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阅读活动书架签到

[古风话题] ♫琴弦微凉沾染荷香♫

阅读:73回复:3
  • 楼主
    雪花★ (VIP会员)

    初见时,她看着他,巧笑倩兮。
    “天下第一公子,说的,可是你?”
    再见时,她指着他,神情肃穆。
    “我要嫁给你!做你的妻子!一生一世,白首不离!”
    三见时,她望着他,眸色凄然。
    “听闻你快要娶妻…可为何,娶的…不是我?”
    他别过头去,不愿见她满是泪痕的面庞。
    她望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了无踪迹。
    她终于力竭,直直倒下去。
    她这一生,最爱红衣。
    她这一生,张狂肆意。
    她这一生,凄苦短命。
    所有郎中都道她活不过及笈。
    今日恰是她的第十五个生辰。
    她的…最后一个生辰。
    她知道她注定短命,所以她张狂肆意。
    所以…她想在离世前,好好、好好地爱上一回。
    逐渐模糊的意识里,她仿佛见到她用尽一生记挂的男子,本该

    她,听雨阁的琴师,据说天生月貌,却一直戴着一层面纱。
    他是丞相的独子,人说他无德无能,流连于花丛间。
    那日阁楼邂逅,他扯下她面纱,果真倾国倾城。他欲娶她为妻,她道:自古美人配英雄,若是公子取得战功……未待她说完,他打断道:好,真是有趣!旋即挥袍离开。
    当日的玩笑不知何时成了一个诺言,他不再无所事事,开始习武。
    他仅仅用了三年,就名耀天下。他一身银甲参加庆功宴,酒意朦胧,听见琴音,笑问身侧的官员:是何人在演奏?
    那人笑答:将军可是多年不曾回京,那是听雨楼的纳兰,现在已是兰妃了……
    他顿时酒醒,一曲毕,伊人起身离开。
    他不顾众人诧异,离开宴会跟随她到殿外。
    站住。他用近乎咬牙切齿的语气唤道,兰妃娘

    他是她的影卫
    他的一生只为护她周全
    那年他十二岁像个小冰山
    她戏谑
    “你都不会笑么?”
    他默然,影卫不需要笑
    十六岁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
    被指婚给晋王
    “我以后会幸福的对吧!”
    她笑着问暗处的他
    “嗯。”
    他简洁回答
    成亲那天她对他说
    “以后不要再跟着我,我夫君会生气的”
    他面无表情的点头,掩在袖中的双手紧握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浅笑,再次问到
    “我会幸福的对吧!”
    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站着
    “为我盖上红盖头吧!”她转身看着他,脸上还是清浅的笑
    “好”
    盖上盖头,她缓缓起身朝外走去,经过他身边时,低声道“我一定会幸福的!”
    花轿渐渐走远他飞身站在屋檐上自言道
    “你一定要幸福。”
    花轿里她泪流满脸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每一处都娇媚动人。唯有江乐不同。“乐儿,整日舞刀弄枪,难不成你还想挂帅出征?”“乐儿,好好学学女红,日后好找一个好人家。”后来爹爹,娘亲也不管她了…“唰…唰…”落叶纷飞,衣裾飘飘,遗世而独立。再后来,战火就真的来了,乱世出英雄,江乐毫不犹豫的赴身边关。塞外的寒风,吹皱了她的肌肤,一双柔荑就像庄稼汉的手。一次战争,城破。她死里逃生,身受重伤,却被他所救。楚寞,当朝皇帝的第十七个儿子,刚行冠礼,他发现了她的秘密。是夜,城门。“江乐,你可愿为我效力。我若登基你便是朕的皇后。”“…卑职愿意。”月夜凄凉,她却爱的发狂。
    两年后,她助他弑兄囚父,逼宫上位,摆

