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阅读活动书架签到

[古言架空] 《我家夫君是首辅》作者:青灯妖夜( 甜文  苏甜欢脱甜宠文 宫廷侯爵)

阅读:1313回复:42
  • 楼主
    冬月煌 (总版主)
    B!J&=*=e  
    文案 pO2XQYhrY  
    当朝首辅成亲四年有余,竟还无子嗣,有传闻他家那位妻子不仅貌丑凶恶,还是个生不出蛋的母鸡。于是给首辅送美人,很快衍变成京师一种时尚。 /@",5U#  
    对此,纪宁表示很怨念,自从流言出来后,她家那位坐怀不乱不近女色的相公,竟然完全变了性子。 880T'5}S :  
    好累…… =b Q\BY#  
    ps:谢绝扒榜,拒绝拍砖。苏甜欢脱甜宠小白文~
    BD M"";u  
    JE;!~=   
    0 R>!jw  
    Yb'%J@T}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甜文 天之骄子 +rKV*XX@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宁,施墨 ┃ 配角: ┃ 其它:
    0
  • 沙发
    冬月煌 (总版主)
    第1章 贼囚
    +; =XiB5R  
      大理寺后院一处荒凉的牢房,虽然破败,倒也还算干净。 xN6}4JB  
    8L*#zaSAf  
      纪宁坐在地上,靠在墙角,盯着角落里穿梭的两只小老鼠。 h3Nbgxa.  
    ~l*[=0}  
      天渐渐暗了下来,她朝外喊道,“牢头,有灯吗?” 1vCVTuRF  
    5[P^O6'  
      牢头眯着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笑的有些狰狞,“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还敢要灯?你真把自己当成以前的老爷了?给老子老实点,小心吃不了兜着走,给你一顿板子。” g ~%IA.$c  
    wIF)(t-):  
      这牢头可是听说这家伙犯了好几样大罪,掉脑袋都是轻的,在这大理寺的牢房里,关押的犯官多了,管你之前多么人五人六,到了这里就什么都不是。 )2R]KU_=g  
    7/dp_I}cO  
      入夜蚊蝇多,牢里又冷,带着几分腐烂的湿气,纪宁睡不着,蜷缩着身子抖了抖。 3(1UI u  
    @Suww@<  
      “牢头,有被子吗?” #_zj5B38E  
    !ozHS_  
      等了半天没人理,她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又叫道,“牢头,有吃的吗?” e?;  
    UFeQ%oRa8  
      那牢头正在外面瞌睡,被她这么一吵醒,立即骂骂咧咧起来,“半夜叫什么叫,叫什么叫,再叫老子不打死你!” ^%qQ)>I=j  
    %/R[cj 8  
      纪宁摇头苦笑。 h#u k-7  
    )Zrn?KM  
      被吵醒后那牢头李通也没了睡意,不知道从哪摸来两个馒头从窗口给丢了进去。 35YDP|XZb  
    0VIR =Pbp  
      纪宁捡了起来,一看,硬的,又丢出窗外。 )~#3A@  
    0I*{CVTQj  
      “狗东西,老子好心好意给你弄吃的,你他娘的还不领情,是不是皮痒了叫老子找人把你打一顿。”外头又是一阵骂骂咧咧。 MgH O WoF  
    -90X^]  
      纪宁无奈叹口气,为何这人总如此暴躁,不好不好。 ;B;wU.Y"  
    9dp1NjOtAc  
      一夜无眠。 cZAf?,>u  
    ,+FiP{`  
      她缩着身子又饿又困又冷的蜷在一边。 Jv~^hN2  
    $Eo-58<q  
      牢头惬意的睡了一夜,第二日一早还打着盹,便听见匆匆的脚步声。 "4.A@XsY  
    8>(/:u_x  
      李通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官服的年轻男子,男子生的端的是清新俊逸,举手投足颇有些名士的风范。后头则跟着一个大理寺堂官,那堂官朝李通大叫一声,“开门开门,这位是翰林院的编修李大人,来探监的。” ` bZgw  
    P#AS")Sj  
      李通一听,眼睛睁的老大,这翰林院编修虽然品级不高,但很是清贵,要是混的好将来少不了要入阁为相。而这李大人,牢头早有耳闻,乃是探花郎出身,其父是当朝堂堂吏部侍郎。 PsN_c[+  
    EHrr}&  
      吏部侍郎可是吏部的副长官,正三品的官职,主管官吏任免、考课、升降、调动等事。班列次序,在其他各部之上,乃是朝中响当当的大人物之一。 Q=^TKsu  
    `=2p6<#z  
      那李通只是个牢头,哪见过这等清贵的人,不免腿有些软,他忙挤出一丝笑,“大,大人,随我来。” BKu< p<  
    :%IB34e  
      他二话不说,解下钥匙颤抖着手去开门,看见纪宁蜷在一角一动也不动,心里又慌了,这狗东……不,这钦犯难道是饿晕了?要是这样可怎么是好,完了完了…… ] m #*4  
    4C9k0]k2  
      好在那李大人进去什么都没说,只是吩咐牢头候在门外。 n{"a 0O  
    MK <\:g  
      李言亭皱着眉走上前去,朝蹲在墙角一动也不动的纪宁试探的叫道,“纪兄?” n"nfEA3{`  
    ]i8t  
      纪宁听见声响,抬起脸看见来人,不免失笑,“是李兄啊,来,坐坐,不必客气。” 6Z{(.'Be  
    ghW  
      李言亭瞧了一眼脏乱潮湿的四周,神色略过一抹尴尬,“坐就不坐了,言亭这次来,是想给纪兄提个醒,外头现在闹大了,可以说腥风血雨也不为过。不过纪兄不必太过担心,此事是非曲折还未有定论,言亭一定想办法救纪兄出去。” SxL/]jWR7  
    3lN@1jlh  
      纪宁感动万分,老脸一红,“李兄如此恩情,纪某谨记于心,此生得李兄一知己,也算是不枉此生。”说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李兄欠我的那五百两银子,是不是该还了。” U=[isi+7  
    ]qiX"<s>~C  
      “这个,这个……”李言亭顾左右而言他,“纪兄切莫保重,李某还有要事缠身就先告辞。” [NbW"Y7  
    |]b,% ?,U  
      纪宁泪眼婆娑的望着他的背影,“李兄,诶李兄且慢,能不能给我送几个包子过来再走?没包子烧饼也行。” H"wIa8A  
    XjTu`?Na;  
      李通站在门外,看纪宁的眼神稍微没之前那么阴冷。 ,Eo\(j2F.  
    YAd%d|Q  
      中午叫人买了几个包子,往洞口给她塞了进去。 Myh?=:1~(c  
    )g`~,3G  
      哪知纪宁却并不识相,仍旧丢了出来,“冷的,不吃。” Ij:yTu   
    <>V~  
      李通翻了个白眼,暗暗骂道这家伙坐牢也这么嚣张。骂虽骂,心里头却有点慌,要是饿坏了这小子到时候有人找自己算账怎么办,可是不饿吧,又觉得失面子。 @%r "7%tq>  
    jwheJ G  
      李通正不知如何是好,又见一个堂官来了,这一次堂官带来一个穿着绯袍的中年男子,上绣小团花。 ~Jlq.S'  
    T5wVJgN>  
      那堂官道,“这是礼部尚书大人,速速开门。” p Moza8  
    wqgKs=y  
      李通吓到了。 4K,S5^`Gx  
    vILgM\or  
      这贼囚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连堂堂礼部尚书都来了,我的个天,这……这可如何是好。 \ZBz]rh*  
    N3w y][bo  
      礼部尚书何许人也,那可是部堂级别的大臣,随便翻个眼皮就是让这地皮抖三抖的人物。完了完了,要是那贼囚当着礼部尚书说我一句坏话,这性命怕是得不保。 wcGv#J],  
    w7f)v\p  
      李通哆嗦着去开了门,礼部尚书陈阶同样示意他候在门外。 kkXe=f%  
     gOy{ RE  
      陈阶进去后,苦笑着连连摇头,“你说你诶,怎地这么不安生,这次捅了多大的篓子你知道吗?连陛下都惊动了。” JY3!jtv  
    7t+H94KG7  
      纪宁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此刻有些有气无力道,“恩师息怒,学生知错了。” nI8zT0o  
    i#PR Tbc  
      陈阶压压手,“罢罢,谁叫老夫收了你为徒,此事你也不必太过惊慌,老夫会想办法保你出去。” {a(<E8-^  
    'h[7AZ&)#  
      纪宁热泪盈眶,“学生做错的事,岂能连累恩师。” 7?\r9bD  
    )/Oldyp  
      陈阶神色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心下一叹,当初是你这家伙死皮赖脸的要老夫收你为徒,弄得天下尽知,老师此刻若是不保你,名声只怕也得跟着臭。 15MKV=?oY  
    n%!50E6*:  
      “你也知道连累,哎,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出去后你好自为之吧。” =>7czw:S 1  
    X7?j90tH  
      陈阶说完,长袖一甩,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k7M{+X6[  
    o5G]|JM_  
      纪宁望着陈阶的背影饱含深情的一叫,“师傅……” aj-:JTf  
    >]2^5C;  
      陈阶身形一怔,脸色缓和下来,这徒儿虽然顽劣,好歹平时也还算孝敬。 4I2#L+W  
    JvS ~.g1  
      “我饿……”纪宁苦巴巴的接着道。 U\>k>|Jr{  
    }xY|z"&  
      陈阶老脸一拉,快步走了出去。 -o57"r^x  
    wd1>L) T  
      纪宁抹了抹脸上的泪,“这些人,哎……” {'#7b# DB>  
    }MtORqK  
      李通锁门的时候,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A@reIt  
    ozA%u,\7k  
      这囚犯后台挺硬的样子,要是真洗脱了罪名,报复起自己来,那不是跟踩死只蚂蚁一样。 7>-99o^W  
    S4OOm[8  
      李通有些惆怅,他坐在桌边喝了几口酒,忽然一个太监模样的人跑了过来,大声嚷道,“太子殿下到,还不都跪下。” ^b*ub(5Ot  
    ?XVox*6K&  
      太子…… ?S.LGc  
    2(R{3E4.  
      李通握着酒杯的手一抖,酒全部洒在桌上,浸湿了裤子。 2t7=GA+j  
    {6F]w_\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个身穿锦衣华服的玉面少年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几个小太监。 <lWBhrz  
    |^#Z!Hp_Y  
      少年生的细皮嫩肉,可浑身上下透着股不怒自威的气魄,他没好气的朝李通嚷嚷,“我师父呢?你们这些狗奴才,竟敢把我师父关在这种破地方。喂喂,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太子开门。” A64c,Uv  
    mOb@w/f  
      李通此刻已经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他浑身瑟瑟发抖,拿钥匙开了门。 u3HaWf3  
    %t$)sg]  
      少年大步走了进去,惊叫一声,“师父,你变得又丑又黑。” CC]q\%y-_  
    ,fj~BkW{  
      纪宁跳起来脸色难看的瞪着少年,“三日不打你上房揭瓦,连你师父也敢消遣。” %@%~<U)W  
    OO;I^`Yn  
      “呵,本宫消遣就消遣,还怕了你不成。” *k0;R[IAV  
    Nl{on"il  
      “那好,你过来。” <O{G&  
    > Qh#pn*  
      “你说过来就过来,本宫偏不。” 8,:lw3x1  
    ?y^ ix+ M  
      “你真不过来?” 'JAe =K H  
    `Vh&XH\S  
      “就不过来,你能拿我怎样。” epP_~TU  
    Y }8HJTMB  
      “那好,为师就不客气了。” 4 rD&Lg'  
    B:)vPO+ d  
      “本宫就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ShOB"J-  
    M,SIs 3  
      听着里头的动静,李通暗吐了口气,这家伙看来是得罪了太子殿下,呵,得罪太子殿下的人还能有好果子吃。 :Y)G-:S+  
    oSP^ .BJ$  
      可随即,他傻眼了。 PH!rWR  
    bbWW|PtWwP  
      “师父你赖皮,竟然偷袭。” (- {.T  
    Zy6>i2f4f  
      “打不过就打不过,还赖为师偷袭,你是不是皮痒得多挨几次揍。” p0HcuB)Y  
    dVBr-+  
      “打人不能打脸,本宫还要靠这张脸吃饭。” 5WI0[7  
    t s=+k/Z  
      “为师打的就是你的脸。” K Z0%J5  
    weIlWxy  
      这人……他娘的竟然连太子殿下也敢打。 ['l}*  
    7] 17?s]t,  
      李通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中了邪。 B|rf[EI>  
    &-|(q!jm  
      里头两人闹腾一番后,忽然消停下来。 kk aS&r>  
    AaJz3oncJ  
      太子赵堂佑衣衫虽凌乱,带着股桀骜不驯,此刻语气难得认真,“师父,你不必担心,我一定会保师父出去。” Ce PI{`&,  
    58Z,(4:E  
      纪宁爱怜的摸摸赵堂佑脑门,“为师知道你乖,这几日为师不在,你要听话,休要胡闹。” 7[(<t+  
    {-s7_\|p(  
      赵堂佑稚嫩的脸上微微一红,“本宫何时胡闹了,这乱七八糟的地方你先待着,本宫先走了,改日再过来。” Y^ ,G} &p  
    {^Q1b.=  
      太子走后,纪宁才想起来好像忘了说一件事。 &P>a  
    $p.0[A(N  
      她幽幽一叹,这徒儿也不省事,竟然也两手空空的来看为师。 $9<P3J 1  
    tVAH\*a,/  
      一个个的,还真把这牢房当成茶楼了不成。 |A:+[35  
    n}q/:|c  
      正当她颇为幽怨时,忽然一声“扑”的响,只见那牢头正朝她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纪大人,哦不纪爷,您千万大人不记小人过……” tR-rW)0K3Q  
    C?PgC~y)  
      纪宁轻瞥了他一眼,“你跟我跪什么,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 aP +)  
    )>WSuf j  
      “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对了大人,您还没用过饭吧,小的这就叫人去买。” 8MCSU'uQ  
    Su[f"2oR  
      纪宁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这……这怎么好劳费。” oz\r0:  
    M!] g36h[  
      “不劳费不劳费,小的现在让人去给醉香楼给大人订一桌最好的酒菜。” |FZIUS{]  
    EP]OJ$6I  
      李通说着还生怕纪宁不答应似的,磕完几个头,一溜烟往外跑了去。 t0o'_>*?A  
     ?r(Bu  
      可还没跑两步,便瞧见有身影走了过来,他还没看清此人长相只觉气度不凡,正要抬眼去看,跟在那人后面的堂官喝道,“这么慌慌张张干什么,没瞧见首辅大人来了吗?要是冲撞了首辅大人,这责任你可担待的起。” Ec|5'Kz]  
    3AarRQWsn  
      首,首辅……那位据说文曲星下凡手眼通天执宰天下连皇帝陛下见了都要尊称一声先生的宰辅大人? -wn(J5NnR  
    nV?e(}D  
      李通只觉两眼一黑,双腿一软,整个人栽了下去。 Tg#%5~IX  
    m*H6\on: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通骂咧声,“这狗东西也不太不晓事,快来人,把他给拖下去。” !$.h[z^  
    T~-PT39E  
    [ 此帖被冬月煌在2016-05-15 10:01重新编辑 ]
  • 板凳
    冬月煌 (总版主)
    第2章 苍天无眼
    };=44E'7  
      纪宁歪在墙角,听见外头的动静,赶紧整理衣衫站了起来,背着手走到窗边,仰头作出一副陶醉的模样,摇头晃脑,“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 {a `#O9  
    !{, `h<  
      施墨走进来便瞧见她一副怡然自得的惬意模样,面上不喜不怒,“纪大人真是好雅兴。” >X"V  
    PLmf.hD\  
      纪宁轻咳一声,转身看向眼前进来施墨,弯腰作揖,“首辅大人好。” ~Uz1()ftz  
    _;1H2o2f  
      来人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一双眼光射寒星,若不是身上那簇新的一品官服显露着身份,很难让人联想起来这位龙章凤姿,风流韵致的男子便是当朝执掌天下的首辅大人。 xYGB{g]  
    T8ftBIOi  
      施墨冷眼瞧着她,并不言语。 qrtA'fU  
    4pfv?!Oj  
      纪宁顿觉一阵尴尬,弯腰用袖子擦了擦脏兮兮的地面,很狗腿的朝施墨笑了笑,“首辅大人,坐,坐。” <!r0[bKz@  
    .%rB-vO:g  
      施墨微微眯了眯眼,“知道错了?” Y79{v nlGk  
    ~20O&2  
      纪宁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住,“大人说的这是何话,下官不知错在哪里。” mSu1/?PS  
    Bco_\cpt]z  
      “你深得皇恩,并无功名却入翰林任编修,又忝为詹士府洗马,教导太子读书。理应以身作则,好好报效朝廷,为天子分忧,而你却成日不务正业,兴风作浪,惹得朝野上下非议一片。如今更是仗着陛下对你的几分恩宠,在外横行霸道,草菅人命。你说,你现在不知道错在哪里,嗯?” 3Y}X7-|)Z  
    -:|1>og  
      施墨说的不紧不慢,语气也没有多大起伏,可就是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让人心生胆意。 ~J Xqyw}  
    $Jt+>.44  
      纪宁眼观鼻鼻观心,心想老娘被你这么一说怎么真感觉自己好像十恶不赦似的。 >sL"HyY#H  
    H[a1n' "<:  
      “大人,此言差矣。下官并非草菅人命,昨日下官所杀的那些人,都是奸贼乱党。” (gn)<JJS}  
    rg^  
      纪宁虽是文官,又在清贵的翰林院,按理来说怎么也和杀人还有乱党之事联系在一起。只是因为当今太子顽劣,不喜读书,又好武,当朝陛下为他请了很多大儒也没能让太子学进去,为此天子不甚烦扰。偏偏纪宁却能让顽劣的太子乖乖听话,可谓是一物降一物。 vQ/&iAyut  
    eaI!}#>R +  
      她除了教太子读书,也还教太子一些拳脚功夫,管理太子府上一卫亲兵。 )+nY-DB(  
    ]hxE^/87  
      就在昨日,她在街上一家酒楼吃饭和人起了冲突,结果就带人把客栈给砸了,还杀了两个人。 dsh S+d  
    A $9^JF0$  
      本来朝中大臣或是那些皇亲贵族,哪个私底下没干过一些龌蹉事,诸如杀人之类,有权有钱之人都很好摆平。 D/$$"AT  
    _k,/t10  
      纪宁身为太子的老师,又得陛下厚恩,按理来说这种事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3kDqS_4  
    nM)q;9-ni  
      “你胡乱杀人也就罢了,竟还不知悔改污蔑对方是乱党,纪大人,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c-J)Ky  
    x-:a5Kz!  
