  
    “郎主,前面有支运奴队挡在了路上。” tag~SG`ov  
    w;p!~o &  
    竹帘被挑了起来,梁峰抬眼看向外面。只见一队人站在大路中央,十来个青壮男人或蹲或跪,正被看守他们的官兵责骂。棍棒和鞭子劈头盖脸砸来,让那些灰扑扑的身影更加狼狈。在这群人中,唯有一个年轻人正对官兵,站得笔直。巨大的木枷拷在肩上,能压弯任何人的脊梁,那人却没有半步退缩,直挺挺站在举着皮鞭的官兵面前,似乎在保护自己身后的同伴。 )cX6o[oia  
    pK~K>8\  
    只是一眼,梁峰心底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他开口问道:“这是什么人?” ^K K6 d  
    !@x'?+   
    “应该是羯奴。”阿良的经验很丰富,立刻答道,“宁北将军最近正在贩卖羯奴,估计是刚刚抓到的。” Iv5 agh%  
    K;wd2/jmJ  
    “只要抓到,就能随意买卖?”梁峰眉头皱了起来。任何朝廷都不可能允许这样买卖人口,这不是逼着人家造反吗? AW+ q#Is  
    pU|SUM  
    阿良却答的理所当然:“近两年来并州大荒,好些地方都遭灾了。那些羯奴身体强壮,又穷的没饭吃,当然要卖给大户才好,否则闹起来岂不要糟?” i2EXE0;  
    ? }2]G'7?  
    这简直是个逻辑死结。梁峰嘲讽的挑了挑嘴角:“那去把他们买回来吧。” u-a*fT  
    XY;cz  
    这跟他其实没什么关系,但是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梁峰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人口买卖这件事。尤其是当自己被锁在这具残躯中时,他更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其他人被锁在木枷中,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人禁锢奴役。 j<LDJi>O  
    tC=`J%Ik  
    听到这话,阿良很是有些发愣,然而梁峰已经放下了竹帘。无奈的搔了搔头发,阿良向着那队官兵走去。 JPX5Jm()  
    #*[G,s#t^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羯奴!将军是发了善心,才给你们一条生路,别给脸不要脸!”孙什长此刻正肝火大发,暴跳如雷的抡着手里的鞭子。他已经跑了数趟武乡,不知带回多少羯奴。从没有一个像这小子一样欠揍。要不是为了几串赏钱,他一定要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八蛋。 nSL x1Q  
    8yH*  
    皮鞭啪的一声抽在了那个带枷的年轻人的脸上,在他左颊打出一条暗红印记。对方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像是要烧起来一样,生出狂怒和杀意。孙什长一个激灵,反手拔出了腰刀,他就不信了,打不服这个贱奴! 4q`$nI Bi  
    ",\,lqV  
    “弈延!别逞强,我没事……”身后一人小声叫唤着,拉扯着那年轻人的衣摆,可是那年轻人并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绷紧了腰背,想要合身扑上。眼看两人就要真刀实枪的干起来,一个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这位军爷,你们这是要锁羯奴回去卖的吗?不知能不能卖于我家郎主。” h] (BTb#-  
    ~ l'dpg  
    孙什长愣了一下,也不管面前那小崽子了,扭过头,只见一个身材矮壮的汉子堆着笑脸走了过来。他身后,是三辆牛车,还有不少仆从,看起来是个大户人家。没想到半路就碰到了买主,孙什长眼珠一转,立刻大模大样的说道:“这些羯奴可是要贩到晋阳的,怎么能随便卖给你们?” :h>d'+\  
    s.E}xv  
    能说出这话,就说明还有商谈的余地。阿良立刻道:“既然都是买卖,何必浪费来回的口粮?我家郎主是真心想要买几个羯奴回家使唤,军爷您能否行个方便……” ^&'&Y>  
    l%?D%'afN  
    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看着这个笑容满面的管事,孙什长心底暗自琢磨。上峰只是命令他们拿人,拿多拿少全凭运气,并没有固定限额。如果带回郡城,一个羯奴也不过赏两吊小钱,但是如果自己私自买卖,得了钱哪怕是一队兄弟均分,也不会太少。 ubn`w=w$  
    6]%79?'A  
    想到这里,他脸上终于也露出了笑容:“这可是最精壮的汉子,贩到郡城,要价起码也要五千钱!” 9Se7 1  
    \(PC#H%  
    阿良嘬了一下牙花子:“都这时候了,羯奴哪还有这个价的。我看上党那边,一个也才二千钱的样子。” L-  -  
    Y!VYD_'P  
    “那价钱是卖给高门大族的,你们是什么身份?”孙什长斜睨了后方的车队一眼,这些牛车都简陋的可以,看起来不像是贵人的车队。 g7*ii X  
    +UxhSFU  
    “我家郎主可是亭侯!”阿良的脸色沉了下来,让他低三下四可以,但是侮辱他家郎主,绝不能容忍! R6ynL([xh  
    N`tBDl"ld  
    没想到居然是有个爵位的,孙什长心里立刻虚了不少。他可分不清楚这些达官贵人的爵位差别,只清楚这样的人家,最好不要得罪。 L~yu  
    :/N/u5.]  