    他是最不得宠的皇子,却爱那滔天的权势,只要有权有势,没有人再去嘲笑他。
    她是长安公认的才女,天资聪颖,知书达理,只是相貌平平,没有过人之处。
    她每次弹奏着琴曲,青葱玉指在琴弦上飞舞,他都会在外面聆听着弦外之音。
    他带着重金买下的墨宝送给他父亲,却在花丛中意外看见了她。
    她对他的情早已入骨,情深似毒,莫能回首。
    他娶了她,以便他得到她父亲的支持罢了,对于这个女人他是欢喜的,没有大小姐的骄横无礼,有的只是通情达理,平易近人。最重要的是她对他用情太深,容易操控。
    世人皆说王爷王妃的感情可谓是伉俪情深,她坐在府中看着天空笑了笑,这其中到底几分真几分假,只有她自己知道。
    “王妃,王爷让你过去一趟。”

    〔 古风美人 〕 °

    诵你千世流离,挽你一世拂殇

    飞霜画集

    橙光—古言素材 古装美女

    古装,美女

    本欲起身离红尘,奈何影子落人间。 千年望等回身笑,只怨仙姑画中人。

    洞房花烛夜新娘无端失踪,找寻到她时,头发披散,外衣满是皱褶,新娘的她还在熟睡,红光满面的小脸,怎么也与所谓的惊恐不符。 身为新郎的他格外冷静。 新房内,新娘睁眼,外人看她的眼光里充满了嘲讽。爱慕新郎的左相幼女,指着她的鼻子:“淫妇,你怎么能嫁给辰哥哥” 新娘的她不明所以,起身穿上大红绣花鞋,却见自己衣衫不整……。低头埋去一片阴影,她想,他当初是那般对她好,他应该是相信她的。 飞身般去找他,他看她衣着未换,双眉合拢,声音淡淡道:“本王在公务,你不应该来。” 后面紧跟的左相幼女指着她的鼻子,眼睛在两人脸上流转“辰哥哥,她这样的淫妇不应该是你的妻子” 深邃的眼睛对着她清亮的眸子“回去吧,本王和珍儿要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若说无缘,缘何相聚。若说有缘,缘尽何生. 昔日种种,似水无痕。明日何夕,君已陌路.

    青山握着眷恋 绿水拥尽缠绵 世上多少爱恨 拨动滚滚红尘 相见如过千山 转身已是万年 换取柔情三千 与君共饮夕阳

    细雨纷纷,她望着他道:要走了吗 他微微侧首,避开她的目光道:恩 她一脸期待:走了也好,这样清净 她笑道:你打扰我这么久,是不是该为我弹奏一曲? 闻言,他取出瑶筝,随即席地而坐,悠扬的音符响起 她转身离去,抬手拭去眼中泪珠 他怎会不知,她想听的不是高山流水而是凤求凰。。。

    十三岁,她是天真娇蛮的世家娇女,他是身为质子的他国王孙,他在远处默默看着她,身上的旧衣带着淡淡的尘埃,弯腰拾起她鬓边落下的一朵绢花。 十五岁,她是新入宫的美人,他被接回国,临行前,他在朱红的宫墙外站了一晚,天边初晓,身上落满了晨间的露水。 二十五岁,她是入主东宫的皇后,他是满身血腥的新立世子,在两国往来的礼物间留下沾着花椒香气的那份。 三十岁,她成为太后,他已是最尊贵的王,两国间干戈又起,他带兵攻入都城,皇室南逃,偌大的宫室只剩下她。他看着端坐殿上,神态平静的她,一挥手:“以太后之礼待之。” 一夜,她约他相见,他未带一个侍卫,穿着常服前往。她一身鹅黄罗裙,俏生生地立在月下,洗净了铅华,一如当年