      站在纪宁面前的施墨明明生的是那样风流韵致,温润如玉,可周身的气场,却威严十足,带着极强的震慑力。 ,c%>M^d  
    =psX2?%L  
      纪宁那张原本还带着几分谄媚笑意的脸,不免冷了几分,哼哼两声撇过脸去懒得理会他。 2^}E!(<  
    xt%-<%s%f  
      施墨刚才还冷着的面孔,此刻却透着几分无奈。 T-: @p>  
    7>a-`"`O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何要杀人。” PN!NB.  
    ~ cKmf]  
      纪宁望着墙角的蜘蛛网,“那贼人污蔑我是登徒子,轻薄调戏良家妇女。” b|cUKsL5  
    z4 snH%q  
      施墨轻咳一声,“这个……可你也不至于就因此喊打喊杀。” zF6]2Y?k%  
    JY+ N+c\  
      “他们叫来一群人围着我,说要扒了我的衣服游街示众。” Pw^ lp'dO  
    }4!R2c  
      施墨顿时拉下脸来,“大胆。” v>2gx1F"?  
    /mb?C/CI  
      “还要切我命根子,丢去喂狗。” *20$u% z2  
    ZYy,gu<  
      “可恨。” ,~@Nhd~k  
    X  8V^  
      “咒我生孩子没屁/眼,子孙后代不得好死。” T9@W,0#  
    X\r?g  
      “该杀!” ,qS-T'[v,(  
    TNA?fm  
      纪宁忽然跟兔子似的跳到施墨面前,拉着他的衣袖,哼哼着,“你都说该杀了,是不是现在该叫人把我给放了。” $nB4Ie!WcR  
    4,o|6H  
      施墨也不动,任由她拉着衣袖,神色缓和下来,“在牢里吃了不少苦头?” L#Mul&r3x0  
    )Q_^f'4  
      纪宁忙不迭点头,委屈的就差眼里噙着两行泪了,“这里又黑又脏,我一晚上又怕又冷又饿。” <<zYF.9L]  
    CzF#feTA  
      施墨长袖一甩,走到牢房门口,对堂官厉声道,“还不快给纪大人换个好点的牢房。” .^<4]  
    }n+#o!uEf  
      候在门外的堂官身子抖了抖,心说这哪是关了个囚犯,简直就是关了个大爷。 |U*wMYC  
    "v @h  
      “来人,快去把咱们院里的那间东厢房收拾赶紧。”外面乱成一片。 gK{-eS  
    L'dR;T[;  
      大理寺后院里一间厢房里,虽不是雕栏画栋,但甚为整洁,应有尽有。除了床榻,桌椅,屏风,还有书画茶具,就连那尿桶都是红木做的。 !ejLqb  
    1 m)WM,L  
      此刻那牢头李通已经醒了,战战兢兢的候在门外,因惊吓脸色显得苍白无比,他时不时擦着额头渗出的汗,小心翼翼的往里张望着。 ^-, aB  
     aKkG[q N  
      纪宁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左手举杯,右手拿筷,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还惬意的摇头晃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哈哈……施大人,您叫人送来这么多吃的,叫下官怎么承受的起,来来,下官敬您一杯。” CNCWxu  
    K&zp2V  
      受到不少刺激的李通身子瑟瑟发抖,顶着烈日,额头的汗细密如雨。 'eNcQJh  
    -^m]Tb<u  
      堂堂首辅大人亲自来牢房探望也就算了,还又吩咐人换新牢房,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 |K(j}^1k  
    y^vB_[6l  
      这……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妖孽,竟然连首辅大人也…… _lrCf  
    I:4m]q b  
      施墨正襟危坐,只是看着她吃,并不言语。 teO%w9ByY  
    d4Y8q1  
      纪宁一个人吃的许是无趣,看了一眼门外的李通,大叫道,“李牢头,进来陪本官喝一杯。” ou;E@`h;x  
    Xx~za{p  
      李通哪里敢,他苦着脸跪在门外,“大,大人,小的还要当差……” [89qg+z  
    h|^RM*x  
      那嗓音带着哭腔,不知道的见状还以为他丧了考妣。 ?lg  
    r+T@WvS%W  
      纪宁脸一拉,“怎么,瞧不起本官。” ys+ AY^/  
    E1(2wJ-3"  
      “小的岂敢,这个……实在是,实在是……”如果地下有个坑的话,他一定把自己给埋了。 ZJCD)?]=3  
    s8,{8k  
      好在这时有人过来,打断他的话。 ][b_l(r$?  
    ^oNk}:>  
      “纪大人,这是太子殿下特地吩咐府上厨子给您做的吃食。” 6%/@b`vZ  
    R5iv]8X4W  
      几个太监模样的人手中提着精美的食盒徐徐走了进去,很快琳琅满目的菜肴摆满了一桌子。 5$kv,%ah  
    0G-M.s}A  
      纪宁咂咂嘴,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吃食,忍不住感叹,“我那徒儿倒是有几分孝心,为师甚慰啊。” OF^:_%c/  
    NdpcfZ q  
      施墨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立即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T):\x(  
    E'|@hL-jn  
      “还是徒儿知道心疼为师,为师平日没白宠他。”纪宁惬意十足的吃着太子送来的吃食,长吁短叹,“这东坡肘子做的,简直人间美味,想不到太子平时顽劣不堪,对为师倒是上了心,连为师的喜好都摸得一清二楚。” F`W8\u'db  
    "I"(yiKD  
      自说自话的叹了一番,她瞧见首辅大人好像有点不开心,立即拉着施墨的袖子道,“施大人,怎地一直板着个脸?是不是为下官悲惨的遭遇感到愤懑?圣人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此等小事,下官还不曾放在心上,施大人不必介怀。” )sWC5\  
    (DzV3/+p^  
      施墨,“……” *XRAM.  
    K!|%mI8gk  
      那几个小太监刚走,外面又响起一阵匆匆脚步声,“快快,这是礼部尚书大人特地给纪大人送来的。” K8,fw-S%  
    9cJzL"yi  
      没多久,便有几个小厮模样的人提着食盒小跑进来。 ?nWK s  
    Z)RoFD1]C  
      为首的一个人上前笑道,“纪大人,这是我家老爷特地吩咐小的从醉香楼买来给纪大人的。” %i!&Fr  
    crV2T  
      醉香楼是京师里有名的酒楼,里面消费可不低。 ?k$3( -  
    /RLeD  
      来人纪宁认识,是她恩师府上的管家。 ,j{$SuZ M  
    dW3q  
      “你回去禀告恩师,就说他老人家恩情,徒儿谨记于心感激涕零,往后定当誓死为恩师效力。” < * )u\A  
    giU6f!%  
      那管家闻言老脸不由一抽,这话说的好像他因做的那些龌龊事而做牢是受尚书大人指使似的。 Vz$X0C=W;H  
    Zj )Bd* a  
      “纪大人放心,小的一定把话带到。” hhu !'(j  
    :Oz! M&Ov  
      “纪大人在朝中好高的架子,先是太子,现在又是尚书大人。”施墨冷言冷语。 FKU$HQw*  
    K1S)S8.EZ8  
      纪宁颇为惭愧的笑了笑,“哪里哪里,首辅大人抬爱了。” ZqaCe>  
    ?:bW@x  
      门外的李通经历过这一连串的事,已经开始仰望苍天自暴自弃的怀疑人生。 ulM6R/ V:?  
    92}UP=RW!  
      这贼……家伙坐牢跟春游一样,一个一个的大人物相继来探望也就算了,还生怕他在牢中受了什么委屈好吃好喝伺候着,看来多半是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牢房。 V,=V   
    Z!Y ^iN  
      怪只怪自己有眼无珠得罪此人,老夫一世英名,如今竟毁在了这黄齿小儿手里,天可怜见啊。 V\nQHzjF<6  
    cwK 6$Ax  
      哎,不知是跪着死好呢,还是趴着死好…… ]|cL+|':y  
    :'-FaGy  
      正待那李通一番感慨时,又是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M '?k8L  
    ]V!q"|  
      看着眼前景象,李通一双眼睛睁的老大。 `&2AN%Xz  
    T7E9l  
      只见两个人抬着一头宰杀好洗干净的全羊,后头有人拿着柴火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群人迅速的在这后院里搭起了架子,俨然一副就要在这大理寺后院烧烤的模样。 ve.rp F\  
    kFPZ$8e  
      苍天啊…… $j(2M?.>#  
    #S+GI!  
      “纪大人,我家公子说您喜欢吃烤肉,而且一定要吃现烤的,便特地吩咐小的请那聚贤居的大厨过来,您看是喜欢吃七分熟的还是全熟的?” /p| ]*={  
    #8.%YG  
      “想不到李兄待我如此厚恩,实在是让纪某感动,回去告诉你们家公子,就说欠的那五百两银子,可以下个月再还。” I~lX53D  
    ,@2d <d]  
      施墨脸色一沉,冷呵一声,留下一句“纪大人好自为之”便起身甩袖而走。 0w?\KHT  
    Z2d,J>-  
      纪宁热切道,“首辅大人您怎么就这么走了,不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吗?这么多东西,下官一个人也吃不完呐……哎,真是浪费啊,这叫本官怎么心安……” {3Z&C$:s  
    3RpDIl`0  
      那李通见首辅大人沉着脸走出来,绝望的心头总算看见一丝曙光。 Jt6~L5[_s  
    ,]e!OZ[$m  
      呵,叫你得意,叫你嚣张,叫你把这大理寺当自己后花园,惹得首辅大人不快,就是尚书太子又如何,还不是分分钟收拾了你。 3^kZydZ CN  
    [G{{f  
      正当李通暗暗幸灾乐祸之时,头顶传来一个威严生冷的声音。 W.h6g8|wx  
    Bfw]#"N`  
      “好好当差,要是里面的人饿了冻了少了半根汗毛,本官拿你是问。” *RKYdwnb  
    BR5r K  
      李通经过几番惊吓,心脏早就变得脆弱不堪,此刻被施墨这番一训斥,当即冒了一身冷汗,双腿一软的再次栽了下去。 V6'"J  
    M/ @1;a@\  
      苍天……无眼呐…… Ct[{>asun  
  • 地板
    冬月煌 (总版主)
    第3章 给我打
    fF !Mmm"  
      荒凉许久的大理寺后院,许久都没呈现出如此欣欣向荣热闹哄哄的局面。 DE3>F^ j  
    [OJ@{{U%  
      院子里,大树底,生着火,烧着烤。 9hG)9X4  
    5Gm,lNQAv  
      “二万。” )yp+!\  
    "-JJ6Bk  
      “碰。” Y~]E6'Bz  
    a x1  
      “三条。” V~ -<VM6  
    "orZje9AC  
      “糊,快给钱给钱。” `[\*1GpAo  
    v{4K$o  
      “大人,小的们再输下去,裤裆都没了。” a.)Gd]}g  
     TA;  
      “是啊,您行行好就放小人们一马吧……” \[&`PD  
    sl^i%xJ|l'  
      “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吃奶的幼儿,明儿个都揭不开锅……” )qs>Z?7  
    Wj2]1A  
      纪宁原本还笑嘻嘻的面孔立马一沉,把桌上的钱往袖子里装,大义凛然道,“本官看起来是那么不通情打理的人么,陈山是吧,你差本官的十两银子要是明日还不了,本官就派人去你家里把值钱的都搬走;那个李什么的你也别溜,兜里的十个铜板给本官放桌上。大家别哭丧个脸嘛,打起精神,说不准接下来你们就翻本了呢。来人,给本官上酒,本官还要大战个三百回合,你们谁都不许走,谁要是走了就是不给面子,你们也瞧见了,本官可不是好惹的人……” qH'T~# S  
    S)Cd1`Gf  
      那些个差役此刻全都哭丧着脸,心里早已把那家伙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D*3\4=6x  
    Gy0zh|me  
      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人性,还知不知廉耻,堂堂官身,却沾了满身的铜臭,竟然连他们小吏的钱也骗。 D%k%kg0,  
    g[fCvWm#d  
      大家只希望现在天空一声巨响,一道惊雷把那奸诈之徒给劈死。 f h05*]r  
    NYtp&[s2-  
      大理寺堂官吴成看着眼前这一片乌烟瘴气的景象,一张老脸气的通红,可又偏偏发作不得。 $ hwJjSZ0  
    "l~wzPY)  
      这混账东西,还真当这大理寺是他家后院,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v>zeK  
    9d{iq"*R  
      吴成上前,不忍直视眼前的情景,把脸瞥向一边,“纪大人,该上堂会审了。” {>[,i`)  
    2ILMf?}  
      纪宁拍拍衣服,笑嘻嘻的站起身,朝吴成作揖,“那就有劳大人带路。” z7'3d7r?  