    想了想,孙什长终于松口道:“一共十一个人,就算一万钱好了。不过现在没有身契,我只能给你们压个信物,回头到郡城补办就行。” lF]cUp#<  
    i,Yq oe`  
    阿良皱了皱眉,这价格还行,但是没有身契多少有些麻烦,犹豫了一下,他回到牛车旁,低声问道:“郎主,那什长说一共要一万钱,只是身契要到郡城补办。” SMr ]Gf.  
    pu(a&0  
    十一个大活人,约等于三剂寒食散的价格。梁峰冷哼一声,这世道,人命可比奢侈品廉价多了。他带出来的钱虽然不多,但是之前李府为了抹平“盗药”案,专门塞了一万钱到燕生房里,用来买人正好。点了点头,他说道:“收下吧。” 6N}>@Y5  
    oT7=  
    得了家主命令,阿良也不废话,拣出了一万钱交给了孙什长。这可完全是笔意外之财,孙队长笑得脸都开花了,忙不迭接过钱,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牌,递给阿良:“拿这个到县衙就能补办身契,找孙县丞就好。” 4J=6A4O5Z  
    OW (45  
    孙县丞是他家表叔,只要打通关节,开出几张身契还是轻而易举的。正因此,他才敢大着胆子私卖人口。 Y<U"}}  
    -c-#1_X5  
    阿良仔仔细细确认了一下木牌,才点了点头:“这些羯奴我就领走了。” KdT1Nb=  
    ~$1Zw&X  
    “好说好说,木枷也送你们了。最好等到回去后再摘,这些羯奴还没调|教过,放肆的很,免得伤了贵人。”说着孙什长冲身后的小兵们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人带过去!” OI3UC=G  
    Wq_#46P-  
    就像交送什么货物一样,那群大头兵拉拉扯扯,把几个羯人推搡到了车队旁。孙什长似模似样向牛车行了个礼,才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yUb$EMo \  
    yoKl.U"&  
    还没到郡城就被人转卖了,那几个羯人面上都有些忐忑。阿良没搭理他们,回到车旁禀报道:“郎主,人都买回来了。” q2* G86  
    <eU28M?\  
    竹帘掀起一角,一个疲惫不堪的声音传来:“木枷去了吧,给他们弄点吃的。” B3V:?#  
    P q\m8iS,w  
    阿良愣了一下,现在就去掉木枷么?还要给饭?不过郎主下的命令,他可不敢反驳,躬身应是后,转过身,中气十足的说道:“郎主心肠善良,买下你们,还吩咐去枷。你们别不识好歹,安分一点,到梁府之后,自有你们一口饭吃!” (?SK< 4!  
    [AzQP!gi  
    这群人已经忍饥挨饿走了一天,如今听到有饭吃,还不用再带枷,立刻骚动起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如今饥荒这么严重,能到贵人家为奴,总比饿死荒郊要好上太多。有几个机灵的,已经凑到阿良身边,想巴结一下这个未来的上司。 -!uut7Z|  
    O) ks  
    一个瘸着一条腿的汉子扯了扯还傻站在身边的青年,兴奋道:“弈延,这次咱们可有救了!” &61;v@  
    ,3_;JT"5  
    那人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双目直勾勾盯着已经放下竹帘的牛车,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半晌后,发现竹帘没有再打开的意思,他才默默收回了视线。 *')g}2iB  
  • 9楼
    歌万阙 (管理员)
    第9章
    第九章 >r,z^]-  
    车队虽然添了些人,但是行进速度并没有被拖慢。几个吃了饭,去了枷的青壮年,轻轻松松就能跟上牛车。又走了大约十来里地,傍晚时分,一行人才在路边避风处停了下来,埋火造饭。 9.( [,J  
    [Fk|m1i!  