    城破的那一日,是元诣二十四年七月初七,乞巧节。苍穹乌云密布,天空飘起了小雪,城墙下开着一簇簇被染上血色的白色玉簪花,美丽而又绝望,如同她唇边挂着的一丝微笑。她想起了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她从王宫里偷跑出来,撞上了他,一眼,只是一眼,便让彼此互相倾心。只是,当她把自己的身份告予他是,她对于他,却还一无所知。三年后的今天她褪去了平日里爱穿的绯红流裳,换上了一袭素白衣裳立在城头上。他领军二十万,停伫在城墙下,望着她白色的身影久默不语。大风吹来,高高扬起的“黎”字旗猎猎作响,她青丝凌乱飞扬。她终于开口道:“黎蔺”

    他和他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她不愿平平凡凡的过一生,她要成为大夏国最尊贵的女人。那年她舍弃青梅竹马的他,步入宫廷,参加选秀。年幼无知的她不知这后宫的险恶她多次险象环身,最后她无意夺得帝王青睐,获得圣宠,从小小的才人一跃成为四妃之首,如此圣宠不知让羡煞旁人,后来她有孕,帝王自是对她喜爱有加,帝王向她许若,若是她生下皇子,他便封她为贵妃,而她的孩子将是皇长子,乃至将来的太子殿下,她信了。三日后后来她到皇后寝宫按例请安,无意中听到皇后与其侍女的对话,得知,原来帝王对她的宠爱只是一个幻象,帝王对她如此宠爱只是为了保护已有三身孕的皇后,她失魂落魄的离开,三日后,她传信与宫外的他,命他五日重阳佳节之日刺杀帝王

    经年,未染流殇漠漠清殇。流年为祭。琴瑟曲中倦红妆,霓裳舞中残娇靥。冗长红尘中,一曲浅吟轻诵描绘半世薄凉寂寞,清殇如水。寂寞琉璃,荒城繁心。流逝的痕迹深深印骨。如烟流年,花祭唯美。邂逅的情劫,淡淡刻心。那些碎时光,用来祭奠流年,可好?

    她的告白遭到他的婉拒。她淡笑,对他说:“不就是花了6年时间来喜欢你吗?你放心,不用6天我就可以放弃了。祝你幸福!”转身离开,她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有些人,一旦刻在内心深处了,就算你用60年的时间也可能无法忘怀。

    东华端着棋盒,走过去又退回来两步,问地上的少年:“你说,道……什么?” 少年咬着牙:“道德!”又重重强调:“我说道德!” 东华抬脚继续往前走:“什么东西,没听说过。”少年一口气没出来,当场就气晕了过去 凤九沉默了好一会儿,鼓足勇气道:“帝君何必强人所难。” 东华抚着杯子,慢条斯理地回她:“除了这个,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爱好了。

    有一阵子不晓得东华从哪里听说凤九的厨艺好,每天传她来给自己做饭。 有一天凤九终于忍不住反抗:“虽然帝君你地位着实尊崇,但作为青丘的女君,让我顿顿来给你做饭其实不合适,” 东华:“我不介意。你介意?” 凤九:“……对,我介意!” 东华:“哦,那你克服一下。” 凤九:“……”

    团子唉声叹气地蹲在东华身旁:“我今天有点难过。” “嗯?” “我在班上第一个背出来大般若波罗密多经。” “然后?” “但是夫子没有夸奖我,他说我父君在我这个年纪都会倒着背这个经书了,我弱爆了。” “那很正常。” “为什么?” “因为你爹娶了你娘,遗传给你,就被拉低了智商,看开点” “…”

    不久以后,东华向凤九求婚。 凤九:“你不怕未来我拉低你儿子的智商吗?” 东华:“担心,不过我算了下,就算被你拉低了,他还是会高于平均水平。” 凤九:“…善意地说句假话你会死吗?一天不奚落我你会死吗?” 东华:“不会。” 凤九:“那…” 东华:“但会睡不着。” 凤九:“…”