    K(RG:e~R0i  
      那吴成身子一侧,表明受不得她这份大礼。 `` (D01<  
    o>x*_4[  
      纪宁尴尬的望了望天。 Q?Vq/3K;  
    @8X)hpHf  
      她这次杀人事情闹的很大,据说连陛下都惊动了,示意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司会审。 TJ9JIxnS  
    0g% `L_e_  
      审问的地方,就在大理寺衙门里。 ^qXc%hjg  
    oiYI$ql3L  
      纪宁虽是犯官,却一点也不像个犯官的模样,走路闲庭信步,脸上红光满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刚逛了窑子回来。 bqpy@WiI S  
    5Mm><"0  
      穿过后院,到了大堂,此刻两边都立着十几个差役,手中拿着水火棍,气势撼人。 .G#wXsJj  
    ;&4}hPq  
      正厅里摆着六张案牍,刑部尚书刘敬,大理寺卿萧世然,左都御使李齐坐在中间,边上则是几个陪同的官员。再底下,则是大理寺的主薄司直。 dWV.5cViP  
    ;w ";s$  
      萧世然见纪宁慢悠悠的走进来,惊堂木一拍,威严十足,“堂下何人。” c!l=09a~a+  
    nDx}6}5)  
      纪宁老老实实回答,“下官翰林编修纪宁。” MHo(j%I1E  
    $%9.qy\8  
      “大胆,见了本官还不下跪。” C5mq@$6  
    #DjSS.iW  
      自从这家伙进了大理寺,可谓是把整个大理寺搅得不得安宁,又是吃肉喝酒,还他娘的拉着一众差役在院子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吃着烧烤打马吊。 b 'p0T1K(  
    vd`;(4i#X  
      别说他萧世然主持这大理寺数年,就是国朝百余年,也从没听过如此荒唐之事。这要是传了出去,整个大理寺没面子不说,他萧世然的清名也得尽毁。 X5i?B b.  
    *'D( j#&  
      大理寺卿萧世然本来就对纪宁一肚子火,此刻见她还一副慢悠悠不以为意的模样,更是气得老脸通红。 "w}}q>P+sA  
    ?HT+| !4p  
      纪宁轻飘飘朝萧世然一笑,“大人,下官就是想跪,只怕大人也受不起吧。天地君亲师,下官乃太子老师,连太子见了本官也得尊称一声师父,我要是现在给诸位大人跪了,岂不是说太子见了大人也得跪下?” ;]AJ_h(<`  
    (ZR+(+i,  
      歪理,绝对的歪理,可是偏偏萧世然又反驳不得,只能朝她吹胡子瞪眼。 K(P24Z\#  
    !p$z8~  
      刑部尚书刘敬这时道,“翰林编修纪宁是吗,你可知罪。” <u>l#weG,  
    V<&x+?>S  
      纪宁摇头,“下官不知。” J`/t;xk  
    !DgN@P.o  
      “天子脚下,你竟敢当众行凶,还敢说不知罪?” 5~GHAi  
    S8-3Nv'  
      “大人,那些人是乱党,下官为君分忧捉拿乱党,不仅没罪,而且还有功劳。还望诸位大人明察,千万不要听信了小人谗言,污蔑下官。下官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翰林,但同样也是太子老师,不是谁想拿捏就能拿捏的,请诸位为下官主持公道。” aH7i$U&  
    1b*Me'  
      这个家伙简直可恶,胆大妄为倒打一耙就罢了,竟然还搬出太子殿下来威胁这堂上的诸公。要知道这哪一个在朝中不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要是被她一个小小翰林威胁,传了出去大家那一张老脸还往哪里搁,官威还要不要。 nT.i|(xd.  
    1.p2{  
      本来还保持中立的左都御使李齐此刻也不免冷了脸,惊堂木重重往堂案上一拍,“大胆,这里岂是你能嚣张的地方。如今人证物证据在,任你巧舌如簧也不能颠倒黑白,本官劝你还是乖乖认罪比较好,或许本官还念你往日对朝廷的一些功劳,对你从轻发落。若是你再此般负隅顽抗,不知悔改,少不得要让你受些皮肉之苦,让你知晓这其中厉害。” N]gJ( g  
    }6zo1"  
      纪宁冷哼一声,“大人,这审都没开始审,就判下官有罪,难道您是想屈打成招么。” N<&"_jzm  
    O  |45r   
      李齐胡子颤了颤,老脸一拉,便不再言语。 qPle=6U[IL  
    &/XRiK1"0  
      刘敬,“既然你不肯认罪,那好,来人,传人证。” Cq mtO?vne  
    (I(?oCQ  
      刘敬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哭哭啼啼妇人上前跪下,一边抹着泪一边磕着头道,“诸位青天大老爷,请您为小女子作主啊。” ZBw]H'sT  
    >uHU3<2&  
      那妇人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如此梨花带雨的一哭,惹得旁人心生侧影之心,便不免暗骂纪宁这厮斯文败类衣冠禽兽无耻之极。 +XL^dzN[|$  
    KO*# ^+g  
      萧世然正声道,“你有什么冤情,且如实说来。” lG[@s 'j  
    (>~:1  
      “大人,小女子名叫马兰芝,平日和父亲在酒楼靠卖艺为身。昨日晌午,这位官人来酒楼吃酒,忽然上前对小女子动手动脚,轻薄小女子。小女子父亲见小女子受辱,便上前要救小女,结果,结果不料……”那妇人抽泣道,“他竟直接抽出刀来,杀了小女子的父亲,诸位大人,我那可怜的老父亲死的好惨呐,还请诸位大人一定要为小女子讨回个公道,小女子这辈子就算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诸位大人的恩情。” s2SxMFDP  
    u@ MUcW  
      简直就是禽兽,败类! pxf(C<y6_  
    "cJ))v-'  
      萧世然脸一沉,“岂有此理,天子脚下,竟然还敢有人当众行凶,目无法纪。这样可恶的家伙,实在死不足惜。” \gz(C`4{j  
    ^,W;dM2  
      他口中骂的,自然就是纪宁了。 Dn x` !  
    W4MU^``   
      刘敬这时慢悠悠道,“纪大人,人证在此,你可认罪?” zG IxmJ.  
    [)efh9P*  
      纪宁依旧摇头,“大人切不可听信这妇人一面之词。” r{+P2MPW  
    :V,agAMn  
      马芝兰梗咽,指着纪宁咬牙切齿的道,“诸位大人,他不仅杀了小女子的父亲,还把同样前来救小女子的相好也杀了,大人们若是不信,可以问旁人,当时酒楼里,可有很多人亲眼所见。” Sj=x.Tr\  
    nZtMF%j'  
      萧世然,“继续传人证,今儿个本官就要你死的心服口服。” zx #HyO[a  
    bCa%$  
      接着上来一个小厮,跪在地上。 2Dc2uU@`r  
    B3AWJ1o  
      萧世然,“你是何人。” ;?{[vLHDL  
    /)+V(Jlu  
      小厮,“小的乃是翠安居的小二。” \v\f'eQ  
    k-V3l  
      萧世然,“你可认识在堂上的这位纪大人。” _%R]TlL  
    ` x|=vu-  
      小厮,“认识,这位纪大人平时常来咱们翠安居吃东西。” Z]~) ->=}  
    `;~A  
      萧世然,“昨日晌午发生的命案,你可在场?” }Qu kn  
    u~pBMg ,  
      小厮,“回大人的话,小的昨日在场。” -v@LJCK7I  
    Uf}u`"$F  
      萧世然,“你把昨日发生的事给本官如实道来,若是有半句假话,少不了要定你一个包庇杀人犯之罪,打得你皮开肉绽。” rp&XzMwC4  
    pie8 3Wy>  
      小厮,“大人明察,小的保证句句属实,万不敢有半句假话。” W1;QPdz:  
    MlKSjKl" !  
      那小厮口中的证词与那妇人一般无二,接着又上来两名人证,也是指出纪宁在酒楼杀人,然后又上了物证,就是纪宁随身携带的腰刀,仵作证实,死人身上的伤口与血迹,与纪宁携带的腰刀完全吻合。 s~p(59  
    E4QLXx6Wa&  
      萧世然见人证物证都齐了,底下那站着的家伙还一副漫不经心不以为意的模样,一股火又是上来,惊堂木一拍,朝纪宁大喝,“大胆犯官,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r#m +R"N  
    @S<6#zR  
      纪宁道,“大人,这是污蔑,当日下官……” {D$5M/$  
    ;T\+TZtI  
      纪宁还没辩驳完,便被怒气冲冲的萧世然打断,“岂有此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大言不惭的说是污蔑,你当老夫是聋子还是瞎子。来人,把这目无法纪的家伙拖出去打个三十大板,不给他点教训,他是不会招的。” 4 (c{%%  
    /R(]hmW  
      一旁的差役正要上前带她下去,纪宁大喝一声,“谁敢!” M\_IQj  
    "@^^niSFl  
      萧世然,“好啊,竟还敢公堂上大声喧哗,来人,拖下去,再加二十大板!” |Cm6RH$(  
    koojF|H>  
      纪宁冷笑,“萧大人,只听一面之词就判下官有罪,这难道就是大理寺的断案之法么。” # 4&t09  
    goqm6L^Cu  
      萧世然本来就看纪宁不爽,此刻见他仍不知悔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e"(SlR  
    I7 = 4%)A  
      如今人证物证皆在,这家伙一个杀人之罪铁板上钉,哪怕他背后有太子撑腰如何,就是闹到天子那里去,他草菅人命,其罪也是当斩。更不必说他还妄想污蔑对方是乱党,好为自己脱罪,这再治个欺君之罪,也是跑不了。 VPr`[XPXb  
    }'p"q )  
      总之,这家伙就是一个字,死! wgUgNwd1  
    R wTzS;  
      萧世然,“本官如何断案,还轮不到你这个杀人之徒妄议,拖下去,再加三十大板,给我狠狠的打!” i5 0c N<o  
    Di"Tv<RlQ  
      纪宁暗汗,这老东西可真下得了手,八十大板啊,她要被打八十大板,这还能有命吗!想自己和他也无冤无仇,何故要对自己如此赶尽杀绝。 LgxsO:mi  
    =5;tB  
      妈了个叽,看来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fZiwuq !_  
    ";U#aK1p  
      她搓着手,笑的极为谄媚,“大人,有话好好说嘛,大家都同朝为官,脚踩同一片土地,仰望同一片青天,也都是炎黄子孙的后代,说不好几代以前,下官还和萧大人是同宗呢。诶诶,你们干什么,在这公堂之上,对本官拉拉扯扯像个什么样子,本官为人正直,两袖清风……他娘的你们还真打啊,萧世然,老子日你祖宗十八代,你个老东西,黑白不分……” ]iY O}JuX  
    G]n_RP$G  
      就在纪宁嘴里不住的骂骂咧咧时,空气中飘来一个堂官的声音。 nv <t$r  
    2!_DkE  
      “首辅大人到!” {)n@Rq\=v  
    ` 7P%muY.  
    [ 此帖被冬月煌在2016-05-15 10:03重新编辑 ]
  • 4楼
    冬月煌 (总版主)
    第4章 以儆效尤
    &'`ki0Xh;  
      纪宁一听“首辅大人到”,苦着的眉头立马舒展开来。 m?gGFxo  
    ,@fx[5{  
      嘤嘤,还是她家墨墨好。 R! n7g8I%  
    ESk:$`P  
      拿着板子正要下手打她的差役,知道首辅大人来了,怕打板子的声音冲撞了首辅大人,赶紧住手。 N ]14~r=  
    c^cr_ i  
      纪宁听见那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趁差役收手时,拍拍屁股坐了起来,翘着个二郎腿,拿袖子扇着风,摇头晃脑,“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 D+jE{v'  
    ri-D#F)}  
      这一句诗满含幽怨,描写的是深闺女子的爱情悲剧。 ?~IdPSY  
    Pe-rwM  
      那堂上的几位大人闻言,老脸不免一红,这丧心病狂的家伙,坐起来也就罢了,竟敢当着首辅大人的面念情诗。他什么意思,难道还暗示首辅跟他之间有一腿不成。可怜可叹可悲,看来他深知自己大限已到,便开始无所不用其极。 itE/QB  
    ~W={"n?=  
      呵,连堂堂首辅的主意都敢打,世人谁不知当朝首辅和家中娇妻伉俪情深,尽管成亲数年漆下也未有一子,却还不离不弃,至今连小妾也没纳一个。那貌美如花的女子当朝首辅都不会多看一眼,更别提你这家伙还是一大老爷们,作死啊作死。 7SN61)[m  
    :yE0DS<_  
      施墨一袭绯色官袍,风流韵致中又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场,他走进衙里时,不仅所有的差役都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出,连堂上的那些官员,都不免坐正身子噤了声。 `Kn+d~S4  
    1M 6^Brx  
      他经过纪宁身边,略停住脚步,见她衣着凌乱脸色略显苍白,一双眼睛便往案牍后的几位官员看去。 :xTm- L  
    Q/]o'_[vW  
      “看来本官要是再晚来一步,就可以见到一场别开生面的好戏。” 'r(g5H1}gi  
    MBLDx sZ-  
      他语气不紧不慢,听不出喜乐,却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特别是那含了一抹寒意的眼神,让堂上的诸位大人心生些许胆意。 *wsZ aQ  
    K<r5jb  
      大家不免心想,这首辅大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打还是不打?这纪宁虽然和首辅大人平时一同在翰林院,不过那家伙平时嚣张惯了,据说首辅大人也早有敲打之意,只不过碍于她和太子的关系以及宫中的恩宠,才就此作罢。按理来说,这家伙遭了殃,应该正中首辅大人下怀才对。 j6};K ~N`  
    `>b,'u6F  
      案牍后的几位大人此刻均连忙起身,朝施墨行礼,“下官见过首辅大人。” 2s> BNWTU  
    l@1=./L?  