    几个羯奴可没资格吃热饭,围在外圈的火堆旁,啃发给他们的麸子饼。这饼子又干又涩,划的人嗓子眼发痛。但是对于许久未能好好吃饭的羯人,还是难得的干粮。 B> \q!dX3  
    qt"6~r!  
    用唾沫润着嘴里的饼子,郇吉碰了碰身边人,悄声问道:“弈延,你在看什么呢?” /l3Oi@\  
    ZC<EPUV(  
    他们俩是同乡,不过不是一个村子里的,因为一起出外逃荒才渐渐熟悉了起来。这弈延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为人仗义,又很有担待,多亏了有他从中周旋,两人才能平平安安活到现在。一路上,郇吉都对弈延唯命是从,可惜前两天一时疏忽,遇上了官兵,才被锁了运回郡城。谁能想到,半路上居然遇到了买主。现在去了枷,还吃上了饭,郇吉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神色不再那么愁苦。 *`/4KMrq  
    ;:J"- p  
    弈延收回了视线,低声道:“没什么。那个买咱们的,是什么人?” ?@`5^7*  
    Q^l!cL| {  
    “谁知道呢?”郇吉费力咽下了口中的干粮,“那些贵人,都是一个样子。反正咱们也是出来逃荒的,卖给谁还不是一样?看起来,这家主人心肠不错,如果能给两亩地好好种田,已经是难得的运道了。” vQnhb %  
    (I>SqM Y  
    郇吉说的是实话。自从半年前离开原来的佃户,开始逃荒后,弈延就见识过太多的世间险恶。家乡已经饿殍遍地,族人们本就艰难的日子变得更加苦不堪言。他曾经还想着带郇吉北上幽州避难,谁曾想尚未动身,就被人捉了去。这世上多得是为了一口饭就能把人活活逼死的凶恶之徒,善心反倒难得一见。不过郇吉不知道,真正让他心神不属的,是刚刚竹帘后一闪而过的脸。 dXsL0r*c  
    6Rq +=X  
    弈延幼年时曾经跟随父亲一起去过晋阳。他父亲是乡里小有名气的佛雕师,经常为贵人雕刻佛像。在繁华的晋阳城中,他见过那些高门士族的车架,那些奢华无比的宅邸,还有身穿锦缎,头戴金玉的贵人。但是从没有一个人,像他刚刚见到的男人。那么娇弱,那么苍白。 }S13]Kk?=  
    ;<E?NBV^  
    竹帘再次掀开,弈延神情不由一紧,望了过去。然而走下牛车的,并不是那个男人,而是一个小丫鬟,面色焦虑的抱着药罐就向火灶走去。不一会儿,呛人的药味随着风飘了过来。 4 EA$<n(A-  
    7X> @r"9<  
    “有人生病了?”郇吉抽了抽鼻子,偷眼打量了几眼那个小丫鬟,终于也有了些忧色,“不会是车队主人病了吧?可千万不能出事……” hg'eSU$J  
    4Sdj#w  
    弈延没有答话。他默默捏了捏手中的麸饼,低头啃了起来。火光映在那张年轻的脸上,也映出了他深深皱起的眉峰。 cP@H8|c=  
    !A|}_K1Cr  
    第二天一大早,阿良就把人都叫了起来,启程上路。梁峰的烧始终没有退,让这位车管事紧张了起来。如果明天还不能赶回梁府,情况可就危险了。 q$}J/w(,  
    K!E\v4  
    对于这种急行军,羯人们到没什么怨言,一天几十里路而已,大部分人都能撑得下来。郇吉走得有些费力,但也没什么大碍。可能是被车队里的压抑气氛吓到了,他更加关注前方的牛车,生怕走不到地方,新主人就一命呜呼了。 4U'sBaY!K  
    `(O#$n  
    弈延当然也一直关注着牛车里的动静。每过一段时间,那个婢女就会掀帘下车,到另一辆车上拿药或者换干净的清水,小脸上始终满面愁容。这兆头,可不怎么吉利。心底正暗自焦虑,弈延的耳根突然动了动,猛然抬起头来! o4z|XhLr  
    B/hQvA;(  
    “有山匪!” >^<;;8Xh  
    XQ}7.u!  