    我怎么舍得看不见 那一张清秀完美的脸 雨点掉落下来 打湿整个屋檐 你淋湿站在我左边 你美的像幅泼墨画中的仙 我靠近递你一张手绢 你突然的笑了 道谢说得腼腆 骤雨停了 你就这样越走越远 青石板的马路边 那离别似空间 勾起我不断对你的思念 倘若雨势再蔓延 能再多看你几眼 现唯借手绢吻你的脸 泪水划过我唇边 笔墨挥洒宣纸砚 刻画出对你无尽的思念 如果还能在雨天遇见 可否能邀画中的仙 赏花儿月圆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最后却输给天真或妖艳的一张脸。。。

    “不可能的。皇族,皇族怎能娶你……” 话音未落,她已掩面而去。是,丫鬟怎能嫁给皇子 是夜,她用一展红绫,结束一切期望 “为何不听我说完,”皇子紧搂她冰冷的尸体“这皇宫可以不住,这皇位有它何用……” 几年后,殿下登基。亦妃嫔无数,只是东宫位一直空着 “这正宫之位,我给你留着。“

    她,一只心思单纯的鱼妖,只因为隔水相望的一眼,从此便爱上了惊为天人的皇…… 逆反天理,她凭借着满口的谎言,踏着别人的鲜血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入了他的世界,用他最不能接受的方式去诠释自己的爱慕,他却冷眼旁观着…… 最终,为了自己的江山社稷,他决绝地揭穿她的谎言,在一瞬忘记所有温情,将她作为棋子远送他国,却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冰山一样的心已经慢慢地融成了眼泪…… 她成全了他,一身素衣,远走他国。上天爱怜,阴差阳错地,她脱胎换骨竟成为了绝世妖后,只不过,是他国的后,只为她的王歌舞,任凭天下人羡妒

    “凤零落,你若敢跳下来,朕要凤家的所有人为你殉葬!”她看着他,悲凉的一笑,连死都不能如愿么?他搂着她入睡,屏息凝问“让我们回到最初可好?”她答“当初何必那般绝情!”他不再说话,他处死她意图谋反的爹爹,却护她安稳!他将她哄着,宠着,威逼着。却还是让她在垂死边缘,她眸子慢慢闭起。他说:“等着我。”不是用的帝王的威严,而是失去宝贝的孩子。他去追她轮回的步子,那一年冬至,史书记载,皇妃殉,王不甚悲痛,遂追随而去•••••

    那一年她带兵兵临城下,他横剑而立,没有怒骂,没有讽刺,他静静的看着城下因他而死的万千性命。嘴角的血液混合着血泪蜿蜒流下。 沉寂许久,他终于抬起头眼前旁边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女子,纵使知道这一切都是她所为,他亦没有半分怨怼。 他爱她,怜她,相信她,甚至甘愿将皇位拱手相让,只为成全她的复仇。 她看着那仅仅依靠剑站立的男子,不言不语。 那日,时光停滞,短暂的邂逅,亦是永恒的执念。 只那一眼,便一眼万年。 她抚琴,他吹箫。 她屋塌而眠,他伏在榻边,纵使天天相对,他亦如看不够般痴痴凝望她的睡颜。

    她还记得第一眼见到他时,他是娇俏的官宦之女,而他是万人敬仰的一国之主,只不过一眼,她就下了决心,定要嫁与他。她想这个人就是她等着十六年的人,她费尽了心思,用尽了手段,终于成为了他后宫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她欣喜万分。没过多久,她就成了他最宠爱的妃子,这后宫中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她。 可她却丝毫没有觉得高兴,也许旁人或许瞧不出什么,可她却知道,他对她只是宠,从没有过爱。他的心里永远只装的下他的江山,可是她想 ,爱不爱都没什么要紧,只要他在她身边,他还宠着她,这便足够了。

    0
  • 沙发
    和杨五月 (从二品·夫人)
              
  • 板凳
    妖瞳妖瞳 (优秀会员)
    美图,美词,唯美。
  • 地板
    韩璃 (正二品·淑妃)