      此刻已有差役搬了椅子过来,小心放在施墨身后。 Q, "8Ty  
    `8tstWYa]Y  
      施墨压压手,官威十足的坐下,“陛下得知今日开审此案,特地派本官过来旁观,好如实报予宫中,诸位大人继续审问,也好让本官开开眼。” $pKegK;'z  
    I-1NZgv  
      这句看似不咸不淡的话,却让堂上的诸位大人均露出惊恐之色。 X 5X D1[  
    QoZZXCU  
      虽然大家深知这纪宁颇得圣恩,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当今天子圣明,最看不得此等龌龊之事。曾有官员贪墨百两纹银,都被拉出去剥皮充草,更别提纪宁这厮草菅人命。 #0Uz1[  
    Fa\jVFIQ  
      当前陛下亲自下令三司会审时,大家就已经意识到这事不那么简单,不过纪宁杀人乃是铁板上钉的事,就算陛下有心偏颇,怕也是要顾虑朝野上的争议。可此刻,陛下竟然让堂堂首辅过来旁听,这其中的诸多深意,就不免让人遐想了。 A|]#b?-  
    Ud2Tn*QmI  
      能做到如今的高官,这堂上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大家心下这么一思量,看纪宁的眼神不免多了几分忌惮。这家伙看来在宫中的恩宠,远比大家想象的要深厚,难怪连一向铁血手腕的首辅大人,面对这整日掀风作浪的奸诈之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上串下跳折腾。 hg:$H9\%  
    i~AReJxt7  
      萧世然细想之下,额头上已经渗出丝丝汗珠,坐在他身边的李齐脸色也是难看的很,倒是刑部尚书刘敬仍旧一副泰然若之的模样。 g HkHAOe/  
    =F Y2O`%a  
      施墨视线投向纪宁,神色略变柔和。 B[6k [Vs  
    tl*h"du^  
      “纪大人似乎是受了惊吓,来人,给纪大人赐座。陛下来之前跟本官说了,只要纪大人为的是国家社稷,就没有任何人敢拿纪大人怎样。” Vp0_R9oQ  
    ~R~.D  
      众人又是一惊,什么叫为的是国家社稷,这胡乱杀人的罪名还能指鹿为马成这样?大家今儿个也算是开了眼。 Rjlp<  
    ].5q,A]  
      听见这明显包庇的话语,就算再傻的人,也深知这纪宁今日多半是要大摇大摆的走出这大理寺了。 h:U#F )  
    q_ryW$/_  
      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妖孽……竟然连一向爱惜名声的陛下都不惜深受朝野上下非议的护着,难道……这三司会审,只是陛下打的一个幌子,好堵住这天下间的悠悠众口?是呢,审问的是他们,不管结果如何,大家都只会认为是他们几位主审官员的主意,就算要骂,也只会骂到他们头上。 v`jHd*&6)  
    =yM%#{t&W  
      原来大家都是被当今天子给坑了,当了炮灰! Jw&Fox7p  
    ~IWdFUKk  
      大家理清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均都便开始坐立难安起来,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副苦大仇深呜呼哀哉的模样。 ^c >Bh[  
    "wg$ H1K  
      倒是纪宁这厮,听见首辅大人要给她赐座,立马笑嘻嘻的跳了起来,悠哉悠哉的走了过去,大刺刺就往椅子上一座,那小人得志的模样看得旁人简直想要骂娘。 <5 OUk  
    6O.kKhk  
      堂上那跪着的妇人本来见纪宁就要倒霉心里一喜,此刻见他竟然还得瑟的坐了下来,面色便难看起来,她不住的朝坐在案牍后的几位官员磕头,呜咽抽泣着,“大人,小女子的父亲和相好死的好惨呐,诸位大人可一定要为小女子作主,呜呜……” om9'A=ZU  
    LH=^3Gw  
      刘敬轻咳一声,不咸不淡道,“大堂之上切勿喧哗,你若是有冤屈,本官自然会为你讨个公告,但若你污蔑朝中官员,自然也会严厉惩处,以儆效尤。” dFhyT.Y?  
    "frioi`a2  
      萧世然偷偷看了一眼坐在一边不怒自威的施墨,刚才还气冲冲的模样此刻立马变的和颜悦色起来,他对纪宁道,“刚才纪大人说这妇人是污蔑,不知纪大人可有证据已证明自己清白。” #qR6TM&;  
    '1xhP}'3)  
      很难让人想象前一秒还要对纪宁喊打喊杀的大理寺卿,此刻竟然对她露出一个温暖如春的笑容。 ZZHzC+O#^  
    A>e-eD xi  
      纪宁见萧世然那张满是褶子的脸,不免暗暗恶寒,赶紧撇过脸去,怕晚上做噩梦。 @iXBy:@  
    }p)Hw2  
      萧世然见她如此不给面子,那张笑着的老脸立即显露出几分尴尬。 *h=>*t?I2  
    -*~ @?  
      纪宁慢悠悠站起来,弯腰朝堂上的诸位大人作揖,“证据自然是有的,还请大人传当日和下官一起去翠安居的随从。”说完她堂而皇之的一坐,舔舔嘴唇,嬉皮笑脸的对坐在对面的施墨道,“施大人,下官口有点渴,可否让人上杯茶水?最好是那西湖龙井,下官嘴有点挑。” wfEL .h  
    Lccy~2v>  
      在场众人老脸一抽,简直得寸进尺。坐也坐了,讨茶水就罢了,竟还要那名贵的龙井,这哪里是审问,这是请来个大爷专门气他们的。 tPN CdA  
    fA?v\'Qq/  
      大家把视线投向施墨,希望位高权重的首辅大人给这不识趣的家伙点颜色看看。 /V`SJ"  
    ~k?wnw  
      哪知众人心中那高不可攀畏惧胆寒的当朝首辅,却二话不说,就吩咐人下去泡茶。 6&0G'PMf  
    TXXG0 G  
      这……要知道当朝首辅虽然年轻,资历却了得,其父乃是国公,身世显赫,他自己不仅是六首出身,才学无双,文能提笔安天下,更难得是,武还能上马定乾坤。 V=th-o3[  
    aPK:k$.  
      十年前云安边境作乱,当时的将军深受重伤难以堪当大任,朝廷临时派去的将军又在路上被奸细所杀,以至军心动荡,邻国十万大军就要压境,屠我百姓占我国土,朝野上下一片忧心忡忡。正是当时还在翰林院做编修的施墨,毛遂自荐,并且在陛下立下生死状,若是战乱不能平,他当和边境的将士一同为国捐躯。结果,不出半月,以边境五万兵马击退对方十万大军,并且还斩首敌军数万首级,以至如今十年过去,云安边境都一片太平,邻国再不敢来犯。 K|$ c#X  
    <y~Ba@1u  
      有背景,六首出身,又立了大功,不平步青云都说不过去。短短十年间间,就由一个小小的翰林编修,一路青云直上,成了如今权倾朝野的首辅。当然其中有一方面是凭着背景和能力,另外一方面还有运气成份,毕竟朝廷也是要讲究资历,特别是进内阁。 D)DD6  
    Skr0WQ  
      当时还在做翰林侍读的施墨,因内阁经历过几次动荡,当时的几个内阁大臣致仕的致仕,贬官的贬官,内阁一时无人担当大任,他才因此有机会成了翰林大学士,再到如今的地位。  bKK'U4  
    W2fcY;HZ  
      施墨的人生,完全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牛逼,哪怕他如今才不过二十七的年纪,在座的诸位大人哪个不比他资历深,可在他面前,没有人敢不服。 $F9w0kz:,*  
    E8"&gblg  
      就是这样一个牛气哄哄的人物,竟然对那朝野上下都在骂的无耻小人提出的无理要求,也有求必应,这怎能不叫在场众人吃惊。大家不免暗想这手眼通天的首辅大人,难道也得屈服在这家伙的淫/威之下?可万万不该啊,哪怕这厮再受陛下恩宠,在堂堂首辅面前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要是首辅大人真有心想收拾他,这厮怕是一百条命也不够死。 izGU&VeB  
    `H>&d K|/  
      哎,这一连串的事情已经让在场诸位大人觉得心灰意冷,有心无力。 Uf ]$I`T#  
    }!>\Ja<\  
      罢罢,这案子,这厚颜无耻的家伙想怎样折腾就怎样折腾吧,他们是管不了了。 &z5?]`ALu  
    :t9![y[=|  
      茶上来后,纪宁歪靠在椅子里,吹了吹手中杯子里的茶沫,一脸陶醉和享受的品一口后,还不忘感叹一句,“好茶,确实好茶,清香馥郁,回味无穷啊,想不到这大理寺里,还有如此好的茶叶,看来萧大人平时很会享受呐。” &!O?h/&X3  
    (Fuu V{x|  
      萧世然冷哼一声,撇过脸去懒得理会她的冷嘲热讽,眼不见为净。 Jr;w>8B),  
    xgj'um  
      施墨轻咳一声,看纪宁的眼神透着些许无奈,“既然人证带上来了,那就请纪大人道一道这案子的始末,让诸位大人知晓这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孰是孰非,也好有个定论,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64 ;P9:A>  
    8-7Ml3G*  
      纪宁连忙搁下茶杯,嬉皮笑脸的拍着马屁,“是是,还是首辅大人英明神武,下官立即道来。” DEhR\Z!  
    =q)+_@24>d  
  • 5楼
    冬月煌 (总版主)
    第5章 审问
    |T"j7  
      衙内,纪宁要传上来的人证已经悉数到来,她刚才还歪着身子没个正经的模样,此刻正襟危坐面上带着几分深沉。 vRW;{,d  
    <Z_\2 YW A  
      “在审问之前,先容下官给大家讲个故事。”纪宁凝视着堂下那跪着的柔弱妇人,徐徐开口,“事情首先要从两月之前说起,当日本官带着随从去郊外半点事情,却无意中碰见一件怪事。在一个破庙里,本官看见有四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躲在那里,心下奇怪,在天子脚下很少会出现流民乞丐,而且还是四个模样俊俏的小姑娘。于是便上去问话,想探问她的来历,结果不料那几个小女孩却都是哑巴,支支吾吾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本官见她们可怜,就带回去把她们安顿下来。” m8F \ESL  
    lf KV%  
      “本官觉得此事定有蹊跷,一边请名医替她们医治,一边则暗中派人调查。大夫医治过后说她们都是被人给毒哑的,毒性已深入体内,这辈子怕是都开不了说话。本官闻言后简直又惊又怒,这么小的几个孩子,到底是何人敢下如此狠手,于是下官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弄清楚,替这几个小姑娘讨回个公道。” >c Tt2v  
    BdU .;_K  
      “她们虽然不会说话,也不识字,好在本官想到个办法,在民间寻找会读懂人口型的高人,最后终于得知,原来那几个小女孩是被人从外地拐卖过来。那拐卖的人见她们不肯乖乖听话,便下药把她们给毒哑,以免让事情败露。她们趁着机会逃了出来,无处可去,只好躲在破庙里。” Kx,X{$Pe  
    0LzS #J+  
      纪宁说到这里,对着堂中那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妇人冷笑一声,“在本官打探之下,终于找到拐卖那四个小女孩的贼人,本官还查明,她们拐卖的人口如今算下来已有数千,在各大县城都有窝点,是一个极为庞大且严密的组织。尽管本官一再小心翼翼暗中调查,打算找到证据后一举拿下,不料,却被她们早有发觉。于是,那伙贼人便想除掉本官而后快。” WL'!M&h  
    =HIKn6C<  
      众人听的云里雾里面面相觑,这……这明明只是个简单的杀人案,怎地会变得如此复杂。 \Wppl,"6c  
    F g):>];<9  
      那案牍后的几位官员,互相交换一个深意的眼神。 ('j'>"1H  
    z(O*DwY#  
      若是这其中缘由真如纪宁所说,看来她不仅无罪,还有功。 )g $T%  
    d!Y%7LmSE@  
      萧世然拿着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笑,暗叹一声,好险!幸亏首辅大人及时来了,不然若是那一百大板子真打下去了,别说他头上的乌纱帽,就是这性命,也得不保。 U61 LMH  
    Xa ;wx3]t  
      纪宁继续说着,只是语气越来越冷,“那伙贼人见本官只是个小小的翰林编修,起初便派了杀手想来暗杀本官,不过本官早有防备,几番都未能让他们得手。他们见暗杀不行,就另生出一条歹毒的计谋。也就是前日,下官带着随从去翠安居吃饭,这贼妇便故意来到本官桌前,自己撕掉身上的衣服,污蔑本官轻薄非礼她。” b">"NvlB  
    IIXA)b!  
      “本官正欲上前理论,却发现这伙人已经设好了圈套,四周已经围了很多打手,本官随从带的少,想走已是不可能。这时有两人朝本官扑来,欲对本官不轨,本官为了保命,只得出手杀了他们。不料刚一把人杀掉,便有很多围观百姓前来,四处大叫喧嚷本官非礼人不成草菅人命。呵,这些人的心思不可谓不歹毒,这计谋也端的是可以把本官陷入死地。可惜,他们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本官可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O tQ]\:p7  
    5S&Qj7kr  
      纪宁话落,背着手站起来,踱步到还跪在地上的马芝兰面前,厉声道,“来人,带金六。” Rc D5X{qS#  
    /4+zT?f  
      很快,一个差役带着个面貌黑瘦的男子走了进来。 =F/R*5:T  
    )w&|VvM )L  
      此男子一进来后便跪倒在地,低着头战战兢兢道,“小的金六,见过诸位大人。” ?;5/"/i  
    9h-S,q!  