    随着这一声大吼,林中突然传来了尖锐的鸟鸣声,群鸟哗啦啦一涌而起,像是被什么野兽驱赶逃散。转眼间,前方山坳处里就钻出了十来个手持刀棒的汉子,一个个面色狰狞,气势汹汹向这边冲来。 %6M%PR~u  
    2t{Tz}g*  
    “糟糕!”同一时刻,阿良也看到了那些剪径的强人,他仓皇向牛车处奔去:“郎主!郎主我们遇上山匪了!” j^f54Ky.  
    9 uX 15a  
    烧了两天,梁峰的身体差不多快要熬干了,每天就躺在牛车上,木愣愣的看着头顶没啥纹样的棚顶。这场高烧似乎也烧光了他的心气儿,没了敌人和迫不及待需要解决的问题,病痛乘虚而入,让他有些疲于应对。 R7FI{ A  
    kKC] n   
    然而当听到这声惊呼时,不知哪来的力量涌了上来。梁峰猛地坐起身,扯开了竹帘,外间的景象瞬间尽收眼底。山道狭窄,对面大概有十来个敌人,两辆装着杂物的牛车正赶前面,如果打横车架,就能作为掩体,暂缓敌人的攻势。车队里的杂役数量不够,但是加上刚买的那群羯人,鼓起勇气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rT8+)  
    F^}d>2W(  
    没有犹豫,他厉声说道:“把牛车拖横,挡在正前方!所有人拿上棍棒,结阵挡下山匪!我们人多,不会输给他们!” o{mVXidE  
    OsYZ a`$,  
    没人想到,这个病弱不堪的家主会让他们迎战。都是普通百姓,谁遇到山匪那个不是腿脚发软,只想转身逃跑啊? >.XXB 5a  
    =i/ r:  
    看到众人无可是从的慌乱模样,梁峰眉峰一皱:“谁能杀一人,我就免他三年田赋!” u:wijkx  
    5fmQ+2A C1  
    说完,他黑眸如电,看向身侧的羯人:“杀退山匪,我就还你们自由身!” 9}q)AL-ga  
    KyqP@ {  
    凶神恶煞般的敌人就在百步之外,转身逃走未必能逃得过,拼上一拼却可能有免赋和自由身,那群如同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人们终于挺直了脊背,把两辆大车吱吱呀呀拖到了道路正中。山匪的头头似乎没料到这群人还敢反抗,大吼道:“杀了那只羊牯,就有赏钱拿了!还有三辆大车和女人!给我冲啊!” s]D1s%Mx  
    7|!Zx-}  
    两支细软的猎弓已经拉开,羽箭哚哚两声插在了车辕上。梁峰面不改色,冷静说道:“三人一组,胆气大的站在正中,攻击敌人正面。其他两人从旁协助,冲咽喉、腹部下手!” _C'VC#Sy  
    8'v:26   
    部队其实一直有战术训练科目,尤其是那些武警部队。当面对失去理性的暴徒时,只拿着防护盾和警棍的武警,靠得就是战术配合。这些东西跟古代的鸳鸯阵、蜈蚣队极为相似,只要配合得当,防线严密,就能挡住数倍于己的敌人! 2mO9  
    Pb59RE:7V  
    梁峰看的清楚,那群山匪也并非各个都身强力壮,大部分人照样衣衫褴褛,连个骑马的都没有,持棍的比持刀的要多出几成。再加上被人叫破了埋伏,从远处一路冲过来,耗费的体力想来也不会少。在缺乏高精度远程武器的情况下,有两辆大车把关,只要自己这边不乱了阵脚,绝不会出现问题。 X|R"8cJ  
    {OS[0LB  
    似乎只是眨眼功夫,山匪们冲到了跟前。怒吼声、惨叫声,牲畜的嘶鸣声混做一团。弈延只觉得心脏砰砰跃动,手上攥紧了粗重的车辕。发现山匪后,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毕竟那人买下了自己,救了自己一命。只要拼命击退几人,他就能趁乱夺过牛车,保护那人平安脱身。 lr -+|>M)  
    {D [z>I;D  