      纪宁指着马兰芝,“本官问你,你可认识她?” fo/sA9  
    jY/(kA]}  
      金六,“回大人的话,小的认识,她是小的已休去的妻子。” (=gqqOOl~  
    l6xqc,h!K  
      纪宁,“你为何休她?” 'h~IbP  
    Y4,p_6aKJ]  
      金六,“她偷汉子。” .v+J@Y a  
    NL-PQ%lUA  
      马兰芝脸色苍白的大叫,“你,你胡说。” .Q@]+&`|}i  
    &A/b9GW^-  
      纪宁冷笑,“你本名叫李兰芝,沧州人士,今年二十八,育有一女,因偷汉子被金六休妻,然后和你那姘夫到了京师,专门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李兰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朝廷命官,死到临头,还不从实招来,否则,本官只能用刑让你招认。” (o{x*';i4  
    Iw#[K  
      李兰芝见纪宁已经把她的底细给摸得清清楚楚,心知今日已是凶多吉少,再狡辩,也只会多受些皮肉之苦。 efHCPj  
    g?}h*~<b  
      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住的磕头,“民妇知错,民妇知错,还望大人枉开一面,民妇也是受人挑唆并且威逼利诱……” oHSDi  
    OzRo  
      纪宁不再看她,朝案牍后的几位大人作了个揖,“大人,下官还有人证和物证,可证明此妇人确实在污蔑本官。当日下官所杀之人,并不是什么善良无辜的小老百姓,而是奸贼乱党,下官杀了他们,也算是为民除害。” ev/)#i#s{  
    8/,s 8u  
      说完,她又传了几个人证,其证词与她所说的无异,此事到底,已算是真相大白。 CJ)u#PmkJ  
    B"*PBJuOA  
      那堂上的几位主审官员早在得知陛下有心偏袒纪宁时,就生出忌惮之心不敢拿纪宁怎样,眼下又确实证实纪宁实属冤枉,而且还是为民伸冤才会招来此祸,更是吓得满头大汗。 ;r]! qv:  
    KqaEHL  
      好险好险,索性首辅大人来的早,才没酿成大错。 aGE} EK}  
    6*>vie  
      案情审理完毕,坐在中间的萧世然惊堂木重重一拍,大喝,“大胆贼妇李兰芝,竟敢污蔑朝廷命官,罪大恶极。来人,拖下去先收押,等审问出她背后的同党和主使,再行严惩。” "8(8]GgYx  
    juM~X5b  
      等差役们把犯人带下,堂上的几位大人立即过来先给坐在一边全程沉默的施墨行礼,接着又笑脸相迎的对纪宁寒暄,那番热忱的模样与方才的冷言冷语判若两人。 ~\u>jel  
    ,L>{(Q)  
      倒是大理寺卿萧世然和左都御史李奇有几分傲气,案子完后长袖一甩便冷脸离开。 #q&N d2y  
    [fkt3fS  
      待堂里的人走的七七八八,纪宁满面笑容的走到施墨面前,“不知首辅大人现在是否回到宫中当值?” 7s:cg  
    duCXCX^n T  
      身姿修长的施墨要比纪宁高出大半个头,纪宁每次和他说话,都要微抬起下巴。 P$clSJW  
    q="ymx~  
      施墨看着她清逸的小脸,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道,“闹够了?” K3rsew n  
    7eZwpg?K  
      纪宁委屈的小眼神,“哪是我闹,明明是他们先欺负我在先。” UK@hnQU8`  
    $\20Vgu<  
      “要是为夫再晚来一点,你的屁股只怕已经开了花。” !@+4&B=  
    $Nj'_G\}  
      “人家知道夫君一定会及时赶来的。” ;'<SsI  
    >7W8_6sC<  
      施墨无奈的微叹一声,世人都说他施墨文能执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殊不知,这世上也有他头疼且无可奈何之人。 YsTF10  
    p8&rl|z|  
      他家这个的娇妻,隔山岔五总是能惹出些乱子。刚成亲那会就坐不住,趁他在朝中当值时,总爱女扮男装的出去弄出各种幺蛾子,今天是建个商行,明天又是办个什么诗会,精力充沛的很,连施墨都很佩服她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Wp^ |=  
    0? KvR``Aj  
      过了个一年半载后,许是在外面折腾累了,竟然又突发奇想说要进翰林,说是这样就可以每天见到夫君,和他朝夕相处,以免受相思之苦。 *tDxwD7  
    HXqG;Fds(  
      施墨身为内阁首辅,处在朝廷中枢,每日需要处理决断的政事可谓繁多。按朝廷制度,他每半月才有一天休,平时也总是早出晚归,而且回去后,还要忙于白日未处理完的政务,如此一来,自然就冷落了家里的结发妻子。 akgvV~5  
    x:]_z.5  
      纪宁在他怀里那么一撒娇,泪眼婆娑的说她整日在家里见不到他有多思念,施墨便心软同意了她那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k>\s6  
    8}Maj  
      以施墨的手段安排她进翰林院任编修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本来想她折腾够了自觉无趣也就消停了,而且让她待在翰林院,也方便看着她免得她又在外面惹事。 c+1<3)Q<  
    ^7$Q"  
      结果不料,他还是远远小瞧了他家那位娇妻上蹿下跳的本事。入翰林还没半个年头,她就折腾成了太子老师,成为了当今天下连太子都敢打的第一人,并且,深受陛下恩宠。 #'y^@90R  
    : +fW#:  
      她那爱折腾无风也要掀起三尺浪的性子,惹得朝中衮衮诸公大为不满,私下里常常骂她妖孽奸佞,隔山岔五就有御史弹劾她,想把她往死里整。 P>*`<$FR  
    >+ Im:fD  
      可笑的是就连施墨也无语她彪悍的战斗力,都察院御史台里面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把她弹劾了个遍,宫里弹劾她的奏疏至今堆起来怕是得有十尺高,可偏偏就是动不得她分毫。 5 ^tetDz}  
    6a{b%e`  
      而且她还越战越勇,混得如鱼得水,凭着宫中的恩宠,在这京师做了诸多生意。经过几年经营,每年赚的银子连身为堂堂首辅的施墨都大为吃惊。朝廷一年的税收不过五百多万两,他家那位娇妻竟然一年就能赚一百多万两,相当于国家最为富裕的江南一带所有税收。 jrYA5>=>#  
    k]A$?C0Q<%  
      施墨还要回宫中当值,纪宁虽刚从牢中放出来,但并不想回家,便乘坐同一辆马车进宫。 @CCDe`R*  
    N#X(gEV  
      马车外表看似朴素平平无奇,内里却布置的极为典雅,做工精致,懂门道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价值不菲。 @Y&(1Wl  
    gvxOo#8]  
      里面空间宽大,两人坐一起倒也不嫌挤。 \!r,>P   
    k3e?:t 9  
      马车行驶没多久,纪宁就似水柔情的往施墨怀里靠,把玩着他的袖子娇嗔,“前天晚上人家一个人在牢房里真的又冷又饿。” iN+&7#x;/  
    uup>WW  
      施墨伸手轻揽住她的腰肢,面色柔和的安慰,“知道你受苦,晚上回去夫君好好补偿你。” =G1 5 eZW  
    6 &MATMR  
      纪宁笑嘻嘻,“怎么个补偿?” - I j  
    Jn1(-  
      施墨在她耳边低声道,“夫人觉得呢?” +"[}gss!@  
    E uk[ @1  
      纪宁耳根一烫,立马红了脸…… 7{u1ynt   
    G:|=d0  
  • 6楼
    冬月煌 (总版主)
    第6章 公主
    x^ruPiH  
      马车里的两人如胶似漆,当然如果此刻有人看见,英明神武的首辅大人,怀中竟抱着那位衮衮诸公都暗骂的奸佞之徒,怕是要吓的恨不得滚回自己老娘肚子里回炉重造。 &6mXsx$  
    XFU['BI  
      纪宁娇羞的在自家夫君怀里躺了一会,见他完全坐怀不乱,不免有点不开心,心想到底是夫君定力好呢,还是自己没有诱/惑力? :yTpjC-S]  
    Z_qOQ%l  
      身为当朝首辅的妻子,纪宁一直觉得压力很大,谁叫她家这位夫君实在是逆天的不像话。生的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也就罢了,还位高权重,惹得外面不知道多少小浪蹄子,想方设法无所不用其极对他投怀送抱。 s;eOX\0  
    [Q5>4WY  
      两人成亲了那么久都没有孩子,施墨又一直没有纳妾,朝中很多大臣便生了各种心思。今儿个以请吃饭的名头故意让自家号称国色天香的女儿不小心出现在他面前,明儿个又以个感激的油头送来几个美婢。 6+hx64 =  
    AvS<b3EoN  
      施府里至今算下来各种人送来的美女,都可以组团在京师开个一流妓院了。 !.nyIA(  
    `"* ]C  
      本来她起初还真有这想法,不要白不要,还能赚钱,多好,不过人那些姑娘在院子里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施墨给退回去了。 mlmp'f  
    wZ_k]{J  
      每每想起此事来,纪宁都感觉有一箱箱银子,一沓沓银票,一串串珠宝,在她面前一边扭屁股一边唱歌跳舞的飞走。怨念啊怨念,这不当家,完全不知道油盐有多贵。 vdLBf+Zi  
    `x0GT\O2-  
      “夫君……”纪宁在施墨怀里仰起小脸,含情脉脉的凝视着他,“你觉得我美吗?” 9nrH 6]  
    %3r`EIB6  
      施墨捂着嘴咳嗽一声,面露些许尴尬之色,“美。” >w~Hq9  
    [aF^D;o  
      “哼,都不想一下就回答,太敷衍。不行,我要再问一次,我到底美不美?” sD[G?X  
    X  !vBD  
      施墨沉思片刻,这才语重心长的回答,“为夫觉得,娘子你很美。”  @{|vW  
    ^mA^7jB  
      “啊?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夫君你都要想那么久,嘤嘤,肯定觉得人家不美才这样安慰人家。” 2# y!(D8  
    TZ2-%k#  
      施墨,“……” I#m0n%-[  
    n\ yDMY  
      纪宁轻轻戳了戳施墨胸口,幽幽开口,“夫君现在是不是在想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TzJp3  
    CPto?=*A  
      “嗯咳……为夫没有这样想。” ?!4xtOA  
    y@'m D*z  
      “夫君应该这样想才对,夫君你看家里才一个我这样的小女子就那么难养,要是再多加一两个,咱们府邸岂不是要闹翻了天。夫君你每天为国事操劳,肯定不希望要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烦恼对不对。” };z[x2l^  
    ]N\J~Gm  
      “对,为夫也是如此认为。” drr n&y  
    EqV]/0-\  
      “嘤嘤,夫君你竟然真的认为我就是小人。嘤嘤,夫君你知道吗,宁宁为了每日能伴你左右,在朝中受了多少委屈,朝里那些大臣,一个个都看宁宁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今天这个弹劾,明天那个开骂,宁宁每天都过得如履薄冰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祸上身。人家都女扮男装为夫君做到这个地步了,难道在夫君眼里,宁宁还是那种小肚鸡肠不辨是非的女子与小人吗?” <oc"!c;T  
    |H LU5=Y  
      几只乌鸦在头顶飞过,嘎嘎…… 5w# Ceg9  
    k_^| %xJ  
      嗯,如果她还过得提心吊胆怕惹祸上身的话,这世间,怕也就没有胆大包天这四个字。 8 )W{&#C>  
    ve [*t`  
      施墨默默不作声了。 NR* s7>  
    j~IX  
      纪宁见施墨不理她,拿着袖子抽泣着拭着眼泪,“宁宁知道,夫君一定是嫌弃宁宁了,所以才不说话……” aWe?n;  
    1I{^]]qw  
      施墨见怀里的娇妻泪眼婆沙,无奈暗叹一声,娶妻如此,这才当真是夫复何求。揽在她腰间的手稍一用力,轻挑过她下巴,低头堵住了那柔软的樱唇。 y$f{P:!"{3  
    QR+{Yp  
      车内顿时安静下来。 Y2)2 tzr]  
    Aw38T w  
      纪宁被施墨紧抱在怀里细细吻着,眼前顿时浮现一个个粉红色的小星星在她面前闪啊闪跳啊跳。 ^"g # !  
    O$2= Z  
      牟然一朵乌云飘过来,她一个激灵,猛地推开施墨,惊慌失措的大叫,“啊啊,完了完了……” )9.i'{{ 0  
    b xU13ESv  
      施墨以为她受了什么惊吓,关心问道,“什么事?” / p_mFA]@  
    P2q'P&  
      纪宁苦着眉头,“嘤嘤,我忘了我在牢房里呆了两天没洗脸也没洗澡,夫君你不是有洁癖吗……” nMniHB'  
    &rcC7v K9  
      施墨神色这才一冷,重新把她拉入怀里,按着她后脑勺,低头狠狠压上她嘴唇。 \sUk71L` j  
    "o=*f/M  
      马车轱辘行驶在热闹的大街上,外面不管再如何喧嚣,也丝毫影响不了车内暧昧缠绵的两人。 mr`Lxy9e  
    Vz"Ja  
      到了宫门,施墨这才松开她,替她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物,柔声道,“要是累了可以回去休息,你刚从牢里出来不去当值也没关系。” 3( Y#*f|  
    w4S0aR:yL  
      纪宁脸早已烫的不行,她娇羞不已,“不行,我想天天见到夫君。” y}'c)u  
    vbDSNm#Yv  
      施墨身为首辅,可以享受坐马车入宫的特权。 <rO0t9OH  
    HW{si]~q  
      宫门禁军见堂堂首辅大人竟然和近两年刚受宠但名声很不好的纪编修同坐一辆马车,不免全都懵逼了。 &m>yY{ be  
    Y55Yo5<j/+  
      这……什么情况? VUo7Evc:.P  
    k3-'!dW<  
      这时一个太监站在宫门,尖着嗓子喊道,“陛下有旨,若是纪大人进宫,先入宫面圣。” v-V#?+#  
    Ac0^`  
      坐在马车里的纪宁听见后,立马笑嘻嘻的窜出来,跳下马车,朝那太监笑道,“原来是安公公,安公公消息可真灵通,下官这前脚到安公公后脚就来了。” <`B4+:;w6  
    Lq&;`)BJ  
      这安公公看见纪宁,连忙上前,在纪宁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哪是杂家消息灵通,是陛下早知道纪大人受审完后会先进宫,所以一早就派杂家在这等着呢。” d:U2b"k=/u  
    "|2|Vju%  
      “如此看来岂不是让安公公久等了,来来,意思意思,请安公公笑纳。”纪宁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马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塞在安公公怀里。 $yZ(c#L  
    w $\p\}~,  
      安公公起初推了推,后又迅速收下,白嫩的脸一红,压低声音道,“纪大人还是赶快入宫吧,陛下正等着呢。” ^x! N]  
    R3HfE*;Z  
      “是是,多谢安公公。” @E(_H$|E  
    JAjXhk<=  
      “这是陛下特地派来的轿子,纪大人请上。” peA}/Jc  
    "Y9PS_u(~  
      轿子虽然简单,但入宫能让陛下亲自派轿子来迎接的,整个朝廷怕也是没有几个,如此足矣见纪宁所受的恩宠有多大。 f{b$Y3  
    ou r$Ka31  
      坐在马车里的施墨瞧见眼前的这一幕,清俊的眉眼微蹙,神色变得有几分凝重和讳莫如深。 SMMV$;O{9  
    M@G <I]\  
      他唇边不由滑过一抹苦笑,眼底也闪过丝丝黯然,不过随即,眼神又变得坚定起来。 *u2pk>y)  
    Fp)+>o T  
      不管她带有何目的,身份又是什么,他只知道,她都是他施墨的妻子,从今以后都是。 ,[64$=R8  
    x1gfo!BN  
      进了皇宫,在暖阁里见到当今天子,纪宁一反平时在外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模样,煞有介事字正腔圆的叩拜道,“微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o3_dHbdI  
    B,@<60u  
      当今天子赵祁洛正值中年,仪表堂堂,皇家延续到现在,基因已很是优良。 'nK(cKDIG  
    ?0v(_ v  
      赵祁洛见到纪宁,原本威严的面容立即变得温和起来,看纪宁的眼神也透着几分慈爱。 $.a4Og2  
    H`js1b1n  
      赵祁洛屏退左右,上前扶起纪宁,上下打量着她,见她脸颊消瘦,叹道,“皇儿受苦了。” F"3LG"  
    l3d^V&Sk  
      “若素没有受苦,在牢里大家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堂佑前日去看我,还说若素长胖了呢。” e{ce \  
    ,rvw E  
      赵祁洛不免失笑,“你啊你,总是叫朕那么不省心。” x*8lz\w  
    !+& Rn\e%7  
      “哪有。”纪宁笑嘻嘻的拉着赵祁洛的衣袖撒娇,“若素还不是想替父皇多分点忧。” c.-/e u^|  
    [d( @lbV0  
      赵祁洛不由叹道,“你父王死的早,朕自幼就把你当亲生女儿对待。本来朕也如天下所有父亲一样,希望女儿一辈子平平安安快乐无忧,奈何你生在帝王家,朕有很多事也身不由己,你现在不会怪朕当初把你安排在施墨身边吧?” YLr<^G-v  
    9t 3mU:  
      纪宁真名赵若素,是当今天子赵祁洛皇兄宁王的女儿,也就是郡主。 C*;g!~{  
    o%!8t_1mR  
      赵祁洛这个皇位,是通过腥风血雨争来的。宁王当时暗中出了很大的力,不过还未等赵祁洛登基,宁王便被先皇囚禁,因不堪受辱,带着王府上下一干人等*于府邸。据说,当时那场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惨状至今让人回想起来,都很是触目惊心。 + _=&7  
    QAp+LSm  
      赵若素当时在外游玩,这才逃过一劫。 tBtG- X2  
    9?VyF'r=  
      赵祁洛怜惜她身世凄苦,便认她为义女,把她带在身边。 t0 [H_  
    YbMeSU/sX  
      赵若素那时得知自己全家是被先皇害死的,一心想要复仇,小小年纪就心智过人,跟在天子身边南征北战,立了不少汗马功劳。 8\z5*IPGs  
    sh $mOy  
      等赵祁洛登位之后,便把赵若素封为乐宁公主。 #=tWjInm  
    F %OA  
      天下初定,很多地方并不太平,朝中诸多大臣又是效力过先皇的臣子,赵祁洛不可能把所有大臣都大张阔斧的换掉,可用起来也不是很放心。起初便是温火煮青蛙,慢慢换了一批新臣上去。 F9hh- "(Z  
    9<0p1WO  
      施墨便是在这种复杂的政治背景下平步青云,短短十年时间,就由最初的翰林编修成了当朝权倾天下的首辅。赵祁洛看重他委以大任的同时,但帝王心术,也需要留一手,便派赵若素假装成施墨因水灾遇难的远方亲戚来投奔他,暗中监视施墨的一举一动。 orGNza"A  
    6g/ <FM  
      “父皇赐了这么一桩好姻缘给皇儿,皇儿怎么会怪父皇呢。” NVEjUt/  
    EhEUkZE3 )  
      赵祁洛脸上这才浮现欣慰的笑容,“迁时人中龙凤,朕确实很看重,如若不是他人品模样万里挑一,朕也不会让你委身嫁给他。只是……委屈你和他成亲这么久,也不能为他生下个孩儿,平白让世人看笑话说些闲言碎语。” #WBlEVx;Z  
    hXsd12  
      她和施墨成亲四年,说来荒唐,至今竟然还未同房。 'A0.(a5  
    0?)U?=>]p  
      原因当然就是她深知自己的使命,一旦怀上孩子,且不说怀孕期间不方便再为她父皇效力,就是生下孩子,她怕也是再也没那么多心思放在正事上。 6mP s;I  
    jOJ$QT  
      “父皇多虑了,您又不是不知道若素是个爱折腾坐不住的性子,还不想那么早就生了孩子然后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做个每日盼望丈夫回家的深闺怨妇。” }b9"&io  
    % D]vKv~<  
      “你啊……哎……”赵祁洛叹息的摇了摇头,“你要是心里想为迁时生个一儿半女,朕也不会阻扰。朕已经打算好了,会另派她人在施墨身边暗中监视,这样你就不会有后顾之忧。而且,朕也怕以施墨的精明,早已对你有所怀疑,若他知道你是带有目的的接近他,朕也怕你和他之间生出嫌隙,夫妻感情受损。因此朕再派人监视,也是想为皇儿你打个掩护,到时就算他怀疑皇儿,皇儿也好有所准备所有的一切都嫁祸到她人头上。” zEG6T*  
    -WDU~VSU  
      “这个……”纪宁神色略过一丝迟疑,不过很快又被轻巧的笑意所取代,“父皇,这些事以后再说吧。皇儿今日进宫,也是有事情想向父皇禀告。” Y\7>>?  
    R3nCk-Dq  
      “哦,何事?” j2V"w&>b}  
    OH`| c  
      纪宁面色凝重,“父皇可还记得,儿臣前段时间所查的有关幼女拐卖一事?此事表面上看起来简单,其实背后利害关系实在惊人。” 4)L(41h  
    <qG4[W,[  
      她微微一叹,“就是儿臣,也不敢再深查下去。” +T*=JHOD  
    Fai_v{&?  
      …… VO _! +  
  • 7楼
    冬月煌 (总版主)
    第7章 嗯嗯嗯
    e2"<3  
      纪宁如此一说,赵祁洛动怒了。 N*1{yl76x  
    ;i 'mma_!  
      赵祁洛是明君,勤于政事,同时眼里也揉不得半点沙子,最恨那些贪官污吏龌蹉之事。 .OM^@V~T  
    .5^7Jwh  
      “天子脚下,到底是何人如此胆大妄为,朕倒是想知道,他们眼底还没有朕这个皇帝。若素,你不必担忧,有朕在背后替你撑腰,你只管放手去做。” ~D0e \Q(A  
    ]lqe,>  
      纪宁却苦笑着摇了摇头,她虽是女子,但自幼就跟在赵祁洛身边,世面见得不少,也深谙官场之道。 6"oG bte  
    A{ a4;`}5  
      别看她在朝中为官整日的上蹿下跳掀风作浪,惹得朝中诸公大为不满,但她很会把握度,而且都留有后招。虽然有老爹皇帝和老公首辅,但若做得太过分,堵不住悠悠众口,也很难真的全身而退。 Hk 0RT%PK  
    , 3&D A  
      这次调查幼女拐卖一案,纪宁越深入调查越心惊,这事背后所牵连的,竟然是皇室宗亲。 1CR)1H  
    Z ~3  
      纪宁也是皇家人,自然深知此事严重性,若是再继续查下去,怕是会引起天下震动,而且让皇室蒙羞,这是纪宁所不愿看见的。 ;u?L>(b  
    jtv<{7a  
      所以今日受审,她也只是点到即止。 Z#t}yC%^d  
    ~]Weyb[ N  
      “皇儿得知,这背后最大的东家,是安王。” 3P*[ !KI  
    -NPX;e$<  
      安王在当今天子争权时,也出了不少力。赵祁洛一登基,就给予很大的恩惠,封地优渥的湖州,并且准予他可以养三卫亲兵,以及私募官兵来镇守湖州。 @@z5v bs'{  
    O +u? Y  
      一卫亲兵是七千五百人,此待遇相当于亲王待遇。 `]I p`_{  
    TtWWq5X|  
      安王如今在皇室宗亲里,可谓是势力最大的一脉。 7o7*g 7  
    MMy\u) 4  
      也难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纪宁,此刻也显露出一丝颓意。 _Wtwh0[r*  
    {Rz(0oD\  
      同室操戈,不仅让世人看笑话,而且怕是还会引起祸端。 sZ> 0*S  
    bMB@${i}  
      赵祁洛闻言,愤懑的同时却也流露出些许无奈之色。 > ofWHl[-  
    (&1 56 5  
      都以为天子是这天下间权柄最大之人,却不知,天子也有天子的难处,对于很多事情,也有心无力。 5 )z'=  
    f2 ?01PM,Q  
      “若素,这次你以身犯险,实在是委屈你了。”赵祁洛按着纪宁的肩膀微叹。 qm6X5T  
    $#-O^0D  
      纪宁摇头,“能为父皇效力和分忧,若素从来不会觉得委屈。” IOY<'t+  
    wln"g,ct  
      赵祁洛背过身子,沉默良久,这才道,“皇儿你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朕刚才说的话,你回去后也好好考虑,你为朕做的一切,朕都记在心里。世人都说天家无情,可是皇儿,朕要告诉你,不是天家无情,而是天家的事就是国事。若素,你可明白朕的苦心?” : j`4nXm  
    T*%O\&'r  
      纪宁点头,“父皇所图的是天下,所谋的是亿万苍生,若素岂能不明白。父皇且放心,儿女私情与国家大事,若素分的清孰轻孰重。” Eih6?Lpu  
    s]pNT1,  
      “你能明白就好,朕甚欣慰。” AEd9H +I  
    32p9(HQ  
      “儿臣告退。” oml^f~pm  
    ZU;nXqjc  
      出了暖阁,纪宁见天色渐暗,没有去翰林院,直接出宫回府。 _Mi*Fvj  
    #kgLdd"  
      自从入朝做官后,为掩人耳目,她自然是重新置办了一处府邸,和首辅府相邻,平时好串门。 Q>I7.c-M|  
    y$9XHubu  
      她住的府邸和高门朱漆的施府相比,显得很是寒酸,里面也只有一个门子和婆子。 EUby QL  
    x$z>.4  
      在府里换了女装后,她就在后院翻墙进了施府。为掩人耳目,她对府邸下人声称想要静养,府中上下所有人没得同意,不许随意出入她所住的后院,若是发现定有重处。 13A~."b  
    r` sG!  
      回家后,她便吩咐下人准备洗澡水,打算好好泡个澡。 [&)*jc16  
    ;P^}2i[q>[  
      刚在桶里闭着眼睛惬意的享受没一会,门口传来说话声。 }" STc&1  
    -PaR&0Tt  
      “大人,夫人在里面沐浴。” jxZ_-1  
    P:UR:y([  
      “你且退下。” <CWOx&hr  
    CYdYa|  
      “是。” ;Q<2Y#  
    J I E0O`  
      纪宁听见脚步声,有些慌乱的就要起身去拿衣服,转念一想怕也是来不及,又立马坐回木桶中。 |P-kyY34  
    Ah;`0Hz;  
      热气袅袅,一头乌黑的青丝披在香肩,脂粉未施的小脸微染上红晕,三分清纯七分魅惑。 \*Z:w3;r  
    Jm 1n|f  
      施墨推开门,一股细风便窜了进来,吹乱了纪宁肩上的青丝。 ctR ^"'u  
    L$?YbQo7  
      纪宁望着面前自家那风度翩翩的夫君,因害羞脸惹得更红了,她身子往水里缩了缩,干笑道,“夫君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H/Rhx=  
    /5~j"| U'  
      施墨关上门,边解着朝服边走到桶边,“夫人这两日受了惊吓,为夫自然要早点回来陪伴。” :/6u*HwZh  
    ;".]W;I*O  
      纪宁见施墨解着衣服,面露些许为难之色。 ~n%]u! 6  
    8COGe=+o  
      夫妻成亲后同床共枕四年,却还未洞房传出去也难以让人置信。 B %  
    @DlN;r ?Cv  
      说来也是施墨定力好,每当他有那个心思,纪宁便各种理由的推脱。今天是身子不适,明儿个又是月事来了,再就说她怕痛,还什么去庙里算命说日子不宜行房事。 nMOXy\&mI  
    Mlo:\ST|  
      她不愿,施墨也不勉强,和衣而睡,不犯她分毫。 :JK+V2B$H  
    ckbD/+  
      纪宁可不是尼姑,她当然想吃肉,况且她家夫君还是那么美色/诱人。多少个深夜,她都饿的两眼冒光的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BX2}ar  
    ?}No'E1!I  
      可她深记自己的使命,她要是忍不住跟施墨行了房,意外怀了孩子,陛下一定会另找人继续暗中潜伏在她夫君身边。与其如此,她还不如忍辱负重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她才不要她家夫君被别人给监视。 Q7_#k66gb7  
    @1V?94T1  
      眼见施墨已经把身上衣服脱了了七七八八就要进桶,她连忙结结巴巴开口,“夫君,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pz1f!Wn  
    h4c4!S  
      施墨继续脱着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衣物,一脸理所当然的淡淡道,“当然是跟娘子一起沐浴。” ZBjb f_M:  
    FB O_B  
      “别……我怕……”怕自己忍不住扑上去。 ~(eD 4"  
    ~'LoIv20j)  
      “你的身子,为夫又不是没看过,你怕什么。” Pk^V6-  
    >t4<2|!(M  
      纪宁盯着眼前那结实的胸膛,暗暗吞了吞口水,干笑,“不是,我是怕这木桶小,容不下两个人。” ;MW=F9U*  
    Obc wmL  
      施墨一只脚已经踏进桶内,“跟娘子挤一挤也没什么所谓。” >n5Kz]]%  
    I}\`l+  
      待施墨的整个身子进入桶内,纪宁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退。 WISeP\:^  
    :(i=> ~O  
      嘤嘤,不要光着身子还用这么一副深情的眼神看着她好不好,她可没那么好的定力。 z*WQ=l2  
    ;eP. B/N  
      “娘子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身子有什么不适?”施墨说着一只手已经抚上了她脸颊。 kj`h{Wc[)  
    dEfP272M  
      相比于她烫的不行的脸,施墨温热的指尖显得有些凉。 LHq*E`  
    /[|A(,N}{  
      “没,我只是有点热。” ,772$7x  
    ];Y tw6A  
      “娘子若是觉得热,为夫让翠荷加点凉水。” KvlLcE~`o  
    B{NGrC`5)  
      纪宁拿手扇着风,“不,不用,过会就好了。” J_&G\b.9/  
    O_Z   
      施墨抚上她脸颊上的手渐渐下滑,到锁骨处,轻轻理了理她贴在肌肤上的发丝。 a7e.Z9k!  
    yj mNeZ  
      “为夫帮娘子洗澡如何?” i",oPz7  
    4M>EQF&  
      夭寿啦,不带这么刺果果的调/戏的。 {Lvta4}7(  
    fUB+9G(Bx  
      还没等纪宁回答,施墨手已经滑上了她的身前。 bYy7Ul6]  
    ^j7]> I  
      纪宁浑身不自在,她小眼神颇带着几分幽怨。嘤嘤,都勾/引到这个份上了,她要是还不上,简直就不是个女的。 k#<Y2FJa  
    9TV1[+JWe  
      “夫君……我自己洗就好,不劳烦夫君。”她紧咬着小嘴唇。  t/a  
    T$4Utd5[z'  
      施墨滑到她腰间的手稍一用力,把她带入怀中,毫无遮挡的肌肤如此紧贴,两人眼里都染上了一抹异样。 "ax"k0  
    6g'+1%O  
      他把她紧抱在怀里,手轻轻滑过她细腻的肌肤,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道,“娘子,我们今天晚上造娃娃好不好?” 7R>Pk9J  
    7 JVonruaR  
      被他这么一抱,纪宁身子早已瘫软,她此刻一动也不想动,只想就这么永远依偎在她家夫君怀里,直到天荒地老。 CM+/.y T  
    `6y\.6j  
      她仰起小脸,眼巴巴的问道,“夫君,你是不是很想要个孩子?” yUu+68Z6  
    SgY\h{{sP  
      “为夫想要一个和你一起的孩子。” q%k _C0  
    *gN)a%9  
      “那要是没有孩子,夫君是不是就会嫌弃我了。” 4AuJ1Z  
    3H@29TrJ+  
      “不要胡说,为夫怎么会嫌弃你。” >A1;!kGE#  
    |&H(skF_  
      纪宁在他怀里娇嗔,“夫君还没回答呢。” K_LwYO3  
    |%5nV=&\  
      施墨感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更贴近她一分,似想把她揉到自己身体里。 (Kaunp5_`  
    )n17}Qm`V  
      “没有孩子,为夫这辈子也要和你在一起。” IP l]$j>N  
    ah0  
      纪宁这才心满意足,不过,却也陷入了沉思。 !7aJfs2  
    Y,s@FGI2  
      世俗就是这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何况像施墨这样的身份,现下他因无后,朝野上下不知生出多少闲言碎语。 Y(P <9 m:  
    Q)}z$h55  
      纪宁也不愿她家夫君背后被人乱嚼舌根。 73kL>u  
    kS$m$ D  
      她想起在宫里父皇对她说的话,便开始纠结了。虽然她也不希望自家夫君被别人给监视,可她都和她家夫君成亲四年,要是再不洞房再不生个孩子,也着实说不过去。 'Mm=<Bh  
    :*s+X$x,<  
      哎,暂时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1QJ  
    D``>1IA]  
      “夫君,我们去房里好不好,在这里人家害羞。” %%f(R7n  
    JM Ikr9/$  
      施墨黯哑着嗓子,“夫人说在哪里就在哪里。” x>~.cey  
    P(Ve' wOaf  
      他从桶里起身,披上衣服,把纪宁整个人抱在怀里,随手扯了一件衣服帮她裹上,大步往对面厢房里走去。 UvM_~qo  
    UJ6zgsD1b?  