    然而没来得及行动,对方站了出来,短短几句话就让胆小的仆役们鼓起勇气拼上一拼。免赋?自由身?并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弈延只看到双漆黑的眸子,熠熠生辉,如同夜空中最灿烂的星子。 VZ9`Kbu  
    +.m:-^9  
    弈延冲了出去!沉重的木头迎面击中了冲在最前的山匪。没有带盔,敌人的脑瓜像是鸡蛋一样红白一片磕了个稀烂,他并未停下脚步,立刻抬步冲向下一个匪徒。弈延年纪其实不大,身材还未长到最好的时候,算不得高壮。但是他的手劲绝对不小,灵活性也非同小可,每一击都从腰腿发劲,把那根长棍舞的虎虎生风! gN<J0c)  
    R+Ug;r-[  
    己方突然多了这么个猛人,其他人的精神也振奋了起来。三三两两组成小队,逐一解决想要翻越车架的匪盗。弈延也不是莽撞硬拼,而是堵在了车架防守薄弱的地方,拉住敌人冲击的阵型,配合梁峰三两声恰到好处的指点,竟然就凭这么道简易防线,抵住了山匪的进攻。 UHIXy#+o5  
    g12.4+  
    眼看软柿子就这么变成了刺猬,山匪头领眼睛都要烧红了,冲着后方的弓手叫道:“射牛车!射车上那人!” #V Z js`d6  
    F9q!Upr_+  
    只要杀了那个主事的,这群抵挡的杂役立刻就会做鸟兽散。而且他们的目标也是那人,这头目眼光相当狠准,立刻抓到了关键。 e_1L J  
    ;g<y{o"Q3p  
    两张猎弓算不得什么,弦松弓软,射速又慢,放在真正的战场里恐怕连布甲都射不穿。但是此刻他们已经冲到了车前,如此短的距离,就算是庸手,也有了相当大的威胁性。只听嗖嗖几声,羽箭已经向着牛车飞来。 Nfmr5MU_  
    @U =~ c9  
    绿竹发出了一声尖叫:“郎君!” h6;zAM}  
    pM*( kN  
    梁峰并没有惊慌,双眼锁住羽箭的来势,微微一闪,就躲开了这几支软绵绵的箭矢。那边,弈延两眼变得通红,大吼一声,刚刚夺来的柴刀已经脱手而出,飞也似的穿过人群,哚的一声把一个弓手的钉倒在地。他的身形猛然调转方向,朝着山匪头目扑去! }=u#,nDl>$  
    +zl [C  
    梁峰没有错过这一幕,高声喝道:“杀了那个穿甲的,赏钱一万!” $ao7pvU6  
    (/!zHq  
    下面立刻发出一阵骚动,几个胆大的羯人冲出了车阵,向着山匪们扑去。然而他们都未能拨到头筹。长棍轮的浑圆,弈延一棍就把那个比他高半头的山匪头领撂倒在地,棍势不停,呼啸着砸向对方颈部。 nu[["f~  
    a!;#u 8f  
    那头目挣扎着想要长刀阻挡棍势,然而万钧之力尤其是区区蚍蜉能抵的?刀锋非但没有挡住长棍,反而顺势砸到了自己颈上,咔嚓一声,大好头颅滚落在地。 yFTN/MFt  
    /2 $d'e  
    这一幕实在过于血腥,多数人都愣了一下。紧接着,惊惶之色出现在众山匪眼中,不知是谁第一个扔下了手里的刀棒,头也不回的冲着山林跑去。阵型立刻就散了,几个尚且能跑动的山匪就像被狼群追赶的兔子一样,闷头扎进了林中。 x,GLGGi}_x  
    9)4_@rf%  
    没想到竟然能打出胜仗,几个下人按捺不住,想要追上去。一个声音赶在了前面:“穷寇莫追。” $A T kCO  
    U~oGg$  
    弈延扭过头,只见牛车的竹帘挑起,那个单薄的身形出现在面前。那人似乎是想下车,但是因为久病,身体微微颤抖,足下绵软无力,根本无法踩实。 s$^2Qp  
    NT9|``^Z  
    脑袋里像是有根弦绷断了,弈延扔下木棍,大步走上去,把手递到了对方手边。 Fn{Pmo*rs  
    8cuI-Swz  
    作者有话要说: 2{B ScI5K  
    嘿嘿嘿,这只小狼犬大家喜欢咩=w= Xu|2@?l9  
    总觉得这两天回帖的人多了起来,开心!用力蹭蹭~~
上一页123456
到第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