      进屋关上房门,施墨把她放在床上便欺身压了过来,直接拉掉她身上裹着的衣物,从眼睛处开始细细的吻了起来。 #Vh$u%q3  
    nW `EBs  
      一闭上眼睛,纪宁还是很纠结,“夫君,要不咱们还是晚一点再要孩子吧,听说生孩子很痛的,我怕痛。” $(eqZ<y  
    9EKc{1 z  
      “嗯,好。” APT /z0X>  
    uQtwh08i  
      “所以今天晚上……” xl;0&/7e  
    Ve^rzGU  
      “无妨,书上说及时退出来是不会让人怀上的。” 7c.LyvM  
    ~Y'j8W  
      “真的吗?不过听说第一次也很痛的,要不等我准备好咱们在……” _=RK  
    k>q}: J9V  
      施墨重新把她压在身下,微微扣住她乱动的身子,“为夫会小心,过了第一次,以后都不会再痛。” )90K^$93"  
    6b9 &V`  
      “真的吗?夫君是怎么知道的?” o!ycVY$yW  
    DB;Nr3x  
      “也是看书上说的。” <<.%Gk  
    \cRe,(?O  
      “没想到夫君竟然看那种书。” Y+'522er  
    2rJeON  
      “书是为夫在隔壁你府上房里枕头底下找到的。” Seb J}P1x  
    ?^H1X-;  
      “这……这,呵呵呵,我怎么不知道,哼,一定是府上的哪个丫鬟耐不住寂寞看了后藏在我枕头里。真是岂有此理,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看如此有伤风化的淫/书,被我抓到看我不好好收拾她。” '`fz|.|cbB  
    6%RN-  
      “娘子你忘了你府上只有一个婆子,没有丫鬟。” N"q C-h  
    -C<Ni  
      “额,哈哈,是吗……嘤嘤,夫君你骗人,说会小心的……嘤嘤……” +F3`?6UXz  
    z^=e3~-J  
      …… J=C63YB  
    &i%1\ o  
  • 8楼
    冬月煌 (总版主)
    第8章 啦啦啦
    ^BM/K&7^  
      窗外斜阳入影,绿叶浮动,纪宁睁眼,便瞧见自家夫君正近在咫尺的瞧着她。 Za!c=(5  
    =] 5;=>(  
      她害羞的垂了垂眼睑,“夫君今日不上朝吗。” ~rCnST  
    A2&&iL=j/  
      施墨把她往怀里搂了搂,“为夫今天休息,可以一整天都这样陪着你。” 73~Mq7~8  
    5 J|;RtcR  
      纪宁脸更红的仿若要滴出血来,一整天……昨晚她都吃不消,弄得现在嗓子都哑了,这要是一整天,天啊噜!那还得了,她一定会下不了床的! i`] M2Q   
    TiBE9  
      “夫君,你的手能不能从人家身上拿开,好难受……”纪宁弱弱道。 r-YQsu&  
    e+R.0E  
      以前她一直以为她家夫君坐怀不乱不近女色,经过昨晚,她才发现,这些年她到底有多眼瞎。 ]bnxOk  
    $fKwJFr  
      施墨手中轻轻一揉,“这样还难受吗?” %y w*!A1  
    ?XOeMI  
      纪宁,“……”流氓! Bh' vr3|  
    3`9*Hoy0c  
      “你枕头底下的那些禁/书,为夫已经都给你丢了,以后不要再看,为夫会身体力行的教你。” z~ u@N9M  
    <$yer)_J!k  
      那可都是她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精神食粮,有好多可是豪华珍藏版,三两银子一本呢,还有价无市。 pO+1?c43  
    8&C(0H]1  
      多少个寂寞日夜,她都是偷偷看那些才能打发掉时间,这往后的日子,没了那些精神食粮,还让不让人过了。 M.8!BB7\8e  
    ONjc},_  
      “夫君……你误会了,那不是我的,人家那么单纯,怎么会看那种黄/书呢呵呵呵。” f A,+qs  
    a+~o: 5  
      “为夫只说是禁/书,既然娘子没有看,怎么知道那是黄/书?” C(0Iv[~y/  
    =h_gj >  
      “人家……猜的啦……”都说了要身体力行教人家,不是黄/书是什么,难不成还是什么武功秘籍要教人家练武不成。 2@&|hd=-  
    ;ZqFrHI M`  
      “那看来是为夫误会了,不过,为夫随手翻了一本,里面怎么还会有娘子的注释,想来那应该是娘子梦游的时候写的?” Ys_YjlMIbl  
    %@&)t?/=  
      纪宁忙不迭点头,幽怨的小眼神满是谄媚,“对对对,夫君英明神武,肯定是那样。” ,){0y%c#y  
    ibuI/VDF  
      施墨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不如为夫现在就把娘子标注的那些地方,给娘子展示一遍?以免娘子往后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Y@4vQm+  
    UA8!?r-cR  
      纪宁脸色立即大变,她……她标注的那些地方,可都是高难度姿势,这……眼下情况他们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 V0AX1?H~w  
    kxmS   
      她正色,“夫君身为一国首辅,日理万机,可要小心身子,切不可白日宣/淫纵/欲过度,要以大局为重啊。” f!J^vDl  
    $"FdS,*qKl  
      “昨天晚上娘子可不是这么说的。” 72,iRH  
    :9YQX(l8  
      “我……我说什么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mPlB.  
    0&\Aw'21  
      “不记得?为夫马上就会让娘子想起来,并且把昨晚的话再说一遍。” L&N"&\K2U  
    jwq"B$ap  
      “夫君人家错了,你继续你继续,不要停……” [dJ\|=  
    19.cf3Dh  
      …… kUUq9me&o  
     * [5  
      施府虽算不上富丽堂皇,却格外雅致,后院里更是佳木葱郁,花团锦簇,假山怪石,亭台楼阁巧夺天工。  5q ,  
    ??m7xH5u1  
      一个穿黄色罗裙的小丫鬟踌躇的站在池边柳树底下,愁容满面的不断往一个方向张望着。 =eqI]rVj^  
    CP#79=1  
      怎么办,她家夫人昨晚被老爷欺负了一夜了,今天还在欺负,夫人身子弱,这可怎么吃的消。大人也真是的,平时和夫人相敬如宾,怎地就突然变了性子,夫人又没有犯什么错,怎么能那样欺负夫人呢。呜呜,她家夫人好可怜,嗓子都喊哑了。 F&*M$@u5  
    OVyy}1Hx  
      “翠荷,你又躲在这里偷懒,我要给夫人告状,哼。”说话的是一个穿粉色衣衫的小丫头,长得倒是水灵。 i-?zwVmn  
    cWc)sb  
      翠荷拉住那柳眉皱起的小丫头,“我的好妹妹,过来,姐姐跟你说个事。” %jxuH+L   
    #& wgsGV8C  
      兰香又立马笑嘻嘻起来,“什么事呀。” T]|O/  
    OQ7c| O  
      “夫人昨晚被大人欺负了一夜,现在都大中午的,大人还不肯放过夫人。夫人平时待我们那样好,我们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夫人受苦而不管。” (g m^o{  
    A7C+&I!L  
      兰香只手拖着下巴,拧起了眉头,“夫人真的被大人给欺负吗?哎呀,那可怎么是好,咱们可得想个办法救夫人呀。” GX)QIe~;qJ  
    y^=oYL  
      “你平时鬼点子不是最多吗,快想个办法,你知道夫人最大方了,要是这次救了夫人,夫人一个高兴,还能少的了你的好处?” 3~</lAm;  
    ? ~Zrd  
      “人家才不是为了好处呢,不过……夫人上次一高兴就打赏了我一钱银子,这次要是立了功,夫人说不好就打赏个十钱八钱的,嘿嘿嘿……” ^,K.)s  
    5{q/z^]  
      翠荷轻轻戳了一下兰香小脑门,“你个财迷,满脑子都是银子。” RuNH (>Eb  
    PAwg&._K  
      “夫人都说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5"am>$rh  
    G=cH61  
      两个小丫头正躲在一边窃窃私语着,背后响起一个厉喝,吓得她俩花容失色。 %"Q!5qH&  
    e H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 wmE,k1G  
    &H1D!N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是施墨的奶娘,从小看着施墨长大,自施墨来京师做官后,便也携家带口的跟了过来,在施府里权威不小。 W 'a~pB1I  
    8.Ef5-m  
      “我们没有鬼鬼祟祟啦,我和翠荷姐在商量在如何救夫人。” m=\eL~ h  
    d4>-a^)V  
      “是的是的。” y/I ~x+ y  
    J+ZdZa}Ob  
      林桂梅奇怪的问道,“夫人怎么了?” {2k< k(,  
    qj"syO  
      兰香立即道,“翠荷说咱们家大人昨夜欺负了夫人一晚上,今儿个都晌午了,大人还在欺负夫人呢。” T{4fa^c2J  
    DgT.Lku?  
      林桂梅心想她家少爷虽然自小便喜怒不形于色,但什么性子她还是了解的,怎么会欺负少奶奶呢。更何况自从成亲后,她家少爷对少奶奶的好她可是看在眼里,简直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少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不懂事惹少爷生气,她家少爷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从来都是宠着哄着。 60%~+oHi~  
    d)1sP0Z_@  
      “你确定少爷在欺负少奶奶?” &tz%WW%D8  
    b/,!J] W  
      翠荷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我昨晚到现在都没合眼过呢,一直在墙角那听着,夫人叫的可惨了。夫人先是说不要不要,那里不能碰,然后大人就说都老夫老妻了要夫人不要紧张,夫人又说她怕痛,叫大人轻一点,大人说要夫人忍一忍就好了;然后夫人就一直在那哭,说大人骗她,还骂大人说想不到大人是个衣冠禽兽……” O"qa&3t%  
    D2%G.z  
      林桂梅自然听明白了,老脸不免一红,心想这个死丫头,也太不晓事,还好被她发现,不然打扰了少爷和少奶奶的好事可怎么是好。 ICCCCG*[  
    ~q?"w:@;x  
      “你们两个懂什么,这是少爷和少奶奶的闺房之乐,你们都给我去别处待着,可不许再去听墙角,少奶奶要是知道,可饶不了你们。” .cT$h?+jyl  
    CDwIq>0j  
      兰香睁大眼睛问道,“什么是闺房之乐呀?” zHoO?tGf  
    7! b)'W?  
      翠荷也一头雾水。 -?w v}o  
    ds$\vSd  
      林桂梅板着脸,喝道,“去去去,跟你们也说不清,等你们嫁人后自然就晓得了。” 'x,GI\;?  
    2mG&@E  
      兰香朝翠荷调皮的吐吐舌头,拉起翠荷的手一溜烟的小跑了。 ?^48Zq6wM  
    `k{ff  
      翠荷一边小跑一边想,这闺房之乐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惹得她家夫人哭泣了一夜呢,她嫁人后才不要。 a[P>SqT4`  
    {uwk[f{z  
      …… :^-HVT)qF  
    FM"GK '  
      自那次后,纪宁两天都没下床,看见自家夫君便有些腿软。 wO_pcNYZ8  
    RZ)vU'@kx  
      跟书上说的完全不一样,难怪要被列为禁/书,该禁!骗她这种无知单纯的少女,什么鱼水之欢会让女人滋润,滋润个屁,根本都滋润到她夫君那去了,她累得床都懒得下,倒是她夫君精气神比以前更好。 d%_78nOh"  
    $-fjrQ  
      “纪兄,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否身体还抱恙?”李言亭凑过来道。 k$0|^GL8  
    !skb=B#  
      她从牢里后三日没来翰林院当值,来了也是坐在一边神色萎靡的困困欲睡,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U8WHE=Kk\h  
    M89-*1  
      “多谢李兄关心,小弟我只是惊吓过度。” C;)Xwm>e  
    =Y]'5cn{  
      “纪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J]|6l/i  
    ]cLEuE^&  
      “哈哈是吗,那就承李兄吉言。” {? K|(C  
    <r7qq$  
      李言亭坐在她身边,小心翼翼瞧了眼四周,低声道,“这几日你在翰林院可要小心些,不然惹恼了首辅大人,怕是要惹祸上身。” vSYun I  
    _ r^90  
      “哦?此话怎讲?” m|nL!Wc  
    CSG+bqUG  
      “早朝过后,陛下留下首辅大人,你可知道陛下对首辅大人说了什么?” j:v~MrQ7|  
    7}#*3*]  
      纪宁深意的看了李言亭一眼,心想这家伙胆子可真不小,这种事都去打听也就算了,还私下说给她听,也不怕惹祸上身。 #!8^!}nFO  
    RFZU}.*K$  
      她装作一副好奇的模样,问道,“说了什么?” U!a!|s>  
    je- , S>U  
      “陛下想给首辅大人赐一桩婚事,说是体恤首辅大人成亲几年也没子嗣,首辅大人又劳苦功高,要把自己的义女安阳公主嫁给他,当做赏赐。” 9&O#+FU  
    y(/jTS/ hd  
      纪宁眼底一闪而过的黯然,这件事,她当然知道,而且,还是她主动向陛下提出来的。 W2F +^  
    0okO+QU,a  
      那个所谓的安阳公主,是自幼跟在她身边的一个丫鬟,为人聪明伶俐,对她也衷心。过些日子她要离京去办一件大事,有个自己人留在夫君身边,也好让她安心,无后顾之忧。 ]/ZA/:Oa+  
    8m/FKO (r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陛下亲自赐婚,还是公主,多有面子的一件事。看来咱俩到时候得备一份大礼,去恭贺施大人。” TdNuD V  
    Pp1zW3+Q  
      李言亭叹口气,“纪兄这就有所不知了,别看首辅大人权倾朝野手段铁血,其实私下里是个妻管严,不然纪兄以为为什么首辅大人成亲四年有余,没个子嗣也不纳妾?都是他家那位母老虎妒心太重,自己生不出孩子不说,也不允许首辅大人纳妾。” `uIx/.L  
    "4Lg8qm  
      “咳咳咳咳咳……”他娘的是哪个挨千刀的在背后乱嚼舌根,要是被她知道是谁,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vi[#? ;pkF  
    3:]{(@J  
      “纪兄,纪兄你怎么了?” )XmCy"xx  
    G8 ^0 ^@o  
      “我头痛……李兄不必理会,且继续说。” KAj"p9hq+k  
    ? -v  
      “哦,我刚说到哪里了?” '2Q.~6   
    }j+~'O4m  
      “纳妾纳妾。” fbh6Ls/  
    l?[{?Luq  
      “首辅家里那位母老虎不许首辅大人纳妾,可偏偏首辅大人也不知中了那母老虎的什么迷烟,竟然对家里那位母老虎言听计从。”李言亭一边说着一边颇有感慨的连连叹息摇头,“哎,可悲可叹,这次还为了家里那个母老虎,拒绝了陛下提出的这桩亲事,惹得陛下一怒之下,罚了首辅大人半年的俸禄。” JYZ2k=zh  
    2gQY8h8  
      “咳咳咳咳……” n~1tm  
    }G>v]bV0V  
      “纪兄,纪兄,你又怎么了?” c[(yU#@  
    K)<Wm,tON  
      “我心疼银子……哦不,肉痛……” 9nT?|n]>  
    :[y]p7;{f  
      …… 52>[d3I3  
  • 9楼
    冬月煌 (总版主)
    第9章 帝王心术
    G)8ChnJa!m  
      李言亭不知道触到了他哪根筋,越说越起劲,一脸极为惋惜的表情,呜呼哀哉如丧考妣。 )%qtE34`  
    3?@?-q2g  
      “哎,你说咱们首辅大人那般天人之姿,怎地会取了个母老虎。我还听说那母老虎不仅长得奇丑无比,还很不守妇道,三天两头就往外跑。你说一个女人家,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整日往外跑干什么,真是有伤风化。咱们英明神武的首辅大人也不知是中了那母老虎什么*汤,那母老虎一定是学了什么妖邪之术。听说民间有个什么日月教,里面教众专修这些惑人心智的妖邪之术……” )yrAov\z*  
    \"'\MA  
      纪宁见他唾沫星子横飞,简直一口老血,要不是在这翰林院不宜动粗,她真恨不得打的他跪在地上背三字经。 5KJ%]B(H2  
    ' l|R5   
      这家伙胆子也着实大,竟然在翰林院嚼到首辅背后的舌根来了。 ab@=cL~^  
    lufeieW  
      “纪兄,你脸色怎地这么难看?现在是不是又哪里在痛?” uH\w.  
    O:e#!C8^  
      纪宁长叹口气,指着自己道,“李兄,我有个问题想很认真的问你,你务必要老实诚恳字字真心的回答我。” =JW[pRI5a  
    6{.J:S9n   
      “纪兄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之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NI.`mc6X d  
     HxIoA  
      纪宁颇有点不好意思道,“李兄,那个,那个……觉得在下……长得怎么样?” (sCAR=5v\  
    SO3cY#i z"  
      李言亭见纪宁脸颊微红,眼汪含水,俊逸的脸上似带三分女子的娇态,心里不由疙瘩一声。 h55>{)(E  
    ^C7C$TZS  
      纪兄怎地用这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自己?难道他……是呢,纪兄如今年纪已是不小,却还未娶亲,总是和自己厮混在一起,肯定是产生了什么不一样的心思。这可怎么是好,我一直拿纪兄为肝胆相照的兄弟,可不能让他误入歧途抱憾终身。 qjAh6Q/E`  
    \[ M_\&GC  
      李言亭如此想,便试探的问道,“纪兄……你怎么忽然问之修这个问题?” =EpJZt  
    H\#:,s{1  
      纪宁脸更红了,支支吾吾,“那个……人家就是好奇想问问李兄对在下的看法。” X;VQEDMPU  
    'zxoRc-b@N  
      人家……连人家两个字都用上了,完了完了,这纪兄……看来真的是染上了那断袖之癖。 h e&V# #  
    "!KpXBc,>  
      “纪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有道是天涯何处无芳草……”李言亭苦口婆心的劝着,可见纪宁脸色猛然一变,心想要是自己这样揭他伤疤,一定会让他伤心难过。哎,谁叫自己和他是一起喝过花酒打过马吊的过命兄弟,既然是兄弟,就不能伤了兄弟的心。 si(cOCj/  
    :1;Q(9:v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辈子也很难再交上像纪兄这般的知心好友。不过……纪兄此般娇羞的模样还真像个女子,若是扮作女人,定然也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 26\@1  
    <2<87PU  
      纪宁见眼前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忽然变得古怪起来,还说什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脸色便有点不好。这家伙长得人模人样,心里指不定怎样的龌龊,呵,竟然还骂我是个奇丑无比的母老虎?睁开你的狗眼瞧瞧,老娘我哪里丑,又哪里像个母老虎。 )yj:PY]  
    af'@h:  
      李言亭见纪宁似怒似嗔的看着他,心里暗叹口气,好吧,为了不让兄弟伤心,他豁出去了! Uu'dv#4Iw  
    fu]N""~  
      “纪兄,你在我心里,就像那天边的月亮,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只是可惜你是个男儿,若你是个女子,我定是要想尽办法娶你为妻。不过纪兄你也不必太过伤心,虽性别有别,但小弟也不是个食古不化之人。小弟深知感情这种事,不分男女,只是现在一时之间或许还有点接受不了,但纪兄你只要给小弟点时间……” `@XehSQ  
    A,#2^dR  
      纪宁惊恐的睁大眼睛,浑身上下打了个冷颤,这厮果然真他娘的龌蹉,竟然连兄弟的主意都打,好歹是个有功名的人,怎能如此有辱斯文! r}W2Ak\  
    T)SbHp Y  
      “李编修刚才说要娶谁为妻?”两人背后忽然想起一个寒冷刺骨的声音。 0m)&Y FZ[(  
    |/T43ADW  
      李言亭嗖的一下立马站起来,慌慌张张给来人行礼,“首辅大人好。” Ns=AjhLc z  
    98=la,^$  
      施墨冷脸瞧着他,“本官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 /3B6 Mtb  
    DC:)Ysuj  
      李言亭不敢欺骗他,只得老老实实回答,“下官刚才正在和纪大人聊家常,开了一两句玩笑,要是纪大人是女子,下官便娶她为妻。” GEe`ZhG,  
    }}T,W.#%u  
      “荒唐!”甩袖丢下这两个字,施墨转身离开。 q p~g P  
    x0Z5zV9  
      纪宁自听见施墨的声音就吓得躲在李言亭身后,见他老人家走了,这才拍着胸脯长吐口气,朝李言亭埋怨道,“差点被你害死了,叫你再胡说八道!” {{!Y]\2S  
    <Kt3PyF  
      李言亭越看他越觉得他生气的模样像女子,微红了脸,结结巴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纪大人放心,要是首辅大人怪罪下来,李某一人顶罪。” a07=tD  
    +  WDq =S  
      纪宁暗暗腹诽,本来就都是你的错,还想要我陪你死,呵,想得倒是美! z" QJhCh7  
    ;[$n=VX`  
      下了朝,纪宁先回自己府上,换了女装后,赶紧从后院跳墙到了施府。 jbmTmh1q  
    OB^Tq~i  
      施墨坐在后院石桌边,明显正等着她。 0q6I;$H  
    N_DT7  
      纪宁瞧自家夫君冷着脸瞧着自己,拨了拨贴在脸颊上的发丝,心虚的笑着朝施墨莲步过去。 F n|gVR  
    K :LL_,  
      “夫君,这么看着人家,人家会害羞的。”纪宁一如既往不要脸的跟他撒着娇。 ,mFsM!|  
    Re= WfG  
      每次他生气,她都是用这种方法,且屡试不爽。 K%j&/T j1  
    G^Tk 20*  
      果然施墨在听见她那娇滴滴的声音,原本冷着的一张脸便缓和下来。 oC |WBS  
    l{WjDed  
      “从那么高的墙上跳下来,也不怕崴着脚。”施墨语气虽带责备,可眼里却溢满关心。 XcfKx@l  
    b1`r!B,  
      纪宁坐在施墨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娇滴滴道,“夫君放心啦,人家每天跳来跳去的就算闭着眼睛也不会崴着脚的。” JXU2CyMY  
    #-# NqX:  
      施墨把她搂在怀里,无奈叹息,“你这性子,就是为夫也时常不知该拿你怎么办。” \f Lvw  
    [=TCEU{"~  
      纪宁美滋滋的靠在他怀里,“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就是夫君,有夫君宠着,宁宁当然可以有恃无恐。” YJF#)TkF  
    vS?odqi#n  
      “你这话,倒像是在责怪为夫。” >'=MH2;  
    [`_io>*g  
      “哪有。”纪宁抬起小脸,小心翼翼道,“夫君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这次可真不怪不得我,都是那口没遮拦的家伙瞎说,在背后妄议人家夫妻间的事,也不怕烂了嘴。” F?4(5 K  
    eE8ULtO  
      施墨轻捋着贴在她脸颊的发丝,“没有,为夫是在生自己的气。” TH1B#Y#<J  
    hfM;/  
      “夫君有什么烦心事可以和我说,人家虽然是个弱女子,但还是勉强能为夫君分忧一二。” Q9?t[ir  
    Ca>&  
      “为夫说了娘子你不要多想,为夫已经拒绝陛下了。” n&XGBwgW  
    L/r@ S'  
      纪宁大概猜到他指的是什么,佯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问道,“到底是何事?” ` $5UHa2/  
    & eZfQ27$  
      “陛下早朝过后,把为夫单独留了下来。”施墨深看她一眼,“陛下说想把宫中所认的义女安乐公主嫁给与为夫,不过娘子你且放宽心,为夫无论如何也不会娶安乐公主而让你受半分委屈。” P\R27Jd  
    '/%zi,0  
      后面那句话听得纪宁鼻子一酸,此生能嫁给这样的郎君,真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Oe]&(  
    <,%:   
      “夫君,你待我可真好。”纪宁欢喜道,可随即又是一叹,“可是伴君如伴虎,夫君这次拒绝陛下,定然会惹得陛下心中不快,再加上夫君你本来就在朝中权柄甚重,陛下若是因此而怀疑夫君居功自傲,那可怎么是好。夫君你对我好,我知道,但人家也不希望夫君因此而影响了仕途,更不希望夫君因为我,而陷于两难的境地。那个什么公主,夫君娶了也没什么,宁宁不会因此而不开心。” 3`V1XE.;  
    l}g;'9ZB  
      纪宁的体贴,让施墨微蹙的眉眼皱的愈发深了,他家这位娘子,他是愈发看不透了。 2z0n<`  
    qoU3"8  
      “为夫知道你处处替为夫着想,可这次陛下要为夫娶的,可是公主,国朝的规矩娘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夫不能娶二妻,以公主的身份,又岂会做妾?为夫若是娶了公主,把娘子置之于何地?陛下这次让为夫娶公主,怕也是有敲打之意,自开朝以来,太/祖便规定外戚不得干政。总之娶公主这件事,为夫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 u=l1s1>  
    34 AP(3w  
      “夫君,依我看,陛下这是对夫君的厚恩呢。”纪宁早就想好了说辞,有板有眼道,“夫君年纪轻轻,便坐上高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文有状元之才,武更是保家卫国立下赫赫战功,朝中无人敢不服。更何况夫君父亲又是国公,夫君也世袭国公之位,放眼整个天下,何人能有夫君如此大的恩宠?” ' P"g\;Ij  
    c'fSu;1  
      “历朝以来,帝王心术便是如此,位高权重者,总会敲打一二,以及扶植对立的党羽,好稳定朝局。当今陛下,便也是这个心思,设立羽衣卫和东厂监视文官,但又让其互相监督;陛下虽离不开内阁,内阁却又不能正式统率六部百司,六部底下设立给事中监察职权,更有都察院监视百官之权。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为了一个平衡。” mj,fp2D;%  
    f|7u_f  
      “夫君身为内阁首辅,朝中无人能争其锋芒,再加上夫君又年轻,这高位,怕是坐个几十年都没有问题,别说是陛下,就是换作任何人,怕也是担心夫君这样下去会功高盖主。但陛下又还得仰仗夫君来治理国家,管理这天下的文武百官,以至陛下对夫君,既委以重任但也不能不防范。让夫君娶公主,其一是想夫君娶了公主后,便是自家人,自家人办起事来,才能更放心;其二,便如夫君所说外戚不得干政,但这公主只是义女,夫君也算不上真正的驸马,对夫君影响不大,但又不是完全没有影响,总之夫君若是日后犯了什么错,陛下也好以这个理由来堂而皇之的削权。” qCMl!g'  
    hZ\+FOx;  
      “依我看,陛下之所以这么做,一是敲打夫君,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又何尝不是想对夫君更委以重任?只有夫君有弱点在陛下手上,陛下用起来才会更放心。” T3&`<%,f  
    f^Bc  
      纪宁自幼便跟在当今天子身边,又是皇家人,不知经历过多少阴谋诡计,这其中的种种,自然也瞧得清楚明白。这些年她听从陛下的安排监视自己夫君,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也是在保护自家夫君。 ;&;W T  
    +SXIZ`  
      她家夫君权倾朝野,背景又十分惊人,当今天子再圣明,但伴君如伴虎,古往今来多少活生生的例子在前。纪宁正是有所警觉,才成亲四年来,都一直不敢和自家夫君同房。只有她亲自充当天子的耳目,时刻陪在天子左右,才能第一时间揣摩天子的心思,防范于未然,同时也避免奸诈小人来挑拨离间,攻讦她夫君。 ~[PKcEX  
    rp34?/Nz  
      纪宁说的这些,施墨深处官场多年又何尝不知道,只是当这些话从自己娘子口中说出来时,施墨的眼神,不可遏制的变了…… q!,zq  
    Jc*XXu)  
      一个不过双十的女子,竟然连陛下的心思和朝中局势看得如此透彻,这怎能不叫他心惊。 `cB_.&  
    _O:WG&a6  
      纪宁说完,见施墨一直盯着她,不免害羞的红了脸,往施墨怀里一扑,娇嗔道,“夫君,是不是宁宁说错话了?要是说错什么,夫君不要计较,夫君也知道,宁宁一向都口没遮拦胡言乱语的。” mz7l'4']+  
    -7-['fX  
      施墨抬眼看向天边的如火的晚霞,眼底眸色流动,脸上霞光映照,倒是让人捉摸不透表情。 E">T*ao  
    kUHE\L.Y]  
      “娘子,天冷了,为夫扶你回房歇息。”他揽着纪宁腰间的手紧了紧。 5"Kx9n|  
    b B  
      …… p#8W#t$  
    ekSY~z=/u  
上一页12345
到第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